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整山门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整山门

    作品:《遮天

        这一夜,叶凡盘坐拙峰之巅,强大的神识自眉心间那汪金色的小湖冲出,不断在山上探寻。可惜,他并没有感觉到拙峰有什么异常,若说整座主峰就是一部经书,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觉得很玄乎。

        夜深人静后,前方那座星峰更加璀璨了,漫天星辉洒落,洁白透亮,像是有瑞雪在纷飞,又像是白玉在沉降,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星辰之力。

        “咝”

        叶凡倒吸冷气,这样的传承太神妙了,如此多的星辰之力凝聚在一起,光辉璀璨,长期滋润肉身,肯定有着难以想象的妙处。

        这让他有些眼热,此种修行法门有独到之处,怪不得太玄门屹立万载不倒,一百零八座主峰,实在非凡。

        叶凡抛开思绪,开始修炼《道经》,他无时无刻都在提升的自己的修为,从来没有浪费过光阴。

        他的心渐渐宁静了下来,《道经》是修炼轮海秘境的顶级心法,最起码在东荒无古经可以超越。

        直至到了午夜,他才收功而起,自语道:“一旦我将轮海秘境修炼完毕,就要着手准备道宫秘境的心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去瑶池圣地。”

        他对《虚空经》不抱任何指望了。再有,传说瑶池圣地的古经才是修行道宫秘境的最强心法,那是他最想得到的法门。

        叶凡心神平静,进入梦乡,任月华洒落,他侧躺在青石上,被薄烟笼罩,看起来空灵而出尘。

        加入拙峰有一个好处,此峰唯一的门人李若愚,根本没有时间与经历去调查叶凡的过去。若是加入加入其它主峰,恐怕身份来历将像透明的水一般,要被查个清清楚楚。

        第二日,叶凡开始在拙峰上探索,满山转遍,竟未发现一棵灵药,没有看到一株灵根,跟荒山野岭没有什么区别。

        “扑棱棱”

        几只不祥的乌鸦呱呱大叫,从一株枯死的老树上飞起,让这片寂静之地更显荒芜。

        他真的难以想象,这样的荒凉之地会是太玄门的一座主峰,代表了一种强大的传承。

        午时,他回到山顶,破败的殿宇,院中长满了半人高的蒿草,一只野兔从中窜了出来,这让他感觉相当的无言。

        “砰”

        他捡起一块石头,掷了出去,野兔应声而倒,火堆生起,不久后传出阵阵肉香,兔肉被烤的金黄油亮,油脂滴在火堆中发出哧哧的声响。

        “拙峰,枯藤死树,老鸦栖居,古宫殿宇,野兔窜走,真是……”叶凡自语。

        远处,破败的殿宇中,李若愚老人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关注,闭上双眸,如枯木一般寂静了下去。

        就在这时,有人嘲讽道:“一百零八座主峰,代表了太玄门一百零八种强大的传承。主峰之巅,最为圣洁,乃是传承重地,如今却尘火燃起,俗肉飘臭,唯有拙峰独一份吧。”

        一个身穿水蓝色衣衫,看起来有些傲气的青年,驾驭神虹降落而下,头颅扬的很高,皱着眉头看向火堆。

        “怎么,馋了,想吃?”叶凡两字一顿,说的轻飘飘,面带揶揄之色。

        蓝衣青年没有想到,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居然敢这样顶撞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大胆,主峰之巅,岂容你亵渎,可否知罪?”

        “我说你是谁呀,哪钻出来的,莫名其妙。”叶凡漫不经心,没拿正眼看他,自顾烧烤兔肉。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蓝衣青年向前走来,站在近前,俯视叶凡,道:“主峰怎能生起凡火,让俗肉飘臭……”

        叶凡很随意,不断在火堆上翻转兔肉,嘴巴不饶人,道:“香喷喷的兔肉,如果是俗臭,你那一身细皮嫩肉是什么,是臭皮囊吗?”

        蓝衣青年原本不过是随口讽刺一下,并没有其他想法,没有想到叶凡毫不惧他,不断揶揄,当下火气汹涌,喝道:“此乃仙门圣地,岂容你在此亵渎!”

        “这里一没仙子,二无神女,我亵渎什么了?”叶凡将金黄的兔肉从火堆上取下,撕下一只兔腿,开始享用,不再理会他。

        “你……胆大包天,在主峰上胡为,有辱太玄,罪不可赦。”蓝衣男子,阴沉似水,向前逼来,就要动手。

        “你少给扣我大帽子,什么胆大包天,有辱太玄,这哪跟哪啊?”叶凡斜了他一眼,道:“别在我面前耍师兄威风。”

        “我要将你拿下,送到天刑崖!”蓝衣男子冷笑,伸出一只手,就要向前抓来。

        “等一等!”叶凡拦住了他,瞥了他一眼,道:“你哪冒出来的?拙峰的长老李前辈在此,都没有说什么,你是拙峰的什么人,敢在此指手画脚?”

        “身为太玄弟子,自当要护卫仙门重地!”蓝衣男子,五指齐张,想要抓住叶凡的脖子,将他拎起。

        叶凡向远处的破败殿宇内喊道:“李若愚前辈,拙峰乃是我们这一脉的传承,其他的主峰的弟子能否管束我等?”

        “除却掌教与太上长老外,其他主峰无权过问,一切由我等自己做主。”李若愚老人的声音传来。

        “这么说来,他擅闯我拙峰重地,犯下了不赦之罪啊!”叶凡闪向一旁,躲过那锁喉一抓,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石,迅如闪电,重重的向前印去。

        “啪”

        板石狠狠的拍在蓝衣青年的脸上,他鼻口窜血,摇了三摇,晃了三晃,剧痛让其涕泪横流,险些摔倒在地。

        “擅闯拙峰重地,胆大包天,有辱太玄,罪大恶极,理应当诛!”叶凡反过来扣大帽子,右臂抡圆,手中板石接连拍在蓝衣青年的脸上,将其彻底砸懵,鼻血四溅,口水飞洒。

        “啪”、“啪”……蓝衣青年,被叶凡活活的拍昏了过去,口歪眼斜,倒在地上抽搐。

        好半天,他醒转过来,这时李若愚走了过来,问道:“你来此作甚?”

        蓝衣青年彻底清醒,一下子想起方才发生了什么,直欲发狂,他竟然被人拍昏了过去,脸色怒变,无法忍受,就要扑杀向叶凡。

        李若愚老人当场沉下脸,道:“放肆!”

        “见过师伯。”蓝衣男子打了个冷颤,压下怒火,忍住冲动,低头施礼道:“各座主峰间弟子的比斗三个月后开始,我来此送信。”说罢,他呈上一封书信。

        “知道了,你退去吧。”李若愚点了点头。

        蓝衣男子看向叶凡,眼中寒光闪烁,而后转身就走。

        “下次不要在其他主峰大呼小叫,不要把自己当成太上长老。”叶凡在后揶揄。

        “你……”蓝衣男子大怒,恨恨不已,但却不敢在李若愚老人面前出手,腾空而起,向着前方的星峰飞去。

        李若愚看了叶凡一眼,没有说什么,颤颤巍巍,重新回到了破败的殿宇中,继续闭目打坐。

        “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巧若拙……”叶凡自语,仔细琢磨这十二个字,又开始在拙峰上转悠起来。

        半刻钟后,数道人影降落下来,在半山腰拦住了叶凡,那名蓝衣男子赫然在内。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随意出入我拙峰重地?”叶凡扫向几人,心中明白他们是星峰的人。

        “真是不懂规矩,见到师兄要行礼,还不过来见礼?”其中一人冷笑道。

        “你们是谁,我凭什么给你们行礼。”叶凡漫不经心的凑了过去,来到几人近前。

        除却蓝衣男子脸色铁青外,其他几人全都大笑起来。

        “拙峰难得有了一个弟子,看起来很有意思,以后不会寂寞了。”

        “作为师兄,我教教你,怎样才算懂规矩。以后见到我们,要躬身施礼,面带恭敬,懂吗?”

        当中一个青年,要向叶凡的头按来,想让他低头施礼。而另一人则踹向他的小腿,想让其跪下来。

        “你们这是干吗?”叶凡躲向一边,道:“这可是一座主峰,代表了一种传承,其他主峰的人不能随意出入。”

        “哈哈……”所有人都大笑。

        “进入拙峰还要经人允许吗?”

        “此地与荒山有什么区别,出入自由。”

        其中两人又向叶凡他头颅按来,另外两人则踹向他的双腿,势要让他跪倒。

        “若是其他主峰你们敢如此吗?”叶凡后退了几步,道:“真是欺人太甚!”

        “好天真的小家伙,师兄我教你如何认清形势!”

        “这句话我也想对你们说。”叶凡砰的一声抓住了那条按向他头颅的手臂,“咔嚓”一扭,顿时传来骨裂的声响。

        同一时间,他右腿横扫,将那两名踹向他双腿,想让他跪下来的青年,重重的踢翻在地。

        那名蓝衣青年还有另一名人变色,腾空而起,想要冲天而去。

        “咚”

        一块千斤巨石比闪电还要快,冲上高天,重重的撞在他们的身上。

        “啊……”

        惨叫声传来,两人被叶凡以巨石生生砸了下来,受创极重,浑身多处骨头断裂。

        叶凡将五人并排摆在地上,走了过去,踩在蓝衣青年的脸上,道:“你可真行!”

        “砰”

        他像是踢球一般,重重的将其踢飞出去,挂在了远处的一株老藤上。

        而后,他来到另外两人近前,踩在他们的手上,道:“想教导我,让我低头,恭敬的向你们行礼,你来给我示范看。”

        “咚”

        叶凡抬脚踹了过去,两人顿时飞了出去,撞在后方的古木上。

        “你们两人想让我跪下?”叶凡来到最后两人的近前,两脚踢出,两人当场飞上半空,而后又重重的坠落了下来。

        “记住,拙峰是一座主峰,是一种强大的传承,以后来此地需要通禀,需要从山门走上来。”叶凡正义凛然,给几人扣大帽子,这时李若愚无声无息出现,已经站在了不远处。

        “说的好,今后任何人都不得擅闯拙峰。”老人轻飘飘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而后便消失在了林地间。

        拙峰要重整山门,这则消息快速传开,尤其是星峰的弟子,很多人愤愤不已,得知几名弟子重伤而归,全都有些按捺不住。

        叶凡回到山顶后,李若愚什么也没有说,直接递给他一张古弓,还有九支箭羽,最后又给了他一本颜色泛黄的簿册。

        “李前辈,星峰的人兴师问罪来了!”傍晚时,叶凡发现足足数十名星峰的弟子,飞临拙峰上空。

        “我不是给你弓与箭羽了嘛……”李若愚老人盘坐在残破的殿宇中,闭着双眸,仅仅说了这样一句话。

        叶凡心中吃惊,感觉这个看起来很虚弱的老人,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大声冲着天空喝喊,道:“你等欺人太甚,此乃一座主峰的传承所在地,你们竟然随意飞临,若是其他鼎盛的主峰,你们敢如此吗?”

        天空中,顿时传来星峰弟子的怒斥声。

        叶凡非常干脆,弯弓搭箭,古弓一下子震动出一股恐怖的波动,远处一只老鸦呱呱大叫,竟然化成一道乌光,没入叶凡手中的一支箭羽中。

        这样一种结果,让叶凡瞠目结舌,他感觉箭羽像是一下子化成了一轮烈日,拥有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

        天空中,星峰的弟子皆震惊,有人惊叫道:“不好,快退!”

        叶凡没有敢将这一箭射出去,他觉得若是射出,说不定将天打出一个窟窿,老人给他的古弓与箭羽实在太神秘了,拥有不可思议的伟力。

        当然,最让他震惊的是,拙峰上那九只不祥的老鸦,全都化成了乌光,没入他身上的九支箭羽中,在这一刻仅仅是将一支乌黑的箭羽搭在弓弦上,上方的天空就轻颤了起来。

        “这一定是重宝啊!”叶凡觉得选择留在拙峰上,完全正确,这里有着太多的秘密。

        叶凡手持古弓,面对天空,指向哪里,那里的人便会惊叫,亡命飞逃。

        远空,数道人影快速冲来,星峰有长老驾临此地,高呼:“李师兄手下留情!”

        “将他们惊走就算了。”就在这时,李若愚的声音传来。

        天空中,星峰的那些弟子四散分逃,全都吓的变了颜色,很多人脸色雪白无比。

        “是传说中的那把古弓,不是随着拙峰的传承同时消失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了?”

        “那九只老鸦,经常见到,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恐怖,与九支箭羽能够分别合一,它们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