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坑圣地的人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坑圣地的人

    作品:《遮天

        “就凭你也想让我们两个人离去?!”涂飞斜着眼睛看夏九幽,神色相当的不善。

        “难道让我一根手指头点飞你?”夏九幽冷酷的说道。

        涂飞气的差点吐血,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如此轻视,让他有杀人的冲动。

        “摇光那个所谓的高手都不过如此,你比的过他吗?”白衣少年冷笑,依然狂妄如故。

        众人彻底无言了,夏九幽真是不可一世,根本不怕得罪人,连同摇光的将李瑞都被贬斥了。

        涂飞憋了一口气,好半天才道:“毛都没长齐呢,嚣张什么!”

        “噗”

        周围的人全笑了,没有想到涂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夏九幽脸色一僵,而后顿时冰冷。

        涂飞确实很郁闷,感觉真的可能打不过这个少年,对方才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却厉害的邪乎,让他憋气。

        “那就让我试试你有多厉害!”白衣少年冷声道。

        “我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干吗,我不欺负你。”涂飞厚颜无耻的说道,他还真怕被修理一顿。

        “那我欺负你好了!”夏九幽站起身来。

        涂飞摆手,道:“算了,既然你非要比试,咱们就文斗一场吧,不然看你细皮嫩肉,比小姑娘还美丽,伤着的话实在不好。”

        “怎么文斗?”旁边的人起哄,唯恐不乱。

        “自然是神识大战。”涂飞漫不经心的答道。

        “这算什么文斗,最是凶险不过,看来真的要生死决战了。”周围的人全都凛然,以为涂飞急眼了。

        “好,你既然想精神朽灭,那我成全你。”夏九幽平静的坐在了那里。

        “我出手的话,有点欺负你,让我兄弟出场吧。”涂飞一拍叶凡的肩膀,将他推上前来。

        “太无耻了,让自己的兄弟去送死。”有人小声嘀咕。

        “干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夏九幽嘲讽。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你别嘴硬,一个人你都不是对手,何况两人。”涂飞大言不惭。

        夏九幽杀机毕露,眸子中射出两道神光,非常刺眼,让人不敢正视。

        “哧”

        在他的眉心冲出一道光束,比彩虹还要绚美,向涂飞洞穿而来,这个层次的神念有些骇人。

        “锵”

        叶凡的额头,一道紫芒射出,如神剑出鞘,铮铮作响,堪比紫色天剑。

        他在有意掩饰金色的神念,源天书中记载的改天换地**,让他的气质神韵可发生改变。

        “哧”

        两人以神念对决,周围的桌椅无声湮灭,成为齑粉,化成飞灰。这是强大的碰撞,动辄就有生命之忧,很有可能会神识朽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紫芒对彩芒,空中一片绚烂,神识如刃,比真正的搏杀还要危险,两人额骨放光,一片晶莹。

        周围的人却心惊肉跳,这样的强大神念,如果扫向他们,很多人都要立刻毙命。

        “铮铮铮”

        叶凡的神念化成一尊三寸高的紫色小人,持一口战矛,如一尊紫色的战神,一步一步向前逼杀。

        夏九幽的神念化成一尊七彩的小人,持一口神钟,非常的飘逸,摇动彩钟,有一道道彩色匹练,如涟漪震出。

        神识化形,成为人体,在虚空中争斗,甚是激烈,很多人都忍不住颤抖,这是最本源的战斗。

        “锵”

        紫色的小人越战越勇,如一尊神灵,手持战矛刺空后,横扫了出去。

        七彩小人非常轻灵,持神钟而出尘,躲避不及,背负彩钟,挡住战矛。

        “咚”

        一声神念之音传出,很多人感觉神识刺痛,被这样的对决波及到了。

        “刷”

        两尊小人分开,紫芒与彩芒飞射,再次大战起来。

        “不要打了。”这时,夏九幽身后的一个灰衣老人突然开口,眉心射出一道灰蒙蒙的光束,扫向叶凡的神念。

        这种气息一出,楼上很多人都变色,感觉像是末日来临了,这股神念太强大了,如渊似海。

        “刷”

        光芒一闪,紫色的小人冲入叶凡的额骨内,那里晶莹如玉,闪闪放光。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凡沉声问道。

        刚才,他有一种被凶兽定住的感觉,这个老人非常危险,神念很吓人,多半不比他弱。

        “我家少主正在修一门神功,不能妄动神念,所以我止住了这场战斗。”灰衣老人答道。

        “我神功未成,的确有碍。”夏九幽开口,黑宝石般的大眼眨动,盯着叶凡,道:“你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神念竟如此强大,你到底用了几层力量,如果是六成以上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

        叶凡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不过心头却是一跳,这个少年还真是个妖孽,这么小的年龄,其神念如果全展的话多半堪比姚曦了。

        很难想象是谁调教出来的,难道真是上一代的老圣主亲传的不成?

        经此一战,白衣少年夏九幽神色缓和了一些,没有再扬言撵走众人。

        很多人都望向叶凡,他竟与夏九幽战成平手,让这个不可一世的白衣少年改变了念头,让楼上众人都很吃惊。

        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大衍圣地的项一飞、姬家的姬碧月都露出异色,不禁打量叶凡。

        “无量天尊!”

        一个老道士出现,走上楼来,他不过五六十岁的样子,身体干巴巴,但却很有精神,留着一撮山羊胡,两颗眼睛跟金珠子一般闪亮。

        此人一看就不一般,肌体虽然干枯,但精气神十足,是一个很强大的修士,让人看不出深浅。

        “道长你终于出现了,到底有没有确切的消息?”姬碧月笑盈盈的问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贫道很快就会确定他的位置。”老道很认真的说道。

        叶凡与涂飞心头顿时一跳,相互望了一眼,这就是要坑人的那主?

        “这牛鼻子真是个人才,也想坑圣地,比正主还像正主,想到我们前头去了。”涂飞咬牙。

        这个老道很木讷,话语并不多,别人问一句他才答一句,一副很朴实的样子,与奸诈狡猾相去甚远。

        叶凡也点头,暗中传音道:“如果被他抢先蒙骗了圣地,我们就没办法做了,机会只有这一次。”

        涂飞气不过,道:“你看这牛鼻子,一脸忠厚的样子,妈的,我真想抽他两巴掌。”

        “无量天尊,贫道真不知他现在何方,时间还未到,你们现在送我源,贫道也不会收下。”老道一脸的诚挚。

        “我真想抽他,这是个大奸啊,你看他多真诚,有人想给他源打探消息,他都严词拒绝了。”涂飞气愤。

        “这是准备大坑一场,这么点源他怎么会看的上眼。”叶凡也不得不佩服,这老道还真是个人才,明明是来坑人的,还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给源都不要,非常有操守。

        半个时辰后,楼上众人才散尽,只有叶凡未动,涂飞道:“赶紧追,看看那牛鼻子到底怎么捣鬼。”

        “追也无用,他既然敢来,肯定有后手。”叶凡摇头,转身走到老道坐过的那把椅子前,袍袖一卷,将之收了起来。

        “你弄把椅子做什么,凭它能查出那个牛鼻子?”涂飞不解。

        “我们不行,那只狗肯定行。”叶凡微笑。

        涂飞击掌,嘿嘿笑了起来,道:“狗鼻子最灵,那死狗肯定能够胜任。”

        他们在城中转了很长时间,了解到很多消息,姬家来了三位太上长老,摇光亦有不世高手驾临,此外万初圣地亦有名宿出现。

        这还仅仅是听说的,其他各大势力以及散修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出现了,大衍圣地的项一飞也在此,另外紫府圣地的传人也显化了身影,只是不知道这些圣地的太上长老是否也来了。

        “万物母气动人心,来了一群老不死的,这下可麻烦了。”涂飞道。

        叶凡也皱眉,他想趁各大圣主被古卷吸引之际动手,不想还是引来了这么多人。

        想坑圣地的那个老道,所做的这一切与他谋划的一样,亦让他头疼无比。

        “我们是不是要抢在这个牛鼻子前动手?”涂飞问道。

        叶凡琢磨了一会儿,道:“我们不能动手了,我怀疑可能有个别圣主都会来,风险很大。”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奸诈的牛鼻子行骗?”涂飞很不忿。

        叶凡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道:“正是因为他来了,才妙不可言,这一切都让他去做吧,到时候我们想办法拿源,只要盯住他就行了。”

        涂飞恍然,而后大笑,连连点头道:“让他去卖力表演,我们拿源。不过,必须得把握他的一切动态,我们才能准确出击。”

        叶凡点头道:“现在只能仰仗那只狗的鼻子了。”

        “这次,还要想个稳妥的办法,将那个夏九幽抢一顿。”涂飞念念不忘。

        一个时辰之后,叶凡与涂飞回到崇山峻岭中,秋风习习,黄叶飞舞,山中一片萧瑟。

        这是一座山谷,草木枯萎,落叶满地,大黑狗累的趴在地上喘粗气,已经将道纹刻印完毕,足以横渡虚空了。

        “不就是刻了几道纹络吗,你至于吗?”涂飞挖苦。

        “你懂个毛!”大黑狗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两个家伙向来不对眼,自从第一次发生人狗大战,到现在也是见面就掐。

        “你到底刻下了什么样的道纹?”叶凡有些惊讶的问道。

        大黑狗傲然道:“本皇刻下了一组连环道纹,不拍被人定住虚空,也不怕有狠人追进虚空。”

        “可以横渡多少里?”叶凡问道。

        “刚才我试了下,横渡了六万里。”大黑狗答道。

        “这死狗肯定胡说呢,这么一会儿功夫,它是从六万里外回来的?”涂飞张大嘴巴,不相信。

        叶凡顿时满脑门子黑线,道:“我给你留下的一大堆源,都让你挥霍了?!”

        “懂不懂什么叫连环道纹?半途有十几次中转,我当然要不断的横渡虚空去布置。”大黑狗理直气壮的答道。

        叶凡与涂飞都想捶它,这死狗将一堆源都给挥霍光了,恐怕有一半都进了它的肚子。

        “这死狗真靠不住!”涂飞诅咒。

        “汪!”大黑狗扑咬。

        “打住。”叶凡拦住它,道:“中途有没有布下一些禁制,这次可能会遇到一些极其厉害的人物。”

        “放心吧,即便是被狠人追杀,本皇也会让他吃个大亏的。”大黑狗咬牙,道:“跟你在一起,本皇倒了多次血霉,这次我可是下足了血本刻印道纹,天王老子来了都逮不住我。”

        “这死狗说的这么厉害,能不能将夏九幽引来,困住他,活剥了他。”

        “差不多可以。”叶凡点了点头,而后对大黑狗道:“现在帮我去寻个人。”他一展袍袖,一把木椅出现山谷中。

        “你什么意思?”大黑狗不解。

        “要借助你的狗鼻子去找一个人。”涂飞道。

        “汪!”大黑狗扑了上去,人狗大战爆发。

        “我@#¥……死狗,我说的是实话。”涂飞惨叫。

        “停,我们自己不坑圣地了,需要去找个人。”叶凡急忙喊停。

        “你说什么?”大黑狗更急眼了,道:“你让本皇辛辛苦苦刻印这么多道纹,到头来却没什么事了?”

        “这些道纹自然有用,是我们撤走时的生命之路。”叶凡赶紧解释,不然这死狗要造反了。

        大黑狗神色渐渐缓和,道:“又是一个牛鼻子,这帮杂毛果然没好东西。当然,你也够缺德的,坐享其成,不过本皇喜欢,嘿嘿……”

        “你别笑的别这么下贱。”

        大黑狗一阵干笑,秃尾巴竖了起来,嗅了嗅那张椅子,皱眉道:“无比纯净的神力气息。”

        黑皇化成一只猫,随叶凡还有涂飞重新来到山岩城,而后从那座酒楼开始追寻。

        一路上都很顺利,他们来到了深山中,直到一处断崖时,大黑狗才停下来,疑惑道:“消失了。”

        “难道藏在这里?”涂飞问道。

        “不是,这个人在此地似乎碎裂了。”大黑狗狐疑。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突然,大黑狗神色一动,道:“我知道了,那不是真正的人。”

        “难道还是什么妖灵不成?”叶凡问道。

        “他是一位强者道宫中蕴生的神祗,修有十几万年前的一种古法,肯定是怕人跟踪,在此地解体,消散在了天地间,而后在数十里外重组躯体。”大黑狗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么厉害?”叶凡与涂飞都很惊讶。

        “不错,的确是那种秘法,我感觉到了那种气息,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大黑狗道。

        “一定要看看他是谁。”叶凡沉声道。

        他们就这样转了数十里路,天上地下的寻找,终于再次寻到线索。

        不得不说,黑皇的鼻子举世无双,闻到一点味,就能够确定下来,一路追踪了下去。

        这是一个人道宫内的神祗留下的纯净的神力气息,他们相信很快就要见到正主了。

        足足追踪了三千多里,他们才渐渐接近目标,来到了一片深山峻岭中。

        “妈的,本皇闻到了熟悉的气息。”黑皇开口。

        “熟悉的气息?”

        “除了纯净的神力气息外,还有那个人本体的气息,这是一个熟人。”黑皇做出这样的答复。

        “什么,是一个熟人?!”叶凡与涂飞都很吃惊。

        “别靠近,这个人非常不简单,我们只能远观。”大黑狗沉声道。

        半刻钟后,叶凡、涂飞、黑皇选了一个隐秘之地,向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眺望。

        “跟你长的一模一样!”涂飞有些吃惊。

        叶凡皱眉,在那座山峰上,另一个“他”正在埋头划刻着什么。

        “这是上次在大帝寝宫中被我咬的那个牛鼻子,绝对是他的气息。”黑皇说出了答案。

        “这个死胖子!”叶凡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段德!

        “什么,是缺德道士,这个王八蛋不是被吴道爷爷追向中州方向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了,他可真是命大。”涂飞也很吃惊。

        “该死的胖子……”叶凡咬牙切齿,这个家伙还真不愧缺德道士之名,什么人都敢坑,这次居然打起了圣地的注意。

        涂飞也咒骂道:“这个混蛋终于撞在我们手里了,一定要让他栽个头破血流,这个混账真是胆大包天!”

        叶凡也有吐血的冲动,这缺德道士还真是能折腾,连这种损招都能想的出来,咬牙道:“冒充我坑人,亏他想的出来!”

        涂飞道:“这个混蛋断我们的前路,还要利用你的容貌做文章,没见过这么缺德的道士。”

        “他在划刻什么,难道也是在布道纹?”叶凡心有疑惑。

        大黑狗做出肯定的回答,道:“没错,看样子是在刻道纹,而且是很不一般的道纹,不过他不够精通,刻的很慢。”

        叶凡摸了摸下巴,道:“我想踩死这胖子,等他离开的时候,黑皇你过去给修改一番,让他横渡虚空时干瞪眼。”

        “这样弄会死人的。”黑皇虽然这样说,但却也不厚道的干笑了起来。

        “当圣地的人将他围在这里时,看他怎么逃。”涂飞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时,段德的体内冲出五尊道人,帮他一起刻印道纹,其中一个正是那个身躯干巴巴,一脸忠厚样子的木讷的道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想抽那个木讷道人一顿,原来是这死胖子的神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