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道不同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道不同

    作品:《遮天

        孔雀王眼神清澈如水,发丝柔软,根根轻灵,他如冰山上的雪莲,俊秀而清雅,道:“联手进入青铜仙殿,去送死吗,我还没有活够呢。”

        南宫正银发轻舞,身材高伟,立身在半空中,被花雨笼罩,身边草木翠绿欲滴,生机勃勃,道:“你难道不想一窥成仙的契机吗,闭关八百年,这次出世,难道不是为了它吗?”

        孔雀王冷笑道:“自古以来,铜殿收走了多少绝代高手的性命,我从未闻有人藉此成仙,与其说是仙殿,不如说是墓穴,是葬送东荒强者的坟场。”

        “想要成仙,自然九死一生,不然何以有古来圣贤皆空叹。”南宫正肃容道:“你我联手,进入青铜仙殿,搏一时生死,争一世仙,总强过落寞而终。”

        孔雀王负手而立,道:“我纵横天下,剑指圣主,快意人生,何来落寞?纵死也没什么。”

        “你自有鼎盛一时之风发意气,何尝没有逝水东流去之叹息,到头来终是梦幻空花一场,千百年后还有谁会记得你,不过是过眼云尘,不成仙,终为空。”

        “他人作何想,千年身后事,与我何干,我只知,眼前才是真,求仙一场,执念一生,到头成空,更是可悲。”

        南宫正摇头,正色道:“脱离凡胎,自在永生,乃是我辈之大愿,你何必自欺欺人?”

        孔雀王放声长笑,震动天穹,道:“我来问你,自古至今,东荒可曾真正出过仙,不要对我说,古籍中记载的那几人,他们的去向太过蹊跷,不足为凭。”

        “自然有人成仙,荒塔镇死的仙,不算仙吗?”南宫正白发如雪,英姿伟岸,立身在半空中。

        “你可曾亲眼见到过?”孔雀王反问。

        “没有。”

        孔雀王道:“非仙不为空,一样为雄,我自飞扬临天下,何来自欺。”

        旁边,叶凡觉得孔雀王很洒脱,成仙与否并不是多么看重。而南宫正则句句不俗,亦非常人,不愧为人族大能。

        姬紫月大眼转动,小声嘀咕道:“真是没天理,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了,以百岁为零头,以千岁为整数,还这么年轻,比我哥哥还俊美……”

        “南宫正你说了这么多,一切都是虚的,是否想横插一手,阻我行事?”孔雀王沉声问道。

        “姬家之主曾对我说,若是巧遇你,无论救下他们兄妹当中的何人,都会送予我为徒,传承我的衣钵。我将进青铜仙殿,还未有传人,故此想了却一桩心愿。”南宫正周围,花朵片片绽放,令他看起来超尘脱俗。

        “南宫正你真的欲出手?可要想个仔细!”孔雀王的眼眸一下子凌厉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息,如火山喷涌,滚滚而上,直冲云霄。

        “孔雀王,作为故人,我自相劝,你收手吧,与我共觅成仙契机,不然你飞扬一世,可能要暗淡收场。”南宫正劝解道。

        “好大的口气,莫非姬家圣主到了不远处,将与你共同压我?”孔雀王眼中神光迫人。

        “他不知你在此地。”南宫正略微一顿,道:“不仅姬家圣主在寻你,摇光圣主也亲自出关了。”

        “早有预料,看他们能奈我何。欺我族人,身为大能,我若不出头,愧对妖族。”孔雀王冷笑道:“八百年前,我纵横南域,八百年后,他们一样压不了我。”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底蕴深不可测,说不定真的会有人跳出来,亲手镇你……”

        “除非挖开他们的祖坟,复活已故的神王!”孔雀王眼神犀利如电,气质大变样,道:“想要阻我,凭实力说话吧!”

        馥郁芬芳的花香,绵绵悠悠,迎面扑来,漫天都是飞舞的花瓣,灿灿生华,南宫正宝相庄严,如拈花的神佛一般超然,一株参天古木在他身后生长,耸入高空。

        “既然如此,得罪了!”

        “你我早该有这样一战!”孔雀王虽然外表看起来如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此刻却像如绝世利剑出鞘,气势迫人,让人肌肤生疼,战意凌云霄。

        “刷”

        孔雀王突然睁开了天目,额头中央射出一道神霞,一下子冲入姬紫月的体内。

        “哎呀呀,孔雀王你在干吗?!”姬紫月惊叫。

        “无妨,他不过是留下了印记而已,日后好去寻你,现在你们快快离去吧。”南宫正对两人传音。

        “走!”叶凡拉起姬紫月,冲天而去,两位大能要在此对决,必将天崩地裂。

        叶凡与姬紫月飞出去很远,依然感觉到了身后那澎湃的波动,像是有汪洋在汹涌,让他们深深震撼。

        回首望去,姬紫月吃惊的张开了小嘴,道:“天啊,那里有很多太阳!”

        就在远方的那片天穹上,一轮轮烈阳,当空悬挂,非常刺目。

        究竟哪一个是真实的太阳,哪一个是大能展现出的,根本无法确定。

        “多了一重青天!”

        就在那里,天分两重,同样碧蓝如洗。

        “这是……星辰耀青天!”

        大能的异相————星辰耀青天,竟是这个样子,每颗星辰都如太阳一般炽烈,实在惊世骇俗!

        青天下,一颗颗星辰,直观来看,大如巨岳,璀璨夺目,星颤天动!

        突然,一株巨大的古木拔地而起,耸入苍穹中,似要将天裂开,树冠也不知道有多么巨大,遮天蔽日。

        “那是传说中的建木,竟被南宫正显化了出来!”姬紫月很吃惊,大眼中充满不相信的神采。

        建木,无论是在星空的彼岸,还是在这个世界,都有无尽传说。据古籍记载,是上古先民崇拜的一种圣树,位于天地中心,是沟通天地人仙的桥梁。

        显化如此异相,以它来裂苍穹,自然可做到!

        在那株古木畔,还有很多神草与异树,全都在震动,翠绿欲滴,显化出无尽生机,像是一片河山图。

        这是一种未知的异相,南宫正身为人族大能,果然名不虚传,让人震撼。

        “嗡”

        叶凡与姬紫月感觉一阵晕眩,竟是被一阵可怕的吼声,震的气血翻涌,倒飞而去。

        远方那片天空,一片迷蒙,又出现了不同的异相。且,两位大能冲向一起,他们展出无上秘术,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还有其他异相……”姬紫月大眼放光,很想继续看下去,但是却知道,此刻逃命最要紧。

        大能的对决,乃是旷世大战,极其难得一见。

        叶凡很遗憾,脚踩神秘步法,不再回头,拉着她全力冲了下去,眨眼消失在天际。

        不断冲腾,片刻不停留,直至到了数百里外,他们才长出一口气。不过,依然没有驻足,选择一个方位继续逃了下去。

        “很想看看,孔雀王吼动河山,摘星捉月的无上神威。”叶凡自语,从姬紫月的只字片言中,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位大能的强绝,他很想一观那种霸绝天下的风采。

        “他……还是算了!”姬紫月心有余悸,姬家名宿都被其一声吼啸震碎,孔雀王的威势,让她现在想起来还有寒意,道:“我倒是想看看,那个白发伟男的英姿……”

        “好大的命,孔雀王出现在这片地域,都逃了出来……”

        前方,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山巅之上,一个麻衣男子冲起,手中托着一座五层银塔,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同一时间,四面皆有人影升空,出现在八方,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咝……”

        叶凡与姬紫月倒吸冷气,共有六名修士,全都很不凡,围住了他们。

        正是不久前,跨过域门追杀他们的人,虽然他们的容颜有雾气缭绕,看不清真容,但听声音,应该都是中年人,全都很难对付。

        “凤冠闪电鸟,也没有夺走你们性命,还真是命大……”姬紫月揶揄。

        除却那名手托银塔的麻衣人外,其他五人皆衣衫褴褛,皮肉焦臭,显然吃了大亏。

        “杀了他们!”麻衣男子挥了挥手,没有多说什么,非常的果断,要在此除掉二人。

        强大的波动,顿时从四面八方冲来,那些人祭出了武器,还有人展出了秘术,击杀向两人。

        姬紫月伤势未复,还很虚弱,很难出手对决。

        叶凡倚仗速度,左躲右闪,快速向地面沉降而去。对面几人,绝对超越彼岸境界,他无法硬撼,只能选择遁走。

        “不要妄想逃走,明年的今天,我会为你们烧些纸钱……”

        麻衣人亲自出手了,手中的银塔快速放大,迷迷蒙蒙,五层古塔,堪比一座小山,威势骇人,镇压而下。

        姬紫月在叶凡耳畔轻声道:“快将神力向我身上输送,我体内有秘宝,可以突围出去。”

        叶凡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神力向其体内度去,姬紫月顿时圣洁无比,绽放出奇异的彩光,竟抵住了五层古塔的威压。

        “刷”

        下一刻,两人如浮动的光,似飞跃的影,不断闪动,避开种种秘术攻击,一下子冲了出去。

        像是雷雨天的一抹电丝在游动,在乌云中穿越,几下闪动,即将脱离包围圈。

        “嗡”

        刺耳的颤音传来,那名麻衣人五指齐张,大如小山,瞬间探到了眼前,让虚空都扭曲了。

        叶凡变色,这个人非常恐怖!

        姬紫月也变了颜色,这个麻衣人极其可怕,似乎很难摆脱,她有些焦急,传音道:“毛孩你听好,我传你大虚空术完整的口诀,藏身于虚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