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圣体与神体的第一次碰撞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圣体与神体的第一次碰撞

    作品:《遮天

        姬家与摇光圣地的大人物到了,太玄掌教与诸多名宿亲自相迎。

        拙峰,野草丛生,枯藤遍布,殿宇破败,但今日却引得八方云动。

        九条青色的蛟龙,横贯天穹,犹如铁水浇铸而成,青色蛟鳞闪烁,充满了震撼性的力感,拉着一辆黄金古战车,隆隆碾压而来,沉凝而大气,如从历史画卷中冲出。

        摇光圣地与姬家的大人物联袂而至,共乘一车,出现在拙峰上。

        太玄一百零八座主峰,很多强者都被惊动了,不少长老向这里眺望。

        残破的殿宇中,老疯子一动不动,被银白色的茧覆盖,震动出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整座山巅都在跟随其同时脉动,像是一个魔胎,又像是一个仙种,让人感觉心悸。

        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摇光圣地与姬家的大人物始一进入这座殿宇就变了颜色,他们没有出言,直接席地而坐,闭目沉思,用心去感应。

        六千年前的盖代人物,如今疑似涅槃,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机遇,若是能够在这种脉动中领悟出无上妙谛,将受用终生,说不定有成仙的契机。

        “喂喂喂,干吗要走,难得有大人物出现,正好可以一睹真颜。”姬紫月亭亭玉立,肤若凝脂,贝齿晶莹,双眼蕴有灵气,她一把拉住叶凡,有些狐疑,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个安静的地方修行,与其羡慕大人物的威势,不若自己强大起来。”叶凡向拙峰下走去。

        “撒谎,我感觉你很心虚,似乎在有意避开这些大人物。”姬紫月的灵觉非常敏锐。

        叶凡确实是有意避开,秘密太多也不是好事,面对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他不得不谨慎小心。

        “我们去赴星峰之约吧,不去的话,他们还真以为我们怕了呢。”姬紫月这样说道。

        “算了,你自己去吧,我要去修行。”叶凡不想去星峰,免得又惹出乱子。

        最终,叶凡在一片无人的山峦中,静静修行,同时开始考虑自己将何去何从,他决定等老疯子状况明了后离去。

        在接下来的几日间,太玄门内不时有大人物驾临,全都是为老疯子而来,拙峰的那座古殿简直快成为了一方神土。

        等闲人根本不能靠近,能够盘坐里面的人全都是赫赫有名之辈,皆足以震动一方。

        这一日,星峰又遣人来请叶凡与姬紫月,送信之人言明,绝无恶意,只是为了缓和两脉间的关系。

        “反正也是无事,就去看看吧。”姬紫月答应了下来,拖着叶凡一起进入星峰所在的地域。

        带路的人没有将他们引上星峰的主峰,而是来到了一片从峰间。

        此地,山峦秀丽,景色优美,薄雾如烟,缭绕在山顶,山脚下则流水潺潺,古木伴老藤,甚是幽静。

        前方,芳草地上,一些年轻男女席地而坐,每人身前都有一张木桌,摆满了果品与佳酿。

        “叮叮咚咚”

        当中一个蓝衣男子正在抚琴,双手拂动,如蝴蝶翩翩,给人以灵动而又轻盈的感觉,手指划过琴弦,乐声优美而动听,让人心灵宁静。

        看到叶凡与姬紫月到来,蓝衣男子停止抚琴,第一个站起身,其他人跟随向前迎来。

        “二位到来,漫山遍野的花草都一时间明艳了起来……”蓝衣男子非常客气,面带笑容,请两人入座。

        他身材颀长,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水蓝色的衣衫随风飘舞,话语并不多,给人以柔和与灵动感觉。

        可以说,这个蓝衣男子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很容易与人拉近关系,让人生出好感。

        “我闭关两年有余,今日才自星峰出关,得知我星峰弟子与拙峰产生了一些摩擦,今日请二位前来,只是为了赔罪,并无他意。”

        此人名为华云飞,与其名颇为相近,如流动的云,似拂动的风,给人飘渺而空灵的感觉。

        “华兄如此说,令我汗颜,虽有因由,但毕竟是我打伤了星峰的弟子。”既然对方以礼相待,甚是客气,叶凡自然要还之以礼。

        “我并非矫情,近些年来,星峰鼎盛,致使不少弟子自满与骄横,以为太玄内星峰独尊,甚为不好,我早有耳闻。叶小兄弟,出手教训,实在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让他们反省一番。”华云飞很诚恳,儒雅中带着灵动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

        叶凡早有耳闻,星峰之主便姓华,在太玄史上,有半数掌教出自星峰,而这半数中有一半为华姓,可以说在太玄门中华姓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事实上,太玄开派祖师便姓华,因此华姓虽然势大,但并无人觉得过分,甚至认为理应如此。

        众人相互见礼后,坐在芳草地上,李小曼亦在列,神色平静,位于华云飞左侧的木桌后。

        “今日我献丑,弹上一曲,向拙峰赔罪,就此一笔揭过,以后两脉间和睦相处。”

        华云飞双手轻抚古琴,叮叮咚咚的乐声传出,如清泉在月夜下流淌,让人心神清宁。这是一首赔罪曲,有一定的寓意,不过对于叶凡来说,只能听出一定的意境,而不知当中的典故。

        姬紫月在暗中传音,道:“我想起来了,这个华云飞非常强大……”

        叶凡在旁听的心中凛然,他虽然知道华云飞肯定不凡,但是没有想到竟强大如斯。

        华云飞为星峰之主的幼孙,天赋超绝,十八岁时就成为星峰年轻一代第一人,二十二岁时,太玄一百零八座主峰,同代中已经无人可以压制他。

        “外界,都以为我皓月哥哥被冷藏了二十年,其实早在两年前他便被宿老秘密带出去历练过,曾与华云飞有过一战。”

        姬家神体姬皓月,两年前曾经大战过华云飞,那是一场天才间的对决,神体虽然震世,但姬皓月还是付出了一些代价,才将华云飞打败。

        “这么强大……”叶凡很吃惊。

        “是的,除却神体外,同龄人很难压制他,天赋异禀,我皓月哥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战败,早晚有一天他会名震东荒,神体之下,几近无敌。”姬紫月暗中点头道。

        此刻,华云飞双手轻灵,在琴弦上抚动,如行云流水,似仙雾撩动,给人以非常空灵的感觉。

        虽为男子,但却比女子还要灵动,弹奏出绝美的乐章,如清泉汩汩而流,似月华流转而下,素淡朦胧和谐宁静。

        琴曲竟勾勒出如诗如画的妙境,所有人都沉浸其中,随后连鸟雀都被吸引而来。

        一只画眉有些胆怯,但最终还是降落而下,停在琴前,不久后一只黄鹂落下,被琴音所引,短短半刻钟,足足有数百只鸟儿落在芳草地上,立身在古琴前。

        这是一种奇景,华云飞空灵如仙,整个人似钟天地之灵慧,让百鸟来朝,与景交融,似与这方小天地合一了。

        见到这一景象,叶凡也难以平静了,这个华云飞绝非常人,他暗自问道:“你哥哥是神体,修成了海上升明月这种异相,战败他还要花很大力气?”

        “华云飞也修成了一种上古大能的异相,那一战过后,他闭关两年,如今方出,想必更加深不可测了。除却我哥哥外,我想在这片地域中,同代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一曲终了,百鸟竟不愿离去,在附近翩然飞舞,平添了一分美景。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叶凡拍手,赞叹道:“华兄真乃天人也,曲动仙山,百鸟来朝,实在让人惊叹与佩服。”

        “过奖了,不过是为怡情冶性而为,算不得什么。”说到这里,他举起酒杯,道:“愿星峰与拙峰和睦相处。”

        众人举杯对饮,一拍融洽的景象。

        “我听小曼师妹说起,叶小兄弟来自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那里文明灿烂,与东荒大不相同,让我为之神往。”

        叶凡心中一震,难道李小曼实话实说了不成?这样的话恐怕会惹出很大的麻烦,他不禁凝望向李小曼。

        此刻,李小曼身穿一身白衣,容颜清丽,面色平淡,如一朵洁白的莲花,看不出什么。

        “无法与东荒相比呀。”叶凡轻饮果酒,放下酒杯,神色平静,道:“我们的那里,没有人可以修行,生老病死,最是常见,百岁便已是长寿。”

        “叶小兄弟谦虚了,我真心想向你请教一二,到时望你不吝赐教。”华云飞显得非常真挚,敬了叶凡一杯果酒,道:“我觉得你们的家乡,与我们这里有某种必然的联系。”

        叶凡心中震动,他有一种感觉,对方似乎了解很多,难道李小曼真的对其讲明了一切不成?

        姬紫月在旁大眼不断转动,她觉得叶凡身上的秘密太多了,暗自决定要尽快挖掘出来。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姬家,名震东荒,姬家的小姐在我太玄做客,实在有些怠慢了。”华云飞举杯对姬紫月微微一笑。

        荒古世家的小姐,这个身份顿时让其他人一震,李小曼很惊讶,露出一丝异色。

        姬紫月并不感觉意外,事实上拙峰上不少弟子都明晓了她的身份,更不要说星峰之主的幼孙了。

        她嫣然一笑,左脸颊上漾出一个小酒窝,道:“我叫姬紫月,姬水的姬,紫气东来的紫,月亮的月。”

        “姬水?!”叶凡心中一动,他从来没有问过姬紫月家中的事情,此刻生出很多疑问,这个世界的人也知道姬水吗?

        “你不知道吗,古老的东方有一条河,她的名字叫姬水,在东荒非常有名,从我家门前流过,算算时间,最少已经流淌五万年了。”姬紫月大眼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叶凡心中惊疑,这个时间太久远了,绝对远超地球上昔日的那条姬水。

        “我早该去拜访紫月小姐,只是因为刚刚出关而已,我与你哥哥不打不相识,说起来也不算外人。”华云飞笑道,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道:“我去迎接几位贵客,你们在此小坐。”

        “不牢华兄远迎,我等已到了。”

        此地,景致优美,花木清新,奇石罗列,亭台点缀。

        不远处,飘然而来十几人,有男有女,皆气质不凡,男的英俊,女子绝美,恍若神仙中人。

        “皓月哥哥怎么来了……”姬紫月小声嘀咕,躲在了叶凡的背后。

        拙峰,有六千年前的盖世人物沉睡,引得摇光、姬家等各大势力皆有大人物来此,汇聚在那里。

        同时,这些大势力中的杰出弟子亦有人来到太玄,当中便包括了东荒神体姬皓月,摇光圣地的圣女,以及其他门派的年轻英杰。

        华云飞笑着迎了上去,将十几人引到此处。

        “紫月……”姬皓月一身紫衣飘飘,静如明月,气质超尘脱俗,如神祗一般,似有无尽光环笼罩在身,他凝望姬紫月。

        “皓月哥哥……”姬紫月甜甜的笑着,从叶凡身后走了出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抱住姬皓月的一条手臂。

        “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姬皓月面色虽然平静,但眼神却有些迫人,望向叶凡,他清楚的记得此人曾与很多大妖在一起。

        “我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姬紫月皱了皱琼鼻,不满的摇晃姬皓月的手臂。

        前来的十几人,可以说皆是英杰,所有人都看向姬皓月与叶凡。其中包括摇光圣地的圣女亦在此,可谓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如谪仙临尘,明艳而出尘。

        姬皓月没有说什么,向前走了几大步,逼视叶凡,道:“这几个月以来,我妹妹一直与你在一起?”

        叶凡端坐在那里,没有起身,说了一句人神共愤的话,道:“没错,吃住都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姬皓月虽然面色平静,犹如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此处,但是眼眸中却有光华闪烁,非常迫人。

        “抱歉,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一直结伴而行,几乎没有分开过。”

        “你这个家伙,不要乱说话。”姬紫月捶了他一下。

        姬皓月双眸神光湛湛,紫衣飘舞,站在那里,凝视叶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碧海浮现,波光粼粼,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海上升明月异相在姬皓月背后出现,如水的月华向着叶凡流转而去。

        “皓月哥哥你在干吗?”姬紫月吃惊,急忙阻拦,但是姬皓月身后的碧海却流转出一道波光,定住了她。

        后方,所有人都很惊讶,没有想到姬皓月施出异相,对这个默默无闻的少年出手。

        摇光圣女美眸睁的很大,一眨不眨的凝望海上升明月异相。

        李小曼站起身来,望向前方。

        华云飞若有所思,想要阻止,但终究没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