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169章 偷渡 第170章 火焚太上
  • 正文 第169章 偷渡 第170章 火焚太上

    作品:《遮天

        火域外,足有上百名骑士守护姬紫月,叶凡料想华云飞如此心机肯定不会贸然动手而留下破绽。

        姬紫月静静立身孤坟前,若天阙仙子误坠凡尘,如薄云掩明月,似轻风拂玉花,集灵秀于一身。

        轻风拂过,第一层火域内赤焰腾腾。

        此刻,叶凡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湖,深邃如渊,神识化形而出,凝聚成一道细丝,道:“昔日追杀你的麻衣人听命于华云飞。”

        以神识传音完毕,叶凡冲向火域深处,他相信姬紫月若是有提防,对方很难有可乘之机。

        他径直来到第七层火域,祭出自己的鼎,收取五彩云焰,恐怖的火能如小溪、若河流,不断淌进鼎内。

        即将离开,他想准备一些保命的手段,不淬炼鼎,只是纳于当中,纵收于轮海间,也不会给他带来伤害。

        最终,五色云焰将鼎彻底充满,再也没有一丝空间可以利用,万物母气封鼎,叶凡将之纳于体内。

        当远离火域后,叶凡深深的望了一眼,而后冲向北方。

        数日后,叶凡得知了一则消息,让他心中惊喜。

        如今,北域风波不断,皆因“源”而起,南域很多修士都想去碰碰运气。

        摇光圣地与姬家,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分批遣出强者,前往北域。他们屹立世间,深不可测,域门打开,可以直接横渡到北域。

        可是对于散修来说就比较麻烦了,想去北域最起码要飞上数年。为此,大多数人只能另想他法,比如,付出不菲的代价,借道前往北域。

        半个月后,叶凡来到了逍遥门,传说此地为两条龙脉汇聚而成,山峰林立,像是龙骨,连绵起伏,多奇树异草,巍峨而不失秀丽。

        在这片地域,它是仅次于圣地的超级大势力,与太玄门不相上下,如今正步入鼎盛时期,门中高手如云。

        叶凡来此是为了“偷渡”,按照他所得悉的情况,只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就可借助他们的域门横渡虚空。

        山门外,足有上千人在等候。

        “兄弟你年龄这么小,也想去北域碰运气?”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大汉问道。

        “是啊,想去搏上一搏。”叶凡答道。

        “路途遥远,北域凶险,年纪这么小,最好不要冒险。”一个枯瘦如柴的老人这样劝道。

        这千余人有男有女,修为很难说清,参差不齐。

        山门大开,走出几名修士,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脸色蜡黄,步履飘忽。

        “我说诸位,你们真是运气,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因为,掌教出关后,得悉这一切,很不高兴。”

        人群顿时一阵议论,很多人都很庆幸。

        众人陆续上前,无需黄脸人多说什么,纷纷呈现宝物,想要横渡虚空,不花费巨大代价是不可能的。

        “命泉修士的武器,这也拿得出手?”黄脸中年人轻蔑的扫了一眼,直接将第一个修士拒绝。

        “请前辈通融。”那名修士再三恳求,道:“这是我祭炼了十几年的武器,已经是身上最珍贵的器物了。”

        “你就是祭炼过一百年也无用,不要说是你,就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所锤炼的武器,若是寻常之物,我们也不会收。”黄脸中年人露出鄙夷之色。

        这名修士非常不甘,但却不敢再多说什么,怏怏退去。

        第二名修士呈上一面铜镜,古意盎然,不过有些缺陷,上面有三道裂纹。

        “我们不收这种次品!”

        “这可是道宫巅峰修士祭炼出的武器,威力强绝。”那名修士小心的解释。

        “再好的武器,出现致命的裂痕,也已是废品,有何用处,纵是温养上百年,也无法恢复。”黄脸中年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赤月果一枚!”第三名修士上前,呈上一个玉盒,打开后露出一个红彤彤的果实,状若弯月,色泽晶莹,香气扑鼻。

        黄脸中年人双目中露出一丝贪色,“啪”的一声合上玉盒,道:“罕见的灵果,可以通过。”

        “紫耀铜精一块!”

        当连续数人未能通过后,第九人呈上一块紫铜,有点点光彩闪耀。

        “真的是紫耀铜精,修行到第三秘境的名宿,最需这样的炼器材料,可以通过。”黄脸中年人眼中火热,恋恋不舍的将铜精交给身边的人,让那名修士通过。

        想要在此借道,必须要花费极大的代价,有大半人提供的宝物与灵药都不被接受。

        “又不能直达北域,竟还要出这样的天价!”不能通过的人很不满,在旁议论纷纷。

        除却圣地外,没有任何一个门派可以直接横渡到北域,纵然如此,还是有许多散修来此借道。

        轮到叶凡时,他掏出一块羊脂白玉般的神铁,不过龙眼大,顿时将黄脸中年人惊的跳了起来,眼中满是贪婪之色,颤声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神铁?”

        小铁块洁白如玉,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黄脸中年人捧在手中,反复观看,最终叹了一口气,道:“可惜,被炼废了,神精已散,真是暴殄天物!”

        “前辈,这块铁价值够吗?”叶凡问道。

        此乃乌鸦道人炼废的神铁,他虽然没有进入第八层火域,但却祭出自己的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些雪白的铁块弄了出来。

        仔细观察后,他觉得确实已废,内蕴的精华几近干涸,不再是绝世稀珍。

        “你还有这样的神铁吗?”黄脸中年人询问叶凡。

        叶凡摇头,道:“我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神铁,这还是偶然间在一座古洞中得到的。”

        黄脸中年人深感可惜,一张蜡黄的脸阴晴不定,道:“虽然废了,但也是珍品,名宿炼器,若是加入当中,可以提升品质,算你通过。”

        半个时辰之后,彻底结束,千余名散修只有四百多人留下,皆负付出了天价。

        “三日后,你们来此,过时不候。”黄连中年人让他们留下印记,说完这句话起身走向山门。

        横渡虚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必须要仔细刻印道纹,不能有一点瑕疵,不然很有可能会出现意外。这么多散修来此借道,逍遥门不敢掉以轻心,每次都要花费数日时间来准备。

        “黄兄别来无恙。”天空中降下几道人影。

        那个黄脸中年人姓黄,与他的脸色倒是很配,闻言转身,露出笑容,道:“原来是姬家的俊杰,你们又来查看吗?”

        “我们哪里是俊杰,不过是跑腿的而已。”当中一个青年上前道:“奉命行事,不得不如此。”

        黄脸中年人满面笑意,非常客气,道:“这次要横渡虚空的人都在此,绝对没有大妖,不信你们自己来看。”

        这几个月以来,姬家横扫南域,怒火冲天,追杀不到孔雀王与乌鸦道人,已经连斩了数十名大妖。

        “黄兄不要误会,我们也只是随便转转。”纵然是姬家也不愿得罪逍遥门这样的大势力。

        姬家的几名年轻人,自这数百人间一一扫过,没有发现妖气,拱了拱手离去。

        叶凡都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

        随后,众人散去,叶凡走的并不快,他避免与姬家的几人相遇。

        “小友留步。”刚刚离开十几里,后方就传来传音,只见黄脸中年人一脸的假笑,追了上来。

        “前辈有事吗?”叶凡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友真的没有那种如羊脂玉般的铁块了吗?”黄脸中年人盯着他。

        “我只是在古洞中捡到一块而已。”

        “说的也是,凭你的修为根本得不到那样的稀世之物。”黄脸中年人点了点头,道:“你带我去那座古洞看一看。”

        叶凡顿时皱眉,道:“那座古洞太遥远,飞上数天也难以到达,晚辈难以从命。”

        黄脸中年人的脸沉了下来,道:“不过让你带路而已,难道你不想去北域了吗?”

        这就是一个真小人,毫不掩饰的威胁。

        “三日后就要横渡虚空了,我若带前辈去,肯定会错过机会。”叶凡平静答道。

        “你若带我去,下次还有机会。”

        叶凡心中鄙夷,明明只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无耻。

        见叶凡不说话,黄脸中年人脸色阴沉,道:“那种神铁对我很重要,今天你必须带我去。”

        “我真的分身乏术。”叶凡拒绝。

        “敬酒不吃吃罚酒!”黄脸中年人森然道:“别逼我动手。”

        叶凡一直在掩饰自己的神力波动,仅仅显化在命泉境界而已,他感应到对方应该在彼岸巅峰,当下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带路。”说罢,他直接向前飞去。

        黄脸中年人收起森然杀机,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虚假的笑意,道:“这就对了,我不会亏待你。”

        见左右无人,叶凡又向前飞出去数十里,而后立身在空中。

        “为什么停下来?”黄脸中年人面色不善,杀意再次浮现。

        “送你上路!”叶凡答道。

        虚空大手印残式,浮现而出,黑色的大手遮蔽虚空,铺天盖地而下。

        “啪”

        黄脸中年人直接被拍碎在空中,连哼都未能哼出一声。对于这样的小人,叶凡不想与之多纠缠,一巴掌拍死就是。

        遥远的天际,数人同时变色,正是不久前离去的那几名姬家的年轻子弟,他们立刻发出惊声。

        “虚空大手印的波动!”

        “不对,不是正宗的虚空大手印,力道混乱!”

        三日后,叶凡重新来到逍遥门,与那数百人共同进入这一大派。

        两条龙脉交汇,奇峰并立,气势巍峨,同时不乏灵秀。

        数百人被引领进一座山谷中,这里地势开阔,建有一座巨大的祭台,正是开启域门之所。

        “诸位,祝你们一路顺风!”逍遥门的一名长老大声说道。

        数百人陆续登上高台,即将开启域门,横渡虚空。

        叶凡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要离开南域,彻底摆脱一切麻烦了。

        “慢!”就在这时,逍遥门外突然传来大喝,数十人快速飞来。

        域门没有开启,那些人影眨眼及至。

        这数十人以老者居多,各个精神矍铄,透发出让人心悸的气息,生命力如汪洋一般旺盛,绝不是普通高手。

        旁边,有逍遥门的数名长老相陪,共同飞到此地。

        “诸位恕罪。”这些人倒也很客气,并没有盛气凌人,对所有人抱拳,尤其是对逍遥门的长老们更是不断告罪。

        叶凡的脸当时就绿了,姬家的人来了,足足有二十几位名老者,其中他更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姬惠。

        当然,最让叶凡心惊的是,最中央那个老人,如深渊一般空虚,如大海一般深邃,不可揣测。

        “这该不会是一位大人物吧?”叶凡感觉大事不妙。

        “您是姬长空前辈吗?”逍遥门的一位名宿上前,看着姬家正中的那名老者,露出疑惑的神色。

        “正是老朽。”

        逍遥门的人露出吃惊的神色,其中一人道:“听闻姬长空前辈,已退隐数十年,不想您再次出世,驾临我逍遥门,我去禀告掌教。”

        “无需如此,我等即刻就走。”正中的那名老人再次告罪,开口解释了一番。

        姬家发现乌鸦道人的踪迹,不仅姬家圣主亲出,更是足足出动了六名太上长老,想要去诛灭老道士。

        姬长空正是当中的一名太上长老,他们在路过此地时得到禀报,有未名的修士在此施展出虚空大手印残式。

        这让姬家众人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们一直在怀疑,叶凡或许将大虚空术等传给了孔雀王等妖族修士。

        得知这一消息,他们中途停下,来此一观,时逢逍遥派开启域门,他们一下子联想到了很多,快速赶来。

        “我等只看一看,马上就走。”姬家的太上长老,神目如电,亲自在人群中扫视。

        叶凡暗暗叫苦,在这逍遥门内如何逃走?四面都有禁制,姬家众人更是拦在山门方向,让他的心彻底凉了。

        老妪姬惠扫过诸多修士,看到叶凡叶凡后,当时就惊叫了起来,道:“是你……怎么可能?!”

        “你这死老太婆,眼睛怎么这么毒。”叶凡无奈,大步走了出来,现在根本逃不了,受困于逍门中。

        “你……居然还活着?”姬惠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她简直难以相信。

        “你这老孤婆子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殒落!”叶凡真的有些不甘,化解了一次次大劫,避开了种种危局,到头来即将离开时,来了个大悲剧。

        “你姥爷的,九十九拜都过来了,就差这最后这一哆嗦了,怎么会遇上你们?!”叶凡无语问苍天。

        “是他,竟是那个小贼!”

        “真是让人吃惊,坠进第六重火域都没有烧死,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姬家的名宿皆吃惊无比,万万没有想到还会见到叶凡,一个在他们看来早已化成灰烬的少年,居然活着出现在眼前。

        “小畜生你是如何活下来的?”姬惠杀机毕露,眼泛寒光。

        “你这个没脸没皮的老货,叫声小爷来听听我会告诉你。”到了现在,叶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周围,所有人都知道了叶凡的身份,皆露出异色。

        多半年前,叶凡这个名字传遍了这片地域,大声喝吼,让姬家名宿滚,成为姬家年轻一代的公敌,满天下追杀他,可是最终也没有将其手刃,只是追进了火域而已。

        不想时隔多半年,他居然活蹦乱跳的再次出现,这实在是在打姬家的脸。

        追杀不到孔雀王也就罢了,连他这样的少年居然也没有击毙,再次冒了出来,让姬家人情何以堪?

        所有人都哗然,皆有些瞠目结舌。

        “哗啦”

        祭台上的数百修士全都退后,只剩下叶凡站在上面,现在肯定无法横渡虚空了。

        逍遥门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有人赶紧去禀报掌教与太上长老。

        姬家众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小畜生你的命可真大,火域都无法夺去你的性命。”姬惠向前逼来,其他人则围拢了四方,根本不可能再放他离去。

        “你这个恩将仇报而又势利眼的老货!”叶凡心中琢磨,不到最后关头,他不可能放弃。

        “怪不得紫月这些日子来不再怄气,想来她也知道你没有死……”姬惠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

        “你们想知道我为何没有死吗?”叶凡扫视众人。

        所有人全都看向他,就连姬家的太上长老也不例外,他在三十年前才成为姬家的太上长老,连他进入第六层火域都要分外小心。

        “我是被一位大能相救才脱离了火域,他曾经受过我老疯子大哥的指点。”叶凡大言不惭,丝毫没有脸红的感觉。

        很多人都知道,他修有老疯子的步法,姬家众人自然明白,他是想抬出老疯子保命。

        “小畜生,你提谁都没有用!”姬惠脸色寒冷,道:“一个彻底疯傻的老人,纵然为仙,又能如何,今天我将你千刀万剐。”

        “诸位,你们都听到了,她在辱骂天璇圣地仅存的疯老人……”叶凡大声道。

        姬家太上长老似心有顾忌,扫了一眼姬惠,道:“不要乱说!”

        “本来就已经疯了,他能奈何我们。今日将这小畜生斩杀,搜他魂魄,寻出那种步法,我姬家将再多一门无上秘术。”姬惠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

        叶凡距离她很近,别人听不到,他却听的清清楚楚,道:“不仅恩将仇报,还想夺我秘术,你这老寡婆子,真是无耻!”

        “小畜生!”姬惠脸色铁青,一巴掌向前拍来。

        叶凡没有祭出鼎,过早暴露,他便没有一丝希望了。

        “刷”

        他的速度纵然再快,也无法躲过遮天蔽日的大手,笼盖了天空,避无可避。

        “砰”

        大手拍落下来,一家子将他扇飞出去。如果不是他修为近来大幅度提升,且其肉身强度骇人听闻,此刻已被这一巴掌拍碎了。

        “小畜生我不会拍死你,我还需要老疯子的无上步法,会让你生死不如!”姬惠脸色森然,声音极其微弱,除却姬家人外,其他修士很难听到。

        “砰”

        姬惠再出出手,大手遮拢天空,狠狠的盖了下来。

        叶凡还在忍,没有祭出鼎,被动躲避。

        “小畜生,我要好好的收拾你……”姬惠阴森森的冷笑,道:“你再逃啊?”

        “不要伤他**。”就在这时,姬家的太上长老姬长空阻止了姬惠,道:“皓月曾对我说过,此子体质极其特殊,不要斩灭,让我来细看。”

        姬长空如大岳、似深渊,高深莫测,一探手就将叶凡摄了过去,就像是摘花取叶一般。

        叶凡心中凛然,没有妄动,依然在等待。

        姬长空没有禁锢叶凡,强大如他,面对彼岸境界的修士,真的如俯视蚁虫,根本无需在乎。

        他直接探向叶凡的苦海,当触碰到的刹那,当时就变了颜色,失声道:“怎么可能?!”

        周围,无论是姬家众人,还是逍遥门的名宿,亦或是准备横渡虚空的修士,全都露出惊色,向他与叶凡望去。

        让姬家的太上长老如此失态,到底会是怎样的体质,所有人皆心中震动,迫切想要知道。

        “这个小畜生,还真是一个妖孽!”姬长空吃惊无比,脸上写满了惊容,道:“若是荒古前惹上这个孽畜,我们姬家可能还真会有大麻烦。不过现在……他成不了气候。”

        “他到底是什么体质?”旁边,有姬家名宿询问。

        “是古籍中记载的荒古圣体,无尽岁月前,此体盖世无双,天下难逢抗手,荒塔都要镇压数载,才能将其镇死。”姬长空连连感叹,道:“想不到这个孽畜,竟然是这样的体质,真是让人吃惊。”

        “这……”

        所有人全都震惊,没有想到,叶凡竟有这样的体质。不过,众人很快又释然,圣体已经成为过去,如今只是废体的代称,东荒神体已经崛起。

        “这个孽畜,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姬家太上长老露出一丝奇色,道:“他能修到彼岸境界,真的很不简单,取出他的源带回去,应该可以让皓月的神体更上一层楼。”

        姬长空一口一个孽畜,让叶凡心中暗怒,很想在他的老脸上抽一巴掌。

        周围众人全都变色,唯有姬家众人大喜。

        “这个孽畜,肉身如此强大,真是让人惊讶。”姬长空探查出叶凡的体质后,脸上惊容不断,道:“他的轮海中似有异宝,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

        叶凡心中冷笑,一动不动,任这个老古董施法。

        姬长空五指齐张,如龙爪探出,顿时光华大作,绽放出一股奇异的伟力,无法抗拒!

        叶凡没有抵抗,反而非常配合,将鼎祭出。

        无声无息,小鼎出现在虚空中,姬长空一把攫到手里,当场失声惊叫,比方才还要震惊。

        鼎中,雾气迷蒙。玄黄流动,封在鼎口。

        “万物母气,不对,是万物母气源根!”强大如他,也心神失守,这种传说中的瑰宝圣物,历来只在神话古史中出现,让他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想不到啊,这个小孽畜,竟得到了一宗圣物,哈哈……”姬长空情难自制,仰天长笑。

        周围的人,深深震惊,全都凝望向那尊鼎。

        姬家诸多名宿更是围上前来,一起打量,无不想亲手抚摸。

        姬长空想要将这尊鼎看个仔细,想让将万物母气流动起来,不要阻挡在鼎口。

        在这一刻,叶凡也动了,直接催动鼎,揭开鼎口的母气封印。

        “轰”

        就在这一刻,一股如海啸般的声音传出,无尽刺目的光芒淹没了当场!

        一股炽热的温度,让远处的众多修士都灵魂颤栗,全都惊的快速后退。

        纵然如此,还是有一些修士化成了飞灰。

        此刻,场中央一片绚烂,五色光华冲天,像是打开了仙界之门,五彩云雾汹涌,笼罩了这片天地。

        这是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能量,五色光华,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熊熊燃烧!

        叶凡在第七层火域,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火能。鼎可大可小,能装下大片的石林,空间之大让人咋舌。此刻,里面充满五彩云焰,没有浪费一丝空间。

        将所有火焰放出,简直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要知道,这是连大人物都能够活活烧死的恐怖火能!

        “啊……”

        姬家太上长老姬长空发出惨叫,彻底成为了一个火人,冲天而上,不断的挣扎。

        姬家名宿,当场有十几人直接化成了灰烬,连挣扎一下都不能!

        “老子要玩一票大的!”叶凡双眼绽放神辉,抓住玉净瓶向口中灌神泉,疯狂催动那尊鼎,带着无尽烈焰,击向姬长空。

        “砰”

        姬家的大人物挡的住鼎的轰杀,却挡不住这种烈焰,五彩云焰被鼎聚拢,全部集中在他那里,完全将他淹没了。

        他不过成为姬家太上长老三十年而已,可以说是姬家最弱的大人物。

        第六层火域的紫焰,就已经可以对大人物造成生死威胁,叶凡亲眼看到,那里有不少人形灰烬,第七层的火焰就更不要说了,绝对是致命的!

        可叹姬长空,被五彩云焰笼罩后,强大如他,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根本难以扑灭。他的神力完全被点燃了,全身都是火焰,每一寸肌肤焦糊了,骨骼都被烧断了,神魂亦在熄灭。

        “啊……”他凄厉长嚎道:“这是传说中的五行真火!”

        听到这个名字,远处众多修士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五行真火之可怕,无法想象,只要身在五行中,必被焚成灰烬,根本无法扑灭,没有没办法反抗!

        “啊……”姬长空化成一段焦炭,坠落在地,不断的翻滚。

        而姬家其他名宿,大半化成了飞灰,只有少数人距离较远,躲过一劫。

        更有几人烧残了半身,五行真火扑之不灭,为了活命,自己咬牙截断了半截躯体,在远处翻滚。

        所有人全都悚然,这太恐怖了!

        同时震惊无比,叶凡一介少年,修为并不多么可怕,竟然将要活活烧死姬家的太上长老,这绝对要震动南域!

        叶凡大声喝,道:“先有孔雀王,后有乌鸦道人,斩杀你们姬家的大人物,今天我也加入!”

        他大口喝神泉,不断催动鼎,火焰全部集中向姬长空。

        不远处,姬惠下半截躯体彻底焦糊,被她咬牙截断,神力几乎被快烧干了,但总算保住了性命。

        “你这死老太婆,也有今日!”叶凡就要上前。

        姬家另外几名逃过一劫的名宿急忙出手,将姬惠摄到远方。

        与此同时,远空传来大喝:“何人在我逍遥门搅闹?!”

        逍遥门的掌教与太上长老被惊动了。

        叶凡看了看姬长空,眼见他变成焦炭,神魂都将熄灭了,他知道纵然仙人降世,也救不了这个大人物了。

        他脚踩无上步法,刹那来到了祭台前,将台下的大量的源置入祭台间,道纹早已刻好,只要有源提供能量,便可开启。

        叶凡腾空而上,立身在祭台中心。

        磅礴的能量波动传出,神光冲天,域门打开,空间被撕裂!

        叶凡直接冲了进去,开始横渡虚空!

        当逍遥门的掌教赶到时,看到这一切后,他的脑袋轰隆一声,这是一个天大的事件!

        他感觉一阵头大,姬家十几名名宿被烧成了灰烬,一个大人物被活活烧成焦炭,这绝对要震惊南域。

        姬家必然要发疯,不足一年,连续死去三位太上长老,南域必将涌起滔天骇浪!

        “快,将祭台摧毁,不能让他逃走!”有人大喝。

        顿时,一道道光华冲向祭台,轰隆一声大响,祭台崩碎,化成漫天烟尘。

        虚空粉碎,但没有人坠落而出。

        “耽搁了一段时间,他恐怕已经在数万里开外了。”

        “虚空粉碎,以他的修为来说,多半要化成齑粉。”

        叶凡早有准备,步入虚空的刹那,他就进入了自己的鼎内,早已料到这种事情会发生。

        因此,在虚空崩碎时,他在万物母气源根祭成的鼎内,安然无恙。

        “这个卑鄙的小畜生!”姬家幸存的名宿全都仰天长啸。

        这件事情,必将震动南域,传遍天下。

        毫无疑问,暴风骤雨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