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6章 三个字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6章 三个字

    作品:《官神

        (特为zzz903兄弟的飘红加更!)成达才此来,并未带多少随同人员,而且他着装很轻松随意,似乎并不将衙内的撤资一事放在心上。

        达才集团的现状,夏想不能说了如指掌,但也多少知道一些内幕。除了在燕市的几个工程项目之外,在京城,在海南,达才集团都有在建项目。

        燕市的项目最稳定,赢利前景也最有保证。京城的项目基本持平,前期投入巨大,现在资金回笼很慢,但能保证不赔。

        海南的项目赔钱了。

        海南虽然大打旅游牌、度假牌,但在九十年的房地产泡沫之后,重创了无数淘金的房地产开发商,让许多人赔得血本无归。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好转,海南热又被重新炒作起来,奈何海南除了旅游资源之外,并无其他的经济增长点,再加上本地人口太少,没有人口基数就没有消费潜力,就无法拉动内需。海南热又热了几年之后,随着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的推行,想再在房地产项目上面赌一把的许多投资商,在盖好了高楼大厦之后,一转身才发现,又被套牢了。

        成达才一生投资项目无数,海南项目是他第一个败走麦城的投资决定,差点赔进去达才集团十几年的心血。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了楼市的拐点,调整了投资策略,说不定海南一个项目就能将达才集团拖个半死!

        相比之下,齐省的地质公园项目虽然也经历了不少波折,但赢利前景还是十分明朗。齐省的整体实力远非泡沫的海南经济可比,居民手中的闲置资金很多,购买力很强。

        如果达才集团挺过了地质公园项目眼下的危机——衙内人为制造的危机,因为衙内的30亿资金注入的时候,正好解了达才集团的燃眉之急,但现在突然撤资,又让达才集团面临两难的困境——达才集团将会迎来一片更广阔的蓝天。

        其实夏想心中也有了应对之策,但毕竟是成达才的事情,他在其中只是中间人的角色,并无经济利益,再者以成达才的能力,也不至于一个回合就被衙内打倒。

        夏想很想看看成达才到底有什么万全之策。

        成达才竖起三根手指,一脸自信:“三个字——由他去!”

        夏想无声地笑了,还以为成达才有什么万全之策,原来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问题是,衙内不是别人,想让衙内随他去可没那么容易。

        30亿都打发不走衙内,何况三个字?

        不过话又说回来,衙内想走,还真拦不住他,他想不走,也不好赶他。夏想就笑问:“成总,三个字可打发不了衙内,恐怕要30多个亿才能让衙内满意。”

        “30多亿也不多,达才集团拿得出来。”成达才在夏想面前不会藏着掖着,直接向夏想交了底,“你看看这个……”

        夏想伸手接过成达才递来的资料,是一份合作意向书,打开一看,不由欣慰地笑了。姜,还是老的辣,怪不得成达才胸有成竹,果然真是准备了万全之策。不过又一想,如果衙内只是借机生事,并非真想撤资,那么成达才的对策在关键时刻,可能会受到衙内暗中的狙击。

        中午,夏想陪成达才吃饭。

        饭后,回到省委,刚刚处理了几件公务,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敲门进来了——秦侃。

        秦侃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夏想的办公室了,不提他现在缠身的绯闻以及在省政府被排挤的地位,就是他现在和夏想行同陌路的关系,他也没有理由出现在夏想的办公室。

        但……今天偏偏就出现了,就在衙内和成达才之间即将上演一次激烈的碰撞之前!

        应有的礼节还要有,夏想微一欠身:“秦省长来了……有事?”

        不客套不寒喧不让坐,直接问事,态度就很是淡漠了。

        秦侃不以为意,自顾自地坐下,说道:“有件工作要向夏书记汇报一下,不知道夏书记是不是方便?”

        方便不方便,不能耽误工作,夏想点头说道:“有事请讲,有几分钟时间。”

        秦侃不经意看了一眼门,似乎很为难一样,过了片刻才说:“我和杨银花的问题闹得很大,纪委方面现在又在调查杨银花的经济问题,据我所知,杨银花生前炒股赚了不少钱,她个人又很会理财,手中有个几百万很正常。纪委方面,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夏想疑惑地看了秦侃一眼,心想纪委方面调查杨银花,秦侃应该去找周鸿基理论,却来找他说理,是什么用意?难道又是什么声东击西的阴谋?

        对于秦侃,夏想现在是十二分的提防,实在是秦侃为人太深不可测了。如果单单是深不可测还好,还因为他的性格太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就太可怕了,着实比叶天南还难对付。

        “杨银花的问题,既然纪委方面出面调查了,我就不好再发表什么意见了。”夏想一句话就堵住了秦侃的嘴,他和秦侃之间,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原以为秦侃还有话要说,不料秦侃一拍腿就站了起来:“好,我知道夏书记的意思了。”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口,打开门,又回身说了一句,“对了,夏书记,有件事情我想你有必要知道,衙内和程在顺最近走得很近,前几天,衙内还和程在顺一起,请我和叶天南一起吃了一顿饭。”

        秦侃的脚步声回响在楼道之中,渐渐远去,夏想却眯起了眼睛,摇头无语。秦侃自揭其短是什么用心?是为了打乱自己的计划,还是他本人对衙内不感兴趣,在衙内和达才集团撞击之时报复衙内,或者另有目的?

        由他去……夏想又笑了,想起了成达才的话,天要下雨,姐要嫁人,爱谁谁,他就以不变应万变,看谁能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新花样。

        晚上,衙内和成达才举行了第一次会谈。

        夏想没有参加会谈,不是他的事情,他没有必要参预在内,而且他在场也不合适。本想直接回家,最近有点累,想早点休息,却在温子璇和吴天笑的盛情邀请下,和二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吃饭时,吴天笑也不知听到了什么风声,问夏想:“夏书记,听说您要离开齐省了?”

        夏想既没否认也没承认:“现在说不好,年前肯定不会动。”他也清楚吴天笑关心的是他走之后的局面,作为他的秘书,如果他要离开齐省,吴天笑肯定要提前安排一下。

        吴天笑能力有,水平也有,夏想离开齐省的话,不管去哪里,却不想带吴天笑上任,倒不是他嫌弃吴天笑,而是想让吴天笑留在齐省,作为他在齐省培植的势力,继续在齐省本土茁壮成长。

        温子璇关心的落脚点却没有那么长远,而是对衙内从达才集团撤资一事大感不解:“按照相关法规规定,衙内想从达才集团撤资,只能采取出售股份的形式,而且还优先内部认购,或是向其他自然人转让,衙内想要拿到资金,中间要费很多周折……衙内耗得起时间?”

        夏想微微感慨,眼前的温子璇和吴天笑,还真是他在齐省的左膀右臂,不管是在他初来之时,还是在他大展手脚之际,二人都可以从正面和侧面对他帮助甚大,说来,如果真有一天要离开齐省,他还真想让温子璇和吴天笑跟在身边。

        但又不可能,温子璇很难调出齐省,吴天笑还好办一些,不过放长远计,还是留二人在齐省为好。

        对于温子璇提出的问题,夏想当然考虑过,而衙内更是早就将一切都算计在内了,具体衙内如何出招,成达才如何接招,他不想过问过多,毕竟经济较量不是他的长处。他只需要居中坐镇,将所有可能引发的政治后果扼杀在摇篮之中就可以了。

        夏想并没有正面回答温子璇的问题,而是就吴天笑的提问做了进一步解释说明,也算是他为以后如果有一天突然调离先做好铺垫:“子璇、天笑,你们的根在齐省,会在齐省有更好的发展。天笑今后先从县里做起,慢慢锻炼,一步步走踏实了,对以后的成长有好处。子璇也有必要到市里做一些务实的工作,把路子走扎实了。”

        夏想的暗示很直接,意思就是吴天笑会外放到县里,估计最少也是县长或书记起步,三年之后就有望升到副厅。而温子璇下到地市,估计起步也至少是常委副市长,甚至常务副市长,直接上市长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不过可能性不大,就看夏想推进的力度了。

        此话一出,吴天笑和温子璇同时震惊:“夏书记,您真要离开齐省?”

        ……夏想是否离开齐省,夏想说不好,恐怕就连中央一些主要领导也说不好,因为想动夏想,不但牵涉面过广,还会惊动太多的重量级人物,除非形势所迫,除非各方力量意见一致,除非夏想本人态度坚决,否则调动夏想将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工作。

        夏想的去向是长远之计,至少在现阶段还不会提上日程,现阶段的麻烦是,成达才和衙内的第一个回合的交手……谈崩了。

        仅仅是和成达才谈崩了还是小事,让衙内头疼的是,他忽然发觉,他被人算计了,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