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先天太虚罡气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先天太虚罡气

    作品:《遮天

        姬云腾脸色铁青,气的身体都在哆嗦,万没有想到叶凡胆大包天,敢这样行事。

        被两大圣地通缉,却敢只身犯险,来姬家冒领悬赏,这实在让他蹿火,额头青筋暴跳。

        “气大伤身,别着急上火,反正你们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么点源。”叶凡笑道。

        “姓叶的你太猖狂了,两大圣地缉拿你,却敢跑出来诈我们的源,你不会有活路的,荒古世家不可亵渎!”姬云腾森然道。

        叶凡笑意不减,道:“你能如何,想杀了我吗?”

        “我一只手碾死你!”姬云腾浑身绽放瑞霞,神力涌动,一道道龙气绕体,将修为提升到了极限。

        “好强势,好气魄,那就让我看看荒古世家的年轻强者多么英雄了得。”叶凡冷笑连连。

        “我现在就来毙你!”姬云腾一声大喝,而后无声消失在虚空中,他展开了大虚空术。

        “刷”

        让人很意外,他口上发狠,但是却出现在远空,并不是冲向叶凡,姬云腾选择了逃遁,速度极快。

        他说了一番狠话,完全是为了稳住叶凡,是为逃遁做准备。他虽然自负,一向认为荒古世家为尊,但是亲眼见到叶凡一巴掌拍死道宫三重天的姬云彪后,他立刻知道,纵然他在道宫四重天境界,也不是对方的敌手。

        “你怎么言行不一致?”叶凡脸上充满温和的笑容,挡住了姬云腾的去路。

        “你……”姬云腾大吃一惊,对方后发先至,比他还要快。

        “刷”

        姬云腾再次展开大虚空术,消失在原地,他有傲气,更十分自负,但却不想死,拼尽手段,想要逃走。

        可是,当他他再次冲出虚空时,发现叶凡依然挡在身前,带着冷笑。

        “你不嫌累吗,逃来逃去有意思吗?”

        “姓叶的你太嚣张了,冒犯两大圣地,今后天下将没有你的活路。”姬云腾飞退。

        “我正打算四处走走呢,破入道宫四重天需要十万斤源,就指望你们姬家与摇光为我提供了。”

        叶凡不紧不慢,迈了十几步就追上了他,磨盘大的金色巴掌拍了下来,不想再给他逃走的机会。

        “哧、”“哧”……五道银芒乍起,如五条银龙横空,粗如房屋,银龙摆渡而上,两两相交,形成龙剪,截向叶凡的金色大手。

        正是姬家绝学————截天指,威力奇大,可惜要看谁来使,他与叶凡的战力对比,处在绝对的下风。

        “啪!”

        五道龙芒被金色的大巴掌拍碎,大手劈盖下来,“咔嚓”一声,姬云腾神色惨变,那条手臂当场破烂。

        “啊……”

        他仰天大叫,拼尽力气,打出虚空经中记载的另一种神术,张嘴吐出一口大道之气,冲向叶凡。

        这是虚空古经记载的——先天太虚罡气,是施术者的先天一气混炼虚空而成,无坚不摧,神兵宝刃都挡不住。

        可以清晰的看到,从姬云腾口中冲出的一道气流,代表了先天太虚,将虚空打的扭曲。

        “当!”

        对此,叶凡根本没有躲避,轮动金色的拳头,像是打在了万钧殒落星上,声音震耳。

        “嗡”

        号称无物不破的先天太虚罡气一下子被打散,神芒刺眼,化成一片洪流冲向四方,让整片虚空都在抖动。

        “噗”

        他们脚下的山峰,相距这里不过数十米,受到波及,被溃散的先天太虚罡气削掉三四米高,断口平整。

        “你……”姬云腾脸色潮红,先天一气冲出,他的神力耗去了十之**,但却被对方一拳就打溃了,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奇学,你也看什么人来施展,姬家年轻一代似乎每人都掌握有虚空古经中记载的两三种秘术,能不能为我讲解一番?”叶凡向前逼去。

        “姓叶的小子你少要得意,我姬天才无数,年轻一代很多人足以压的你永世抬不起头来,你不会有活路!”姬云腾咬牙。

        “将来我会去找你说的那些天才的。”叶凡一巴掌向前拍来。

        “砰”

        姬云腾躲避,但快不过那只金色的大手,被抽在身上,他像是一口破鼓,身子破烂,坠落在地上。

        “姓叶的你不杀我想做什么?”

        “向你请教虚空古经。”叶凡降落在地,一脸温和的笑容。

        “你做梦!”姬云腾咬牙。

        蓦地,叶凡抬起头来,向远处地平线望去,四道身影足不沾地,如凌波飞仙,衣袂飘动,飞快接近。

        他揶揄道:“你们姬家还真是看的起我,又派来四人,想漂亮的扫尾,不留下一点痕迹,免得落人口舌。”

        “砰”

        叶凡一脚踏出,将姬云腾震飞,他浑身多处骨裂,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连话都不能说出口。

        姬云腾羞愤无比,扬言一只脚就可以踩死对方,结果却落到这般境地。对方不杀他,明显是想谋夺虚空古经记载的神术。

        “刷”

        叶凡一展袍袖,将地上抽出一个大裂缝,再一挥袖子,将姬云腾埋在了下面。

        时间不长,地平线上的四道人影到了近前,尘埃不起,刹那驻足,四双眼睛如八把利剑,盯着叶凡。

        “诸位还有什么事吗?”

        “少废话,姬云腾与姬云彪去了哪里?”其中一人预感到事情不妙,沉下脸来喝问。

        “那是你们姬家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何来问我?”叶凡神色平淡。

        “他们是追你而来,怎么会不见踪影了?”那个人大喝。

        “哦,追我而来,所为何事?”叶凡平静的问道。

        四人向前逼来,其中一人神色冷冽,道:“你少顾左右而言他,快说,姬云腾与姬云彪在哪里?”

        “不要对我大呼小喝,我有义务替你们看着他们吗?”叶凡神色冷漠了下来。

        姬家的四人全都感觉不对劲,各自后退,以免发生意外,做好了战与退的准备,但其中一人还是很盛气凌人,喝道:“少装蒜,赶紧说出他们的下落,不然你明白后果。”

        “啪”

        叶凡突然挥动大袖,直接将这名姬家子弟抽的倒退,冷声道:“你在说谁装蒜,所谓的后果是什么?”

        “你……”姬家这名弟子勃然变色,用手点指道:“你敢先对我动手?”

        荒古世家的子弟,无论走到哪里,都如众星捧月一般被人环绕,很少有人敢冒犯他们。

        “你算什么东西,对你动手又如何?”叶凡冷笑,大袖一展,如一片铁云扫过。

        “啪”

        宽大的袍袖如铁板,扫过虚空,结结实实,盖了下去,这名姬家子弟以手臂阻挡,但是根本无用,被扇飞了出去。

        “砰”

        这名姬家子弟大怒,腾空而起,立身在高空,眼泛寒光,杀意无尽,接着他头下脚上,俯冲下来,虚空大手印狠狠的按落,黑色的大手如一堵黑墙压来,让人心悸。

        可是,叶凡纹丝未动,根本没有躲避,仰头望着他,直至黑色的大手按落到近前时,才砰的一声探出左手,一把向上抓去。

        “快退!”后方的三人喝道,提醒这名姬家子弟。

        “砰”

        但是已经晚了,叶凡单手接住虚空大手印,只手破空而上,一把将其抓住,将其从空中拎了下来,像是揪着小鸡仔一般,毫不费力。

        “啪”

        他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扇在了他的脸上,打的其口水飞溅,鲜血崩流。

        “你想与姬家为敌吗?”姬家这名弟子吐出一口血水,明显是色厉内荏。

        “对姬家人动手怎么了,真以为姬家是东荒的大帝不成?”叶凡冷笑,扬手又是一巴掌,直接将他打的口鼻喷血。

        后方的三人不像此人这样冒失,他们自一开始就看出了不对,与叶凡拉开了距离,是战是退都可选择。

        眼下,他们没有选择救援,而是转身就走,非常果断,因为他们预感到不是对手。

        可惜,已经晚了。

        “哧”、“哧”、“哧”……叶凡打出数十面小旗,全都插在地上,雾气汹涌,遮蔽了此地,截断了他们的去路。这些都是黑皇炼出来的法器,刻有复杂的道纹,困道宫秘境的修士不会有任何意外。

        叶凡拎着那名姬家子弟,狠狠的削了一顿大巴掌,将其打的出气多进气少,像扔死狗一般将他丢在了地上。

        另外三人彻底变了颜色,道宫三重天的子弟居然毫无反抗之力,被对方抽了十几个巴掌,踩翻在地,让他们心头发寒。

        “这位朋友何必如此?姬云升向来冒失,脾气暴躁,常得罪人,方才若是惹你不快,我代他向你赔罪”其中一人开口。

        口流血水的姬云升呻吟了一声,艰难的爬起,但却不敢再口吐狂言,眼中生出惧意,他知道惹了大麻烦。

        另外三人心中不安,被封在此地,极其危险。

        “朋友这完全是误会一场,你为我姬家提供线索追杀贼子叶凡,说起来我们是一路人,很是感谢你。”

        “姬云升还不快赔礼,平日告诫你不要毛躁,今日又生出祸端,回去拿你问罪!”

        三人脸上挂着笑容,开口解释,同时让姬云升赔礼。

        叶凡笑了笑,道:“赔礼就不用了,因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叶凡。”

        “什么?!”四人全都大吃一惊。

        当叶凡显化出真身,将埋在地缝中的姬云腾提出来后,这四人全都变了颜色,气的险些吐血。

        “你想怎样?”

        “我对先天太虚罡气很感兴趣,想向你们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