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0章 一手好牌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0章 一手好牌

    作品:《官神

        中央批准孙习民的辞职申请,在孙习民的意料之中,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也在邱仁礼的意料之中。

        如果说孙习民在会堂之上当众提出辞职,着实让邱仁礼为之一惊,并且十分不解孙习民此举的背后,有何深意,那么在其后,在内部会议之上,孙习民依然坚持要辞职,邱仁礼就断定,孙习民去意已决。

        不过此时,邱仁礼还是不能肯定孙习民的辞职能否得到中央的批准。

        在夏想开口说出尊重孙习民的个人决定的一瞬间,邱仁礼心中的一个心结瞬间开朗了,不由暗道一声惭愧,别看他比夏想年纪大了许多,官场经验也丰富十几年,实际上在人性的把握和对局势的判断上,他比夏想的敏锐的眼光,还是差了一步。

        孙习民顺势辞职,恐怕是心中的去意由来已久,正好借今天的特殊时期提出,既是配合130名人大代表提名秦侃的荒唐之举,为秦侃敲响最后的丧钟,又让中央可以拿他的辞职大做文章,埋下了拿齐省本土势力开刀的伏笔!

        孙习民辞职,既是个人的心甘情愿,同时又表现出被齐省本土势力逼走的无奈,一举两得,不管是总书记还是家族势力,势必会抓住大好时机,批准孙习民的辞职,造成既成事实,从而秋后算帐,无论是从掌控齐省的角度考虑,还是借机再打击齐省本土势力,都是一步好棋。

        何况孙习民去职,还可以腾出位置,以便更好地掌控齐省,何乐而不为?

        在夏想点明之下,邱仁礼一下理清了其中的环节。倒不是他真不如夏想目光敏锐和长远,而是他情急之下不够冷静。也正是夏想在常委会上轻描淡写的回答,才让他急躁的心理一下清醒了许多。

        邱仁礼感慨万千,有夏想在身边,是福气。只可惜,夏想真要调离齐省了。要是夏想的调令晚两天签发该有多好,说不定运作之下,夏想正好顺势接任了省长。

        虽然36岁的省长,国内从来没有过先例,但相信夏想也足以胜任省长之位。有总书记的赏识,有家族势力的力挺,再加上夏想担任省长也符合齐省的现状,除了夏想之外,还有谁对齐省的本土势力有强有力的约束作用?

        不过又一想,夏想此去岭南担任省委副书记,让他的副部之路走得更长一些,更稳一些,也未必不是好事。或许在夏想的帮助下,陈皓天变被动为主动,增加入常的砝码,一旦陈皓天入常成功,那么夏想的岭南之行,将是他一次镀金之旅。

        虽然并不是十分清楚夏想是怎样在背后反手一击,让1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名秦侃,但邱仁礼心如明镜,在齐省一干常委之中,能让齐省本土势力服服帖帖,不顾一切当众反水,连程在顺的威望都压制不住,背后有如此巨大的推动力量,唯夏想一人而已。

        没想到,没想到呀,邱仁礼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孙习民才来齐省不到一年,竟然是以一个惊天动地的辞职而告终,多少让人遗憾并且无语。再联系到孙习民在燕省的引咎辞职的经历,邱仁礼知道,再加上此次辞职方式过于激进,从此,孙习民将彻底告别官场!

        平心而论,邱仁礼对于和孙习民不到一年的搭班子,基本上还算满意,也不知孙习民走后,会是由谁来接任省长一职?

        秦侃,没可能。秦侃在政治上已经被判了死刑。

        空降?可能性极大。邱仁礼心中揣摩事态的进展最终会发展到什么方向,齐省的局势经此一事,又会面临着怎样的新一轮洗牌?

        变数……极大。

        邱仁礼沉思片刻,拨通了京城的电话。

        ……夏想沉默片刻,对坐在对面一脸凝重的孙习民说道:“孙省长,过段时间我去京城,一定登门拜访。”

        孙习民呵呵一笑:“我在官场沉浮了几十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你最了解我。好,到时我一定在家中等你登门。”

        笑完之后,孙习民的神色又严肃了:“夏想,斩草要除根。不过这样一来,你去岭南就更加凶险了。”

        “凶险是有一些,但相比孙省长的勇气,我又感觉身上的担子轻了许多。”

        “哈哈,如果我的临门一脚还有为你壮行的用处,等于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收获。”孙习民开怀一笑,微一迟疑,不等夏想主动开口,他自己问到了关键点上,“夏想,就冲你我之间的默契和配合,我也要卖你一个人情。你说,你认为提名谁为省长候选人,才能达到各方满意。”

        夏想会心地笑了,孙习民猜到了他的来意,知道他此来不是安慰他,而是为了齐省今后长远,为了省长一职而来。

        在前来孙习民的办公室之前,夏想再次和京城方面通了一个电话。

        此时,京城方面虽然还在紧急磋商之中,但同意孙习民辞职一事,业已达成了共识,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是因为继任省长人选,各方力量尚未有一致意见出台。此时,孙习民的提名就至关重要了。

        因为孙习民的辞职尽管突然,中央在震怒之后,随后会重新就齐省的局势进行深入分析,相信半个小时后中央就会得出结论,孙习民的辞职突兀是突兀了一些,实际上却是辛苦他一个,幸福无数人,正是中央大刀阔斧再次对齐省破局的大好时机。

        因此,不管是哪一方势力,都会卖孙习民一个人情,孙习民提名的省长人选,必定会优先考虑。当然,孙习民在大会和常委会上再三说出提名秦侃,不过是演戏,是挖坑,谁也不会当真。

        夏想在和吴才洋通电话时,吴才洋就再三叮嘱他,务必说服孙习民,让孙习民提名反对势力和平民势力之外的人选,尽管难度极大,吴才洋还是对夏想充满了信心。

        “夏想,可惜你错过了机会,要不就是一个绝佳的迈入正部缔造传奇的大好机遇,只是你的调令已经签发了。谁也没想到,孙习民怎么就……要是事先得知的话,说什么也要晚签发一天调令,赌上一赌。”吴才洋不无惋惜地说道。

        夏想却轻松一笑,很看得开:“吴部长,其实我觉得齐省的事情正是因为我的离开,才一下形势豁然开朗,如果我留在齐省,反而落人口实。走就走了,也不必留恋,更不用回头,岭南的天地更广阔。请放心,我会和孙省长好好谈谈。”

        夏想心中清楚,难得吴才洋对他的前途挂念在心,吴才洋有心就行了,他说的也确实是心里话,对于岭南之行,反而更充满了期待。当然,在离开之前,还要在齐省来一次大洗牌。

        “其实说句大实话,提名我,各方的满意程度最高。”夏想开了一句玩笑。

        孙习民却没笑,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我的决心还是下得晚了一点,要是早下一步,和你提前商量好对策,也不至于让你错失良机。说真的,夏想,我真想看看你坐上省长之位以后,会带领齐省走向什么方向。我对你很有信心。”

        “谢谢孙省长的夸奖,我自认还担当不了省长的重任。”夏想客气一句,自始至终,他没有问上一句孙习民辞职背后的真实想法,因为有些话本不该问就最好别问,“其实省长的后备人选,早在齐省前段时间的一次重要的人事调整之时,就已经初见端倪。现在机会来了,孙省长提名他的话,我相信会达到一个平衡。”

        孙习民恍然大悟,一拍额头:“夏想,你还真是事事分明,看得透彻。”

        夏想笑了,孙习民这一句话却是言不由衷,因为以孙习民的眼光会看不出调整背后的安排?他不过是好人做到底,人情卖到底罢了。就让夏想心中暗暗感叹,没想到,最后孙习民还是难逃两次在正部之位的辞职,只不过和上一世的被迫和无奈相比,现世的孙习民,多了悲壮和自主的一面。

        夏想能完全理解孙习民在辞职背后的深思熟虑,不提他为中央打开齐省局面所做的牺牲,就是他在齐省一再受挫,威望已经降低到了冰点,与其再当一个无能省长,不如来一次悲壮的告别,也算留下了灿烂的一笔。

        再者,或许也和孙习民的靠山对他的支持力度一减再减有关。

        夏想也无意再猜测孙习民真正的动机,动机不会只有一个,肯定很复杂,并且计算了方方面面的得失。他只想面对面告诉孙习民一点,他很敬重孙习民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夏想离开孙习民的办公室后,孙习民就再次和京城通话,正式向中央提名了省长接任人选。

        一夜,齐省省委大院灯火通明,全体省委班子以及许多工作人员,彻底未眠,在等候中央的指示精神传来。天刚蒙蒙亮,邱仁礼办公桌上的电话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片刻没有合眼的邱仁礼接听了电话之后,一脸严肃,坚定地回答:“是,坚决落实中央的指示精神。”

        ……轰轰烈烈的齐省洗牌,就此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