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击毙天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击毙天才

    作品:《遮天

        云断山脉,高耸入天,横断白云,有的山峰下方葱葱绿绿,而山巅之上则是白雪皑皑,具有两重奇景。

        断山,位于山脉中心地域,人影绰绰,不时有年轻修士降落,人越来越多,曲州年轻一代杰出修士齐聚。

        司徒风神色略显冷漠,身材颀长,站在人群外,相当的自负,盯住叶凡,道:“这个玩笑不怎么好听。”

        叶凡与他相距不过数丈,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骨节移动,发出噼啪之响,很快就恢复了真容。

        “真的是你!”司徒风有些吃惊,但很快冷笑了起来,道:“你竟敢来到此地,还真是有些胆魄。”

        叶凡身体上浮出雾气,将全身遮拢,掩去了真身,他向前走了几步,道:“天下之大,我何处去不得,区区一个曲州修士聚会,我为何不敢来?”

        司徒风脸色冷漠了不少,道:“今日来到此地,你恐怕走不了。”

        “你是想一巴掌拍死我吗?”叶凡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几步。

        “杀你不过翻手之间,一巴掌足矣!”司徒风身为燕云门的天才,二十余岁就已经是道宫三重天的强者,相当的自负。

        叶凡摸了摸下巴,道:“我就这么好欺负?你一巴掌就想拍死我,还真是把我当成一根草了。”

        “你除了倚仗那种火焰外,在我看来什么也不是,杀你未尝不可说是拔草摘叶,易如反掌。”司徒风神色平淡。

        “那你来拍死我试试看。”叶凡再次向前走。

        这个时候,周围的修士发现了这边的异常,纷纷回头望来。

        “这不是燕云门的司徒风吗,被誉为该教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年仅二十一岁,已是道宫第三境界的强者。”

        “在曲州南部,司徒风在年轻一代相当的有名,很多人都推测他在三十岁前,必然可以破入四极秘境。”

        诸多修士纷纷议论,对其评价甚高。

        司徒风年仅二十一岁,并非圣地传人,有这样的修为确实很惊人了,毕竟年轻一代真正达到四极秘境的人太少了。

        他将来很有可能在三十岁前破入四极秘境,可以说天赋甚是不凡。

        “你在曲州很有名啊,这么多人都知道你。”叶凡更加飘渺了,雾气翻卷,将全身都覆盖了。

        “这个人是谁,敢与司徒风对峙,难道可与燕云门的天才争锋不成?”有人露出疑色。

        “肯定是挑战者,司徒风名动曲州南部后,有些年轻修士不服,时常会发生这种情况。”

        “名利害死人,为了出名,不惜一战,可是挑战燕云的天才这不是找死吗,曲州二十岁左右的人,恐怕没有几人能与之争锋。”

        ……“看来我凶多吉少啊,都说我远不是你的对手。”叶凡自嘲。

        此刻,断山上到处都是年轻的修士,很多人都望了过来,觉察到了这里的紧张气氛。

        “可惜了,我其实不想杀你,但你却来到了我的眼前,我不介意一巴掌送你上路。”司徒风淡淡的回应道,身躯化成一道虚影,如画中的人物一般飘了过来。

        正如他自己所说,仅仅出了一个巴掌,右手高高扬起,呈现出水蓝色的光晕,蓝莹莹,亮晶晶。

        此刻,这片地方聚集了很多目光,近处的、远处的全都望来。这是曲州年轻修士的聚会,发生这样的冲突本就在预料之中,没有人感到意外。

        断山上的人知道这是司徒风后,认为根本不会有悬念,陌生的挑战者肯定会被燕云门的天才击毙。

        叶凡站在原地未动,静等司徒风冲到近前,挥出右掌,迎向那水蓝色的掌指。

        “啪!”

        声音非常响亮,如一道惊雷炸出,传遍断山,两掌交击,震出一道道水蓝色的涟漪,蓝蒙蒙的光晕如薄纱飘动,将那里淹没。

        “早就说了,司徒风天分极高,向他挑战,肯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动辄要失去生命。”

        “蓝光如电,神力四溢,这掌的力道恐怖啊!”

        很多人惊叹。

        可是,当蓝雾散开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张口结舌,将后面的话语咽了回去。

        场中央,叶凡长袖飘展,朦朦胧胧,平静的站在那里,而司徒风则脸色惨白,倒退出去很远,整只右掌变形,不成样子,点点血珠滴落在地。

        “这……怎么可能?!”

        “他是谁,竟然将燕云门的天才打伤了,右掌骨寸寸折断。”

        “这是什么人,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我曲州还有这样的人物不成?”

        “曲州方圆三千余里,未曾听闻有这样一个人,难道是他绿洲的修士。”

        周围,很多人都露出异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一掌将司徒风拍成重伤,让人不得不吃惊。

        叶凡很平静,单以肉身而论,道宫秘境谁能与他相比?铜筋铁骨,比法宝还可怕,独步道宫。

        很多人都在猜测他的身份,不过他的身体缭绕雾气,众人看不清、看不透。

        “你……”司徒风脸色苍白,不仅仅是右掌骨折断,连整条右臂都断成了八截,没有人比他更吃惊,刚才像是撞上了一座大山,那种力道没有办法抵挡。

        “你想一巴掌拍死我,有很大的难度啊。”叶凡站在原地,倒也没有追击。

        司徒风面色一僵,右臂颤抖,他在咬牙接骨,同时张口吐出一颗珠子,悬在头顶上方,垂下一道道水幕,整个人被护在里面。

        “是燕云门的水蓝珠!”有人惊呼。

        与此同时,司徒风张嘴吐出一朵青莲,华光万丈,跟山一般沉重,压迫的周围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这朵青莲通体剔透,湛蓝生辉,庞大的压力令很多人心悸,面色惨白,就连断山地面都咔咔作响,出现一道道大裂缝。

        叶凡变色,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青莲如此沉重,更是因为断山地面龟裂,这可是一位狠人的道场,要是惹出什么乱子来,大事不妙。

        他不留后手,向前冲去,掌指如刀,连续拍击,水蓝色光晕破碎。

        那朵青莲未损,光芒更盛,向下压落,他单手擎天,力抵在空中,的确沉重如岳,压的他的肉身都有些吃力。

        水蓝珠升起,飞向青莲,两者合一,重量顿时加倍,让叶凡都沉降了下来。

        “这是燕云门的重宝,几乎不可承受,这个人竟然靠肉身抵住了,到底什么来头?”周围的人全都吃惊。

        然而,让他们瞠目结舌的还在后面,叶凡双手连震,金色的大手印幻化出,将天空都拍的塌陷了下去。

        司徒风变色,左手冲出三道蓝光,汇在一起,形成一把蓝电刀,一下子暴涨了起来,长达十几丈,向叶凡劈去。

        “司徒风竟炼出了三阴真水,这种水每一滴都可穿金裂石!”

        “更可怕的是,他以真水炼成了灵刀,这种秘法极度可怕,可斩人神魂!”

        “这是三阴真灵刀,再度出世了,真是让人感觉意外与吃惊!”

        观战的人莫不变色,全都紧张关注。

        三阴真水可灭真火,可溶精金,重若万钧,祭炼成三阴真灵刀,威力奇大无匹。

        叶凡一声低吼,双臂九震,九击过后,燕云门的重宝水蓝珠与那朵青莲全都龟裂。

        “轰”

        最后一拳打出,漫天蓝光飞射,两件宝物成为齑粉,被他的金色拳头粉碎!

        “这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道?”

        “肉身比宝物还坚硬,他是怎么修炼的,难道是妖族吗?”

        “太可怕了!”

        众人目瞪口呆,全都不可思议。

        三阴真灵刀劈至,蓝光如电,将附近的人映照的肌肤呈现淡蓝色,寒气刺骨。

        “当”

        叶凡一把抓住了刀刃,整只右手根根如赤金,在上面留下五道深深的指印。

        “三阴真灵刀可斩灭神魂,天,他以手抓住了,竟然无惧。”

        “这是将来肉身能成圣的存在吗,怎么有这样恐怖的躯体?!”

        “轰”

        司徒风催动三阴真灵刀,蓝光冲天,水光四溢,向着叶凡淹没而去。

        这是三阴真水,可溶金噬铁,一滴就足以洞穿修士的躯体,这么多汹涌而出,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威力,没有人能够说清。

        可是,叶凡通体光芒万丈,所有真水都全都被蒸发,变成了蓝色的气体,根本无法奈何他。

        神力澎湃,他像是不朽的神炉,燃烧一切,摧毁一切。

        “咔咔”

        三阴真灵刀在他手中折断,化成真水,而后又成为蓝雾,被他彻底炼化了。

        这个场景让人惊悚,以秘法练成的真灵刀,竟然不堪一击,被他以金色掌指摧毁。

        “你……”司徒风脸色惨白,转身就走,到了现在他心如死灰,这样的敌手让他充满了挫败感。

        “燕云门的天才落败了,不得不逃遁。”

        “那可是曲州南部的天才啊,在此人手下却不堪一击,这个人到底是谁?如此可怕!”

        ……断山上,很多人都是满脸惊色。

        “你也试试我一巴掌之威!”叶凡的速度何其快,一下子就追了上去,金色的掌指化成磨盘大小,劈盖了下去,打的虚空“嗡嗡”颤抖。

        “手下留情!”荒古世家姬家的杰出弟子喝道,一道身影快速向前冲来。

        同一时间,司徒风也奋力抵抗,想化解劫难。

        金色的大手印无以伦比,将周围的天地精气都抽干了,出现一大片模糊的黑色空间!

        “啪!”

        这一次,像是一道闷雷在空中劈过。

        司徒风的抵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整个人都被打烂了,横飞了出去。

        “你……”姬家的年轻强者震怒,没有想到对方根本不给他面子,在其眼前杀人。

        他想接住司徒飞的破损肉身,可是双手刚一接触,这具尸体立刻就化成了一道飞灰,形神俱灭!

        “你是谁,竟敢在我面前杀人,我方才的话你没有听到吗?!”姬家的年轻强者喝问。

        “你算老几,你说让我停我就停,荒古世家了不起吗?”叶凡负手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