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风雨(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暴风雨(中)

    作品:《遮天

        如今,外界对于叶凡来说,更加危险,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姬家人出现,他料想多半不是为他而来,毕竟都已经过去半年多了,这一次只要避开就行。

        叶凡直接来到第七层火域深处,临近第八层时他才停下来,前方七彩雾丝缭绕,看起来祥和而又宁静。

        第八层火域近在咫尺,恐怖的热量,如江水滔滔,直接冲进第七层,像是以天地为铜炉,要炼化世间一切。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五彩云焰比七色雾丝不过少了两种颜色,但温度相差之巨,无法以道理计。

        五彩云焰已经让他灼热阵阵了,七色雾丝更加恐怖,想来就是手持菩提子也不能随便进入。

        “大人物一般在第六层与第七层炼器,那个老不死的如果进入第七层,我就是拼命也得进入第八层,希望他止步于‘紫气东来’区域。”

        叶凡真不愿意闯入第八层,他没有一点把握,万一被烧个形神俱灭,那便真的万事皆空了。

        “呱”、“呱”……就在这时,叶凡感觉震惊无比,他听到几声乌鸦的名叫,竟是第八层火域传出的,惊的他目瞪口呆。

        第七层火域就能烧尽神力,焚死大人物,第八重已经不可想象,怎么会有乌鸦叫?

        叶凡在第八层边缘绕行,向内探查,七彩雾丝缭绕,像是无数微小的彩虹,横贯在里面。

        且,遍地皆是巨石,奇形怪状,形成石林。

        “呱”

        叶凡再次听到了乌鸦的叫声,如金石裂空,清晰无比。

        这时,他看到前方有一块巨石,高达百米,如一座小山一般,不祥的声音正是源于哪里。

        山根处,有一个石洞,叶凡仔细观探,在洞口发现几根乌光烁烁的黑羽。

        “这……”他真的被惊住了,第八重火域内有一只活着的乌鸦!

        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非同寻常,大人物也止步于第七层而已,一只乌鸦怎么跑到第八层火域内去了?

        不能招惹!

        叶凡老老实实的退后,找了一片石林,躲藏了起来,前有乌鸦,后有姬家大人物,将他夹在了中间。

        好在五彩云焰像是有魔性,什么都可以吞噬,大人物也不敢随意探出神识。叶凡躲在石林中默默修行,不敢引火淬炼鼎,万一将姬家人惊动那就麻烦大了。

        起初的几天,一切都很宁静,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日后第六层火域内,传来阵阵铿锵之音,响彻天地。

        叶凡彻底放下心来,姬家的大人物来此,只是为了炼器,与他无关。他有些好奇,不知道对方要炼什么样的器,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第六层火域内紫气涌动,赤红色的光华冲天,让上空都一片通明。

        “那个老不死的在炼什么东西?”叶凡感觉很吃惊,潜行匿踪,在第七层火域内向外观察。

        由于距离太远,只能朦朦胧胧的看到,像是一个巨大的铜炉矗立在那里。

        “真的是铜炉!”

        叶凡换了一个位置,彻底看清,一个高足有三十米的巨大铜炉,被紫焰包容,发出隆隆之响,赤红色的的光芒正是从铜炉中冲出的。

        一个灰衣老人盘坐在一旁,手持一把碧玉扇,不断的扇动,紫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涌向铜炉。

        “这个老家伙不敢以自身为炉来炼器,借助真正的宝炉在此锻造器物……”

        巨大的铜炉,发出的红光越来越盛烈,显化在天空中,形成一艘神舟,赤红如血,像是血玉锻造而成。

        “真是好宝贝,已经快要成型了,都已显化到了空中,这个老东西果真不一般。”

        叶凡知道,这艘神舟若是祭炼成功,再刻上姬家的深奥道纹,绝对非凡,毕竟是大人物祭炼的。

        “锵锵锵”

        铜炉内的声响更大了,清晰传出去数十里,在天地间不断回荡。

        “相对于神舟来说,这件铜炉更是宝贝。”叶凡没有敢多看,向回退去,避免被对方发觉。

        进入第七层火域深处后,叶凡又听到了乌鸦的鸣叫声,若隐若无,似乎很暴躁,响个不停。

        “呱”、“呱”……“到底怎么回事?”叶凡向前移动脚步,远远的看到了山根处的石洞,那里火焰喷涌,七彩雾丝缭绕,一片炙热。

        在洞口,乌光烁烁的黑羽又多了一些,此外还一些灰烬,叶凡心中自语,道:“到底是火焰中诞生的精灵,还是一只真正的乌鸦?”

        “该死!”

        第八层火域中,那座石洞内竟传出这样两个字,似乎愤怒无比,叶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铿锵”

        火焰洞内,飞出一片碎裂的金属,通体雪白,如羊脂玉一般。

        叶凡一下子被镇住了,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神铁,堪称稀世之物,是炼器的极品材料,据说摇光圣主的武器都加入过这种神铁,可想而知它的珍贵。

        很明显有人在炼器,将神铁炼废了,扔出了洞外。

        “乌鸦精!”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绝对是一个绝世老妖魔。

        他当机立断,马上退走,远远的离开,不敢停留。

        接下来的数日里,第八层火域不时传出乌鸦的叫声,越来越暴躁。

        又过了五日,第六层火域,姬家大人物的铜炉内,发出了震天的巨响,如雷鸣一般在天空中震动,整片火域都清晰可闻。

        而此刻第八层火域山根处的火焰洞内,则传出了气急败坏的叫声,接着又有几片雪白的神铁被扔了出来,丢在了洞口。

        “气煞我也!”

        七彩雾丝汹涌,那座石洞内喷发出一片炫目的光芒,无尽烈焰涌出,接着一个老道士愤怒的冲了出来。

        他一身羽衣,乌光烁烁,由黑色的鸟羽编织而成,看起来不过五六十岁的样子,很像是一只老乌鸦。

        “何人在炼器,肆无忌惮,震动火域?!”老道士的声音清晰的传荡了出来。

        他怒火汹涌,直接冲天而起,向着第六重火域飞去。

        叶凡心中凛然,他仅看到一条乌光,一下子划破了长空,降落在第六重火域中。

        在第八层火域炼器的妖魔,这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你是何人……”姬家的大人物似乎在喝问。

        但是,轰隆一声巨响,他后面的话语全部咽了回去,好半天未出言。

        叶凡虽然看不到,但可以想象,心中吃惊到了极点,那个老妖魔绝对是个狠茬子,真不知道要做出何种事情来。

        “轰”

        第六层火域爆发出一阵恐怖的能量波动,紫气滔天,像是被人打的沸腾了。

        “你为何……”这是姬家强者的声音。

        “你在此炼器,震动火域,让我的神钟废了,给我一个说法!”那个老妖魔似乎快出离了愤怒,道:“本道人从来不惹是生非,但今日不得不怒!”

        “你的神钟废了,与我何干?”姬家的大人物似乎有些发怵。

        “若不是你,噪音震天,扰我心神,怎会炼废,若不是我早先不能出关,早来找你麻烦了!”

        叶凡远远的听着,不敢靠近,他怕遭池鱼之灾。

        “火域乃是无主之地,你凭什么怪在我的头上,我姬家从来不拍挑衅!”

        “你在提醒我你是姬家的人吗?”老道人话语森寒,道:“换作别人,我或许还会放过,但是姬家人……”

        叶凡在远处暗暗咋舌,这个老妖魔肯定与姬家有怨。

        “轰”

        第六层火域一下子狂暴了,紫气四溢,冲向四面八方,烈焰腾腾,熊熊燃烧。

        “大人物战起来了!”叶凡心惊,但却没有过去,克制冲动,他知道那些人敏锐无比,绝不能靠近。

        幸好,五彩雾丝吞噬一切力量,大人物们也无法探寻,不然的话他恐怕已被发现了。

        能量波动很恐怖,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再无任何声响,没有一点声音了。

        “这么快……战斗结束了吗?”叶凡心中凛然。

        “我乌鸦道人跟你们姬家大能争锋时,你爷爷还没出生呢……”一道乌光冲天而起。

        叶凡仅仅看到一个侧影,确实像是一只老乌鸦,身穿黑色的羽衣,身形干瘦,眨眼消失不见,直接离开了火域。

        “乌鸦道人……”叶凡见他彻底消失,才向第六层火域行去。

        那座巨大的铜炉,已消失不见,想来被乌鸦道人收走了。

        姬家的强者尸首分离,倒在血泊中,十几根黑羽插在他的身边,将紫焰挡在外面,没有将他烧毁。

        叶凡一阵毛骨悚然,姬家的大人物就这样被杀了,那只老乌鸦到底有多么恐怖?!

        身体被保留了下来,但是神识寂灭,彻底消散了,绝不能再活过来。

        叶凡一阵默然,这样的强者说被杀就被杀了,修行的世界果然残酷,不能位列绝巅,到头来生命都无法保住。

        他很快平静下来,伸手在这具尸身上摸索,这毕竟是姬家的大人物,身上的遗物肯定不凡。

        然而,他失望了,尸体上无任何宝物。无论是轮海还是道宫等秘境,全部空空如也,没有一件宝贝。

        “这只老乌鸦,真是彻底,将什么都收走了。”

        看着地上的十几根黑羽,他心中凛然,乌鸦道人故意留下,明显是在挑衅姬家。

        姬家一个大人物死了,这绝对是一场风暴!可以想象,南域又将不宁。

        “哧”

        就在这时,空间突然破裂,姬家的一位名宿显化了出来,他身上穿着一种特别的彩衣,挡住了紫焰。

        当见到地上的尸体与叶凡后,他一下子呆住了,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震惊到了极点,道:“你……”

        叶凡在虚空破裂的刹那,就将鼎祭了出来,直接镇压而下。

        先不说以前的仇怨,就是眼前这种场景也说不清,唯有趁其不备拿下方可,不然的话绝没有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