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3章 结果初现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3章 结果初现

    作品:《官神

        (祝贺花自语荣升为官神的掌门!)在李荣升提名的表决阶段,是秦侃和程在顺能够制造事端的最后阶段。

        如果李荣升的提名获得通过,李荣升成功地荣登省长宝座也就算了,如果……万一李荣升未获过半人大代表的支持落选的话,那么齐省事件就上升到了对抗的第二阶段。

        也是最高阶段的角力。

        谁都清楚,李荣升如果落选,就等于中央的权威在齐省遭到重创,相当于整个齐省和中央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诚然,在平常时期,地方各省和中央之间也是矛盾重重,各省对中央的政策阳奉阴违者有,直接不执行者有,甚至公然违抗者,也有,但事情都会做得遮掩一些,不至于过于明显。如齐省一样在人大选举环节,敢公然反对中央的省长提名,并非绝无仅有,也是极其罕见。

        就算齐省的本土势力再庞大,齐省也是中央的齐省,不是独立的齐省,也要听命于中央。是以人人清楚,程在顺敢鼓动人大代表闹事,敢对抗中央的提名,是因为他的背后,有人力挺。

        在大会召开之前,不少人大代表都收到了暗示,暗示的内容很简短,但指向很明确,就是在表决李荣升的任命时,请按反对的按钮。

        就让不少代表知道,程在顺要么疯了,要么还有重大的阴谋,在现在的情形之下,还敢背水一战,真要和中央真刀真枪对着干?齐省是经济大省,但还不是政治大省,不是某直辖市。某直辖市的公安系统自成一体,拥有和公安部规定不统一的警车和警服,齐省不行,齐省在政治上就是本土势力强大一些,但还没有强大到敢跟中央叫板的地步。

        不少代表打算听从程在顺的指使——回想当年的齐人治齐的盛况,或许现在手中的一票,可以为齐省争取更大的权益——齐人治齐的信念在齐省一直大有市场,十分抱团的齐省人十分怀念在邱仁礼未来齐省之前,齐省上至省委下至各个地市,全是齐省人当政的美好时光。但在邱仁礼空降齐省之后,齐省本土势力逐渐式微,并且内部还有分裂的迹象。

        现今借孙习民的突然辞职,中央仓促任命李荣升为省委副书记并提名为省长候选人,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正是齐省本土势力再次向中央彰显团结一心的时机,尽管说来,中央任命李荣升,也有向齐省本土势力释放善意之意,因为李荣升本身就是齐省人。

        但李荣升还是团系人马。

        纵观李荣升在齐省的所作所为,齐省的本土势力并未在心理上接纳李荣升,认为李荣升和齐省本土势力并不一心。

        因此,在经过一番分析和对比之后,在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的指引下,不少代表心中的天平,在中央和齐省的选择之上,还是倒向了齐省。中央是全国的中央,齐省……却是自家的齐省。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之后,与会的人大代表的承受能力都很好,都接受了部分代表的提名闹剧以及孙习民的意外辞职大戏,现在又将面临最重头的表决环节,投下神圣的一票,是对中央提名的认可,还是对李荣升的肯定,又或者是出于私心,而继续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对抗到底?

        在邱仁礼庄严地宣布投票开始之后,大部分人都抬起手,缓缓将手放到了投票器上。

        此时此刻,会堂之上一片安静,一决胜负的时刻……到来了!

        是顺利通过任命,让中央成功完成对齐省的进一步掌控,还是否决李荣升的任命,再继续上演另一场轰轰烈烈的角力,直到中央退步才收手?

        在主席台就座的全体省委领导,包括谢信才,一瞬间一颗心都掉到了嗓子眼里。

        谢信才一开始是抱着置身事外的态度,但现今却必须在主席台上就座,并非迫不得已,而是他自告奋勇向吴才洋请命,在得到了吴才洋的首肯之后,他才以中组部副部长的身份亲自参加齐省人大的选举投票,相当于中央特派员的角色来监督投票,来为李荣升助威,来震慑齐省本土势力之中蠢蠢欲动依然贼心不死的少数人。

        谢信才此时虽然尚未完全清楚齐省内部斗争的缘由,以及程在顺和秦侃拼死一搏的背后是怎样的考量和底气,但他知道,事态发展到现在,围绕李荣升的提名是否通过表决的较量,已经上升到了齐省本土势力和中央权威之间的角力了。

        作为当事人,谢信才现在已经没有当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有夏想在,有他刚刚和齐省人大一帮老领导老同志的会谈为基础,有理由相信,只要今天的表决顺利通过,他亲自经历了齐省危机,而齐省危机如果得以顺利化解,也有他的一分政绩在内,相信会在他的履历上写上光彩的一笔。

        想起夏想对他在此次事件之中应该担任什么角色的暗示,谢信才的紧张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齐省危机事件,看似没夏想什么事情,因为夏想已经调离了齐省,但实际上包括他在内的齐省省委一干人等都心知肚明,是夏想隐藏在背后,以一己之力和程在顺、秦侃力抗到底。

        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投票表决,从表面上是,是齐省本土势力对抗中央权威的一次表决。实际上从本质上讲,是夏想以妙手瓦解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紧密联合的计策是否成功的一次表决,是夏想和程在顺之间的正面对撞!

        是一次强龙能否压过地头蛇激烈碰撞。

        成败与否,绝对关系到齐省本土势力今后的走势,是继续高调向上,为其他省份做出可以逼迫中央退步的负面榜样,还是一举收缩,在事关李荣升任命的表决之上,分裂成各自为政的两派,从此陷入内讧之中,然后走向四分五裂甚至瓦解……全在此一举了。

        邱仁礼心中的担忧,比起当年他自己担任省长之时面临的表决还要紧张万分,胜败在此一举,尽管决定的是李荣升的命运,但成功和失败之间的差距,可以用天地之别来形容,绝对是生死之战,事关他的入局大事,事关齐省的长治久安,事关中央内部的角力,甚至从长远讲,事关换届大计。

        李荣升表面镇静,其实内心的紧张无以言表,他双手放在了下面,唯恐放在桌子之上会让身边的人发现他微微的颤抖。尽管说来,其实早在调任他为副省长之前,他就知道他会一步步迈向齐省省长的宝座,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天的到来如此突然,如此之快。

        他更清楚,他的提名能第一时间在政治局通过讨论,能获得各方力量的认可,全是依仗夏想之力。如果不是夏想出面说服孙习民提名他接任省长,他的提名,断然不可能得到反对势力的点头。

        孙习民毕竟是省长,他的面子确实不小,他的意见上报到中央之后,各方力量不管愿意或不愿意,都要退让三分,最终他的提名在政治局的讨论之中顺利获得通过。

        政治局的一关之所以通过,得益于孙习民的推举,因此,李荣升要感谢孙习民。但他更知道,他最该感谢的人,其实还是夏想。因为不管是孙习民对他的提名,还是为了今天的表决能顺利获得通过,夏想在幕后做了大量的工作。

        可以说,如果不是夏想的努力,他在政治局的提名就不可能得以通过,而在随后的表决中,更不可能有一丝获胜的希望。李荣升也不知道夏想在背后到底做了多么深入细致的工作,但他知道,夏想是他命中的贵人。没有夏想,他就没有眼下的难得的机遇。

        夏想也在主席台上就座,和别人都心中有事无比紧张相比,他倒显得最是坦然和坦荡。夏想面相平和,坐得很端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目光平视,似乎对正在进行之中的投票,漠不关心,又或者是心中笃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装得挺象,一会儿有你不装的时候,程在顺微眯着眼睛,目光在夏想身上打了一个转,他也清楚,在人大的表决阶段,邱仁礼也好,哪怕是威风八面坐镇的谢信才也好,都是浮云,他真正的对手也是唯一的对手,是夏想。

        从1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名秦侃的一刻起,他就知道,夏想的切入点和他一样,也是从人大代表入手,就是说,是从齐省本土势力的内部着手反击,聪明,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年轻人,只不过,夏想太年轻,在齐省的时间太短,他就算是一头强龙,在盘踞多年的地头蛇面前,也得低头让路。

        程在顺暗中冷冷一笑,伸手按下了表决器上的反对按钮。

        秦侃也微微一笑,笑容之中有毅然决然,不成功便成仁,他也伸手按下了表决器的反对键。

        随后,全体人大代表都将手放在了投票器之上,一分钟后,结果就已经出来。

        当工作人员将投票结果交到邱仁礼手中的时候,邱仁礼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他知道,齐省从今天起,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