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深不可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深不可测

    作品:《遮天

        叶凡心中震动,对方没有接触他的苦海,怎会看透了他的体质?

        “荒古圣体果然不凡,金色的苦海交织有雷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李若愚平静的道来。

        但听在叶凡耳中,却如石破天惊,他感觉惴惴不安,不知道对方还发现了什么秘密,绿铜块万万见不得光,万物母气与金书《道经》也非同寻常,不宜现世。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像是看出了他的心绪,李若愚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和善的笑意。

        叶凡觉得对方深不可测,得到拙峰的真正传承后,更加难以揣度了,他开口问道:“前辈你是……如何看出的?”

        “方才,你和我皆与拙峰合一,大道流转,自然可感知。”李若愚微微一笑。

        荒古圣体,非同寻常,若有意掩藏,苦海寂静,几乎不可看透。不久前,拙峰传承开启,自然大道流转,两人身在其中,叶凡猜想,或许真是如此,周身气机外放,被对方感知到了。

        “还请前辈帮我守秘。”叶凡不知老人对他将是何种态度,虽然之前很和睦,但毕竟相处时间很短,并没有真正了解。

        “你大可放心。”

        事实上,到了现在,荒古圣体纵被发现,也没有什么,当今之世,人们在意的只是东荒神体。不过,若是被人知晓,叶凡可毫无阻滞的修行,那就麻烦大了。

        “不简单,将荒古圣体修到神桥境界,很是不易。”李若愚点了点头。

        叶凡心中惴惴,这才是他担心的根本所在,拥有荒古圣体,修行却如此顺利,若被人知晓,定会探究。他觉得这个老人看出了更多的东西,现在对方如拙峰一般,看似普通,但却高深莫测。

        “尽量不要被圣地与荒古世家知晓。”李若愚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们……”叶凡听闻此话,心中凛然,圣地与荒古世家,传承自荒古时代,肯定了解很多秘密。

        “无需过于忧虑,岁月流逝,圣体已废,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也不是多么在意了,世人遗忘了这种体质。”

        昔日,荒古圣体,冠古耀世。如今,纵有人知,也是明白,圣体不能修行了。

        “前辈可知,到底是什么原因,圣体不适合修行了?”叶凡询问。

        “究竟为何如此,时间太久远了,很难有人明晓。”李若愚看向叶凡,道:“荒古圣体,也不见得会阻你前进,世间一切都有缘法。”

        叶凡闻言点头,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被阻修行,自踏上仙路以来,一直都很顺利。

        “只要你坚信可以修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李若愚感叹,道:“我的体质很平凡与普通,但我一直在坚持,终究有所成了。”

        “恭喜前辈,得到拙峰传承,修为大进。”叶凡上前恭贺。

        “修行需要脚踏实地,不是得到强大的传承就可以精进的,再深奥的玄法也要靠人去悟。”李若愚像是在指点叶凡,道:“昔年,我茫然无知,蹉跎岁月,在此修行数十年有余才如梦方醒,感悟到了拙峰的真意。”

        依照老人所说,最近百年来,他才心中宁静,渐与拙峰合一,体悟到了前贤的心境,感悟到了拙峰之道。

        在没有得到传承前,除却那种无上秘术外,他已经体会到了前人留下的种种妙谛,与拙峰相融相合,揣摩到了自然大道。

        叶凡听闻,心中骇然,这个老人果真了不得,非同寻常,根骨并不佳,甚至可以说很糟糕,但却在此悟道,感悟自然,领悟了无上妙谛。

        今日,开启传承后,李若愚不过印证了那些所谓的妙谛而已,实在是非常人,在修行上具有大智慧。

        “根骨不是问题,神体亦不见得真正无敌天下。”李若愚对叶凡这样说道,似是在鼓励他。

        “你的体质特别,世人皆认为是废体,我却觉得,平凡中蕴不凡,或许可以修成圣体。”李若愚凝望他,道:“你可愿真心加入拙峰?”

        叶凡心中一动,老人的话很有讲究,他顿时一阵迟疑,没有立刻作答。

        “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李若愚轻叹。

        “前辈,我愿加入拙峰。”

        “无需如此。”李若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现在,你暂且算是拙峰的一个普通弟子吧,我的道并不一定适合你,你随时可以离去。”

        叶凡心中吃惊,他觉得老人肯定看出了更多,绝非刚才说的那么简单。

        “前辈,事实上,方才我已经得到拙峰的部分传承。”叶凡如此说道,他觉得这个老人太不一般了,不若直接说明。

        “我已明晓。”李若愚点了点头,道:“你得到了秘术,你可以修行,但却永远不能外传。”

        叶凡越来越觉得,老人非同寻常,与拙峰传承印证后,真正的返璞归真了。

        “你我皆是拙峰门人,随我下山去选徒。”李若愚没有飞行,一步一步走下山去,叶凡跟随在后。

        山门前,聚集了很多人,甚至有些长老亦等候在此,没有擅自登山。

        那十几个被叶凡扣押在山上的星峰弟子,此刻不知是什么滋味,原本对拙峰不屑一顾,眼下见各座主峰的杰出弟子聚集于此,心中百感交集。

        叶凡走过去,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禁制,让他们下山,但到了此刻,十几人却磨磨蹭蹭,不愿就此直接离去。

        太玄门有门规,加入其他主峰,还有重新选择传承的机会,但一旦加入拙峰,却不可改变,自古如此,从侧面说明了拙峰的奇异。

        李若愚来到山门前,扫视众人,道:“你等都愿加入我拙峰?”

        “愿意!”很多人直接大声回答。

        此时,李若愚并没有出尘的气质,也没有飘逸的神韵,仅仅像是一名普通的乡村老人,让很多弟子有些怀疑。

        其他主峰的一些长老上前,见过李若愚,全都非常客气。这些老辈强者,神目如电,看不透李若愚,自然知晓其境界高深莫测了。在所有人看来,拙峰崛起,已成定局。

        “我们是送徒而来,峰主有令,我等不得不割爱。”有些长老很不是滋味。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李若愚没有得道高人的气质,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拙峰的道不见得适合他们。”

        “掌教亦说,选徒而已,一切自愿。”另一名年岁很大的长老点头道。

        “我等真心愿加入拙峰。”不少弟子很机灵,大声呼喊,向前跪拜。

        叶凡觉得很无言,在今日前,拙峰门可罗雀,传承开启后,却有这么多人涌来。

        “你们不要拦我,我是拙峰的大弟子。”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传来,消失多日的姬紫月出现,大眼水灵灵,漾满了笑意,粉嫩的脸颊依然涂抹成了一道道,似不想暴露真容。

        姬紫月脸上小酒窝呈现,带着甜甜的笑容,抱住了李若愚的手臂,道:“李前辈,我回来了。”

        “好,自今日起,你便是拙峰门徒了。”李若愚对她点了点头。

        姬紫月跨过九阶天梯,体质实在惊人,当日一心想留在拙峰上,若不是星峰的长老插手,她与叶凡一般,皆会留在此地,老人对她印象很好。

        “前辈,我等亦愿加入拙峰。”山门前的那些弟子再次施礼。

        “你等在拙峰下体悟,半月内若是有所领悟,即可加入拙峰。”李若愚这样说道,而后向山上走去,一些长老跟随他前行。

        就在这时,星峰的一位长老上前,对李若愚传音,道:“那个女娃是姬家的子弟,万不可传下**。”

        接下来数日内,拙峰下年轻的弟子云集,一百零八座主峰有很多弟子赶到这里。

        现在太玄门内有传言,李若愚已经领悟自然大道,将来很有可能堪比上古的大能,若是追随这样的师傅,将来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一百零八座主峰,不少峰主亲自拜会李若愚后,有些峰主确实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并非空穴来风。

        叶凡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冷清与荒凉的拙峰,如今会如此的热闹,不禁让人感叹,修行的世界,亦是如此现实,不比凡俗世界强上多少。

        姬紫月闷闷不乐,李若愚老人曾经直接问她,是否为姬家子弟,她没有办法不承认,老人也很坦诚,明白的告知,不能教她那种无上秘法。

        “小毛孩你真的没有学到那种秘术?我不相信!”姬紫月以大眼斜瞟叶凡,笑容很甜,很是勾魂夺魄,道:“当日,拙峰传承开启,你在此山上,怎么也会有些机缘,难道没有一点收获?”

        “有,我学到了一些自然之道。”叶凡嘿嘿的笑了起来,道:“你可以拿虚空古经来交换。”

        “欠打!”姬紫月皱起了琼鼻,开始磨牙,她想起了被叶凡俘虏的事情。

        “算了,我直接教你吧。”叶凡开始大讲自然之道,转移话题,那种秘术,他不敢教习,因为李若愚曾经郑重告诫过他。

        被看出身份后,姬紫月洗去脸上花花绿绿的东西,由有一个小花猫变成了一个甜美而又灵动的少女,风姿绝世。

        太玄门知晓了她的身份,自然要极力保护,不让她在此地发生意外,她不怕姬碧月杀到此地。

        很快,拙峰上多了三十几名弟子,都是一些长老亲自送上山的,李若愚不好拒绝。

        姬紫月很不高兴,当中有部分人围在她的身边,追随左右,让她不胜其烦,她明白一定是身份泄露,这些人想要接近她,想与荒古世家攀上关系。

        至于叶凡,则天天躲着她,参悟《道经》,研习新得到的无上秘术。姬紫月气恼,感觉这个家伙太另类了,居然这样躲避她,比追随在左右的人还可恶。

        “小毛孩,你竟敢躲着我……”姬紫月磨小虎牙威胁,大眼中不怀好意,准备拿叶凡当挡箭牌。

        叶凡自然明白,随后整日不见踪影,他可不想被其他弟子敌视。现在,他已经生出要离开的念头了,近日来一直在探寻太玄派的“域门”所在地,看看能否从这里横渡虚空。

        叶凡又一次远离拙峰,在太玄门内转了大半日,路经很多主峰,亦没有寻到所谓的域门,不知在何方。

        倒是从一些弟子口中得知,若是对门派有大贡献,或者自己可以提供足够的“源”,则可以借助域门,横渡虚空,门派可以提供方便。

        在回归拙峰的路上,叶凡被姬紫月发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毛孩你这几日神出鬼没,是不是想逃走?”姬紫月很精灵,敏锐的觉察到异常,道:“难道说你得到了无上秘术,一直在隐瞒我,不然怎么会生出这等心思。”

        “没有的事情!”叶凡急忙否认。

        “你要是敢逃走,我将你所有的秘密都告诉别人,比如说妖帝圣心、万物母气、神秘绿铜块……”姬紫月笑的很甜,大眼弯成了月牙状,小酒窝呈现,显得俏皮而又生动。

        “打住!”叶凡急忙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万一被人听到,他处境堪忧。

        “去别处转一转吧。”姬紫月百无聊赖,被拙峰上的那些年轻弟子纠缠怕了,躲避到了山下。

        “好,随便走走吧。”叶凡与姬紫月向着前方的“从峰”走去,穿行过一道道秀丽的山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星峰的所在地。

        就在这时,一条熟悉的身影映入叶凡的眼帘,李小曼白衣飘动,黑发如瀑,容颜清丽,身材婀娜挺秀,可谓纤尘不染,出尘脱俗。她与星峰的几名弟子,正在不远处,向这个方向走来,双方恰好相遇。

        叶凡与李小曼自然都看到了对方,没有想到在此相遇。

        旁边,姬紫月顿时看出了异常,在叶凡耳畔轻声问道:“熟人?”

        “是。”叶凡点了点头。

        “不会是仇人吧,我帮你收拾她?”姬紫月笑着向前望去。她曾经去过星峰,不过那里弟子众多,门人无数,不可能都见过。

        “不是仇人,你不要乱来。”叶凡急忙阻止,他不想生出事端。

        李小曼如今是命泉境界的修士,自然可以听到这边的谈话,双方离的并不远。

        姬紫月拉着叶凡的手,轻盈的向前走来,笑的很甜,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

        对面的几人,全都注意到了叶凡与姬紫月,尤其是姬紫月非常灵动,称得上绝美,像是个精灵一般,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