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桥境界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桥境界

    作品:《遮天

        无名,天地之始。

        鼎内,九个古字烙印在鼎壁上,交织出天地间的“道”与“理”,先如星辰,神华点点,后如混沌,吐气布化,出于虚无,变化千万,没有定势。

        有名,万物之母。

        叶凡感觉像是来到了万物初生的时代,天地定形,阴阳并济,合气生万物,天施地化,生长与衰败,繁盛与灭亡,不断交替轮回。

        什么是永恒,什么是刹那,此时不分彼此。

        叶凡心中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九个古字与“鼎”交融,像是在开天辟地,似是在再造一方世界,此刻的“鼎”变得玄而又玄,神秘莫测,如混沌衍生而成,古朴而大气。

        叶凡虽然身在鼎中,但却感觉像是来到了世界的尽头,立身在时间长河的起点,一会儿星辰满天,一会儿苍穹枯寂。

        依据《道经》所记载的古法,以“器”镇压己身,实现刹那的永恒,叶凡终于做到,准备服用神药来提升修为。

        鼎内充满了玄秘的气息,迷迷蒙蒙,自成天地,叶凡将玉盒打开,灿灿生辉的金色的果实顿时溢出馥郁芬芳的香气。

        此刻的鼎已化生永恒,叶凡再无任何顾忌,将一枚金色的果实纳入口中,轻轻咬碎,龙眼大的圣果顿时化成了琼浆玉液。

        他运转《道经》所记载的玄法,快速化开神药,金色的能量顿时流转向四肢百骸,他的身体瞬间亮晶晶,像是黄金浇铸而成。

        叶凡以“器”镇压己身,实现刹那的永恒,神药化开后,滋润了他肌体,但他并没有化成婴儿。奇异的金色能量一遍又一遍的洗礼他的肉壳,让其血肉、脏腑、骨骼都坚韧到不可思议程度。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道经》所记载的玄法虽然在运转,但是并不能牵引金色的能量流入苦海。

        “怎么会这样?”叶凡心中充满了不解,无法引导金色的能量,便不能开辟苦海,没有办法提升修为。

        时间在慢慢流逝,奇异的能量缓缓流淌,每一寸血肉都被洗礼,逐步滋润肉壳,让其体质不断提升,躯体越发的强大起来。

        “为什么不汇进苦海……”叶凡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奇异的金色能量开始向他的眉心流动而去,如涓涓细流,从四面八方汇入双眉间,神华灿灿,竟在那里聚成一汪金色的小湖。

        “这是……”在这一瞬间,叶凡感觉自己的灵觉一下子提升了不少,五感变得极其敏锐,鼎内世界似一下子变得生动了起来。

        最终,绝大部分金色的能量都凝聚到眉心间,在那里形成一汪金色的小湖,只有少部分能量润入他的肌体中,修为没有提升,但是他的神识却变得非常强大。

        “我明白了,传说是真的!”叶凡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自语道:“荒古禁地有九座圣山,生有九种完全不同的神药,据说每一种神药都有完全不同的功效。”

        显而易见,金色的果实所蕴含神秘能量,不入苦海,不进命泉,但却可以滋养神识,让精神力快速壮大。

        三年前,叶凡被告知荒古圣体不能修行,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却一直在突飞猛进,不比任何仙苗差。他一直在怀疑,当初服下的圣果所蕴含的能量,汇入了他的苦海,助其打破了魔咒。

        “或许真的是这样,三年前的圣果对开辟苦海有莫大的作用,而今日的神药则可滋养神识。”

        传说,九种不同的圣果具有九种功效,唯一相通之处就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温养肉壳,淬炼体魄,脱胎换骨。

        “第一种神药让我成功踏上了修行的道路,将荒古圣体的苦海开辟了出来,第二种神药壮大了我的神识,究竟将带给我怎样的机遇?”

        当一切平静下来,叶凡感觉精神饱满,神识无比壮大,灵觉异常敏锐,他收起“鼎”,出现在洞府中,这种体会更加明显了。

        随后,他走出洞府,站在悬崖上眺望远山,顿时感觉视野变得无比开阔,纵然是非常遥远的景物都变得很清晰叶凡细心体会这种变化,天地万物,一草一木似乎一下子生动了起来。

        “这虽然是一种很好的蜕变,但是眼下我最需要的是开辟苦海,让神力源泉汩汩而涌,提升修为。”

        他有喜悦,更有失落,心情很矛盾,这种神药的功效虽然很强大,但并不是他目前最想要的。

        他出言安慰自己,自语道:“据说,修士到了一定境界后,唯有神识壮大起来,才能感悟天地自然。到达那个层次后,想要提升修为,只能靠‘悟’,而没有其他办法,我此刻是在为日后铺路。”

        想到这里,叶凡不再失落,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叶凡没有服食神药,而是在默默修行,他想将神药彻底炼化吸收,不浪费一丝一毫。

        而在这个过称中,他惊讶的发现,由于体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开辟苦海时容易了很多。一个月结束后,叶凡再次以鼎镇压己身,来实现刹那的永恒,开始服用第二枚金色的果实。

        这一次,奇异的金色能量依然首先洗礼他的肉壳,滋润他的每一寸肌体,提升其体质,最后化成涓涓细流,融入眉心间,让金色的小湖深邃了不少。

        叶凡感觉神识再次强大了,当收起鼎后,来到洞府外,耳中听到了很多野兽的呼吸声,甚至连远处那只蚂蚁爬动的声响都可闻到。

        神识所至,无需眼目,无需耳朵,就可感知到附近的一切,非常的空灵。

        “我的灵觉在不断的变强。”

        此外,还有一个让叶凡感觉惊喜的变化,由于体质再次提升,血肉中金霞闪烁,他在开辟苦海时,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力。

        他立刻开始闭关,又是整整一个月,当再次出现时,叶凡整个人变得飘渺了一些。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每个月的月初,都以鼎镇压己身,服食圣药,发生了近乎脱胎换骨的变化,而神识更是越发的凝练,几可要化形而生了。

        此外,还有另一个可喜的变化,肌体在蜕变,体质在提升,肉壳神华闪烁,在开辟苦海的过程中不受阻滞。

        时光匆匆,叶凡已经服食下第六枚金色的果实,苦修一个月,重新走出洞府后,他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像是有云雾笼罩在身,山风吹来,衣衫猎猎作响,他像是一名谪仙立身在山崖上。

        叶凡的眉心间,一汪金色的小湖深邃无比,无法探测到底,完全化生成了精神力,竟可凝聚成型了。

        而金色的苦海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浪涛冲天,神霞闪耀,雷电轰鸣,足足增长了一倍有余,快化成拳头那么大了。

        苦海中央,命泉喷涌,神力源泉沸腾,海底的泉眼开阔了很多倍,源源不绝,不断汹涌而出,还不时冲出一道道霞光。

        “神力如潮,霞光满天,我达到命泉境界的顶峰了。”叶凡多少有些激动。

        圣药名传东荒,自古以来,关于它的传说太多了,具有不可思议之神效。奇异的金色能量以滋养和壮大神识为主,同时改变了他的体质,没有流淌进苦海,但依然让他即将突破命泉境界。

        “圣药名不虚传!”

        除却“轮海”外,人体还有其他秘境,姜汉忠等便是超越彼岸境界的存在,让叶凡感觉到了天大的差距,他迫切想变强。

        还剩下最后一枚金色的圣果,叶凡捧在掌中,重入洞府,以鼎镇压己身。当服用下这枚金色的果实后,他顿时感觉身体一震,骨骼嘎嘣嘎嘣作响,血肉不断抖动,五脏六腑更是连连震颤,他浑身剧痛无比。

        “这是……”他咬紧牙关,忍受这种炼狱般的煎熬。

        瞬间,他明白了,这才是脱胎换骨的变化,服用前六枚金色的果实时只能算是蜕变,并不是本质上的新生,直到此时才真正破茧化蝶,血肉、脏腑、骨骼在重组,这是一种另类的再生。

        就像当初他与庞博第一次服食圣果,走出荒古圣地,返老还童时一般,这是同层次的变化,是真正的脱胎换骨!

        骨骼被洗礼后洁白如玉,骨质坚硬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堪比神兵利刃。五脏六腑被浸润后无瑕无垢,没有一丝杂质,犹如神器。体表被滋养后晶莹而富有光泽,近乎透明,闪烁着宝辉。

        叶凡的肌体灿灿生辉,奇异的金色能量化成溪流,没入眉心间,金光闪耀,那汪小湖深不见底。

        而后,叶凡直接闭关,直到两个月后,洞府中传来隆隆之响,海啸连天,惊雷阵阵,同时有一道道彩虹射出。

        此刻,叶凡的金色苦海开辟到了拳头大,一道璀璨的彩虹高悬在上,横贯苍穹,绚烂无比,他终于结出了一小段神脉,悬于苦海上方,他成为了一名神桥境界的修士!

        叶凡站起身来,走出洞府外,整个人没有强大的能量波动,不并不多么飘逸出尘,反而看起来很清秀,如邻家的大男孩一般,少了几许不凡,多了一种平淡归真的韵味。

        他没有出手,未尝试如今修为如何,因为无需如此,心中早已明了。叶凡的心很平静,平淡的生活了一个月,坐山观虎斗,溪边看水流,而后才开始继续修行。

        这一次,他开始锤炼自己的“器”,将自青铜古棺中得到的那部神秘古经上的第一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刻在了“鼎”上,尽管不能长久的烙印在上,古字很快就会消失,但是这尊小“鼎”却因此变的越发的不凡了。

        最终,在此修行了一年有余,叶凡感悟颇多,对“道”的理解加深了不少。

        无名者谓道,出于虚无,为天地本始。有名谓天地,有形位,有刚柔,为万物之母。

        他觉得“鼎”与“道”还有“天地”,像是有着天生的联系。

        鼎,三足两耳,玄而又玄,三足定天地,两耳生阴阳,圆鼎纳混沌。演化“道”与“理”,是为无名。合生有形体,容纳万物,是为有名。

        “鼎,像是天地自然衍生的‘器’,将有名与无名完美结合,演生‘道’与万物之‘母’。我以鼎作为器,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不愧为古中国最神秘的圣物。”

        在此地修行了一年有余,叶凡决定离开这里,该出去走动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