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9章 到底事情要怎样收场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9章 到底事情要怎样收场

    作品:《官神

        如果说在孙习民在大会之上抛出辞职的炸弹,让秦侃一时震惊之后,微一思忖就认定是孙习民虚张声势,所图的不过是借夏想的东风,再落井下石的手法。那么在现在的闭门会议之上,孙习民还口口声声说要坚决辞职,并且再次提名他为省长候选人,就不仅仅是虚张声势了……难道孙习民真有辞职之心?

        之前,秦侃还心存幻想,认为孙习民当众宣布辞职,不过是借机生事,是为了配合夏想的动作而不惜以自残的方式来置他于死地,他当时还想,孙习民还真舍得下本钱,省长辞职可是震惊全国的大事,而且又是在公开场合当众说出,想要收回可不容易。

        不想,孙习民真不想干了?还真有连省长都不想干的官场中人?

        今天一连串的事情,就如一系列的引爆,直将秦侃炸得七荤八素,直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方向,不清楚整个事件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一个巨大的阴谋。秦侃也自认算是见多识广了,但今天的事情,还是让他大脑短路了。

        孙习民如果真是为了将他一脚踩死,也不至于拿省长之位来当赌注!

        孙习民的心思,在座之中,只有夏想一人了知。

        秦侃终于绝望了——就如战争一样,哀兵必胜,孙习民以死相拼,他输不起。因为他不想死,他既没想到最引以为豪的对人大代表的控制会失效,会提名他为省长候选人,等于是露出了狐狸的尾巴,更没想到,孙习民会铁了心要辞职。

        不管孙习民辞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选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上至中央领导,下至全体人大代表,都会认为是他逼迫孙习民辞职,他就成了司马昭了。

        秦侃已经沉默了足够长的时间了,现在,他终于憋不住了,现在是常委会,不是千人的人大会议,有些问题可以当面说个清楚,就说:“邱书记、孙省长,我有话要说。”

        邱仁礼干脆不理秦侃,直接看向了孙习民,孙习民回了邱仁礼一个眼色,目光轻淡地落在秦侃身上:“秦侃同志,现在是常委会,可以自由发言。”

        秦侃见孙习民一如既往的淡定,既没有愤怒,又没有激动,心中愈发感觉不好:“孙省长,请您收回辞职的决定,也请您收回对我的提名。”

        “我的辞职决定是我个人的事情,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决定了。至于提名你为省长候选人,我是出于为齐省的利益着想。再者也有130多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名你,我也是顺应民意。”孙习民淡而无味地回应了秦侃一句,就收回了目光,不愿再多看秦侃一眼,对全体常委说道,“我的辞职申请,请省委理解并支持。就在刚才,我已经正式向中央提出辞去省委副书记职务。刚才对秦侃的提名是针对人大,现在正式向省委提名秦侃同志为省长候选人。”

        秦侃几乎要发疯了,孙习民步步紧逼,再三提名他,根本就是把他向死路上逼,好一手软刀子杀人,让人难受让人难以忍受却又不得不承受,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憋得通红,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邱仁礼才不理会秦侃的吃瘪,转向了夏想:“夏想,谈谈你的看法。”

        明是让夏想谈看法,其实是想让夏想劝孙习民回心转意。

        邱仁礼私下认为,孙习民其实还在演戏,并不是真想辞职,现在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再演下去,恐怕就真的再难收场了,因为中央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来,是让孙习民继续留任,还是提名新任省长人选,和孙习民的辞职意愿是否坚定,干系很大。

        所有人都以为只有夏想可以居中周旋,让孙习民的辞职危机得以化解,所以邱仁礼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全部落到了夏想身上。

        夏想成为焦点人物,却没有如众人期望的一样说出一番慷慨陈辞的话语,而是很是平和地说道:“我个人尊重孙习民同志的决定,也坚持拥护中央的决定。”

        夏想话一出口,不少人都面露失望之色,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夏想的话,太套话太没有新意了,完全就是置身事外的敷衍。

        难道夏想真的因为已经调离齐省,而对齐省事务漠不关心了?如此一想,不少人更对夏想不满了。等了半天,难道就等来了夏想的一句废话?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并非没有缓和的余地,如果齐省省委上下达成一致,如果孙习民收回辞职的意愿,再由省委出面向中央解释说明,中央在仓促之下,为了齐省的安定团结,也会按下事情,不让事情继续发酵,至少也要过了眼下的一关再说。

        但现在,孙习民并不松口,摆出了就是坚决要辞职的态度,都以为夏想会开口劝说孙习民回心转意,就连邱仁礼也希望夏想出于对齐省的负责的态度,出面和孙习民好好谈谈,谁知夏想一点也没有劝说孙习民回头的意思。

        不过邱仁礼到底是省委书记,思路理顺极快,转眼就想通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微不可察地向邱仁礼点了点头。

        ……紧急常委会的召开,没有达成什么共识,只相当于孙习民一次意志坚定地向省委解释说明,理由虽然很充分,但事情来得太快,谁也不相信孙习民的理由,都还是将孙习民的辞职归咎于130名人大代表的联名提名。

        秦侃身上的压力,重如泰山!

        会议一结束,常委两三成群回各自的办公室,现在已经无法可想,只能等中央最后的决定出台。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刻意和秦侃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唯恐离得近上一点就被他的霉气沾染一样,因为谁都知道,秦侃在劫难逃了。

        孙习民越坚持辞职,中央的怒气越大,一半会撤到孙习民身上,但一大半会发泄到秦侃身上。秦侃操纵选举,向顶头上司逼宫的行径,是官场大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绝对会在中央领导眼中大大失分。

        秦侃步出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也不知是精神恍惚还是没看准路,一下撞在了门框上。用力过猛,让他的身子一下倒退一步,正好又挡住了夏想的去路。

        夏想伸手扶了秦侃一把:“慢点,秦省长,看清路。撞了人还好说,撞了门框,可是没地儿说理。”

        秦侃想勉强一笑,却没有笑出来,只冲夏想点了点头,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电话就催命一样响了起来。

        接听之后,秦侃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还没来得及问好,电话里就传来了一个十分烦躁加暴怒的声音:“秦侃,你干的好事!”

        是叶天南。

        换了以前,叶天南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和他说话,他才不会当叶天南是一盘菜,但现在,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忙不迭地说:“天南兄,救我……”

        “救你?我都自身难保了,还救你!”叶天南气势汹汹,痛骂秦侃,“你干的都是什么事儿?秦侃,你不是说精心策划了半年多,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不是说夏想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你要一个回合就把夏想打得找不到东西南北?怎么现在被夏想打得屁滚尿流,差点儿连裤子都输掉了?我早就提醒过你,要小心夏想,夏想狡猾得跟毒蛇一样,你偏不听,总认为你比我强,你比我又强在哪里了?你他妈的还不一样玩完了!你自己玩完不要紧,不要连累别人好不好?”

        最后几句话,叶天南近乎咆哮,震得话筒嗡嗡直响,秦侃手握电话,差点把持不住,本来的傲慢和自信荡然无存,连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任凭没有一官半职的叶天南如上级训斥下级一样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秦侃就知道,恐怕事情真的不妙了,因为叶天南代表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方势力。叶天南越震怒,证明平民一系在此事上越被动。

        到底事情要怎样收场?秦侃六神无主,方寸大乱!

        所有人都不知道事情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也都对夏想回来之后,没有起到丝毫的正面促进作用而大感不满,众人所不知道的是,夏想早就猜到了结局。

        而在随后,夏想在和孙习民面谈之后,他就更加坚定了他的推测,齐省局势,要大变了。

        不是小变,而是大变巨变,是一场波及范围极广并且影响极为长远的巨变,其影响之深远,不但对齐省的政治格局和今后的走向奠定了基础,也影响到了国内整个政局的平稳,也间接地对岭南的局势产生了推动作用。

        ……两个小时后,中央的指示再一次传达到了齐省省委,经过政治局紧急磋商,原则上同意孙习民同志的辞职申请,有关齐省接任省长人选,会在晚些时候再进一步做出指示。

        什么?齐省省委,除了夏想和邱仁礼之外,在听到消息的一刻起,都不敢相信中央真的批准了孙习民的辞职,怎会如此?

        而在得知中央真的批准了孙习民的辞职申请后,秦侃眼前一黑,当场晕厥!

        不过秦侃晕倒得太早了一些,因为如果让他知道中央提名谁为省长候选人,他才更会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