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明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明

    作品:《遮天

        雾气更浓了,身为修士,目及百米,便不能视物了,雾丝蕴有异力,无垠的大地完全被黑暗吞没了。

        “小哥你有什么办法,真能带我们出去吗?”

        “道长全都仰仗你了,如果能活着出去,我给你立长生牌。”

        身陷太初禁区,没有人能够平静,全都忐忑不安,围在叶凡的身边。

        “你们身上有源吗,我需要它改变山川地势。”叶凡问其余五人。

        老刀把子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将十几个袋子递了过来,每代五十斤源,正是他收取的那些报酬。

        见他都如此,其余四人也都解囊,又凑了三百余斤,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花费五十斤源来太初古矿。

        “够了吗?”老刀把子问道。

        叶凡自己也取出五百斤源,道:“勉强够了。”

        “不要勉强,我们这里还有。”几人听他这样说,又凑出三百余斤,这次是彻底没有了。

        叶凡取出一百零八杆大旗,认真的在上面刻印,按照源天书中的记载,刻写上一组组神秘的纹络。

        他想以攻代守,定地脉,锁神源,强行破开一条道路。

        当然,他明白,凭他眼下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定住神源,除非将源天书悟透,不然还差的远。

        不过,改变小范围内的地势,他还是有两成的把握,他准备“打草惊蛇”,惊退通灵的邪源。

        一个时辰之后,叶凡才将一把零八杆大旗刻制完毕,然后密语叮嘱几人,道:“跟在我的身边,千万不要走开。”

        听到他这样告诫,除了老刀把子外,其余四人都非常的紧张。

        “砰”

        叶凡将一杆大旗插在了地上,以指代刀,在旗杆周围刻下一片星空图,而后将十几斤源嵌在当中。

        “这真的有效吗?”其中一人怀疑,他看不出什么。

        “你们看,大旗周围的雾丝微弱了很多。”另一人比较细心,感知到了这个变化。

        几人皆露出喜色。

        叶凡快速布置,他不敢耽搁,唯恐发生意外,不多时已插上了十几杆大旗,在雾丝中招展。

        这片区域顿时清明了不少,雾气被逼散了,景物不再模糊。

        “哧”

        不远处,光华绽放,一杆大旗下的星空图,非常明亮,在夜色中分外醒目。

        “不好,那个生物在拔旗!”有人惊叫。

        “咔嚓”

        一杆大旗折断,一道朦胧的身影如飞而去,扭断了一杆大旗。

        “咔嚓”

        远处,第二杆大旗被击断,倒在了地上,只看到一条浑身生有兽毛的影迹一闪而没。

        “这怎么办?我们前脚布置好,它后脚就毁旗。”老刀把子蹙起眉头。

        “坏了,事情很不妙。”叶凡心中一沉,他早有预感,这个生物大有来历,现在更加确定了,这是守护神源的灵物。

        “怎么办?”其他人问道。

        “千万不要伤它。”叶凡郑重告诫,这只是最边缘的灵物,依照《源天书》记载,这是最低等的守护者。

        这块神源中一定封有什么东西!

        恐怕源内有活着的恐怖生物,不然不会如此,有强大的灵物守护一个王者。

        在平日,强大的灵物都在沉睡,只留最弱的一只护源。如果伤了这只,肯定会惊动出更恐怖的,绝对无法对付。

        “封有**的神源,绝对是神源中的珍品,我们不会真的接近太初古矿了吧?”叶凡有点犯嘀咕。

        他真的犯难了,此神源有灵物守护,恐怕不能进行所谓的“打草惊蛇”了,不要说神源中的东西,就是跳出来一只强横的守护者,都会让他们全灭。

        “要是源天师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呢?”叶凡心中自语,思索了一会儿。

        半刻钟,叶凡将所有大旗都插入了同一地点,刻印下一大片星象图,足足嵌入千余斤源。

        “诸位,我们只有一个机会!”叶凡传音道:“一会儿,此地的山川地势会震动,迷雾会刹那破开,时间很短暂,如果不能逃出去必死无疑。”

        他说的是实话,一会儿这里将地震,恐怕会惊出一些更强横的灵物,冲不出去就会被彻底锁死在这里。

        “各位做好准备,我要出手了。”叶凡将最后的百斤源投向星空图的中心区域,一下子嵌了进去。

        刹那间,光华冲天,撕裂了黑雾,漫天星辰之光洒落了下来。

        此地剧震,一百多杆大旗熊熊燃烧,地上的千斤源化成无尽精气,震裂了大地。

        刻下的星空图对应天上的星象,引来点点星辰之力,地面猛烈摇动。

        “走!”

        叶凡第一个冲了出去,老刀把子紧随其后,亡命逃向远方。

        身后,传来低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觉醒。

        惨叫声传来,血雨纷飞,但他们没有回头,全都竭尽所能向前冲。

        不多时,叶凡与老刀把子都冲了出来,接着又有两人扑出,他们片刻也不敢停留,直接奔向“火龙坟”,身后雾气翻涌,那片地域再次被封锁了。

        直到临近火龙坟,仅存的四人才长出一口气,那个地方太诡异了,远远望去,云雾翻涌,遮拢一切,密不透光。

        外面,月光皎洁,星辰满天,夜色如水。

        “还好,这里有‘龙喋血’,不然麻烦大了。”叶凡他们站在血色的小湖畔,发现并没有生物追来。

        “那块神源中封的东西肯定很可怕。”叶凡摸了摸下巴,进一步明了,纵然成为源天师,弄不好也要将自己的命搭进去。

        “等有一天,我实力足够强大,悟通《源天书》后,非把你挖出来不可!”叶凡看着那片迷雾。

        这才不过几个时辰而已,他已经发现了三块神源,这太初禁区果然神秘,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走吧,咱们赶紧离开这里,此地虽然没有活着的东西,但这条龙裂谷还有血湖让人发毛发瘆。”幸存下来的一个修士建议道。

        叶凡点了点头,现在虽然不是昼夜交替时,但在“火龙坟”与“龙喋血”前呆着,也很危险。

        他们足足绕行了数十里,远远的避过那片雾区,隐去自己的气息,生怕招来大祸。

        明月高挂,洁白色的光辉洒满红色的大地,如薄烟在缭绕。

        此景此景,非常清宁,根本不像是恐怖的禁区,倒像是一个适宜散步的月夜静地。

        “咱们能活着出去吗,按方位来说,我们是在向外走,但我怎么始终觉得,在一步一步靠近太初古矿呢?”

        “我也有这种不安的感觉。”

        四人当中有两人都这样说道。

        叶凡也惊疑不定,道:“好像有莫名的异力,让我们产生了错觉。”

        老刀把子也拿捏不准了,道:“难道古矿中的力量在召唤我们,将我们引上了歧路……”

        四人难觅归路,攀上一处高地,眺望远方。

        “完了……我们都活不了!”

        “天啊,人形生物……禁忌神明!”

        两名修士牙齿都在打颤,手臂指向同一个方位,突突颤抖。

        叶凡与老刀把子闻言,转过来身来,向前看去,也是当场石化。

        很难说清距离有多远,在地平线上立着三道人影,虽然很悠远,但依然可以看到模糊的轮廓。

        月华如水,无垠的大地一片宁静,地平线上的身影非常朦胧,有些飘渺。

        很显然,对方也发现了他们四人。

        其中一人,通体绽放炽烈的光辉,绚烂夺目,矗立在地平线上,如一轮金色的太阳,又仿若一尊神明。

        另一人,身躯修长,白衣如雪,长发飘舞,好像是九天仙子,有空明之感,莹光闪耀。

        至于中间那个人,则素淡朦胧,迷蒙不真实,给人很虚幻的感觉。

        这样三尊身影立身在生命禁区,越像神明越让人发毛,有阵阵惊悚的感觉。

        “走了一辈子夜路,终于撞见鬼了!”老刀把子感叹,他来往于太初古矿外几十年,一直有惊无险,此刻却觉得凶多吉少了。

        距离实在太遥远了,根本看不清对方什么模样,但是那种如神明般的光环,足以说明一切。

        叶凡也是心中打鼓,道:“逃吧!”

        另外两人带着哭腔,腿肚子转筋,关于太初古矿的传说太多了,遇上这种情况,他们觉得没有生路了。

        “跟神明一样的人形生物……”

        “肯定来到太初古矿的中心区域了!”

        叶凡第一个行动起来,走下高地,见不到那三尊身影后,矮下身去,撒腿飞奔。

        老刀把子虽然看着老迈,但腿脚非常利索,不比叶凡慢多少,也是撒丫子飞奔。

        后面那两人浑身哆嗦,连滚带爬的追了下来,亡命逃遁。

        叶凡一口气跑出去数十里,这才停下来,老刀把子没有落后多少,也在此驻足,等了很长时间,那两人才追下来。

        两人体如筛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并非力竭,完全是吓的。

        “禁忌……我们遇到了这种东西……”两人口齿不清,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并没有来取我们性命,这是何故?”老刀把子疑惑。

        四人都有些不解,在此若是遇见神明般的生物,便等若被宣布了死亡,连各大圣主都不能幸免。

        “能活下来总归是好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叶凡催促。

        方才那个方位,说什么也不能前进了,四人收拾心绪,换了一个方位寻找生路。

        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他们全都感觉不对劲。

        “我们在接近太初古矿!”叶凡与老刀把子同时开口。

        压抑、惊惧、哀伤、悲恸……自前方波动而来,那是一种让人失控的情绪。

        他们运转神目眺望,只见遥远的大地尽头,无尽的星光洒落,如水流一般,垂落向地面。

        漫天星光汇聚成河,白茫茫一片,流淌进天地尽头,莫名的波动正是从那里传来。

        一定是太初古矿!四人做出了相同的判断,心中怦怦乱跳,恐怕相距不会超过百里远。

        自古以来,东荒的圣主,中州的皇主,只要进去,从来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过!

        “刚才那三个犹如神明般的存在,没有对我们下手,该不会是逼我们走进太初古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