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9章 悄然发生的变化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9章 悄然发生的变化

    作品:《官神

        衙内、叶天南和秦侃、程在顺,还有程一阳,一行五人,在醉仙居的七仙女包间落座。

        至于为什么包间叫七仙女,也无人解释,房间之中也没见到任何和仙女有关的摆设,或许只是墙壁之上几幅字画有七仙女形象,反正不管怎样,在座几人都无意追究七仙女的由来。

        连带对长得确实象仙女一样的女服务员也兴趣不大,主要也是几人都心事重重,就连最喜欢在女人腰间流连目光的衙内,也只是在几名服务员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目光,就又将目光落到了叶天南的右眼之上。

        叶天南同志的右眼之上,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面积不大,形状挺奇怪,和一只拳头的大小极为类似。十个人见了,会有九个人认为是一只拳头和叶天南同志的右眼在完成了一次高速的亲密接触之后,才会造成现在的脸谱。

        叶天南被衙内的目光盯得心烦,也不好说衙内什么,只好勉强一笑:“走路时不了心碰了一下,有棵树长得太矮了。”

        衙内摇摇头:“老叶,你说实话,是不是被人打的?没关系,我在鲁市也挨过几次打了,还差点丢了小命。你说实话,我替你还回来。”

        叶天南哪里肯说,依然摇头:“确实是碰到了树上,是我自己晦气,不怪别人。”

        “我是奇怪是谁对你下手?”衙内才不信叶天南的话,自言自语地说道,“弄清楚了谁是下黑手的人,才好看清齐省现在的形势。”

        别说,衙内虽不是官场中人,但他的话十分在理。只有知己知彼,才能胜利的可能。

        叶天南微一沉吟,似乎是真要说出想法,不料片刻之后还是微一摇头,摆手笑道:“确实是我不小心碰了一下,不关别人的事情。谢谢宗高的关心,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有原因的。摔就摔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不能跟一棵树过不去,是不是?”

        衙内见叶天南死要面子,只好嘿嘿一笑:“要是我,非得把树砍了不可。”

        叶天南只是一笑,并未接话,心中却很不以为然,腹诽衙内的无聊和假装。衙内在鲁市挨打两次,又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又能怎样?还不是吃了哑巴亏。而且衙内也明明清楚事件的背后有秦侃的影子,现在不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和秦侃坐在一起?

        政治人物的原则,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时不值分文!

        叶天南不但暗中嘲讽衙内的伪装,也对衙内提出的合作条件,缺乏足够的信任基础。他不相信衙内,打见面的第一眼起就不相信。他也算是老官场了,不应该意气用事,更不应该以貌取人,但不知何故,就是对衙内一点儿也信任不起来。

        相反,对于在酒店之中的遭遇,他一点儿也不怀疑是夏想的手笔,因为他相信夏想不是背后打黑拳的人,再说,只不过是一次意外冲突,犯不着多想,或许对方就是流氓混混也未可知。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叶天南尽管怒火中烧,却依然头脑清醒,对衙内明显想要混淆视听的做法嗤之以鼻,很明显,衙内是想让他怀疑事件的背后是夏想的黑手。

        当时他从房间出来,在楼道中正常走路,也不知怎么就和一个人撞在了一起,对方似乎喝多了,二话不说拎起拳头就冲他一拳打来,正中右眼,当时就让他眼冒金星银星和满天繁星。

        怎么鲁市人的脾气都这么暴躁?叶天南捂住眼睛,蹲在地上,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还很文明,他明明走路很正常,既没走中间,又没扶墙……当然,他叶天南是何许人也,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就想再理论两句,不料不等他开口,对方就口出威胁之言。

        “姓叶的,人闲心不闲不是坏事,要发挥余热也可以理解,不过你来错地方了。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就会带来错误的后果。刚才的一拳,只是第一个警告。如果你还不回头,再后悔就晚了!”

        叶天南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要不是对方直接点明了拳意,刚才一拳,他还真以为只是一次意外冲突。现在知道了,是有人嫌弃他在鲁市过于活跃了。

        叶天南不是没想过背后是夏想的所为,只不过念头刚起,就被自己否定了,主要是夏想留给他的印象太好了,印象中,夏想行事从来都极有分寸,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但黑拳的背后,又是谁的主使?叶天南猜了不少人,孙习民、周鸿基等等,都大有可能,甚至连秦侃、李丁山都被他算计到了,独独没有一丝怀疑夏想。

        今天刚一见面,就被衙内再三追问,叶天南在厌烦之余,又将嫌疑的对象扩大到了衙内的身上。对了,说不准还真是衙内下的黑手,要的就是给他一个正面警告,吓他一吓,让他好将怨气撤到夏想身上,从而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

        是,叶天南也承认他和衙内会面,所图的也是借刀杀人的效果,只不过他不想当刀,而想当握刀的手。显然,衙内也不想当刀,也想当手。

        今天会面的发起,既不是他叶天南,也不是衙内,更不是秦侃——秦侃从不喜欢抛头露面,他只想躲在背后密谋和策划,也对和衙内一方的合作兴趣不大——而是程在顺。

        程在顺现象,放到其他省份,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怪现象,一个退居二线的人大副主任,一个被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死死压制的老同志,本来就是发挥一下余热,听从一下党的指挥,带领一群老干部老同志,开开会,表表态,举举手,然后就顺利地回家安享晚年了。

        没想到,程在顺同志还真是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能将夕阳的余热超常发挥出中午十二点的太阳一般强烈的光辉,程在顺当为叶天南视线之内第一人。

        程主任不但和秦侃关系密切,携手共进,还在京城借程一阳和衙内之间的同学关系,成功地和委员长搭上了线。而委员长也十分大度,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程在顺见了一面!

        虽然不是特意安排成只为接见程在顺一人的见面,但据说当时委员长和程在顺握手,足足说了几分钟的话,就大有深意了。

        而程在顺自从京城回到鲁市之后,就如换了一个人一般,完全就是旧貌换新颜了,论活跃,论精神,论精力,就和还有无限前景的中青年干部一样,完全不是退居二线的老同志的气象,不但龙腾虎跃,还居中撮合成功了一次盛会——就是今天的盛大会面。

        叶天南清楚,今天的会面是基于对齐省前景的暂时的共同利益而走到了一起,合作的基础很不牢靠,用同床异梦形容再恰当不过,但能坐在一起就是莫大的成功,就是奇迹,就相当于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而且他也收到了消息,有迹象表明,夏想正在居中联络李荣升、冯仁龙,也想打造一个宽泛的联盟,针对齐省即将迎来的省政府换届,已经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当然,如果让叶天南知道,夏想现在所做的不仅仅是迎战,而是主动出战,他内心的忧虑,恐怕还会上升好几个百分点。

        话又说回来,叶天南也不傻,也清楚秦侃绯闻事件的背后,有可能有夏想的手笔,但最大可能也许是孙习民或周鸿基的出手,不管是谁,现在齐省的力量的对比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的隔阂消失了,二人要携手了。

        夏想和孙习民、周鸿基之间,也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基础,再加上有邱仁礼的支持,要出重拳将秦侃打得七零八落了。

        表面上看,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发,夏想一方,有省委书记和省长联手,再加上有政法委书记和纪委书记的配合,要将一个常务副省长和人大副主任压制,应该绰绰有余,甚至不夸张地说,有可能一个回合就能将秦侃和程在顺打落马下。

        政治之上讲究一个平衡,不会让一方坐大,也正是基于以上的认知,再加上叶天南就算佩服夏想的为人,也不想看到夏想的胜利,所以在他的说服下,秦侃也欣然赴宴了。

        秦侃并不想和衙内坐在一起,尽管他和程在顺之间的关系也说得过去,但他对衙内就是看不顺眼,没办法,人和人之间也讲究一个眼缘。不过为了共同的利益,哪怕只是暂时的眼前的利益,也必须妥协。

        今天的会面,虽然由程在顺发起,由衙内作陪,但秦侃在级别上讲,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最后在排座的时候,程在顺却众望所归被推为上首。

        程在顺推让两句,还是安稳地坐在了首位,论年龄,他也是众人之中的第一人。

        虽然今天的会面人心各异,甚至可以用古怪来形容,但凡事存在即合理,能坐到一起,就证明有可以谈下去的共同诉求,因此,程在顺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咱们闲话少提,只说正事。今天的会面就只有一件事情可谈,就是怎样合作才能保证我们在齐省的利益最大化。”

        “我说一句大实话,我们所有人的拦路虎、绊脚石都是同一个人——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