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源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源天

    作品:《遮天

        叶凡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不说独步道宫秘境也差不多了,几可谓缩地成寸,迈开双腿后,有光阴流逝,时空更迭的感觉。

        眨眼间,他就冲出去了数里,可是抬头前望,他身体却一阵冰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副素淡而宁静的美景,就在前方,他未能逃走,即将冲进松林间。

        “怎么会这样?”他霍的止步,前方一片祥和,松林升薄烟,柔和而素净。

        这松林本应在后方才对,怎么到了前方?

        他回头观望,身后六人踪影渺然,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赤色大地一片悠远。

        “为什么如会如此?”

        “物极必反”这种地势,可杀大夏皇主,叶凡根本不能破解,心中打鼓,他再次调转方向,如飞而去。

        “刷”

        斗转星移,天地轮转。

        前方,溪流叮咚,松林如画,如仙家养生之地。

        那片宁静的景物又挡在了眼前,横住了去路,像是他自己在向里面冲一般。

        “这片仙林怎么会动?”叶凡心中凛然,他没有感应到场能的波动,一切都如水般平静。

        “为什么会这样?”他再次调转方向,才冲出去不远,有遇到了相同的景象。

        清幽而雅致的松林,像是原本就横在前方,挡在那里,是他自己在寻幽访胜,向前迈步。

        叶凡停下身来,默默推算,以所学来分析眼前这种异常,可是半晌后他却找不到缘由与解法。

        此地,绝不是所谓的场能作祟,这片树林似真的可以移动。

        到了现在,叶凡有点不相信自己的感官了,闭上眼睛,放开神识,探查四方,结果依然如此,并没有任何变化。

        “看样子,我被困在了这里,无法逃出去了。”他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如此。

        相距松林与清泉不过百丈,叶凡说不紧张那不现实,这关乎着他的生死,谁在这种境地也难以平静。

        “怎么办?”大好年华,没有人愿意死,他将万物母气铸成的鼎祭出,悬在头顶上方,有丝丝玄黄气如垂落。而后,他又将离火神炉取出,托在掌心中,随时准备打出。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除了轻柔的溪水声,什么也没有,分外的清宁。

        叶凡足足站立了大半个时辰,依然没有什么变故发生。

        “那几人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声音传来,难道他们都脱困了?”叶凡心中狐疑,这样站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最终他取出了《源天书》,临阵磨枪。

        奇书银光闪闪,入手沉重,在月色下分外晶莹,封皮上“源天书”这三个字熠熠生辉。

        他打开后,直接翻到了后半部分,寻到“物极必反”那几页,寻找破解之法。

        观看良久,叶凡冷汗流了下来,这近乎无解,书中主张速退,可他眼下被困在这里,根本退不走。

        “观势法……”他叹了一口气,到底是领悟的不够通透,未能将“观势法”学到高深境地。不然的话,可趋吉避凶,先一步发现这绝地,不会身临险境。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能有现在的成就已经很惊人了,不可能一下子将天书悟透。

        反复观研,认真揣摩,叶凡发现,有一两种办法可以尝试,但涉及到了极为深奥的源法,他根本展不出。况且,就算是展出来,也不见得能够破解,只有五成的希望而已。

        “果然不愧是斩杀源天师的魔土……”他近乎绝望了。

        “嗡”

        突然,叶凡双耳轰鸣,感觉像是被一柄大锤砸在了身上,耳鼻同时溢血,身子像是稻草人一般甩飞了出去。

        “砰”

        他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浑身剧痛,强大如他的宝体也险些崩溃。

        “什么东西袭击我?”叶凡惊骇,头上的鼎快速放大,将他笼罩了起来,手中的离火神炉火光冲天,在其身前熊熊燃烧。

        四周静悄悄,什么也没有看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袭击了他。

        “嗡”

        又来了!

        双耳轰鸣,双眼模糊,神识针扎般剧痛,感官近乎失灵,莫名的异力砸向他的身体。

        “咚”

        这一次,他并没有被击中,万物母气铸成的鼎,将他收了进去,玄黄雾丝垂落,发出重重的声响。

        与此同时,离火神炉的盖子打开,火烧四方,大火席卷这片天空。

        “该死的!”叶凡生怒,吃了大亏,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什么东西袭击他。

        在万物母气铸成的鼎中,他检查自身的状态,深深吃惊,七窍都在溢血,骨头险些碎裂,皮肤出现一道道血纹。

        这也就是他,如果换一个人,就是第三秘境的修士,也必然形神俱灭,这样的攻击太可怕了。他的肉身超越灵宝,刀剑难伤,却依然险些被打裂,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怖。

        “嗡”

        又是一阵颤音发来,这一次叶凡身处鼎中,没有像刚才那样狼狈,清晰的见到是一种奇异的光波在震动,看似轻柔,但威力惊人,让他手心出冷汗。

        “当”

        柔和的光波震动而来,如一道涟漪一般,非常轻柔,但击在离火神炉上,一下子让其上面出现一个深深的凹槽。

        昔日,他展出斗战圣法,竭尽全力,也不过在上面打出一个巴掌印,这道涟漪般的光波却让神炉瘪下去一大块,这实在太惊人了。怪不得险些让他肉身崩碎,这样的力道,再来几下的话,他定然形神俱灭。

        光波是从松林中发出的,不断荡漾而出,在夜月下显得分外轻盈,果然是魔土,可怕之处初步显现。

        “刷”

        叶凡将离火神炉收进鼎内,短短片刻间,上面已经出现四五道深深的沟痕,像是被天帝之鞭抽过。

        还好,此炉非常神秘,近乎不灭,时间不长,已经慢慢鼓胀了起来,如水晶一般透明,快速修复了。

        “这个火炉有不朽之能……”叶凡双眼神光湛湛,但是眼下却不是分心的时刻,外面危局不解,他必然会死在这里。

        让他稍微安心的是,万物母气铸成的鼎,虽然没有通灵,未有特别能力,但就坚固而言,世间少有。那一道道涟漪击在上面虽然发出铿锵之音,但却没有留下痕迹,丝丝玄黄气垂落,反倒压碎了一道光波。

        叶凡驾驭宝鼎,破空而去,他不想放弃,再次尝试。

        可惜,结果依然未变,而且惹来了更多的光波,漫天都是,像是一道道光雨,五彩缤纷,向下罩来。

        “当”、“当”……穿金石裂,声震耳鼓,万物母气铸成的鼎被打的四处乱飞。

        “哧”

        突然,光波消失了,一道黑线从林中溢出,轻飘飘的划过天空,却让叶凡心中惊惧。

        那道黑线竟割裂了虚空,这让他毛骨悚然,这样的攻击力度,他担心自己的鼎也承受不住。

        “物极必反,果然如此,看似祥和,却如此凶怖。”

        “当”

        万物母气铸成的鼎,猛烈摇动,并没有碎裂,但里面的叶凡却感觉很难受,强大的力道震的他浑身疼痛。

        然而,让他头皮发麻的是,那片笼罩银色月华的松林竟然溢出无数道黑线,轻拂而来。

        叶凡驭鼎逃遁,这么多黑线,万物母气鼎肯定接不住,且就是不碎,也足以活活震死他!

        “这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绝望了,这片松林宁静而素洁,虽然很像仙林,但却比鬼林还可怕,可斗转星移,他逃脱不了,冲向哪里,它便在挡在哪里。

        这个时候,叶凡发现半空中到处都是黑线,密密麻麻,但松林中低处却没有,一片朦胧。

        “不管了,死就死吧!”他咬了咬牙,驾驭宝鼎,贴地而行,一下子冲进了松林中。

        “物极必反”这种地势,一旦发动,按照源天书所述,只要进去,就很难活着出来了,但是叶凡没得选择,不冲进去的话,立刻就要死。

        天空中,那一道道黑线如魔手轻舞,不多时后消失了,林中非常安谧,叶凡在鼎中等了很长时间,也未见有变化。

        “难道我真的要被困在这里了?”他从鼎中出来,站在地上,以手摩挲源天书。

        突然,源天书哗啦啦自动翻页,射出一道道瑞彩。

        “这是……”

        松林中也有瑞彩闪烁,叶凡神色一动,手持源天书向前走去。

        他相当的吃惊,他在地上看到了“源天纹络”,是源天书所独有的符文,在地上闪闪发光,与天书相互吸引。

        叶凡大步走了过去,第一处源天纹络深奥繁复,他根本看不懂,符文足有数百个,组成一个六芒星图。

        全都刻在源石上,埋于地下,此刻流光溢彩,显现了出来。

        前方,瑞彩烁烁,不止一处,通向松林最深处,像是一盏盏指路的明灯。

        “这是为何,难道有源天师曾经来过此地?”叶凡的心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本已陷入绝望之境,但眼下却多了一道希望。

        他手持天书而行,缓缓迈步,仔细观察,走向了松林最深处。

        突然,他神情一凝,心中无比震惊。

        就在不远处,有一座古老的建筑物,陈旧而破败,但却没有倒下,立在阴影中。

        那是一座神庙!

        在摇光圣地的矿区,挖出青铁金字塔时,曾浮现出太古大地郁郁葱葱的景象,匆匆看到了一些种族,更是看到一些不同的神庙。

        眼前所见,绝对是太古的神庙,过去无尽岁月了,它虽然古旧,但却并没有倒下。

        叶凡心中震动,难怪此地特别,明显不是凡土,在太古时代,乃是神圣重地。

        “物极必反”这种地势,恐怕仅是表现,多半还有其他东西。

        叶凡并没有走过去,因为地上的源天纹络并不是指向那里,而是前方。

        他继续前进,没有分心。

        这一路上,他足足看到数十处符文,皆玄奥无匹,但没有一处能够看懂,有的形如真龙,蜿蜒曲折,有的状若苍龟,沉凝不失灵动,更有不少星图,与漫天星斗对应。

        这是源天图!

        是源天书中所记载的最高成就者布下的纹络!

        毫无疑问,必是源天师所为,其他人根本没有这种手段!

        松林深处,月光如洁白的羽毛,大片大片的洒落,流水淙淙,一座凉亭静静的立在前方。

        这座凉亭,古意盎然,完全是以源石砌成的,镌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四根柱子上刻有很多古字,叶凡仅仅看了第一根石柱,就被镇住了。

        “圣主殒,皇主亡,神王殇……”

        叶凡不得不惊,此地果然超乎想象,他细心观看记载,这是一位源天师的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