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又见无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又见无始

    作品:《遮天

        青霞主峰下,绿水缭绕,生机勃勃,成片的枫兰树摇曳,挂满了洁白色的花朵,清香飘漾。

        一阵轻风吹过枫兰树,花瓣簌簌坠落下,满空飞舞,如雪花一般晶莹,香气更浓了。

        溪水淙淙而流,从枫兰树林间经过,带着芬芳的花瓣流向远方。

        花香鸟语,美景如画,青霞主峰附近,明秀而自然,可是林中的三位长老与二十三名弟子却愁容不减。

        叶凡静静的站在枫兰林中,晶莹的花瓣飞舞,片片枫兰花将他环绕,馥郁清神,身处此地,他感觉越发接近空明的道境了。

        过了很久,他才转过身来,道:“你们所说若是真的,还真是有一定的麻烦。”

        玄月洞也扶持有一些流寇,不过做的更隐秘一些。其论规模与实力同青霞门相仿,唯一让叶凡忌惮的是,他们竟有一位太上教主,还在世间。

        十年前,玄月洞的老掌教归隐时,其道宫已蕴有三尊神祗,在这片地域有一定的名气,对青霞门这样规模的门派来说很有震慑力。

        叶凡体质特殊,战力惊人,在同级别的修士中,堪称绝顶人物,但对上这样的老怪物,还是有点嫩。

        不同境界间,实力差距非常大,就像登天梯,上一步为“仙”,退一步为“凡”,绝对压制下境界者。

        叶凡天赋惊人,可对抗十数位同阶强者,可以说相当惊人了,他若是达到圣地传人境界,意味着可以独战数位圣子。

        传出去的话,一定会震动一方!

        就是以“凡”战“仙”也有胜算,以他目前的恐怖攻击力来说,打道宫蕴有两尊神祗的人物,也不怵。

        是的,以下位境界者对决天梯上的“仙”,也有胜算!

        可是,那位太上掌教十年前就蕴有三尊神祗了,垮两重境界攻伐,风险实在太大了,几乎没有胜算。

        任你天纵奇才,境界如果存在很大差距,便等若横着天堑鸿沟,根本不可能“逆行伐仙”。

        最为关键的是,十年过去了,那个老掌教如果没有一点精进,实在说不过去。对上这样的老牌人物,最好的选择就是避退,想斩灭的话,有太大的难度。

        青霞的人全都忧虑,玄月洞如果铁了心要灭他们,恐怕就是这个少年魔王也挡不住。

        离火教、落霞门、玄月洞、七星阁四个门派都虎视眈眈,现在青霞确实处境堪忧。

        “无妨,你们不用担心,我去玄月走上一遭,回来再做决定。”叶凡想摸清虚实,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以特别战技直接袭杀那个老掌教。

        玄月洞距离青霞门九百里,同样处在一片绿洲中,此地多古洞与幽涧,相对于青霞的清雅,此地有一股特别的玄秘气息。

        叶凡在数十里外,就降落在了地上,浑身噼啪作响,形体大变样。此刻,他体态臃肿,与原来的清秀样子相比,变化非常之大。

        他利用《源天书》所记载的改天换地**,让自己的形象大变样,扯出一件道袍穿上,红光满面。

        “无量天尊,贫道段德是也。”叶凡比划了一番,感觉似模似样。

        与此同时,远在天边未知处,无良道士段德从一处遗迹中站起身来打了个喷嚏,自语道:“哪个王八蛋在骂我?”

        叶凡施施然来到玄月洞,此地沟壑很多,溪涧长流,古木蔽日,仙藤成桥,架在各座断崖间,成为通路。

        “胖道士止步,你是什么人,来此作甚?”山门那里有年轻的弟子问话。

        “无量天尊,久闻玄月洞大名,贫道来此,想与你们掌教论道。”叶凡一甩拂尘,念了句道号,倒也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样子。

        守护山门的弟子闻言,真被镇住了,这主开口就要与掌教论道,想来不是凡俗之辈,不敢得罪,赶紧向里去禀报。

        叶凡已将改天换地**修到一定的境界,如果说他还有什么担心的,那就是气质与神韵了,他总觉得还不够完满,正是由于此,他才没有急于去瑶池。

        时间不长,玄月洞一位长老出迎,道:“何方道友访我玄月?”

        “贫道段德,道号无量,一介散修,乃是无根飘萍。”

        “无量?好气魄!”玄月洞的长老腹诽,暗道:“什么破道号,怎么听着像无良?”

        “不知道友有何见教?”这位长老再问。

        “久闻玄月秘法奥妙,欲与各位高人讨论一二。”说到这里,叶凡念了句道号。

        “道友里面请。”玄月洞的长老还真被唬住了,客气的将他请入山门,非常礼遇,解释道:“掌教有要事,无法脱身,让我好生招待道长。”

        这名长老将叶凡引入玄月深处,断崖一座座,爬满了藤蔓,古洞很多,给人别有洞天的感觉。

        叶凡有些惊讶,他觉得此地很不一般,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不像是凡俗之地。

        在一片石山清泉间,亦生有参天古木,叶凡被请入一座亭台中,与这名长老对面而坐,童子奉上香茗。

        相谈了半刻,叶凡发现连掌门都见不到,更遑论那个老教主了,根本没有办法出其不意的斩杀。

        “贫道一片赤心,追寻大道,见此山不凡,内蕴灵秀,故来一观,贵掌教真的无法分身吗?”

        “哦,不知道长看出了什么?”这名长老笑着问道。

        “我观此地,隐约间,龙气绕动,古洞悠悠,像是有圣贤居住过。”叶凡满嘴胡诌。

        哪知,这位长老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你……道长果然不凡。”

        “真以为我夸你们呢?”叶凡暗自撇嘴,但当他集中神志,透发出强大的神念后,一阵呆呆发愣。

        他的话语成真,并没有说错!神识化形,扫过古洞,越过断崖,拂过仙藤与古木,真的看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这片地域,多摩崖碑刻,古迹甚多,最让他吃惊的是,真的有淡淡雾气绕转,一般人根本看不到,唯有神识过人,才能有所觉,形似龙形。

        “那位圣贤在此居过?”叶凡吃惊的问道。

        “无名无姓,只有一座古洞,少量刻字,可惜,并无大道传下。”

        叶凡不言,凝神识,仔细观察,此地朦朦胧胧,越是细看,越是不凡。

        他神识化形,外放而出,尽管有所掩饰,依然让这名长老感受到了一丝压迫,道:“道长这边请。”

        玄月洞的长老引路,将叶凡带到了一片僻静之地,这里寸草不生,石崖林立,很荒凉,什么也没有。

        然而,正是这样的枯地,却给人以岁月悠悠,永无尽头的感觉。

        这名长老感觉不到什么,叶凡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非凡韵味,无始无尽,让人心有疑虑。

        “昔年,有些大教的人物路过,感知有圣贤曾居于此,进来探寻,却毫无所获,此地倒也不是什么密地,不知道长能看出了什么?”玄月的长老解释。

        “玄月在此立派,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叶凡问道,他觉得此地一定非同小可。

        “并无任何发现,事实上,瑶池的太上长老偶然路过,亦在此盘桓经年之久,都无所获,认为确有上古圣贤居过,但却没有道法传下。”

        叶凡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圣地的人都无所获,证明此地确实不可能留有什么大道。

        前方,一座断裂的石山,那里有一座古洞,岁月如水,虚空如音,仿佛正从那里流淌而出。

        “道茫茫而无知乎,心傥傥而无羁乎,物迭迭而无非乎。”

        古洞旁,崖壁上,仅有这三句话,字迹近乎磨灭了,也不知道存在多么久的时间了。

        叶凡心中震动,他知道来到了圣地,来到了神土,这里对他太重要了!

        他并没有发现秘法,更没有觉察到大道,一切只因为那些字迹。

        那三行字太熟悉了,他决不可能忘记,这是无始大帝的笔迹!

        他曾经紫山中见到过,那本长达十几米的石书,上面清晰的刻有三个大字:无始经,与这些笔迹完全一样。

        怪不得此地不凡,有玄秘气息流转,竟然有一位大帝在此居住过。

        十几万年过去了,他留下的痕迹依然不灭,有淡淡仙雾绕动,让人感受到了古之大帝的无上君威。

        这个地方必须要攻下来,叶凡暗自决定,此地对他非常重要。

        玄月洞与青霞门一样,都扶持有流寇,在周边劫掠,他不会产生负疚感,拿下这样的门派,等若为民除害。

        “贫道来此,其实还有一事,奉家师之命,前来与贵掌教相商。”

        叶凡没有在古洞多停留,回到那座亭台后,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令师是……”玄月的长老吃惊。

        “家师现在青霞小住,希望与玄月和睦相邻。”叶凡说完这句话,集中精气神,在石桌上刻了一个“睦”字。

        而后,他起身告辞,如落叶轻飘,眨眼消失在山门外。

        他连玄月掌门都见不到,更遑论袭斩老教主了,眼下只能拖延时间,让他们不敢妄动。

        他决定回去后立刻闭关,炼化那半方源,晋升入道宫第二境界,他需要时间来缓冲。

        半刻钟后,玄月洞的掌教亲临那座亭台,看了那个“睦”字后,皱起了眉头,道:“这个道士非同小可,我恐非其敌手,他居然还有个师傅,这……除非太上教主出关。”

        玄月之行,叶凡收获重大,无始大帝在那里留有遗迹,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想到这句话,叶凡就难以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