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源封魔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源封魔

    作品:《遮天

        “山川葬古之圣人……”叶凡自语,按照古亭石柱的启示,应是如此。

        在此之前,他没有见到松林中的古棺,但是却相信它确实存在,第四代祖师不会胡乱划刻。

        按照推测来说,深埋仙林深处,这应该是石柱上所模糊提到的大葬墓。

        叶凡相当的震惊,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如此山川地势,埋葬下去的人,绝对不凡。

        火龙坟相连松林,拉棺而飞,与九龙拉棺太神似了,难道有莫名关联不成,不然为何连古棺的线条都相近呢。

        区别在于,九具龙尸真实存在,而此地不过是一种地形,仅有一条火龙坟。

        叶凡相信,两者存在某种传承或文明的交集,不然古棺不能那样相似,只是不知道谁传承于谁。

        叶凡遐思无限,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眼下想那么多没用,逃出太古禁区才是正理。

        关于火龙坟与龙喋血以及这片松林,在石板上有很多符文,是以源天纹络做的标注,叶凡看的头昏脑胀。

        不能悟透《源天书》,根本不能明了第四代祖师的注释,无法理解其意。

        而最让他吃惊的是,石板上被抹除了大片的印记,刻图应该很大,包括更为广阔的地势才对,但却被毁去了。

        叶凡暗叫可惜,那些被磨平的石刻,应该绘出了这片地域的各种地势,等若太初禁区外围的地图。

        他相信肯定还有类似龙喋血这样的绝地,不在少数,如果刻图完整,便可以避过险地。

        “太初禁区实在太大了,第四代祖师也不过刻下了部分,可惜还被毁去了。”叶凡纵有遗憾,也没有办法,图刻已失,唯有石屑。

        物极必反这样的地势,地下葬有不可想象的存在,让叶凡浮想联翩,恨不得直接掘地三百丈,将之挖出来。

        他摇了摇头,源天师对此地都无解,年老的东荒神王都折殒于此,他根本没有一点希望。

        “太初古矿……”叶凡感叹,这里不是一处密地,而是一片,连绵成群。

        最里面的古矿,想都不用想,估计老疯子去了,也是有进无出。

        至于太初禁区靠外的这些地方,一样险而又险,是大凶大恶之地,来多少人死多少人。

        叶凡站起身来,向神庙里面望去,景物模糊。

        这座神庙比沿途看到的那几座要高大很多倍,很明显是一处重地,在昔日有特殊的地位,可是岁月如梭,带走了一切,如今只剩下破败与荒凉。

        叶凡持源天书走了进来,仔细打量,强大的神识化形出,捕捉每一寸空间,此地若是发现器物,肯定都不凡。

        可惜,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剩下。

        地上厚厚的一层石屑,正中的高台上也是如此,除了灰尘外再无其他。

        “是了,都湮灭在了岁月中,什么也剩不下。”叶凡明了,这座古庙没有倒塌,那是因为此地布有惊天的道纹,至于里面的神像等自然全都朽灭了。

        追溯到太古时期,十万年都只能是一个单位,远不是长度,这么久远的岁月,就是有法宝等也该朽灭了。

        除非是大帝炼出的极道武器,不朽不灭,可永存世间,不然根本留不下什么。

        叶凡在空旷的大殿中搜索,在一堆飞灰中寻到一块锈迹斑驳的铁片。

        “神铁都腐朽了……”

        铁块雪白,上面有一道道裂纹,更有很多锈迹,早已失了灵性,没有了价值。

        他见过这种神铁,在火域第八层,那个乌鸦道人祭炼武器时,就是用这种如羊脂玉般的神铁为材料。

        据说,世所罕见,极其稀少。摇光圣主的武器中,也加有这种神铁,唯有大能才能寻到一些,常人根本不可得到。

        “这应该是一大块,却在岁月中腐蚀的只剩下了这么一丁点。”

        叶凡相信,这种宏伟的古庙昔年一定是重地,从神铁就可以看出,应当是留下很多珍贵之物,可惜都损毁在了岁月中。

        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他在灰烬中看到一块块碎铜烂铁,有紫荆神铜,有大罗银精,有仙泪绿金。

        叶凡深感可惜,这都是世间的极品身神材,炼极道武器的首选,全都精气流尽,近乎废了。

        尤其是那块仙泪绿金,到了现在,还有拳头那么一大块,上面泪痕点点,传说是这是仙人流的泪。可惜,绿金已不似碧玉那般晶莹,早已暗淡无光。

        “太可惜了,太古时代这样的材料难道很常见吗?到了如今,遍寻东荒也凑不出多少。”

        任其腐朽在尘埃中,这简直是一种极度奢侈的浪费,叶凡足足寻到了数十块,却没有见到一块能用的。

        “可惜了,纵然是各大圣主见到也要心疼……”

        叶凡在大殿中转了个遍,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得到,神材确有,但都已腐烂。

        最终,他在大殿正中的神台下,感应到一个物体,扒开厚厚的灰土,揭去历史的尘烬,令其重见天日。

        叶凡原本兴致冲冲,但一见到这个器物,嘴角抽搐。

        他以为是成型的法宝,纵然是精气流尽,也说不定可以看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道纹。

        这件东西根本没有所谓的道纹,这是一件用作把玩的玉器,通体绿油油,不过核桃大,这是一只绿玉龟。

        惟妙惟肖,跟真龟差不多,活灵活现,握在手中,很是温润,这是一块上佳的玉料。

        “不对啊,连大罗银精都废了,连仙泪绿金都毁了,这碧龟怎么能保存下来?”

        叶凡感觉异常,翻过来掉过去的看,这是一只玄龟,长颈近蛇近龙,龟背似八卦。

        这块玉料也是颜色暗淡,精气尽失,虽然绿油油,但早已没有了灵气。

        这东西肯定不是极道武器,差的太远了,上面连道纹的存在都感应不到,叶凡想不明白它为什么可以存下来。

        他的手指变成金色,用力捏此玉石,竟然没有毁坏,这让他动容,这只绿玉龟绝对不一般,坚硬程度超乎想象,他不得不正视,探出强大的神识来感应。

        “这是怎么回事,里面好像有东西……”叶凡惊讶的发现,绿玉内封有物体,能够微弱的感应到。

        一地神材朽灭,难道最后捡到宝了?

        他细细观察,怎么看也不明白,这绿玉龟根本不是武器,但却没有毁在岁月中。

        “埋在古庙中央神台下的尘埃中,难道有些来历?”叶凡随手把玩,琢磨不透。

        他穿行过这座宏伟的古庙,来到后面,松林静悄悄,林地间足足有数百处源天纹络,全都在闪烁,与他手中的奇书呼应。

        “这是……”

        叶凡头昏脑胀,慢慢看出一丝端倪,这是一片深奥难测的源天图,可定龙脉、锁神源,改变山川大势。

        “第四代祖师疯了吗?”

        叶凡吃惊,这是一个超级“天图”,本应布在数十里的山川中才对,却被集中在了方圆百丈内,如此紧密,弄不好就会天塌地陷。

        这样恐怖的源天图,纵然身为源天师,一生也布不了几次。

        “他这是做什么?”叶凡看了一阵,惊道:“借势!”

        毫无疑问,是借物极必反的地势!

        他心中划过一道灵光,想到了古庙前的石刻图,那座被标注于松林中的古棺,似乎就是在此地。

        “是了,一定是埋在这片树林的地下!”

        叶凡顿时惊悚,第四代祖师留下遗刻,严厉告诫后人,不得妄动松林地下大势,不然有杀身大祸。

        可他自己却在借地下大势,这实在冒险了,错一步便要粉身碎骨,这处凶地葬古之圣人,难以预料。

        叶凡有阵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要知道这可是松林真正的中心区域,地下葬有大凶。

        在这方圆百丈范围内,整整三百六十五处源天纹络,真龙在天,朱雀横舞,玄龟如山……这里的纹络不是简单的符文,全都成图,组合在一起,像是一幅仙界画卷,又像是一方天象。

        “祖师爷算是豁出去了,想以此来护周全,改变晚年命运。”

        叶凡可不敢走进去,深入的话,他恐怕今生今世都出不来了,方圆百丈,可勾动天地杀机,能借此地大势为己用。

        他站在源天图外,方圆百丈,近在咫尺,清晰可见。

        仔细观察,地上有一把断裂的石尺,还有一些破碎的石衣。

        叶凡心中顿时一沉,那把尺子为神源老皮制成,名为量天尺,非常珍贵,是探索神矿的必备之物。

        至于那件破碎的石衣,他更不陌生,在探索紫山时便曾穿过,亦为神源老皮制成,可隔绝一切气息。

        “红色的毛发……”他在那破碎的石衣上看到了数绺,此地有源天图封锁,过去的一切都保留了下来,没有消散。

        叶凡心中顿时一凉,第四代祖师遭遇了不测,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改变命运。

        “红色的毛发是他自己长出的来,还是……”他想到了张家的初祖。

        不论这些,肯定是有东西寻到了这里,导致厄难发生。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物极必反这种地势都拦阻不住吗,连古之圣人的葬地都不能令其却步吗?

        若无尸骨,必有厄变,意味失败了,这是第四代祖师留下的话语。叶凡在松林中见到一块卧石,上面刻有不少字迹。

        他一阵叹息,源天师的晚年实在可怖,第四代祖师费尽心力,躲在太初禁区,都难逃一劫。

        借助此地之势,依然不能改变什么,最为可怕的是那种心理折磨,可以想象,必然是炼狱般的煎熬。

        叶凡认真看完卧石上的字迹,他找到了脱困的方法,这让他有些愕然,松林地表确实被第四代祖师封住了。

        可是,若手持《源天书》一定会被困进来,这是第四代祖师布下的源天纹络使然,为的是让后人进来接受传承,将其毕生心血的“升华”带出去。

        叶凡向松林深处默默拜了一拜,可叹一代奇人,有惊天动地之才,最终依然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不想晚年经历这种煎熬……”

        半个时辰后,叶凡按照第四代祖师留下的石刻,顺利走出了松林,未发生危险。

        回头望去,月色如水,松林如画,一片清幽。

        叶凡轻叹了一口气,堂堂第四代祖师,连尸骨都没能留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如飞而去,在血色的大地上化成一缕轻烟,远离了这片绝地。

        数十里地,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不多时就甩在了身后。

        前方,几道人影在月光下站立,身有朦胧光辉,一个不少,整整六人。

        叶凡差点发生不测,而这六人却安然无恙,很轻松的等在这里,这可真是两种遭遇,不过他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得到了源术传承。

        “我说小哥,你真是胆大包天,告诉我们快跑,你自己却不要命似的冲向松林。”

        “是啊,道长,我们都以为你舍身为人,想成全我们。”

        李德生与陈怀远见他活着回来,都很吃惊,这样开口说道。

        叶凡嘴角抽搐,真是没办法解释,祖师召唤,能不去吗?

        “道长你身上有什么凶物?”瑶池圣女惊问,她雾气绕身,见不到真容,但却可以感知到她的认真与严肃。

        “没有什么啊。”叶凡不解,向她望去。

        “不对,一定有凶物,我身上的秘宝感应到了,极度危险。”瑶池圣女声音如天籁,非常郑重的问道:“你是不是从太初禁区中得到了什么器物?”

        叶凡心中凛然,他一下子想到了只绿玉玄龟,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得到什么。

        光华一闪,叶凡将玄龟取了出来,托在掌心,在月华下倒也有几分晶莹。

        瑶池圣女见到后,快速后退了几步,美目生辉,惊道:“好可怕的气息,这是一件大凶之物。”

        摇光圣子与姚曦也后退了出去,他们相信瑶池圣女的判断。

        “这种东西我好像听说过……”老刀把子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一块神源!”瑶池圣女做出这样的判断。

        “什么,这是神源?!”叶凡相当的惊讶,紧接着立刻摇头。他学源天书有段时间了,关于神源的特质,怎么会辨不清。

        “这是已经干涸的神源,精气被吸干了,只是一个空壳而已。”瑶池圣女解释,道:“被人以无上法力炼成了空体,里面封印有可怕的东西。”

        “没错,我知道了,确有这样的说法。”老大把子点头,道:“神源空壳,是封印绝世凶物的最好的材料。”

        “你们的意思是,我手中这只玄龟内封印有极端可怕的东西?”叶凡怔怔出神,感觉像是个烫手山芋。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老刀把子询问,同时也后退了几步,似对这玄龟而很忌惮。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这不过婴儿拳头大的玄龟,竟封有难以想象的可怕东西,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不想说出此物的来历,要是告知几人是从一座宏伟的古庙神台下的灰烬中取出的,这些人估计会更震惊。

        “这是我从松林中捡到的,你们觉得它存在多少年了,内部封印的东西是不是早已成飞灰了?”

        就在这时,李德生大叫了一声,左眼溢出一缕鲜血,颤抖着点指玄龟,道:“里面有魔性的力量!”

        他的左目是天生的阴冥之眼,偶尔可洞穿阴冥,见到一些特殊的东西,他这样一说,所有人都很紧张。

        叶凡差点抖手扔出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过去多少年了,什么东西能活这么长时间,这太不真实了。

        “你看到了什么?”几人问李德生。

        “看不清,太朦胧了,但非常可怕,我的阴冥眼都伤了。”李德生摇头。

        “诸位,你们觉得现实吗?”叶凡摇头,道:“在太初禁区见到的神源空壳,纵然是人族遗落在这里的,恐怕也有千百年的历史了,什么东西被封印这么长时间,还能够活下来?真以为是东荒神王不成,可以四千年不朽。”

        “不要紧,一会儿仔细看清楚。”摇光圣子浑身光华闪耀,瑞彩流转,冲出一道圣光,没入李德生的左眼中。

        仅仅一瞬间,他的阴冥眼就复原了,不再淌血,这让在场的人的都心中凛然,这万法不侵的圣光果然强大。

        叶凡也想弄个明白,他可不想将一个凶物带在身上,万一将自己搭进去,那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德生的阴冥眼黑洞洞,射出一缕幽芒,再次望向绿油油的玄龟。

        与此同时,摇光圣子以圣光将他笼罩,避免他再遭创而中断。

        李德生的阴冥眼最后一闪,幽芒消失,短短片刻间,纵然有摇光圣子相助,他还是淌下是十几滴鲜血。

        “你看到了什么?”叶凡追问。

        “看到了一具模糊的尸体,已经腐烂,被黑雾笼罩,有魔性的力量震动。”李德生脸色苍白无比,像是受惊了。

        叶凡感觉太晦气了,好不容从太古神庙中得到一件器物,里面竟然封有一具尸体,他嘴角一阵抽搐。

        这时,瑶池圣女、姚曦、摇光圣子全都变色,就连老刀把子也是一阵吃惊。

        “这封印千万不可打开,不然的话,那种魔气足以让一个小城的人死绝。”

        “有这么恐怖吗?”叶凡问道。

        “当然!神源空壳封印的生物,必是绝世强者,纵然死了,但魔气未散,一旦冲出,将是毁灭性的。”

        “我劝道长还是赶紧丢掉吧,不然的话,万一损毁,第一个伤的就是道长自己。”

        “确实如此。”叶凡摸着下巴,一边琢磨一边这样说道,扔掉那是不可能的,这差不多是一个威慑性的器物,值得珍藏!

        将来若是在被追杀,管你是摇光的太上长老,还是姬家的太上长老,扔过去再说,要是能将这样的大人物干掉半条命,一切都值了。

        再者,既然神源空壳封印的一般都是绝世人物,其身上有大器与瑰宝也说不定。

        七人再次上路,这一次远远的绕过松林,向着血色平原外走去,他们觉得真的将要离开太初禁区了。

        忽然,轻灵的脚步声传来,所有人都齐回头。

        月夜下,一个柔发披散的稚童,蹦蹦跳跳的跑来,不过四五岁的样子,生的粉嘟嘟,白胖胖净,很漂亮。

        这不可能是人族的孩子,因为其背后生有一对洁白的羽翼,且眸中蕴双瞳。

        “活着的存!”老刀把子变色。瑶池圣女、摇光圣子、姚曦也都心惊,再难平静。

        自古以来,没有几人在太初古矿见过活着的生物,见者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