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人之天日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人之天日

    作品:《遮天

        夕阳柔和,晚霞如水,石寨在落日的余晖中染上丝丝金红色的光彩。

        一座座房屋全都由大石堆砌而成,叶凡与张五爷坐在青石上,望着地平线上的红日,低声交谈。

        “我们的初祖,晚年时行为诡异,且经常失踪。有一次,消失半年有余,再次出现时,抱回来两个幼儿,非常的特别。”

        叶凡明白,那一定是王姓与雷姓的祖先,问道:“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两个婴儿力大无穷,能将成年人举起来。”这些是张家口口相传下来的。

        叶凡瞠目结舌,婴儿可以举起成年人……这根本违背了常理,天赋再超绝,也不可能做到,问道:“他们……是人族吗?”

        这是他心中早有的怀疑,所谓的神秘血脉,让他产生了很多联想,特别是听涂飞说起那些秘闻,他在心中做了很多推断。

        “你也想到了,没错,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其他特征,不像是人类。”张五爷声音平缓,道:“他们的血液是银色的,额骨能放光,眸生双瞳,还有很多异常之处,时间太久远了,未能都传下来。”

        叶凡心中吃惊,血色是银色的,明显不是人族,额骨放光,一定天生具有神能。

        至于眸生双瞳就更特别了,在古中国神话传说中,这样的人多是古皇,如果不是人族,那就不好说了。

        “这么……特别……”叶凡摸着下巴沉思,很久之后才问道:“源天师说什么了吗,没有讲述他们的来历吗?”

        “那时的初祖,行为诡异,所做之事,外人很难理解,他亲手将那两个幼童封印了……”

        源天师对后人说,为他们娶人类妻子,若出生的孩子也怪异,亦封印之,却没有说他们的来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代,王姓与雷姓家族的人,血液早已银色转为红色,渐渐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这么多年过去,只是偶尔时,会出现一两个特别的孩子,额骨放光,达百日后内敛,天生会神术,具有奇异能力。

        叶凡向石寨中望去,远处二愣子正冲他挥手的,道:“叶小哥,俺娘说,今天请你来我家吃饭。”

        “好的,一定去。”他笑着答应。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来历神秘,不是人族,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太古生物,源天师真是太胆大包天!

        “初祖,晚年时叹息,最大的遗憾是未能入太初古矿,未了的心愿是不能见到紫山的未来。”

        叶凡心中震动,久久不能平静。

        “我若成为源天师……”他心中想到了很多。

        晚年,他是否也会发生不祥之事,会有怎样的命运?这是他想到的最后一个问题。

        不过,眼下他顾不了那么多,他需要源,需要变强,需要横渡星空的力量。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每当想起,都有时间紧迫的感觉。

        第二日,叶凡远离石寨,将自己封在地下,他怕突破时动静太大,伤到寨中的人。

        这次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彼岸大圆满,脱胎换骨,更想彻底破入道宫秘境。

        他一直在参悟瑶池心法,虽然并不全,在源天书上仅记载了几页,但是却给他以无尽启迪。

        “道宫秘境我来了!”

        整整半个月,叶凡闭关之所一片安静,没有一点声音,直到第十六日,尘沙蔽日,烟雾冲天。

        这片地域,本是不毛之地,一片红褐色,沙石遍地,生机不显,只能偶尔见到一两株杂草艰难的挺立。然而,现在却生机勃勃,绿色从土石中长出,一根根嫩芽,如希望之火,蔓延而出。

        叶凡轮海大圆满,肌体再生,彼岸九重变,生命之能四溢,让枯草都再现生机,继两次服食圣果、一次以大帝圣血炼体后,他第四次脱胎换骨。

        举手抬足,皆神力澎湃,他倏地睁开眼睛,仰望天空,俯视大地,出神良久,默默体味这种全新的蜕变。

        而后,没有过多的耽搁,他如飞而去,又寻了一个地方,重新没入大地下,准备破入道宫秘境。

        古虫源,托在掌心,精气四溢,将他包拢。

        轮海在脐下,能有巴掌大,道宫则在其上,叶凡参悟瑶池古经的残篇,明悟与了然,其对应于五脏,为胸肋骨包拢。

        道宫中的五尊神祗,与它们有莫大关联,可衍生道力,化出生机,实乃养命之地。

        心、肝、脾、肺、肾五个脏器合称五脏,也称五神,藏精气而不泻,蕴命而不朽,是人体极度强大的一个秘境。

        人能养神则不死,五神常在,永春永驻,通五气,连天地,绵绵无尽,可永存世间。

        道宫,不可忽视之秘境,若想不朽,要从此秘境下苦功,若想更上一层楼,体悟仙道,也需要在此演化五行。

        叶凡手中的古虫源完全被炼化了,蒙蒙雾气,恐怖神能,将他包裹,像是一个铜炉将他收了进去。

        是的,在这一刻,他以旺盛的精气铸成天地火炉,将自己当成仙丹,百般熔炼。

        不见彼岸,不见花开,云起云灭,神宫浮现,叶凡清晰的看到,在轮海上空有一座天阙之门,只要冲进去,就进入了另一个秘境。

        “扬我神帆,破海而出,再上一重天。”

        悠悠长音在轮海响起,他乘风而起,苦海滔天,将他送入云端。

        神桥横空,延展他到的脚下,将他送向天阙前,隔着很远,就已能够看到,里面是一片新的天地。

        脚下沧海生,云端天阙开,梦寐以求的道门,遥遥在望。

        叶凡大步前行,越来越近,他早已积累足够,一朝破入道宫,并非梦花幻景。

        “轰”

        天阙大门内,传来神明的气息,他感受到了道力,直达近前。

        只余一步,他就可以进入道门了,叶凡驻足,回头向下望去,沧海生波澜,云烟并起,他看到的不仅仅是轮海,还有一幕幕往事。

        他所跨过的路,不仅仅是一个秘境,还是一段岁月,潮起潮落,华光散尽,他猛的转回头,一步迈了出去。

        下一刻,天高地阔,他进入了一片新天地,蓬勃生机,蕴满空间。

        与此同时,叶凡的体内,隆隆作响,五气朝天,五道如龙的神烟,冲霄而上。

        “这是什么人,五神气贯长天,破霄而上,这……是真的吗?”百里外,有人见到了这一异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实在有些让人难以相信,这种道象天下罕有,各大圣主,风华正茂、少年意气时,恐怕也难以如此,他们突破期间未现出这种景象。”

        “难道是姜家的神体,不对,他不可能出现在此,且其早已经历过这一境界。这是何等的体质,是何人在突破?”

        百里外的修士见到五气冲天,快速向这个方位冲来,想要见到正主。

        不过,距离太遥远了,他根本来不及赶到,因为五道如龙般的气柱,眨眼消失了,快速不见。

        叶凡晋升入道宫秘境,眼下面临选择,究竟先修哪一尊神祗?

        “人心恒动,血行于诸经,将神力运往各处,我当首选心之神藏。”他略微思索,就做出了决定。

        道宫世界,一片迷蒙,到处都是雾气,等待着他去开发,他只能凭照感觉,去寻找那一神藏。

        “心为身之主宰,万事之根本,五脏六腑之大主也。”

        可以说,一切的根本,都是此神藏化出,叶凡径直向前走,凭着感觉,很快就破开迷雾,来到了近前。

        心之神祗,形如未开莲花,未成人形,表其还在化生中,若想不朽,希冀长存,需从此起步。

        精气构成人身的根本,进入道宫秘境,所要做的是,化精为神,让神祗诞生。

        “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叶凡默念古经心法。

        他一通百通,因为这些话语,他在星空的彼岸亦曾在古书中读到过一些,因此在修行道宫秘境时,他很顺利。

        “先天之精化生,后天之精充养。”

        先天之精,伴人体出生,为个人天地之始,形具而神生,形谢则神灭。

        后天之精,则需炼化而得,充神养命。

        当来到近前后,叶凡感觉热浪滔天,心之神藏,阳气极度鼎盛。

        “盖人与天地相合,天有日,人亦有日,君父之阳,日也……”

        人体与天地对应,心之神藏,为人体之天日,是一切生机的根本,可谓重中之重,为道宫五大境界之最。

        此神藏,为神祗中之太阳,以阳气为用,推动命能循环,维持人体不朽,使之生机不息。

        在这一刻,叶凡发现,手中的火红源格外的活跃,化成火性精气,一下子就冲进了体内,直接滋养了形如未开之莲花状的神祗。

        “心为火脏,烛照万物。”叶凡明悟,道:“身体之天日,不可无阳,滋养万物,肌体长存之根本。”

        “轰”

        那状若莲花的神藏,驱散雾气,叶凡浑身舒泰,孔毛舒张,一股奇异的道力流出,溢向每一寸血肉。

        他初临道宫秘境,先天之精化生,心之神藏,如天日当空,这好比天地之始,万物初生,人体的太阳出现了。

        道宫秘境,从此开启,他将一步一步向前,开辟出新天地。

        “轮与海衍阴阳,五大神藏化五行……”

        是的,轮海生阴阳,他觉得捕捉到了一丝修单一秘境的上古大能的秘密。

        叶凡长身而起,一步迈出,离开出现在无垠大地上,晋升道宫,演化人体天地之始,他的境界提升提升了一大截。

        在这一刻,他与天合,与地容,有天地合一,道法自然的感觉。

        他大袖飘飘,仿若仙人,脚步落下,生出道韵,蕴出纹络,如谪仙临尘。

        现在,俺的上眼皮揪住下眼皮,说啥也不撒手了,狠命的下手啊,给俺封眼了,今天就这一章了,睁不开眼了,长睡劝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