•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风骚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风骚

    作品:《遮天

        山峰的紫衣少年,黑发飞舞,指点江山,慷慨激昂,一副独对天下的飞扬风姿。

        不过,叶凡想到那是死胖子在冒充自己,实在是膈应,不然的话他还真是有点钦佩。

        紫衣少年负手而立,越发的放松了,眉宇飞扬,道:“还有你们这些圣子与圣女,在我看来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将来我若进四极秘境,必一一讨教,让你们臣服在我的脚下。”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诸多圣地的修士更是被气的不行。

        年轻一代一片哗然,这个荒古废体太张狂了,让人忍受不了,指点东荒,遍问天下,小觑所有人,唯我独尊。

        “你太过分了!”有人喝道。

        山峰上,紫衣飘舞,那个少年仰望苍穹,激昂无比,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将来这片大地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这死胖子入状态了,真以为他自己是荒古圣体……”涂飞快无言了,这缺德道士居然在煽情,一副壮哉的样子。

        “你太狂妄了!”很多人都受不了这种言辞。

        紫衣少年眼神灿烂,越发的高亢,道:“待我荒古圣体大成之际,我花开后百花杀,横扫东荒!”

        他星眸闪亮,独对群雄,一副敢与天下人为敌的样子,可是想到他是段德,大黑狗都有吐血的感觉。

        “太无耻了,太缺德了,本皇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妈的,拿别人的名字过瘾,这是给你招灾惹祸呢。”涂飞对叶凡叹道。

        “你狂妄上天了!”有圣地的人高喝。

        “狂吗,我不过说了一些事实而已。”段德扮作叶凡的样子,扫视八方,笑容灿烂,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道:“各大圣地你们听好了,今日追杀我,他日我必有回报!”

        “你这废体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语,这辈子都突破不了道宫秘境!”

        “诅咒就是用来打破的,奇迹就是用来创造的,我的命运谁可阻?”段德神采飞扬,风姿动人,眸子清亮,道:“将来我必君临天下,驾临各大圣地!”

        “我受不了他了,谁上去赶紧把他给剁了!”年轻一代有人抓狂,实在忍不住了。

        “将你们的古经收好,将来我必借来一观!”

        “将你们的极道武器擦亮,他日我必拿来把玩!”

        “将你们的大帝墓守好,将来我必亲自去开启!”

        段德一连说了三句话,都是以非常激昂的方式大喊出来的,像是捅破了天,让圣地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现场被点爆了,一片沸腾,紫衣少年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这样的话,实在让人震惊而愤怒。

        涂飞诅咒道:“这个家伙嚣张过头了,我看他一会儿怎么收场。”

        黑皇对叶凡道:“他将你想说的话捅了出来,不过太早了,这死胖子在为你树敌呢,今天踩死他,一点都不憋屈他!”

        叶凡叹道:“说了这么多,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他的心里话,这死胖子贼性不改,惦记几位大帝的墓葬呢。”

        “他现在折腾的越欢,一会儿摔的越痛,我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死胖子的脸色的变化。”涂飞嘿嘿的笑着。

        “黄口小儿,你说了这么多,死也瞑目了吧?”一个老者沉声道。

        “你们这群猪头,以为可以困的住本圣体吗?”段德很损,将所有人都给骂了进去。

        “无知的小儿,你以为刻下道纹就可以万无一失、横渡虚空吗?”一个老人充满蔑视之色,冷笑连连。

        段德摇头,一副嚣张的样子,道:“你们这群老货,以为用秘宝就可以定住此地、阻我横渡虚空?太天真了!”

        “杀了他!”纵然是老辈的人物也受不了他了,有人就要向前冲去。

        段德无比风骚的转身,背对着众人,慢慢踱步,背负双手,道:“我若想离去,普天之下,谁可挡我?”

        “虚空已被定住,我看你如何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很是平静。

        “我掌控的道纹,乃是古之大帝留下的残纹,你们谁可定住?”段德揶揄。

        “什么?!”

        “不要送了,送我千里终有一别,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就此去了。”段德向后挥了挥手,而后口中轻吟:“我的道路,你们永远不懂。”

        很多人降落在山峰上,眼神都能够杀人了,都有咬他一口的冲动。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他紫衣翩然,背对众人,风骚无比,道:“本圣去也!”

        可是他没动,还是站在原地。

        “走!”段德轻喝。

        依然未动,黄叶纷飞,落在他的眼前,他并没有离开。

        “横渡虚空!”段德不能镇定了。

        秋风袭来,落叶如蝶,他站在那里,纹丝未动。

        “妈的,穿越空间!”段德急了,有哭的冲动了。

        可是,秋风习习,眼见的景色始终不变,这下他彻底慌了,这个后果太严重了!

        他用力跺脚,然而玄玉台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无法横渡虚空!

        段德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如五雷轰顶,感觉天旋地转。

        “妈的,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口干舌燥,他有火烧屁股的感觉。

        眼下,真的是十万火急,被困在这里的话,不用想他也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刚才他意气风发,睥睨天下,指点江山,将各大圣地快贬斥到茅坑里去了,如果走不了的话……光想想就让他发毛“纵然这帮老不死的有秘宝,也不可能定住这种道纹啊。”在这一瞬间,他浑身冒冷汗,所有的风骚与潇洒一下子跑没影了,腿肚子开始转筋。

        当再次确定无法横渡虚空后,段德眼前发黑,一个趔趄,差点栽在地上。

        此时,段德好比万丈高楼一脚登空,扬子江心断缆崩舟,他头皮发麻,肢体僵硬。

        “妈的!”他低声咒骂了一句。

        在这一刻,段德的脸彻底绿了,他欲哭无泪,很想问候老天的列祖列宗。

        “怎么还不横渡虚空?”山峰上已经站满了人,距离他不过十丈,围了个水泄不通。

        段德转过身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诸位,我……”

        “你什么你,刚才的狂妄哪去了?”有人讽刺。

        “我……我他特么的想哭,老天在玩我啊!”段德一脸的绿色,比吃了死蛤蟆还要难看。

        “哈哈哈……哈哈哈……”远空,涂飞狂笑,惹的周围的人都侧目。

        叶凡也有捶地的冲动,畅快的大笑,见到缺德道士如此郁闷,他是无比的开心。

        “我终于等到了,终于见到死胖子这副表情了,哈哈哈……”涂飞狂笑,对叶凡传音。

        黑皇也在干笑,大嘴快裂到耳茬子了,怎么看都有点蔫黑坏。

        “你到是逃啊?”

        众人将段德围在山巅,全都带着戏谑的神色,方才他太嚣张了,眼下见他欲哭无泪,全都无比的畅快。

        “我特么的郁闷!”段德一脸菜相,一双眼睛来回转动,在想办法逃生。

        “你的冲劲哪去了?继续风骚啊!”

        段德打碎牙往肚子里吞,有苦说不出,刚才太高调了,放了一堆狠话,现在干瞪眼,没有办法。

        “吓傻了吧,现在怎么不放狠话了?”有人嗤笑。

        “妈的,哪一头在说话,出来,我跟你单挑,谁不服气尽管过来,本圣体一巴掌拍死他!”段德再次叫嚣。

        打死他也不敢暴露真身,现在只能顶着叶凡的名字继续“风骚”了,如果能够逃出去,变回真身,他还可以继续逍遥。

        “又狂妄起来了!”

        “你们这群道宫秘境的饭桶,如果一对一的话,我一个指头一个个的敲死你们。”段德嚣张无比。

        “你大爷的!”很多人都想吐出这四个字。

        “有没有道宫秘境的修士敢与本圣决战,单对单的话,本圣虐死你们!”段德叫板。

        他不提四极秘境的圣子与圣女,也不看远处的老辈人物,向一群道宫秘境的修士叫嚣,想要趁乱谋求逃走的机会。

        “呼啦”

        一群人冲了上去,都是道宫秘境的修士,开始围殴段德,各种法宝漫天飞舞,打的他狼狈逃窜。

        “本圣独战天下群雄,必将留名东荒古史……”段德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道宫秘境,在同阶修士间东躲西藏,嘴里叫个不停。

        远处,涂飞嘿嘿的笑道:“你今天算是出名了。”

        叶凡揉了揉太阳穴,真不知道这次值不值,段德这个王八蛋顶着他的名字,如此风骚,实在是一场大麻烦。

        “先别管这个混蛋,赶紧去将木讷道士拿下。”叶凡向远处飞去。

        不得不说,老实巴交的木讷道人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撼。

        当叶凡与涂飞过来时,正听他和摇光与姬家的人站在一座山峰上磨叽呢。这主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死活要两个圣地各付他十万斤源。

        涂飞感叹,道:“真是个人才,这种情况下,还老神在在,在这里继续骗源呢,真想把缺德道士的心剖开看看什么样。”

        “道长你提供的消息虽然不假,但现在什么是时刻?我们哪有时间回去给你取源,事后少不了你的天价报酬,再说已经给了你很多了!”

        摇光的人很无言,对老道已经生出厌烦之心,眼下夺万物母气最要紧,擒杀紫衣少年最迫切。

        “道长你从姬家已经收走了一万斤源,如果再加上摇光与其他大势力的悬赏,你身上最起码有五万斤以上的源了。”姬家的人也开口。

        涂飞听到这里,对叶凡传音,道:“要不咱们再等等,让他多骗一些源,我们一会儿再动手。”

        “别,这木讷道人跟死胖子一个性情,他们是一体的,同样的狡诈,现在明显是要跑路了,最后一次行骗而已。”叶凡做出这样的判断,盯住了木讷道士,准备开始动手。

        最终,姬家与摇光的人都冲向了山巅,将木讷道人扔在了这里。

        “道长现在不将源要出来,还指望他们事后给你?”叶凡凑上前来。

        “贫道也是这样想的,奈何惹不起圣地。”木讷道人开口。

        “哧”、“哧”、“哧”……各种光芒闪烁,星辰石、神血土等篆刻有道纹的材料,同时飞落,将这座山峰封住了。

        “你是什么人?”木讷道人大吃一惊。

        周围有不少人,他没有想到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直接动手。

        道纹密布山峰,紫色雷电被接引了下来,勾动天地,暴雷骇人,打的土石焦灼。

        “专门克制我的……”木讷道士当时就变了颜色。

        “无良他妈个天尊,原来是你!”段德的这尊神祗鼻子差点气歪了。

        山峰上,叶凡与涂飞将玄玉台祭出,随时准备夺源跑路,而大黑狗正在控制道纹狂轰他。

        段德认不出叶凡与涂飞,但绝对认得这只大狗。

        “轰”

        紫色雷霄勾动天地,恐怖无比,打在段德的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