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7章 不和谐的插曲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7章 不和谐的插曲

    作品:《官神

        衙内在京城和肖佳之间的对峙,说实话,确实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经济战争,时间之久,甚至让衙内产生了错觉,认为肖佳一方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想要三十六计……拖为上策。

        只可惜,三十六计之中,没有拖计,只有逃计。

        但现在,肖佳一方想逃也逃不了了,陷入得太深了,双方的撕杀就象两张纠缠在一起的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只能是一个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除了吞并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不管是衙内吞并肖佳,还是肖佳吞并衙内,反正绞杀到现在,双方都不可能从容地全身而退了。

        衙内在和成达才的较量时,还多少有点心中没底,认为只靠经济手段,他未必吃得下老谋深算的成达才。成达才到底在商场之中纵横了几十年,不是他出道没几年的后生小辈可以与之相比。不过他胜在有强大的政治靠山。

        虽然成达才和夏想关系莫逆,但再莫逆的关系,在强大的政治实力面前,也不堪一击。夏想不是意气用事的热血青年,在他将达才集团拖下泥潭的时候,夏想或许会出手拉达才集团一把,但如果他执意要不顾一切地吃定达才集团,相信夏想不会冒着得罪他的危险而强势出手。

        不得不说,衙内高估了他的实力,也低估了夏想的决心,更高抬了他自己的智慧。

        在和肖佳的经济战争中,衙内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输。不仅仅因为在他精心调查之下,发现肖佳的背后最大的依仗就是许冠华,而且他也认定肖佳不过是一个单身女人,就欺负她了,谁能拿他怎么着?他不财色兼收就不错了,能只取财而放肖佳本人一马,也算是格外开恩了。

        敲寡妇门、挖绝户坟的事情,衙内自然不屑于去做,但欺负一个有钱的单身女人,还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单身女人,他还是乐于尝试一下。

        尽管肖佳的姐妹丛枫儿是许冠华的新婚妻子!

        许冠华是军中的少壮派,有前途,但在他眼中,许冠华的分量别说比不上夏想了,连秦侃都不如。诚然,军中少将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十分有限,衙内轻视许冠华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衙内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父亲。

        还有一点让衙内不怕许冠华的是,吴晓阳和施启顺现在正和许冠华暗中较劲,尽管许冠华有老古撑腰,衙内也有理由相信,老古老矣,在军中的号召力还有,但江山代有才人出,老古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况且许冠华和吴晓阳、施启顺较量的支点,正是老古力量最薄弱的羊城军区!

        上次许冠华婚礼上的一幕,衙内也听说了,还暗笑了半天,为吴晓阳和施启顺联手挑衅许冠华暗暗叫好,虽然也因夏想的出手而让他震惊了半天,最后事情不了了之就印证了他的猜测,许冠华在吴晓阳和施启顺的联合打压之下,即使有老古力挺,也处在了下风。

        就更让衙内得意了,此时再不欺负肖佳更待何时?何况衙内在和肖佳的对峙之中,投入了不少的精力和金钱,很是让他纠结了很长一时间,因为他也没有料到,肖佳不但难缠,而且还韧性十足,就如一个滑不如溜手的皮球,踢不开又咬不破,着实让他头疼。

        在和成达才谈判之前,衙内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解决了和成达才之间的问题之后,立刻着手全面收网,将肖佳一举拿下,完成他一系列计划之中的最重要的两个环节。

        衙内原以为成达才即使不好对付,但在面临他抛售或转让股份的前提之下,必然会做出适当的让步,甚至有可能会提出交换条件,到时他就可以顺势而上,抛出后手,进一步谈判股权的构成。

        不想,成达才很是爽快地一口就答应了,还拿出了几个方案由他选择——不管是哪一个方案,形势都对他十分有利——达才集团可以出资收购他的股份,另外集团内部有几个大股东也有收购意向,除此之外,甚至还有几家别的公司和自然人,也有收购的想法,连意向书都拟好了。

        衙内当时就震惊了。

        说到底,衙内的本意并不是从达才集团撤资——或者叫撤股更准确,而是他认定达才集团现在资金链出现了问题,面临他咄咄逼人的攻势,成达才就算有一战之力,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不成想,成达才丝毫不留余地,摆出的是由他去的姿态。

        他是虚张声势,难道成达才玩真的?

        衙内心中没底,再加上先前的预期落空,不免有些气短,话就说得不太圆润,提出了几个过分的要求。成达才脸上带着笑意,却没有余地地一口回绝,就让衙内好好地呛了一口。

        “成总,我是带着诚意而来,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衙内说了狠话。

        衙内是成达才纵横商场几十年来见过的最高级别的衙内,但不管是高级别衙内还是低级别衙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耐心不足,比起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一点点走到今天的成达才,衙内所走的投机取巧的路线,决定了他遇到重大的难题之时,不会想到靠智慧和巧力解决,而是想用政治和强硬解决。

        “宗总,我提出的条件也是大有诚意,最近达才集团的赢利预期降低,再加上国家宏观调控带来的负面影响,集团的市值缩水,你选择在此时抛售股票,肯定要贬值不少……”成达才不和别人一样称呼衙内为高总,而是直呼其姓,不过“宗总”的叫法总是听起来别扭,怪不得衙内喜欢别人叫他高总。

        衙内和成达才的会面已经持续近两个小时了,几乎耗尽了衙内的耐心,而成达才还是一成不变的沉稳,不徐不疾,实在让他按捺不住性子:“话不能这么说,成总,当时我的资金正好解了达才集团的燃眉之急,人情就是财富。再者说了,30亿的资金就算放在银行,几个月光是利息也有不少。”

        成达才依然不为所动:“宗总,在商言商,人情,我会在以后还你。但撤资,该怎么走程序,就得怎么走,达才集团是一家正规的集团公司,有公司的章程。”

        “没得商量了?”衙内怒了。

        “不是正在商量吗?”成达才丝毫不为所动。

        “好,今天就先这么着,成总,后会有期。”衙内起身走人,一脸怒气。

        成达才还热情有加地送衙内下楼,甚至还客气地帮衙内拉开车门,目送衙内离去。

        成达才越热情越客气,反而越衬托出衙内的小气,反而更让衙内气恼成达才的气定神闲。本来是该他掌握主动,怎么反而成了成达才掌握一切?

        一路疾驶的衙内细心一想,还真是,在整个会谈的过程中,节奏始终掌握在成达才手中,他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掌握主动权。

        还是低估了成达才!

        但问题是,成达才真能拿出30亿?衙内本想借机敲诈成达才一笔,想让当初的30亿升值到35亿,成达才却断然拒绝,提出衙内的股份现在只值28亿,他是基于朋友之间的友情,才找到一个肯原价收购的买主。

        衙内确实没想到事件会演变成他和成达才讨价还价原先的30亿,现在究竟还是30亿又或者是35亿的问题,他想要的结果是,成达才找不到肯出30亿的买主,他借机提出追加投资,然后以很小的代价,进一步控制达才集团更多的股份……回到下榻的宾馆,衙内还余怒未消,实在想不通成达才哪里来的底气。30亿不是小数目,不是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一大笔钱,成达才到底是真的有了买主,还是也在虚张声势来套他的真实意图?不过让衙内无奈的是,如果他真要撤资也就算了,偏偏他确实是虚晃一枪,难道成达才吃准了他的心思?

        不行,不能让成达才完全掌握了主动,明天继续谈判,继续加大压力,务必让成达才亮出底牌。

        衙内在分别和秦侃、程在顺通了电话之后,又不放心京城方面的收网行动,还特意上网遥控指挥了一番,在得知一切顺利之后,他才安然睡下,就想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争取明天和成达才再过招之时,扳回一局。

        衙内也不简单,在受挫之后,还能睡得十分香甜,当然,如果让他知道了在京城之中即将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别说会睡得香甜了,恐怕他会跳将起来,连夜返回京城。

        只不过,很多时候事情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表面上看,衙内和肖佳之间的经济战争似乎是主旋律,其实不然,对夏想而言,他在齐省的进步和维护齐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才是主旋律,衙内吞并肖佳的企图也好,兼并达才集团的阴谋也好,都只是他视线之外但又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关注的大事件。

        帮助肖佳和维护达才集团的利益,都是基是保护自己人出发点,其实对夏想而言,只当成了一次不和谐的插曲……然而,事情的进展,出乎夏想的意料,出乎衙内的意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