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禁仙六封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禁仙六封

    作品:《遮天

        平安抵达源城不久,老刀把子就无声的消失了,再也不见踪影。

        李德生并没有离开,摇光圣地的人极力挽留,瑶池的女子也发出邀请。阴冥眼几乎不能修炼,都是与生俱来的异禀,世所罕见,能够看到常人所不能见到的东西,各大势力都会拉拢。

        午后,叶凡小憩了一会儿,而后从屋中走出,正好李德生也推开了房门,两人同住一个幽静的小院中。

        院中,有一簇假山,上面泉水汩汩,旁边有一个葡萄架,挂满了一串串紫玛瑙般的果实,绿叶洒落下一地的阴凉。

        藤架下有石桌与石椅,供人纳凉小坐用,清茶飘出淡香,两人坐在葡萄藤荫下,随意的闲谈。

        “道长你的源术真是了得,如此手段让人惊叹,天下凶地都可出没。”李德生一脸的向往。

        “算了吧,这次是侥幸,太初禁区除了大帝外,其他人误入就意味着死亡。”叶凡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第四代祖师在松林中化出一条生路,如果不是恒宇大帝已破了堕日岭,他们必死无疑。

        肯定还有其他未曾见到的魔土,如果再进去一次,落在未知而陌生的地域,定然凶多吉少,就更不要说那真正的古矿了。

        “道长你这一身源术是怎么修成的?”李德生非常羡慕。

        “怎么你也感兴趣?”叶凡嘴角微翘,露出一缕笑意。

        李德生点头道:“相当的向往,要是能够学到一鳞半爪,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算什么,以后我教你两手。”

        “真的可以教我?”

        “你天赋异禀,阴冥眼古来少有,寻源锁龙脉,大多数情况都在地下进行,很需要你这样的异力。”

        “道长你收我为徒吧!”李德生略微有些激动。

        “收徒就免了,你我曾共患难,教你几手根本没问题,你出身在哪个门派?”叶凡啜了一口清茶问道。

        阴冥眼天生适合入这一行当,他将来寻源锁龙脉时,要是有这样的人相助,肯定会事半功倍。

        李德生想学源术,叶凡想找免费苦力,越谈越投机。

        “此间事了,将来得闲时我去找你!”最后,叶凡笑着站起身来。

        瑶池的人在此休整,并不打算离开,她们还要重返太初禁区外。

        叶凡得悉,瑶池在太初边缘寻到一座废矿,运出一些古怪的石料,还将继续进行。

        傍晚时分,叶凡见到了瑶池圣女,了解了更多的一些情况。

        “仙子你们开掘废矿作甚,那些石料有什么特别之处?”

        “道长精通源术,一定听说过抑源之说。”瑶池圣女站在假山旁,在晚霞下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圣洁光彩。

        “自然知晓,难道你们需要封印一些源石不成?”叶凡心中一动。

        开采出来的石料并不一定都切开,有些门派会存储起来,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离开源脉后石皮会慢慢脱落。

        这时,一般的人会直接剥落石皮取出源,然而也有特殊的时候人们不希望石皮内的源见天日,会想办法封源,自然这些都是奇源。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太初禁区的古老石皮是首选,是用来重新封源的最好材质。

        “究竟是什么源,需要你们来重新封印,抑源术一般人很少用。”叶凡不解。

        石皮将脱落,直接取源就行了,为何要重新封印呢?

        “这是前人留下的一批石料,事关重大,不能随意切开,这次我们遍邀天下精通源术的奇人,就是想出解决的办法,如何稳妥的封印。”瑶池圣女答道,雾气飘渺,立在假山畔,如空谷幽兰。

        “抑源术无效吗?”叶凡惊讶。

        瑶池螓首微摇,语如天籁,道:“效果很差,只能解一时之急。”

        “这是什么源,抑源术都封不住,这太古怪了。”蓦地,叶凡想到了瑶池展出的九块石料,其中一块仔细感应,好像是一片血海,另一块则蕴有魔性的力量。

        叶凡心中一阵悚然,这只是那批石料中的两块,多半只是最普通的,如果是真正的中心石料会是什么样子?

        他心中琢磨,那批石料恐怕大有来头,纵然是去瑶池圣地,也不见得会很平安。

        “太初禁区的废矿蕴有最古老的石皮,是首选的封印材料,不应该封不住啊?”他疑惑的看向瑶池圣女。

        “确实无用,我们在太初外运出很多奇特石料都封不住。”瑶池圣女摇头。

        “怎么会这样……”叶凡蹙眉,这样的石料绝对超出想象。

        “昔年,一位前辈留下这些石料,曾有言如果有朝一日需要封印时,或许唯有太初内的六种古老的石料才可以,可是至今我们只寻到了两种。”

        “什么?”叶凡顿时一惊,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传说中的“禁仙六封”,这是一种绝顶源术,需要六种神源石皮为材料,技近乎道,不仅可以封源,还可以封山川大地,封不世高手。

        源天书中记载有“禁仙六封”,但不过寥寥无几句话而已,极其艰涩难懂,很难悟透。天书中有注释,这是一种推想中的源术,不见得能够成功展出。

        “仙子,我能问一下,那些石料到底有什么来历吗?”叶凡很吃惊与不解。

        “其实,告诉道长也无妨,那是一位源术无双的奇人留下的石料。”瑶池圣女答道。

        叶凡心中一跳,他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第五代源天师!

        昔年,这位源天师与瑶池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年瑶池的圣女是其红颜知己,他是瑶池的贵客,更有传说称他被瑶池奉为教外护法真人。

        源天师代表源术的极致境界,这样的人物留下的石料,根本无法想象。

        “共有七块石料,其中三块为那位奇人所留……”瑶池圣女娓娓道来。

        果然是一代奇人**所留,瑶池所展出的九块奇石不过是当中一块石料脱落下的石皮而已。

        叶凡蹙眉,九块石料的来历太大了,让他都倒吸冷气。

        当日展出的石料,其中一块重达两千斤,竟然只是一块石料的石皮,根本并不是主石,那块石料得有多么庞大?

        他没有出言,静静聆听,不久他就要进瑶池了,这些必须要了解清楚。

        **是一个充满传奇的人,走遍深山古地,探索了数不清的绝地。

        他一生都在寻源,收藏了不少石料,其中有三块拿捏不准,直到晚年也判断不出里面有什么东西,未曾切开,最终交给了瑶池。

        “不是总共七块石料吗,另外四块怎么回事?”叶凡问道。

        “另外四块来历神秘,都是历代王母寻来的,非常特别,比那三块还要久远,可惜未曾留下记载。”

        **都曾对四块石料惊叹,因为四块石料的石皮曾脱落过,是被人以近似于“禁仙六封”的手段封印了,但绝不可能是“禁仙六封”。

        “除了源天师一脉外,还有人懂得最精深的源术?”叶凡心有疑惑,但这些话却不能说出来。

        “张前辈曾精研了数月有余,赞叹不已,言称万法相通。”瑶池圣女这样说道。

        四块石料是古料,是几万年前被古人挖出来的,皆被封印了,后被瑶池的王母所得,这是张家初祖得出的结论。

        “那几块石料多半都不是善石,被‘禁仙六封’这样的手段封印的古料肯定来头吓人。我觉得,这七块石料合在一起等若一处凶地,你们居然敢收在瑶池中?”

        “那几块石料确实相当恐怖,如果不是有极道武器镇压,我们真的很难安心。”瑶池圣女答道。

        “为何不想办法切开,留下去有什么用?”叶凡不解,以瑶池的底蕴,想要破开的话,肯定没问题。

        “因为瑶池还没有出现合适的人,那是一种机缘……”瑶池圣女没有说下去。

        叶凡知道,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曾经指点。他更加好奇了,想去看看那几块古料到底什么不凡之处。

        “寻到一些特殊的血脉,配合强大的源术,如果瑶池中再出现一个合适的人选,石料就可以切开了。”

        将进瑶池,叶凡得悉了这些情况,对他很有帮助。最终,瑶池圣女离去,并未提凰血赤金的事情。

        夜色朦胧,院中格外幽静,非常安宁。

        早已是掌灯时分,源城一片灯火通明。

        “啊……”惨叫声传来,是如此的突兀。

        “啊”、“啊”……惨叫一声声,非常的快,像是一把魔刀在连续杀人,快到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这片院落顿时一阵大乱。

        要知道,摇光圣地与瑶池圣地的人住在这里,谁来敢杀人?

        “不好了,长老被杀了……”

        摇光圣地的院落中传来吼声,喝斥与喊叫不停的传来。

        不过片刻间已经死了十几人,杀声不断,叶凡顿时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没有冲瑶池来,但很不对劲,难道是为凰血赤金而来?”叶凡心中一沉。

        他如幽灵一般冲出院子,没入黑暗中。

        几乎在刹那间,他看到一个灰发及地的高大身影,无声的没入了他的屋子中。

        “太初禁区的未明的生物?不应该啊……”

        “啊……”惨叫声不时传来,瑶池的弟子也有人被袭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