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6章 夏想的条件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6章 夏想的条件

    作品:《官神

        夏想当然不想此时离开鲁市,不提邱仁礼的重托,就是他自己职责所在,也一心扑在工作上,为即将召开的两会,尽心尽力。

        距离两会只有一周多时间了,而且马上元旦了,元旦,他也没想过会有休息的时间,更没想到,有人连元旦也不让他过,非要让他进京。

        而他还必须听话,即刻动身启程,不能有片刻耽误。

        夏想进京,算是半公半私,带上了吴天笑随行。吴天笑也多少猜到了什么,一路上只是尽心地做一个秘书应做的一切,话很少。

        到了京城落地之后,坐上了前来接机的专车之后,吴天笑被安排在后车,他不够资格和夏想同乘一车,因为前来迎接夏想的人,级别高得吓人。

        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吴才洋!

        上次古秋实在机场偶遇夏想,接上了夏想,也让吴天笑亲眼目睹了古秋实的风采。古秋实的平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吴才洋却大不相同,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坐在车上并未下车,他跟随夏想来到车前的时候,本想向前问个好,却被警卫冷冷地推到了一边。

        吴天笑才知道,不是每个上位者都有春风拂面的性格。吴才洋在他眼中的印象,既漠然,又疏远,更有俯视天下的权威。

        也是,堂堂的中组部部长,执掌天下所有省部级高官的考核,掌控所有副省以下官员的前途,是人人仰视的吏部尚书。

        坐在了后车之上,尽管不清楚夏书记和吴部长之间究竟什么关系,但很显然,和上次古书记意外在机场巧遇夏书记不同的是,吴部长是专门前来接机。吴天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因为他很清楚组织部的人向来是见官大一级,别说中组部了,就是省委组织部一个处长下到下面的地市,都有副市长陪同。

        邱仁礼进京,也享受不到中组部部长亲自接机的待遇,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国内,能享受到中组部部长亲自接机待遇的人,屈指可数!

        吴天笑上车之后才发现,原来车上除了司机,就他一人。他一人坐在宽大的后座,享受着领导的待遇,心中感慨,跟了夏书记,是他在省委之中迈出的最重要的一步,不,应该说是他一生之中迈出的最关键的一步。

        但他也清楚,恐怕夏书记离开齐省的日子不远了,夏书记一走,他何去何从?

        夏书记也透露过要安排他下到县市担任要职,但并没有明说会是什么职务。他也清楚,夏书记必定不会亏待他,至少也会是县长起步,甚至会一步到位是县委书记。

        不管是哪一种,吴天笑都是心中不舍。

        一般而言,不想外放的秘书不是好秘书,吴天笑担任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也是盼望有朝一日可以外放出省,主政一方。但现在,他心中依依不舍,总觉得跟在夏书记身边的时日太短,还有许多东西没有学到,也有许多事情没有深刻体会,说心里话,他还真想在夏书记身边多待一年,不,是几年。

        想想米纪火在总书记身边,一待二十多年,他怎么就不能一直追随夏书记,直到夏书记一步步走向中枢?只可惜,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夏书记现在毕竟才是省委副书记,不是省长或省委书记,一般到了正部之后,秘书才会不再更换。

        还是遇到夏书记太早了,要是夏书记现在就是省委书记该有多好?吴天笑自嘲地一笑,别再多想了,等夏书记步入省委书记的高位之时,他的年纪也太大了一些,想担任夏书记的秘书也不可能了,人生只有一次选择,他不可能如米纪火一样成为一直跟随夏书记身边的关键人物了。

        也不知道谁会成为传说中的幸运儿?

        如果担任县委书记的话,到偏远一点的县也没有问题。如果担任县长,吴天笑希望留在鲁市,在鲁市下辖县工作,可以充分利用他在鲁市的关系,以便于更好地开展各项工作。

        又一想,留在齐省也好,毕竟齐省有他的根基,他可以在齐省一步步走向高位,至少在副省之前,完全可以在齐省培植庞大的势力,等终有一天夏书记进入中枢,需要他配合工作的时候,希望他到时可以在齐省登高一呼,为夏书记在地方上摇旗呐喊。

        吴天笑望着前方专车,车膜很深,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他知道,夏书记和吴部长之间的谈话,肯定事关重大。

        ……吴天笑并不知道的是,有关他的去向,夏想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会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过此时,夏想的心思完全不在吴天笑身上,因为吴才洋在和他谈论一项重大的决定。

        “……大概情况就这些,何去何从,我尊重你的意见。”向来高高在上的中组部部长,在针对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调动和安排之上,通常情况下是直接告诉对方结果,不会让对方有挑选的余地。但面对夏想,吴才洋却放下伪装,十分真诚地征求夏想的意见。

        夏想久久无语。

        他和吴才洋之间的关系,早就超越了一般上下级的关系,吴才洋对他再好,他也不会再受宠若惊,心中感受的不是高抬,而是关爱。因为他也清楚,吴才洋前来接机,可不是以中组部部长的身份,而是吴家掌舵人的身份。

        夏想也清楚一点,他确实是一人系于几大势力的支点为一身,在调他前往岭南的事情上,前期,陈皓天出面,明是代表总书记,暗中也代表家族势力,几次三番地试探加邀请,现在,又有吴才洋礼下于人,和以前想要让他去哪里他必须听话大不相同的是,现在包括总书记在内,都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所求的还不是让他心甘情愿地点头?

        而不是一纸调令就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冷冰冰式的调任!

        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分量和重要性,已经让所有人都必须给出足够的尊重,也是让夏想微微感动的一面。

        毕竟,说实话,身为副省级干部,中组部就可以直接决定他的去向,他想或不想,都要服从。但现在,吴才洋亲自来接,亲自委婉相劝,实际上对他的礼遇,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吴才洋明确地告诉他,中央会将岭南省委副书记和齐省省委副书记对换,完成一次顺利的调任。不但总书记希望他去岭南,古老也是同样的意思,就连以前态度不明甚至还多少有点反对意见的吴老爷子,现在也不再发表意见了。

        不发表意见,就是默认。

        是岭南形势大变到了让吴老爷子也改变了主意的地步,还是从一开始,吴老爷子就唱了红脸?夏想心中不是苦笑,是欣慰地笑。

        确实,他很欣慰,因为如果倒退一个月,或许他觉得去岭南是一次冒险,甚至有可能得不偿失。但现在,他的激情已经点燃,尤其是宋朝度几句关键的提醒,让他明白了一点,他不能怕犯错,而且如果再多想一想的话,有时候,适当地犯点小错,说不定还是好事。

        太老实的孩子容易被人欺负,就如陈皓天一样,刚调离山城,山城就打黑,好象他在任的时候山城有多乱一样。到了岭南不久,岭南也风起云涌。其实也不是陈皓天没本事,没手腕,而是他为人太低调了,嗓门不够洪亮,就显得他总是被人欺负一样。

        夏想迎着吴才洋期待的目光,笑了:“我要提几个条件……”

        吴才洋也是一笑:“别人提条件,我肯定会反感,你提条件,我就……先答应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几次调动你都没有提过任何条件,这是第一次。”

        确实是夏想第一次提条件,而且夏想明是向吴才洋提条件,其实还是借吴才洋之口,向总书记,向吴老爷子,甚至是向老古提条件。夏想也很清楚,吴才洋此次出面,代表的不仅仅是家族势力,而是集总书记的意愿、吴老爷子的意图以及老古的打算于一身,是一个泛联盟的团体。

        也间接说明了一点,一直和总理走得极近的老古,罕见地配合总书记出手,而吴才洋也暂时替代古秋实,以总书记兼家族势力双重代言人的角色向夏想提议,可见事态已经严重到了影响大局的程度。

        夏想第一次提条件,照一般人的想法,肯定会提一堆要求。

        不料夏想只是微微一笑:“就一个条件,就是我去岭南可以,但要允许我犯一点小错。万一我有小辫子被人抓住了,总书记不方便出面解决,老爷子和老古,一定要替我兜着。”

        吴才洋没说话,直直看了夏想半晌,忽然哈哈一笑:“你忘了一个人……难道在你眼里,我这个中组部部长,就没有一点权威?”

        夏想点头笑道:“我的意思是,反正都得管我。”

        吴才洋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几个老人家就算不管我,也得管你,你就不要太骄傲了。”

        夏想就问:“什么时候去岭南?”

        吴才洋的回答让他吃了一惊:“越快越好,我的意思是,在齐省两会之前……”

        夏想大为不解:“就差几天,真有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