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见无始道成空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见无始道成空

    作品:《遮天

        空守古经而不能得,叶凡也只能叹息,大帝留下的心法,如果传承下去,足可以发展出一个圣地。

        这并非夸大,确实如此,几大圣地立教的根本,就是各自掌握的一部秘典,这就是无上古经的威力。

        突然,叶凡发现几行字,就在不远处的石壁上,仔细观察,竟是姜太虚所留,强大如东荒神王也未能一观古经。

        “无始大帝,功参造化,震古烁今,叹息,不能一观其法,生平大憾……”

        按照姜神王所述,石经被无始大帝亲手封印,根本无法打开,除非大帝复生,或持大帝信物前来。

        此外,他推测出,此经蕴含大道之力,留此镇压,这是一个门户,再往里走就是紫山的本源。

        叶凡看罢,心中哇凉哇凉的,无上宝典摆在眼前,他却只能干瞪眼,根本没有办法翻开。

        “我想看……”他不甘的碎碎念。

        叶凡围绕石经走了一大圈,又看到了几行古字,时间应该更加的久远。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落款人的名字是古天舒,他亦来过这里。

        叶凡自然不会忘记此人,为七万年前的古人,比姜太虚还要强大,共有三十七人进入魔山,论实力他排第一。

        七万年前古天舒,惊天动地,却未能破开无始大帝的封印,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对无始大帝极为推崇。

        若是细想,确实如此,自古以来,东荒总共就几位大帝而已,代表了古今最强的几座“丰碑”。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叶凡默念,心潮澎湃,那位大帝如此强横吗?

        仅仅十几个字,就足以道尽其冠古绝今的成就,不生于一个时代,让人遗憾,不能得见一面,让人感叹。

        叶凡围绕这部石经认真而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终不能有所获。

        当他停下来,无奈坐在地上时,忽然发现此地很怪,形似祭台,石经陈列在上。

        很广阔的高台,有巨大的纹络刻印在上,不细看的话,像是天然的沟壑一般。

        叶凡重新站起身来,确定祭台的中心后,向前走去,这时他身上的玉佩光芒更盛了。

        “有古怪,不知是凶是吉……”

        当他来到中心位置后,越发的觉得奇异,这里的纹络密集了很多,似是道纹。

        这种手法,与当今大不相同,更趋近于自然,纹络是以风雨雷电以及鸟兽花虫组成的。

        叶凡在最中心的位置发现一块凹槽,能有人头那么大。

        “嗡”

        他手中的古玉轻颤,像是有了生命,光辉耀眼。

        “这块古玉难道是填在这里的……”他心有疑惑,拿着玉佩比了比,发现与其中的一角吻合。

        “如果将玉块放进去,会发生什么?”他心中惊疑不定,没有立刻做。

        “该不会是打开什么封印吧,难道说能够开启《无始经》?”有了这个联想,他心中不平静。

        当然,他也做了最坏的联想,也很有可能会与太古生物有关,甚至与绝世神源中的存在扯到一起。

        “可惜,古玉是残缺的,多半不能真正起到作用。”叶凡没有敢轻举妄动。

        他在想如何离去,也许唯有等上几年,待到已出世的太古生物全部腐朽,他再离去。

        因为,按照已得到的信息看,一旦破源而出,太古生物便难以长存于世了,短则数年,长则数十年,就会化成尘埃。

        “我可不是姜神王,最多坚持几年而已……”

        忽然,叶凡一阵毛骨悚然,他觉察到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这让他感觉大事不妙,如果太古生物追到这里,他真的凶多吉少了,难道对方连封有大帝道源的《无始经》都不怕吗?

        叶凡快速后退,来到石经近前,向周围打量,可是却一无所获,什么也没有见到。

        “难道是错觉?”他有些怀疑,可能是连日来神经太过绷紧,产生了幻觉。

        不管怎样,他不敢乱动了,在石经前打坐,开始默默修行,自语道:“忍上几年,还我自由身。”

        仅仅过去半日,叶凡就感觉对劲了,此地一定有什么东西,他感觉就在不远处,似乎根本不怕石经。

        “它在周围徘徊……”

        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叶凡真的坐不住了,他腾的站起身来。

        远处,若隐若无,传来阵阵嘶吼声,那些太古生物像是在横渡古矿,欲绕过极道武器所化成的大殿,向这里进发。

        与此同时,暗中的生物又探出神念窥视,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他决定退回钟殿。

        临去前,他望了一眼祭台中心的凹槽,走到近前时,他一咬牙,将古玉按了下去。

        “大帝留下的东西,总不会是为了害后人。”

        突然,在古玉沉入进去的刹那,此地一片炫目,光芒冲天,巨大的光幕一下子将他笼罩了。

        早已祭出的鼎,第一时间将他收了进去,护在里面。

        叶凡心惊,不知道玉块没入凹槽后,会发生何等惊人的变故。

        他未能做过多的联想,光幕快速撕裂了虚空,一切都迷蒙了起来。

        “竟然是横渡虚空,将要去那里?!”古玉是不完整的,这样打开虚空,非常容易出乱子。

        可是,已经无法逆转,周围一片黑暗,寂静无声,什么也见不到,他已经没入虚空中。

        一道光芒射来,那块古玉也飞了进来,叶凡急忙以鼎将之收了进来,抓在手中。

        玉块并不完整,不可能到达无始大帝原本设计的目的地,让他心有隐忧,唯一让他庆幸的是,躲在万物母气鼎中,不担心被粉碎。

        “刷”

        时间不长,虚空又被撕开了,无边的黑暗出现在眼前,什么也看不到。

        “噗通”

        他坠入了水中,冰冷刺骨的水流,透过鼎传了进来。

        “这是哪里?”叶凡从鼎中脱身而出,周围寒流涌动,河水湍急。

        “这是地下吗?”他一拳向上轰去,传来一阵隆隆响声。

        他随波而流,周围漆黑一片,旁边尽是石壁。忽然,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暗河笔直的冲向大地下。

        叶凡冲出水面,猛力轰砸,更是祭出金书,连连劈斩,强行向上开道,向着地表冲去。

        很难想象,他深入地下有多深,足足开凿了数百米,还没有来到地表。

        随后,他又向上开辟千米有余,终于感觉到了流动的空气,自地下冲了出来,可依然是无边的黑暗。

        “这是……”他看着有些眼熟,这是一座巨大的古矿,像是没有尽头。

        “龙脉,我出来了!”叶凡惊叫了起来,他真的不敢相信,居然从紫山中出来了。

        这里,正是他选择的那条道路————龙脉下的古矿,他甚至看到了矿壁上的那些刻图。

        “没错,我真的出来了!”他向前冲去,手抚那些古图,正是大帝镇压绝世神源的那个画面。

        他难掩激动之情,本以为会如姜太虚那般被困死在里面,不曾想很快就脱困了。

        当初,选择进入紫山时,他便知道大帝的玉佩多半会派上大用场,但是没有想到如此重要,关键时刻让他横渡虚空。

        “什么东西?!”突然,叶凡心中一凛,古矿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窥视他。

        “难道是魔蝠,不像,它们避不过我的神念……”这让他生出不好的感觉。

        叶凡没有停留,化成一道电光,如飞一般冲去,九十九拜都过来了,万一栽在这最后一哆嗦上,那实在太冤了。

        时间不长,他便来头了大矿的尽头,飞身而上,升腾数千米,上面传来亮光,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

        不久后,他终于来到了地上。

        叶凡被困紫山中足足一个多月,此刻站在红褐色的大地上,感受着正午阳光的温暖,有再世为人的感觉,久久不能平静。

        直至过去很长时间,他才离开这道龙脉,向着远处走去。

        这次紫山之行,他收获巨大,同时亦心有遗憾。

        可叹一代神王,苦熬四千年,终究是要化成尘埃。

        姜太虚传他无上秘法,让他心存感激,觉得这个老神王有些可怜。

        “我若实力强大了,终会再进去,纵不能救你性命,也会将尸骨掩埋,好好祭拜。”

        九秘代表了无上,没有什么可以比拟,价值无法估量!是九种领域的最强秘术。

        神王传法,此乃大恩。

        最后,他又想到了《无始经》,未能将其带出,实在是最大的遗憾。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这种评价,足以说明其傲视古今的成就,这样的古经对于叶凡来说,具有无以伦比的吸引力。

        他严重缺少后续的修行心法,《无始经》不传于世,对他最为适合,不会引起纷争,不会引人注意。

        强大如古天舒,都那样留言,让他心潮澎湃!

        叶凡觉得,今后有必要在北域搜集古玉,说不定可以将帝玉集全,那样的话,有朝一日,若再入紫山,或许可以打开《无始经》。

        “《无始经》横陈那里十几万年了,反正不会遗失,早晚有一天,我会一窥其秘。”

        叶凡走出去数十里,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可是,每次回头,却什么也见不到,这让他有些疑惑。

        “一定有种生物在跟着我,这种感觉……很特别!”叶凡心有怀疑,这不像是恶念,他没有感觉到杀意。

        他一阵思索,联想到了在《无始经》前被莫名生物窥视的感觉,两者有些像。

        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道:“不会吧,难道紫山中有生物跟我一同出来了?!”

        可是,在横渡虚空时,他并没有发现,自语道:“也许是我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