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126章 众妙之门,第127章 玄黄
  • 正文 第126章 众妙之门,第127章 玄黄

    作品:《遮天

        前两章合在一起发出,现在继续去努力,写第三章。

        真的是“仙血”吗?叶凡与姬紫月都不自禁生起这样的念头。

        鲜红欲滴的血水灿灿生辉,烙印在正前方的铜壁上,形成一个巨大的“仙”字,高能有九米左右,华光四射,绚烂夺目,若璀璨的赤霞凝聚而成。

        “成仙的秘密尽在此处吗?”姬紫月双目灵动,嘴角弯弯,偏头观望。

        灿灿血字带给叶凡以异样的感觉,他静心凝神,细细品味,希望能够发现什么。

        大殿内混沌涌动,阴阳二气流转,那光辉灿烂的“仙”字,有着一股难以说清的韵味。

        无知无觉间,这两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仿佛触摸到了一股难明的意境。

        前方,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天地枯寂,而后又繁盛,在衍化,在生灭。

        大道清虚,空灵而又变化莫测,永不寂灭。

        种种莫名异相呈现,让人既沉醉,又茫然,陷入到昏沉的状态,两人伸手,似想向前抓去,攫住那一缕莫名的轨迹。

        “有名,万物之母。天地有形位,阴阳有刚柔,相合滋养万物,缔造生灵。”

        “无名,天地之始。无形无状,出于虚无,绵绵不绝,犹如一缕游丝,不见形迹,永不衰枯,天地本始,道之根本。”

        恍惚间,似有一种声音在大殿内回荡,诱惑人前进,欲探索天地之根,开启众妙之门。

        这是一种莫大的诱惑,仿佛成仙的希望就在眼前,大道伦音,不断回响,如黄钟大吕,让人彻悟。

        姬紫月神力虽被封,但是此刻**却恢复了自由,面呈祥和之色,如痴如醉,正在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而叶凡同样如此,天地间似有一盏明灯,高悬在上,绽放无尽神韵,指引他前行,那天音妙谛,无尽法门,浮现眼前,一条神光大道铺现在他的脚下。

        无法的抵挡的诱惑,不自觉的迈动脚步,两人虔诚无比,如受召唤,似被引导,缓缓前行。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地涌圣泉,天降金莲,鸾凤飞舞,瑞彩千道,神虹万条,五色纷呈,七彩照耀,各种祥华不断流转。

        突然,叶凡的金色苦海浪涛冲天,雷电交织,他的肉壳宛如黄金浇铸,一片炽烈。在这一刻,所有祥瑞全都模糊了,四周一片迷蒙,他感觉如临深渊,似坠地狱,通体冰寒,冷汗长流。

        看不清周围的景物,无尽迷雾将他包围,森然杀机,铺天盖地,完全将他笼罩。

        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隐约间觉得,自己与死亡仅有一步之遥,所谓大道伦音是如此的虚幻,是那样的飘渺,不再真实。

        与此同时,姬紫月的娇体也绽放出霞光,洁白如玉的体表,有点点光泽闪耀,她如遭雷击,止住了步伐,显得茫然无比。

        “咚”

        叶凡的海底泉眼中,绿铜块轻轻震动了一下,他顿时感觉神智清明,彻底复苏了过来。迷雾渐渐散去,他发现已经来到了那面铜壁前,距离那个以鲜血烙印的“仙”字不过数步之遥,即将触碰到。

        而姬紫月更甚,玉手已经伸出,不过咫尺之遥,就要摸到了那血淋淋的“仙”字。

        他一把将紫衣少女拉了回来,而后快速后退,当离开那里足够远后,两人所看到的景物终于彻底清明,不再昏沉与迷蒙。

        再向前望去,九米高的巨大“仙”字,竟如森罗地狱一般可怕,鲜血淋淋,让人感觉到了无尽的杀机。

        种种妙相,无尽大道伦音,全都消失不见了,没有了玄而又玄的道韵,有的只是恐怖与可怕。

        “这是……”

        两人遍体生寒,冷汗长流,刚才如果再前进几步,恐怕血溅五步,不存于世了。

        “我明明听到了大道天音,怎么转眼间全都消失了,眼下再也没有了仙之气象……”姬紫月非常不解。

        叶凡则是心中凛然,本欲探索无尽妙谛,不曾想最终却如临深渊,被指引向死亡的边缘,让他脊背生寒气。

        最终关头,若不是金色的苦海浪涛冲天,绿铜块震动,他恐怕已经倒在血泊中,不在这个世间。同时他有些惊讶,姬紫月的体质也很特殊,在最后关头亦止住了脚步,虽然是被他拉回来的,但足以说明此女的不凡。

        看着大殿中的几具白骨,叶凡身体冰凉,为寻成仙的秘密,却化成枯骨,长眠于此,这才是血淋淋的真实现状。

        虚幻的、飘渺的全都消失不见了,迷雾散尽,有的只是杀机,让两人浑身流淌出冷汗。

        “这预示了什么?难道说修行的尽头是深渊,是地狱,不可成仙吗?”

        “东荒古史中,诸多绝代强者苦追仙迹,难道只是一条绝路吗?走到尽头,将是万丈深渊……”

        若是这样的结果,不免让人心寒,绝修士之希望,断修行的根本。

        “修行道路的尽头,到底有没有仙?”姬紫月在怀疑,东荒古史中,那几位传说中已经成仙的人物,是否真的跨越了那一步。

        “难道说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仙?”

        “这是一条突然而止的断路不成?”

        在这一刻,她想起了那位无名的修士的话语。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姬紫月产生了共鸣,心有戚戚焉。

        叶凡也在思索这个问题,他见到过九龙拉棺,可是强大如铜棺内的人也死亡了,九条龙亦无生命了。他走入过大雷音寺,那座传说中的古庙却已荒废,所谓的佛已不知去向,佛陀是否只是一种境界,而非真正永生的仙?

        这让他心有疑惑,这个世上到底是否有仙,他难以明了。

        “不管怎样说,有人可以横渡星域,能够做到这一步就可以,打开通向星空彼岸的路……”

        仙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说的清,到底存在与否,从来没有真实的证据,有的只是无尽的传说。

        “东荒古籍中,有几例成仙的记载,但却似是而非,不甚明了,这……”姬紫月一阵迷茫。

        “想那么多干嘛,等你到了那等境界,再做忧虑吧。”叶凡敲了她一记,让她回过神来。

        “你又敲我……”姬紫月手抚光洁的额头,痛的泪眼汪汪,道:“你在挑衅一个未来的仙人的尊严!”

        “你自己都说了,世上多半没有仙。”

        “我要是成仙了,不就有仙人了吗?”姬紫月将亮晶晶的小虎牙磨的咯吱咯吱作响,道:“再敢敲我,将来我饶不了你!”

        叶凡笑着捏了捏她那挺俏的琼鼻,道:“真自恋……”

        “这是自信!”姬紫月向后躲,咬牙切齿,道:“你最好不要挑衅未来的仙人。”

        森然杀机在弥漫,两人已经退到了足够远处,依然感觉到了血字的可怕。

        “玄而又玄,禀气有厚薄,得以生圣贤……”

        虚无缥缈的波动再次响起,从那个血淋淋的仙字发出,诱人前进,欲窥妙谛真境。

        不是声音,亦不是神识传荡,完全是一种莫名的气息在流转,让人误以为得到了大道妙谛神音。

        叶凡与姬紫月面面相觑,越发觉得可怕,似声音又如神识的波动,确实蕴有妙不可言的修行至理,但他们却不敢前进。

        前路是万丈深渊,沿途风景虽好,但多前行一步,便可能万劫不复。

        “除情去欲,守中和,玄中有玄,道中有仙,众妙之门,从速开启……”

        更加艰涩与玄奥的波动传来,前方那个血淋淋的“仙”字竟然在震动,而后分为两半,竟开启了一个神秘的门户,四个古字显化:众妙之门!

        “不是绝路,成仙有望,断桥接续,里面一定有成仙的秘密!”姬紫月咬着红唇,贝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大眼弯弯,左脸颊漾出一个小酒窝,俏皮而生动,满是喜悦的神色。

        不过,她却没有迈步,而是瞟向叶凡,道:“给你一个成仙的机会,大步前进吧。”

        前方,是深渊,还是机遇?

        叶凡感觉浑身冷森森,他没有前进,反而再次后退了几步,道:“未来的仙人,机会让给你了。”

        姬紫月却也不敢前行,亦向后退了几步,两人心思一致,全都心有忌惮,觉得前路很有可能是无尽深渊。

        可是,不前行的话,如何脱困?后方没有退路。

        突然,叶凡心中一震,他感应到了一点特别的气息,似有湖水的腥味。

        血淋淋的“仙”字分成两半,形成众妙之门,在其旁边不远处,那里混沌翻涌,阴阳二气流转,但却很不均衡,不断塌陷与沉降。

        “那是……”姬紫月顺着叶凡的目光望去,很快也发现了异常,道:“似是一条通道!”

        叶凡一步一步前行,姬紫月跟在后面,各种妙谛神音再次传来,两人心志顿时被侵,有些迷茫起来。

        叶凡轮海中的绿铜块似很抗拒,轻轻震动,化解了危局,他们神智清明,得以继续前进。

        就在仙字的旁边,混沌雾气下,竟有一道缺口,铜壁被生生打穿,一条被人为开辟出来道路坑坑洼洼,不知道通向何方。

        “天,谁有这样强横的战力,将铜殿打穿,开凿出了这样的道路?”姬紫月惊叹不已。

        传说中的青铜仙殿,坚不可摧,如天地囚笼,根本无法打破,东荒诸多强者深陷里面,没有人可以活着出来,皆被困死。

        据说,过去最成功的一次探索,也只是传出一具尸体,不过却没有什么真实证据。

        但是,眼下这一传说似乎被打破了!

        点点湖水的腥味扑面而来,叶凡与姬紫月快速前行,半个时辰之后,沿着坑坑洼洼的铜道,竟然走出,来到了青铜仙殿的顶上。

        “天啊,有人打穿了青铜仙殿,逃了出来,这是何等强绝的人物?!”姬紫月美目中满是震惊。

        叶凡也是心中骇然,他们能够活下来,完全是因为绿铜的缘故,而有人竟是如此的可怕,以一己之力,打穿铜殿,生出此门!

        “这个人没有选择进入众妙之门,看来与我们有着相同的思虑,临渊而退。”姬紫月的大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道:“太不可思议了,他打破了传说中的青铜仙殿,传出去,定然要震动东荒!”

        依据那些坑坑洼洼的痕迹,可以推测,已经过去无尽岁月了。

        有人在数千年,甚至上万年前,就从这里逃了出来,但却没有在东荒声张,他为什么要隐瞒?

        如果这个人还活着,达到了何等境界?细细思量后,叶凡与姬紫月都感觉心中凛然,生出种种念头。

        叶凡撑起一片光幕,将姬紫月笼罩在里面,站在如城池般巨大的铜殿上,四周湖水流动,隐隐有一股波动传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撕扯他们坠落进铜殿,叶凡轮海中的绿铜块虽无寂静无声,但却有奇异威力,可怕的波动不再影响他们。

        两人意外逃出铜殿,皆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不久前,在众妙之门,异相纷呈,虽然带着诱惑,藏着森然杀机,但是那些奇异的波动确实是修行上的妙谛真理,两人默默回想,而后记在了心中,这是他们唯一的收获。

        凭着感觉,叶凡觉得,不比《道经》差,可惜只得到了只字片语。姬紫月更是与姬家的古经比较,也觉得足以相媲美。

        众妙之门后面到底有什么,他们不得而知,不想去探究,能够活着出来,已经是天幸。

        叶凡仔细观察,上方的湖水有乌云般的迷雾覆盖,不过却有些薄弱。此处的铜殿被打穿,连带着上方的云雾都稀薄了不少。

        “也许能够逃出去……”

        他提起姬紫月,破水而上,刚刚升腾到半空中,又如以前那般遭受了重压,上方巨大的阴影似有生命的庞然大物,游弋而过。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退缩,而是强忍着压力,继续向上,通体射出金光,在水中传出去很远。

        越向上压力越大,叶凡渐渐了有了粉身碎骨的感觉,他祭出自己的鼎,在前开路。

        虽然,这个区域最薄弱,但叶凡还是感觉有些承受不住了,就在这时,姬紫月惊叫了起来,道:“是玄黄二气!”

        上方,沉凝如山、厚重如云的大片阴影,呈玄黄二色,迷迷蒙蒙,似乎一缕雾丝就可压碎一道山岭,沉重的让人感觉窒息。

        叶凡根本没有触及到,还未真正相遇,就已经快承受不住了,被那种威势压的喘不过气来。

        辰星乱逆,阴阳舛错,玄黄喷薄,普通人认为,玄黄为混沌之气。但真正的修士自然不会这样想,认为玄为天精,黄为地髓,是为天地精髓,故以玄黄表天地。

        “天啊,是真正的玄黄二气,居然有这么多!”姬紫月非常震惊,而后满眼都是小星星,道:“这是祭炼‘器’的最佳圣物!”

        她被叶凡撑起的光幕笼罩,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压力,但是叶凡已是满头汗水,眼看就要不支了,道:“你在乱喊什么!”

        “我是说,这是天地间最难得的精气,是祭炼‘器’的圣物,多少强大的修士苦寻一辈子,也难以得到一丝,这里竟然有这么多!”姬紫月非常激动,脸色绯红,不断摇动叶凡的肩头,道:“快去收取,以它锤炼己‘器’,将来一定可以凝聚‘道’与‘理’,化成极道武器。”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叶凡摇摇欲坠,难以前进一步。

        “无名,天地之始,是为道。有名,万物之母,是为天地。玄黄是天地之精,是万物的母气,是锤炼一切有形之质的圣物,最是难得!”姬紫月很兴奋,脸上生出红晕,看起来非常甜美,颤声道:“平日间,绝顶强者百般寻觅,却难有收获,而这里却有这么多,一定要收取过来一些。”

        叶凡闻听此言,确实心动,他的鼎若以玄黄锤炼……他觉得心跳在加快。

        可是,实力摆在这里,他确实无法攫取,根本走不到近前。

        姬紫月摇动叶凡的肩头,道:“快解除我的禁制,我有办法收取。”

        叶凡自然不会为其破开禁制,那样纯属自己找虐,这个紫衣少女实力难以揣度,他可不想被反制。

        “放心好了,我不会出手对付你。”姬紫月抱住他一条手臂,咬着一对亮晶晶的小虎牙,道:“这是天大的机缘,如果不抓住,会遭天打雷劈的。”

        天地初始,溢出精华,是为玄黄,数量少的可怜,已几近枯竭,是绝顶强者的最爱,炼器之瑰宝。

        叶凡多少知道的一些,但远没有紫衣少女了解的多,看她这个样子,他也难以平静,思索如何攫到玄黄。

        可是,按照传说,一缕玄黄之气就足以压碎一条山岭,眼下他根本没有能力收取,上去的话多半会立刻粉碎,化成血雾。

        “轰隆隆……”

        上方,相对于其他区域,玄黄之气最为薄弱,但是此刻却响声隆隆,有刺目的光芒从远方流转而来。

        玄为天精,黄为地髓,交融在一起,并不会有光华四溢,但是此刻当中却有一道玄黄气格外绚烂,比其他厚重无华的玄黄气璀璨很多倍。

        “天啊,是玄黄之根,精华所在!”姬紫月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小脸红扑扑,而后气呼呼的抓住叶凡,道:“快解开我的禁制,那可是传说中的母气精华,是玄黄之粹,千百世难得一见,得不到的话,人神共愤!”

        就在这时,叶凡的轮海震动,绿铜块飞出,没入玄黄内,将那道绚烂的精粹吸住,降落而下。

        姬紫月既震惊,又激动,喊道:“分给我一些!”她以为是叶凡出手,收取下来的。

        事实上,绿铜块根本不受控,叶凡急忙祭出自己的鼎,迎上了绿铜块,吸收玄黄精粹。

        “咔嚓”

        崩裂的声响传来,那尊小鼎根本无法承受,被万钧重压击碎,与玄黄精粹混合在一起。

        绿铜块只吸收了部分玄黄精粹,可谓“浅尝辄止”,其余精粹缭绕在外,碎鼎亦附在绿铜上。

        叶凡不知是喜是忧,绿铜太神秘了,轻易就捕捉到了玄黄精粹,可是他辛苦锤炼的鼎却碎了,让他滋味难明。

        “这是好事,碎鼎与玄黄相融,你可以重新祭炼,将会得到梦寐以求的武器。到时候不要忘记,分我一缕玄黄精粹,你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姬紫月挥舞着小拳头,满眼都是小星星,几乎快咬到了叶凡的耳朵,大声提醒。

        绿铜块飞来,叶凡心中忧惧,一道玄黄可压碎一条山脉,这样的玄黄精粹想来更加沉重,若是进入轮海,他怕自己立刻粉碎。

        可是,根本没有办法躲避,绿铜一闪而至,眨眼沉入海底泉眼,一切风平浪静,并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让他放下心来。

        此刻,上方隆隆作响,玄黄精粹被收走后,云开雾散,这片区域竟清明了起来,出现了一个缺口。

        这是难得的机会,叶凡提起紫衣少女,化成一道闪电直冲而上,瞬间脱离了湖底。

        “好多的玄黄气,不能收走,实在不甘呀……”姬紫月不甘的叫嚷着,简直就像是一个小财迷。

        “哗啦啦”

        浪花翻卷,叶凡冲出水面,终于长出一口气。

        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碧波万顷,一望无垠,水雾迷蒙,湖面青碧透亮,像是一块天然的宝石,缭绕着仙气,点缀在苍茫大地上。

        叶凡飞行了半刻钟,才来到一方岸边,入眼一片葱郁,无尽的古木生长在岸上,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终于脱困了……”两人可谓劫后余生。

        岸边,老树参天,青碧翠绿,叶凡的心神彻底放松了下来。

        姬紫月大眼轻瞟,波光流转,皱了皱鼻子,而后亮晶晶的小虎牙与可爱的小酒窝同时显现,道:“喂喂喂,我们曾经共患难,可谓生死之交,还不快放开我?现在该同甘苦了,快分我玄黄精粹。”

        她完全不将自己当外人,生动而又有些俏皮,轻盈的走来,偏着头浅笑,伸出一只纤柔的玉手,在叶凡眼前轻晃。

        “对,是该同甘共苦。”叶凡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道:“将你们姬家的古经给我默写出来吧。”

        “什么?!”姬紫月以水灵灵的大眼瞪着他,道:“你这是强盗行径!”

        “没错,今天我就是要打劫。”叶凡灿烂的笑着,道:“而且,什么都要打劫,宝物交出来,古经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