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4章 最后的伏笔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4章 最后的伏笔

    作品:《官神

        许多年后,当知情人士议论当年的一场惊心动魄的选举风云之时,都不理解的一点是,为什么夏想夏副书记就没能留在齐省,没能晚走几天,要是当时提名的省长候选人是夏书记该有多好。夏书记肯定会一举获得通过表决,而不会出现任何曲折和波折。

        而后世研究夏想历史的史学家对夏想没有在齐省扶正,得出的结论却和齐省知情人士截然不同。

        尽管研究夏想的史学家们,在夏想许多次关键的升迁或调动之时,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分岐,但这一次的调动是唯一一次意见统一的鉴定,都一致认为,夏想调离齐省,是一次英明的决定。

        而没有在齐省扶正担任省长,更是一步丢小得大的妙棋,正是因为夏想一步迈出了齐省,走向更辽阔更有挑战性的岭南,让夏想的目光从齐省一地上升到了坐拥岭南而问鼎天下的实力!

        后世的史学家们对评价夏想在齐省一任上的功过时,争论不休,有人认为夏想在齐省过于韬光养晦,进步不大。有人却说夏想在齐省一任,虽然表面平和,主动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正是齐省特殊的政治气候锻练了夏想隐忍和毅力的一面,为他的岭南之行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不管争论有多激烈,但对于夏想离开齐省上任岭南的决定,却是众口一词的盛赞!

        如果从后世回顾历史,得出的结论自然是事后诸葛,不足以奇,但对身在其中的当事人来讲,谁也不知道一次省长辞职的意外,一次新任省长的选举,会对齐省的政治气候带来怎样的厄尔尼诺的影响。

        夏想也不知道,他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他只知道,尽人事,尽一切可能将齐省的动荡扼杀。齐省动荡,最终遭殃的还是齐省百姓。程在顺以齐省代言人的角色自居,其实不过是拿齐省人民的利益当赌注,来向中央提条件。

        既然他遇上了一次难得的齐省本土势力大阅兵的机会,不加以好好利用,岂非坐失良机?

        只不过事后发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在齐省事件尘埃落定之后,夏想在岭南的办公室再回望齐省,心胸一下开阔了许多,对于没能在齐省扶正担任省长,更是看得淡然几分。也让他更为他在人大会议之后第一时间离开齐省的选择,深感庆幸。

        当然,如果让他人评说,就是英明了。

        ……邱仁礼最先拿到结果,孙习民坐在他的旁边,目不斜视,似乎对结果漠不关心,其实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夏想还好,一脸淡然的微笑,是所有省委领导中,最淡定的一个。

        而程在顺和秦侃,再也没有了投票之前的从容,一脸紧张,对视一眼,又想伸长脖子去看邱仁礼手中的结果,但因为离得远,又不能站起来看,就显得太失礼了。

        谢信才坐在程在顺和秦侃的上首,见二人过于紧张的举动,小声说道:“马上就要宣布结果了,急什么?不管是什么结果,都是人大代表对中央和省委交出的答卷,都要承认。”

        谢信才的话意味深长,秦侃脸色讪讪,程在顺脸色厚实一些,只是微一点头,并未答话。

        邱仁礼似乎是故意拿捏一下,手中捏着结果,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大会之上已经鸦雀无声了却就不宣布,差点儿让一些急于知道结果的人跳脚。

        过了一会儿,邱仁礼才轻轻咳嗽一声,事先有意无意扫了程在顺和秦侃一眼,才慢条斯理地宣布:“本次大会应到人数912人,实到人数899人,符合法定人数,本次会议的投票结果,真实有效。”

        “赞成票532票,反对票230票,弃权137票,我宣布,李荣升同志正式当选为齐省省长!”

        邱仁礼的声音微微有点颤抖,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谢信才带头鼓掌,而且声音极大,就如一块巨石落地。

        随后,主席台上响起了先稀落后热烈的掌声,再后,整个会场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程在顺震惊了,532票赞成……怎么会?近三分之二多数了,要知道,光是亲口答应他会投反对票的代表就有过半了,再加上间接的带动关系,应该有三分之二多数反对才对,怎么会是三分之二赞成?以他最乐观的预计,哪怕夏想卖足了力气,顶多能够争取到300张赞成票就不错了。

        而李荣升刚刚担任副省长不久,在人大代表的心目中还没有什么印象,更没有威望,就算他齐省人的身份可以争取到同情分,也顶多有100多票的加分,就是说,以程在顺最乐观地估计,夏想的鼓动再加上李荣升的带动,充其量无限限度地接近半数,但还会离半数差那么一点点。

        他最想看到的结果就是李荣升和夏想……功败垂成!

        怎么会有532票赞成?怎么可能!

        秦侃在惊愕之后,双手放在胸前,连鼓掌的动作都不会了,只是直直看向液晶大屏幕。等邱仁礼宣布结果之后,液晶大屏幕上同步出现了票数统计,红色大字明白无误地宣告了最终结果——李荣升虽然是弱势省长,虽然在国情之内普遍接近全票当选的情况之下,得票率低得可怜,但还是如期当选了。

        胜利,最伟大也是最险之又险的胜利!

        李荣升欣慰了,笑得十分灿烂,他满意了,尽管反对票高达230张,弃权也多达137张,他依然心满意足,对于直接越过常务副省长而一步迈入省长宝座的惊险来说,胜利确实来之不易。

        夏想微微点头,得票数比他预期得还要好上一些,他做出的最坏打算就是勉强过半,李荣升以跛脚省长当选。不想形势比预料中好上不少,也证明他的双管齐下的策略完全奏效。

        但高达230票的反对和137票的弃权,也充分证明程在顺在齐省的本土势力之中的威望,依然一时无两。而齐省本土势力在拉拢、分化和打压之下,依然坚挺,就让夏想明白,齐省今后的道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还会是外来势力和本土势力之间的较量。

        但好的迹象是,此次选举,彻底让齐省本土势力内部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团结一致的盛况不再,从而埋下了分裂的伏笔,不出意料的话,大会之后,齐省本土势力的内部,会出一次大范围的洗牌。

        在齐省本土势力内部洗牌之前,中央会继续在政治层面对齐省进行下一轮的洗牌!

        中央对孙习民辞职、程在顺以人大会议相要胁抵制中央对齐省的进一步掌控,想必已经忍无可忍了,而选举结果,背后是夏想和程在顺之间的较量,夏想赢了一局。正面却是中央和齐省本土势力的角力,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掌声经久不息,在掌声中,几家欢喜,几家忧愁。不提主席台上各人心思各异,就是台下各个人大代表之间,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猜测对方到底投的是赞成票还反对票,赞成的动机是什么,而反对的动机,又是什么……不信任的种子,已经在每个人的心中种下,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就会生根发芽。

        随后,举行了闭幕式。

        再后,由邱仁礼郑重宣布,齐省人大会议圆满闭幕。

        一系列的起伏事件就此随着闭幕式落下了帷幕,但实际上,另一轮的较量,才正式开始。

        第二天,齐省省委召开全体干部大会,由谢信才代表中组部正式宣布了中央的任命决定。决定宣布之后,夏想发表了深情的告别演说。

        夏想正式告别了齐省。

        让众人不解的是,按照排名,应该是先由李荣升发表讲话,然后才是夏想,但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或是故意为之,竟是夏想在先李荣升在后。

        李荣升也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发言,感谢了应该感谢的人,感谢中央感谢省委感谢人大,等等,在最后,还特意感谢了夏想,指出在他和夏想共事的时间内,夏想给予了他太多的帮助。

        又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发言,李荣升现在身为省长,比夏想级别高,就算夏想真给予了他无私的帮助,他的感谢也应该在私下表示,而不是在全体干部大会上当众说出,个人意味,绝对另有暗指。

        再后,新任齐省省委副书记贾立方也发表了讲话。

        至此,齐省省委班子在经历了波折和动荡之后,再次组建完毕,将会在邱仁礼和李荣升的带领之下,迈向新的征途。

        但齐省的一切已经和夏想没有关系了,在全体大会之后,夏想一刻也没有停留,立刻和谢信才一起,踏上了前往岭南的征途。急着走,不是不留恋齐省,而是岭南在向夏想发出了召唤。

        还有一个原因,夏想知道,齐省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结,他越早离开越好,将一切麻烦抛到身后是最好的做法。因为他早就不是齐省的一员,不管齐省再发生什么大事,都和他无关了。

        尽管他很清楚,齐省即将发生的动荡和洗牌,其实都是他的伏笔!尽管他更清楚,齐省接下来的动作,将会更加直接有力,而且还会五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