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4章 天大的笑话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4章 天大的笑话

    作品:《官神

        换了一般人,此时被人架到火上烤,成为焦点人物,最应该做的事情沉默。

        不承认,不否认,不解释,不辩解,因为有些事情越抹越黑,越描越嫌疑。而且在会场之上,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与其说和不说,反正没人相信,不如不说。

        反正事后将事情抹平,并且向中央解释清楚即可。大会之上发生的事情,又不会对外公布,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中央领导心目中的印象,除此之外,所有政治手腕如果不能在对手的履历上抹黑一笔,就是无效的手段。

        归根结底,一切能够打击对手威望、让对手名声扫地的政治手腕,才是好手腕。

        所以今天的事情虽然发生在齐省人民大会堂,其实是在向京城的人民大会堂传送政治信号。如果政治信号传送不过去,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是徒劳。

        在夏力看来,在李荣升看来,在李丁山看来,在所有和夏想关系密切并且关心夏想的省委领导看来,今天的事情,夏想就应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言不发,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然后等事后再算账,先将消息封锁,再将挑事人发落,最后将事情扼杀在齐省之内。

        再长远计,就是将幕后人物揪出,然后算清总账,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

        最不明智的做法,就是当场和对方对峙。

        偏偏夏想就采取了最不明智的做法,不但选择了和对方当场对峙,而且还在邱仁礼和孙习民都没有表态之前,抢先发言。

        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夏想的发言,一反常态,和他以前的温和、低调判若两人。

        夏想不但发言了,还是站起身来发言,以便让所有人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36岁的夏想坐在台上的时候,还不太显眼。他一旦站起身来,在五六十岁的老领导老同志们的衬托之下,才显示出过人的年轻和英气。

        没错,夏想一脸英气,一脸勇气,很镇静从容地站立,将话筒摆正,轻轻咳嗽一声,朗声说道:“感谢提名我为省长候选人的人大代表,你们眼光很高,勇气可嘉,我很感动,也很受振奋,才知道原来我在齐省的工作,受到了人民的肯定!”

        不止在场的众人惊呆了,就连程在顺和秦侃也震惊了,原以为事情会被邱仁礼及时压下,没想到,夏想还敢公然出面,并且当众解释……事情,就大大偏离了预期。

        程在顺和秦侃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忧虑之色。

        但再忧虑也没用了,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有任何小动作。程在顺还好,还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秦侃却心中突然突突直跳,他从未见过夏想有现在的坚定和自信,甚至可见夏想整个人都迸发光彩一样。

        深知夏想手腕的秦侃心中一阵乱跳,难道……夏想准备好了雷霆一击?

        秦侃猜对了一半……夏想继续说道:“我自认年纪还轻,资历不够,目前还不能胜任省长的工作,对于提名我担任省长的人大代表,只能说一声谢谢了。谢谢你们的信任,更希望你们继续支持我的工作,等我真正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再提名我,再投下宝贵的一票,不过,应该可能性不大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夏想身上,不明白夏想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想表达什么。夏想被人摆了一道,不但不恼,还态度从容,似乎还很真诚地表示感谢,他是不知道其中的凶险,还是故意为之?

        就连孙习民也是大惑不解,眼中闪过无数疑问。

        邱仁礼想到了什么,欣慰地笑了,他知道,夏想的反击不是雷霆一击,而是温柔一刀,是让人直接一脚踩空的先扬后抑的手法,算是坏到家了。

        不过……有点坏有点得理不饶人的夏想,才是他最喜欢的夏想。邱仁礼长出了一口气,目光之中再闪怒意,落在了程在顺和秦侃的身上。

        再不出手惩治了两个败类,他的省委书记的权威,都快被扫光了。

        “中组部已经发出了调令,我已经调离了齐省,即将前往岭南上任。调令是昨天正式签发的,今天已经生效,就是说,我今天虽然坐在主席台上,但实际上已经不是齐省省委副书记了,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同志今天下午会抵达鲁市,正式宣布中央的决定。”

        “轰……”如果说先前夏想的话只是引言,达到了混淆视听的效果,让在座的不明真相的党员干部和人大代表如坠云雾,不知所往,那么,夏想以逗你玩式的开头,所引出的最具轰动效应的最后的真相的揭露,不管是冷嘲热讽的用意,还是一鸣惊人的效果,他的所有目的,都达到了。

        会场之上,轰然乱成一团。

        玩笑开大了!如果说对孙习民的不信任的议案还算说得过去,是一个正式提案,可以引发无数人的联想,但提名齐省省委副书记夏想为省长候选人,就绝对是一出闹剧,不但是闹剧,还是出人意料的一出荒唐戏!

        提名了半天,抹黑了半天,费心了半天,结果夏想同志已经不再是齐省的省委副书记了,在他调令生效的一刻起,他实际上和齐省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提名别省的干部担任本省的省长,说是胡闹还是笑话,说是胡扯谈更是冷笑话,说是违背宪法不懂常识,说是一些联名的人大代表是政治白痴,也是活该!

        这一记耳光,不但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得响亮,打得干脆,也打得让人无比解气。就如三九天出了一身臭汗,然后冲了一个冷水澡一样来得爽快。哗啦一身,将一身的臭汗和嗡嗡乱叫的苍蝇一下就冲得干干净净,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打了一个时间差,并且能让中组部配合签发调令的夏想,充分利用他的政治优势,充分利用他庞大的关系网,将秦侃和程在顺精心设计的伎俩玩弄于股掌之间,翻云覆雨,让二人费尽心计设计的一石二鸟之计,不但一脚落空,还一下从高台之下摔落,摔了个狗啃泥还不算,还摔得满地找牙。

        不错,秦侃和程在顺面面相觑,已经傻了。

        二人也清楚夏想即将调离齐省,就打算用今天的事情为夏想送行,用最后的抹黑为夏想在齐省一任划上一个大大的黑色的句号,让夏想带着失败和沮丧前往岭南上任。

        秦侃想用抹黑为夏想送行,也是想打一个时间差,因为他收到的内部消息是,夏想坚持要等两会之后再离开齐省。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夏想如此阴险,一边放风说是两会之后再离开,一边暗中操纵,提前让中组部签发了调令,来了一手漂亮的瞒天过海,让他的图谋全部落空不说,还成了笑话。

        而且还是天大的笑话。

        一阵短暂而热烈的哄乱之后,夏想似乎唯恐恶心秦侃和程在顺不够,又说:“所以,还请几十名信任我支持我的人大代表赶紧收回提案,要不就成了天大的笑话。谢谢大家。”

        天大的笑话一说,就是**裸的讽刺,就是对秦侃和程在顺的正面还击,就是夏想的公开宣言——谁想针对他布局,对不起,他不但要还回来,还要不留情面地加倍还回来。

        很精彩的一出大戏,不但精彩,还让人应接不暇,从几名代表提案议案,到陈亥风当众宣读出来,再到夏想犀利而沉稳地反击,其实只不过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让程在顺和秦侃密谋已久并且自认万无一失的妙计,转眼付之东流。

        程在顺和秦侃心中的郁闷,直想撞墙,但又不能撞,还必须得继续装,否则就成了不打自招了。

        夏想说完谢谢之后,一脸和蔼的微笑,又坐了回去,似乎事情已经结束,不管再有什么节外生枝的杂事、乱事和坏事,都和他无关了。

        孙习民心中一阵喟叹,只有一个感觉,服了,将事情精确算计到如夏想一般天衣无缝的水平,他自叹不如,也自知没有夏想一样的勇气和镇静。

        邱仁礼暗暗点头赞赏,夏想今天的手法不可谓不犀利,也不可谓不精彩,但怎么说呢,他总觉得欠缺了一点什么。再仔细一想,对,夏想是从容脱逃了,但隐患还在,孙习民还在悬空,就是说,夏想是只管自己洒脱了,但整个会议能否顺利进行下去,闭幕式能否圆满,程在顺和秦侃是否还有后手,一切还在未知之中。

        夏想太心慈面软了,不能只管脱身,不管杀一个回马枪,至少要让秦侃和程在顺品尝到苦果才行,有些人不打到痛打到怕,他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邱仁礼虽然不解,却也没有埋怨夏想什么,毕竟夏想没有义务和责任替孙习民分忧,替省委分忧,他自己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就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外了。

        邱仁礼并没想到的是,夏想不但要自己翻身,还为秦侃和程在顺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晚餐很丰盛,应有尽有,好吃,却不好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