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独抗天下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独抗天下

    作品:《遮天

        这座山峰并不高,但却有龙气缭绕,是这片山脉中的祖根,的确是一个修炼佳地。

        古松苍翠,奇石兀立,还有一道道灵泉涌动。

        段德专心致志,非常仔细的在山顶篆刻道纹,在他旁边一个干巴巴的老道人,忙前忙后。

        远处的山峦间,黑皇开口道:“刻的差不多了,今天肯定能完工,这牛鼻子很不简单。”

        “也该将这缺德道士卖一回了,只是不知道能卖个什么价钱。”涂飞嘀咕。

        叶凡怕被无良胖子察觉,打了个手势,两人一狗无声的退走了。

        乱云州,到处都是山,古松参天,青峰接云。

        他们来到一处千仞绝壁上,几株如虬龙般的老松伸展枝桠,在云雾中颇有苍劲之态。

        “等到一切都水到渠成时,我们代他去领悬赏,将几大圣地的人引到此地。”这是涂飞的建议。

        叶凡嘴角露出笑意,道:“要考虑到每一步,琢磨个仔细,不能出现一点意外,不然对不起这死胖子。”

        如果成功,段德非被气炸肺不可,辛辛苦苦一场,冒了天大的风险,到头来却徒作嫁衣。

        黑皇跟个大尾巴狼一般,它对十万斤源也很希冀,想取段德而代之,它也干笑了起来。

        绝壁上传来两人一狗嘿嘿的笑声,数百里外段德打了个喷嚏,抬头望了望天空,一阵诅咒,而后又开始埋头划刻道纹。

        “黑皇你在这里守着,死胖子万一要是离开,赶紧帮他改动一下道纹,我与涂飞出山去看看,随时准备将圣地的人引来。”

        当叶凡与涂飞来到山岩城后,感觉很不妙,来的修士未免太多了一些。

        “这样可不行,骗源很困难。”

        姬家与摇光都有太上长老到了,诸圣地究竟都有哪些大人物到场,根本摸不清。

        此外,散修也不少,很多都是赫赫有名之辈,相对来说,年轻一代都不是那么可怕了。

        叶凡甚至怀疑,很有可能有大能到了,甚至有圣主驾临了,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果是原来的话,他绝对会取消计划,自己绝不能去骗圣地,现在一切都是段德在进行,但他还是多少有些犹豫了。

        “段德今天就能刻好道纹,最迟他明天就会动手,去坑圣地,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是走还是坑胖子,必须要尽快决定。”

        两人再次回返大山中,重新商量了起来。

        大黑狗方头大耳,很是威猛,站在一株古松下,道:“要我说,直接抢那个牛鼻子最省事,也最为安全。”

        传承十几万年的圣地不好惹,这次风波很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来了不少老辈人物。

        如果,他们去冒领十万斤源的话,很有可能会露出马脚,而涂飞找到的那个人选也不是多么的靠谱。

        “可是,这个缺德道士高深莫测,我们不见得能够收拾的了他。”涂飞皱眉。

        段德来历神秘,手段过人,他被吴道追杀了这么多天,都活蹦乱跳的跑了回来,足可以看出不一般,此外他修有十几万年前的古法,实力难测。

        叶凡道:“眼下确实不宜去领源,最好一切都让段德去做,所有黑锅都让他背,我们半路截他,可是真不见得能对付这胖子。”

        “这死胖子怎么弄出这么大的风波,他自己都得头疼,恐怕不好收拾了。”涂飞走来走去,想不出办法。

        “关键是我们不能确定这个胖子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不过我们并不是对付他的本体,而是要对付他的那尊神祗。”叶凡推测那个木讷的道人的实力,但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蔫不出溜的大黑狗突然开口,道:“如果单对付那个木讷道人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因为我突然想起,他修行的古法在没有大成前有致命缺陷。”

        “你知道如何对付他?”涂飞惊讶。

        “他修的古法名为——渡劫天功,如今九劫不满,单一的神祗最怕雷电,我刻些道纹,到时候困住他,勾动天雷,他绝对抵不住。”

        叶凡将在妖城收集的一些材料都贡献了出来,黑皇专心刻制,在太阳落山前终于刻好。

        “这死狗可真够狠的,这么变态的道纹都能刻出。”涂飞嘀咕。

        在夕阳消失前,段德也终于完工,将五尊神祗收起,他长出了一口气。

        叶凡他们站在远山上,足足与他相隔了十几道山峰,只能模糊的见到他的身影,避免他发现。

        “看样子他今晚不打算行动了,真正的风波应该是在明天。”叶凡判断。

        果然,段德坐在山巅上开始打坐调息。

        直到后半夜,段德才如幽灵一般站起,冲向远山,他非常的谨慎,在重新观察周围的地形。

        “黑皇看你的了!”叶凡传音。

        大黑狗无声的消失了,离去的时间不长,片刻钟就返回了。

        “他不会觉察吧?”涂飞问道。

        “本皇只做了一点手脚,表面看道纹没有什么变化,但已不可能横渡虚空了。”大黑狗道。

        天光大亮,段德端坐山峰上吐纳,一道道白色的气流粗如手臂,如虬龙般在他七窍间进进出出。

        叶凡还是第一次见到段德修炼,这样的实力,他真的有点揣测不出深浅,那些白色的气流都是先天本源精气。

        “刷”

        光芒一闪,枯瘦而又木讷的道人自段德的道宫中冲出,向三千里外的的山岩城飞去。

        叶凡大袖一卷,将变小的黑皇收到了袖子里,而后与涂飞无声退走,从一条道路飞向那座山城。

        到了现在无需在监视段德了,只要盯住木讷道人就足够了。

        “嘿嘿……一切都让缺德道士去做,所有黑锅都让他来背,我们是不是太狠点了?”

        “这死胖子就该这么对付,他过去一项这样行事,如今不过是掉进自己的坑里罢了。”

        这一次他们非常的彻底,连冒领源那道危险都不去经历了,只需关键时刻洗劫木讷道人就够了。

        山岩城,并不是多么宏伟,坐落在崇山峻岭间,四野都是林木,黄叶飞舞。

        午时,这座城池突然气氛微妙,仿佛有暗流突然涌动了起来。

        而后,大量的修士冲天而上,向着某一方向飞去,进入了无尽的山脉中。

        “动了!”叶凡眼中光芒闪耀。

        很多修士都须发皆白,皆是老一代的人物,实力多么强大,他们不了解。

        “这么多老家伙,真不知道段德是怎么忽悠的,没有露出破绽。”涂飞吃惊。

        黑皇道:“渡劫天功中有太上无情斩,可暂时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这牛鼻子自然不会露出马脚。”

        这时,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大衍圣地的项一飞、姬家的姬碧月、紫府圣地的传人都显化出了真身,追了下去。

        “姬家未来的神王也来了。”涂飞开口。

        “万初圣地的传人也到了。”叶凡神色一动。

        “夏九幽出现了,这个小子还真是嚣张,今天最好连他也收拾一顿。”涂飞道。

        天空中,夏九幽一身雪衣,洁白无尘,不过十三四岁,皎如谪仙,超尘脱俗,在他的脚下有九道龙气并列,托着他电射向远山,两名灰衣老人紧紧相随。

        叶凡道:“我们跟上去,木讷道人在前带路呢,我想他已经拿到了部分源,别中途跑掉。”

        乱云州,山脉纵横,很多大山直插云霄,高耸入云。

        今日,修士无尽,漫天都是人影,有貌美的少女,有数百岁的老人,全都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段德这次玩大了,他以为可以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一起尽在掌握中,如今这么多人将他围住,突然发现不能横渡虚空,我看他如何化解。”

        涂飞非常期待这个场面,很想见到段德的那个时候的表情。

        他们快速飞行,逐渐追上众人,远远的见到木讷道人,他依然老实巴交,非常的沉稳。

        “嘿嘿……一会儿看这个家伙是哭还是笑。”

        这些人的飞行速度都不慢,尤其是最前方的一批老人,以及各大圣子与圣女,几可谓缩地成寸。

        一个时辰后,终于接着那座灵山,所有人都远远的散开,从四面八方向哪里围拢。

        山峰并不高,苍松翠绿,一道道白色的匹练从从峰顶垂落,看起来很秀丽。

        “山上果然有人在修行。”

        “或许,是真消息。”

        两名精神矍铄的老人点了点头,分别开口,皆脸色红润,发丝如雪,颇有老神仙的气韵。

        远处,众人议论,叶凡一惊,这是摇光的两名太上长老!

        另一方,同样三位气质出众的老者当空而立,很多人认出,那是姬家的三名太上长老。

        叶凡庆幸,此前没有妄动,让段德顶了上来,此刻来了诸多大人物,形势很复杂。

        涂飞道:“听到没有,刚才有人议论,诸圣地都有太上长老到场。且,刚才有个老人说,恍惚见到了某位圣主一闪而没。”

        灵山的人似乎感应到了,快速闪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果然是他!”

        “没错,是那个叶姓少年,万物母气就在他的身上。”

        ……四野,一片喧嚣,很多人都认出,那是“叶凡”。

        他一身紫衣,黑发如瀑,眼神清亮,不过十五岁左右,看起来很清秀,甚至还有些稚嫩。

        “你们这些圣地,难道长了一副狗鼻子吗,竟找到了这里。”山峰上紫衣少年轻喝。

        此话一出,四面八方一片哗然,这个“荒古圣体”果然胆大包天,被人围住后,还敢如此。

        “黄口小儿,死到临头了,还在逞口舌之利。”一个老者喝斥。

        “哈哈……”紫衣少年仰头大笑,乱发飞扬,高声道:“少要倚老卖老,你们这些圣地,他日我会一一拜访,待我荒古圣体大成之际,将你们的圣主一个一个都拍死!”

        “哗……”

        所有人都喧哗了起来,这种话语太大逆不道了,如今的东荒也恐怕唯有他敢如此说。

        “死胖子,我看你如何收场!”叶凡咬牙。缺德道士肆无忌惮的放话,这笔帐保准要记在他的头上。

        “这胖子要是发现无法横渡虚空,不知道什么表情,我估计肯定要脸绿吧。”涂飞嘿嘿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