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7章 见证一个历史的时刻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7章 见证一个历史的时刻

    作品:《官神

        孙习民的话,声音并不大,也不是掷地有声的坚定,就如他平常的讲话一样,温吞、不徐不疾,一字一句从他的嘴中说出,经扩音器放大之后,回响在会堂之中。

        声音不大,却如平地惊雷。

        不,比平地惊雷更让人震惊,更让人难以置信!

        邱仁礼震惊得一下站了起来,由于动作过猛,一下将桌子上的水杯和资料带翻,水杯打了一个转儿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个粉碎。

        资料从桌子上滑落,飘散了一地,甚至还有几张被空调吹到了台下。

        孙习民怎么了,他是大脑缺氧了,还是气糊涂了,怎么能当众宣布辞职?省长辞职是天大的事情,在未经中央批准之前,一名省长是没有权利直接向省人大常委会辞职的!

        孙习民不会不懂政治,他也不是一时气急说气话,因为在公众场合,在人大全体会议的会场,当众说出辞职是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

        不是玩笑,不是胡闹,而是必须要承担真正后果的言论!

        不止邱仁礼惊而起身,秦侃、冯仁龙、周鸿基以及李丁山、李荣升等一干省委主要领导,也都震惊得目瞪口呆,都一起起身,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太意外了。

        在国内政治生活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事件。如果孙习民已经经中央批准辞职,那么事先会拟定好接任人选,在人大会议召开之前,就会已经通过了政治局的讨论和任命。但人人知道,齐省省政府换届,按照既定的章程,孙习民依然是省长职务,基本上政府班子还是原套人马。

        所以不管是出现对孙习民的不信任议案,不管是提名夏想为省长候选人,还是提名秦侃,所有人都心里有数,不过是闹剧罢了,不过是向中央传达政治信号的手法,并非是真要逼孙习民下台。再说,虽然齐省的本土势力十分庞大,相信最后选举的结果还是孙习民当选。

        闹归闹,谁也不敢最后闹大成**。真要闹成人大会议上的人大代表的**,就闹大发了,就算一时得逞,中央震怒之下,不但不会妥协,还会一点点将幕后的势力荡平。

        所有人都以为,事情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在邱仁礼和孙习民的震怒之下,强行推动表决,然后孙习民当选,然后事情到此结束,跳梁小丑的表演也到此结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竟然是现任省长孙习民当众宣布辞职!

        国内的官场制度,上去容易,下来难。更深入地讲,就是你费尽心机上去之后,忽然不想干了,想下来,也不容易。因为你想上去,不由你。想下来,也不由你。

        孙习民是省长,一省之长,会在中央每一个巨头心中挂号。一个省长想辞职,至少要一半上的巨头点头。孙习民今天宣布辞职,是不是事先向中央打了报告,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再退一步讲,他如果打了辞职报告,中央会不会批准,可以肯定地说,不会!

        事情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发生了,孙习民表情平和,眼神坚定,绝非在开玩笑,也不是盛怒之下的气话,在宣布完决定之后,迎着邱仁礼等人惊愕的目光,深情地说道:“邱书记,各位同事,我愧对你们对我的信任和厚爱,在担任齐省省长期间,包括邱书记在内的省委班子,给予了我太多的帮助。同时,热情善良的齐省人民,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宣布,出于本人的身体原因,我正式向中央提出辞去省长一职,恳请各位代表批准我的辞职,谢谢大家。”

        孙习民的话中,有真实的部分,也由言不由衷的客套之言,但他显然动了感情,眼角微微温润,神色微微动容,语气也低沉了下来:“我在齐省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齐省的印象非常深刻,其实就我个人意愿来讲,还想在工作岗位上再为党的事业多做一些事情,但各方面的条件,真的不允许了。虽然这些年大家很累、很忙,但是忙也是一个机遇,过了点儿,想忙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我只送给大家一句话,一定要抓住生命的大好时机、形势的大好时机,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我的话说完了,再次谢谢大家。”孙习民在台上深鞠一躬,一瞬间,他的脸色苍白而沧桑,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紧抿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滴落,抬头仰望天花板,久久无语。

        会场之下,一时静默,静默得没有一丝声响。

        或许孙习民借机提出辞职,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充盈在内心一直激荡的信念。又或许孙习民此时感慨万千,是对一些人失望,又或是对一些事物失望。总之他真情的告白,感情的真实流露,以及他久久无语凝望的姿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定格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

        孙习民过于投入的动情演说,一时感染了在场的人大代表,让许多人一时走神,忽视了孙习民辞职背后的深远影响。

        是的,不但影响深远,而且对齐省的政治格局,将会带来难以估计的巨大冲击!

        过了不知许久,邱仁礼率先鼓掌。邱仁礼掌声一起,雷鸣般的掌声就如潮水一样爆发出来。

        在掌声雷动之下,邱仁礼扔下程在顺,要他严格封锁消息,做好人大代表的工作,然后他和省委几名主要领导匆匆离去,不管怎样,邱仁礼虽然猜测孙习民可能心意已决,但事态严重,他必须请示中央。

        到了后面的会议室,邱仁礼也不顾礼节了,一把将孙习民按在椅子上:“习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孙习民面对将他围得水泄不通的一帮省委领导,邱仁礼、冯仁龙、周鸿基、李丁山、李荣升、廖得益、李童等人,他的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大概过了一分钟之久,他才慢慢地开了口:“身体大不如从前了,革命工作固然重要,可也不能为了革命工作连命也不要了。请中央和省委批准我的辞职,请邱书记原谅我没有事先向省委说明情况。”

        邱仁礼见孙习民不肯说实话,也没强求,就说:“我要向中央汇报一下。”

        “我一起。”孙习民紧跟邱仁礼身后,到另外的办公室去了。

        李丁山坐在一边,也想了许多,从夏想的离去,人大代表联名提名秦侃,再到孙习民的突然辞职,一系列的事情令人眼花缭乱,一出接一出,紧张得让喘不过气来。他很清楚,围绕着人大会议之上的刀光剑影的政治斗争,完全是齐省本土势力主动发起的一次针对中央权威的挑战。

        幸好夏想及时脱身了,是让他最欣慰的一点,夏想总能有神来之笔,不但顺利脱围,还直接还了对方一道,不过让他微微遗憾的是,夏想是没事了,但闹事的秦侃没有受到惩治,让他还是十分恼火。

        秦侃是一杆火力巨大的枪,不彻底将秦侃打残,他还会继续开枪伤人。

        正当李丁山痛恨加无奈之际,就突然出现了提名秦侃为省长候选人的事件,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肯定是夏想的手笔,好,太好了,夏想出手了。

        不料没等他深思其中的内情和玄机之处,孙习民就顺势宣布了辞职一事,直接就将他震惊当场。

        事情太突然了,突然得没有一点征兆!

        李丁山随后立刻深入分析了形势,如果说夏想反手以牙还牙,来一出提名闹剧,让秦侃骑虎难下并且名声扫地,那么孙习民的辞职,是不是为了配合夏想的手段,打出的一张悲情牌,目的就是让中央明白,齐省的问题,已经到了不下重手惩治就可能失控的地步了。

        望着孙习民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李丁山更坚定了他的猜测,夏想和孙习民之间有默契!

        李丁山猜对了三分之一……在一间私密的办公室中,邱仁礼和孙习民紧急向中央汇报了突发事件。

        总书记震惊了。

        委员长震惊了。

        总理也震惊了。

        几分钟后,传来了中央的指示精神,暂不同意孙习民辞职,齐省人大会议,延后一天闭幕。孙习民不许再发布任何有关辞职的言论,齐省省委全体干部,等候中央的进一步指示精神。

        事关重大,总书记亲自坐镇,召开了紧急会议研究齐省的重大变故。

        随后,邱仁礼郑重宣布暂时休会半天,延后一天召开闭幕式,并将事件上升到政治高度,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对外透露消息,违者,党纪处理。

        再后,立刻通知正在机场接人的夏想,让他第一时间赶回省委,参加紧急会议。

        夏想在机场刚刚接上谢信才,在得知意外的变故之后,先是一惊,随后不慌不忙地拨出了一个电话,打给了吴老爷子。

        在和吴老爷子通话半分钟之后,夏想放下电话,对谢信才说道:“谢部长,齐省要有大变了,您这次来,是恰逢其时,将会见证一个历史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