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5章 更进一步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5章 更进一步

    作品:《官神

        晚间的会面,安排在了静心庄园。

        静心庄园位于市郊,既僻静,又显得不太正式,就很合适谈一些半正式半开放的话题。如果仅仅是夏想一人出面,就显得太私人,再如果只有吴天笑出面作陪,又有点过于正式了,有了温子璇出面,意味就不太一样了。

        温子璇虽然是省委副秘书长,但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所以她的现身,既可以视为以副秘书长的身份陪同,也可以只将她当成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可以很好地起到缓和和活泼气氛的作用。

        因此,当李荣升和冯仁龙联诀出现在静心庄园的门口,见到降阶相迎的夏想的身后站着温子璇时,不由相视一笑,都心领神会了夏想夏大书记精心的安排。

        不错,夏想邀请的关键人物是李荣升和冯仁龙,是两个人,但准确地讲,其实最关键的人物只有冯仁龙一人而已。

        当然,并不是说李荣升不关键,而是以李荣升和夏想之间早已熟稔的关系,今天的会面对他来说是题中应有之意,但对冯仁龙来说,却是第一次和夏想私下相会。

        尽管说来,其实李荣升也是第一次和夏想私下坐在一起,以前,只是公事公办式的点头之交,虽然也有过深入的交谈,却没有过真正的面对面的朋友式的会谈。今天夏想同时邀请他和冯仁龙与会,显然大有深意。

        夏想降阶在门口相迎,摆出的就是大有诚意的姿态,因为夏想的排名比李荣升和冯仁龙都高。李荣升落后半步,等冯仁龙主动向前,因为冯仁龙比他排名要高。

        冯仁龙却止步不前,似乎是有意等李荣升主动向前,又似乎是……故意在等夏想再多走几步,李荣升就下意识多看了冯仁龙一眼,心想好一个冯仁龙,心思倒是挺深,第一次就有试探夏想之意。

        李荣升和冯仁龙并非同一阵营,也没有什么私交,不过冯仁龙性格比较直爽,主动提出要和他同行,他也不好拒绝,就和冯仁龙一起赴约。其实照他的想法,各走各路最好不过。

        他也清楚,冯仁龙实际上是关远曲的人,而关远曲身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其实和以吴家为首的四大家族之间的联系是有,却并不如外界想象中那么密切。如果说吴、梅、付、邱四家是新兴的家族势力的代表,那么以关远曲为首的另一帮家族势力,则是旧家族势力的代表,和吴家等四大家族势力有相同之处,也有大不相同之处。

        从本质而论,关远曲在感情上还是会和家族势力走近,但他一旦执掌大权之后,必然会和家族势力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表面疏远暗中密切的隐晦关系,以便维持国内几大势力之间的平衡,冯仁龙作为关远曲首次在地方上安插自己势力的试水,也是有意试探各方反应的一个妙招。

        冯仁龙年纪不小了,再前进一步升至正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出意外的话,齐省的一任,将是他的最后一任,也是他此来齐省十分顺利的一个原因所在,因为他不会对省长和省委书记之位有所想法,势必会在齐省任上,安分许多。

        夏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冯仁龙脚步的迟疑,他脚下不停,大步流星又向前迈进几步,来到冯仁龙和李荣任面前,主动伸出右手,和冯仁龙热情握手。

        “仁龙兄,早该作东请你吃饭,一直抽不出时间,今天总算赶上了,你说,还不算太晚,是不是?”

        夏想话里有话,冯仁龙也抱以一笑:“不晚,不晚。其实应该是我早该向夏书记汇报工作才对,不过正好赶上了国庆假期,就事不凑巧了。今天夏书记亲自出面请我吃饭,是我的荣幸。”

        冯仁龙也是刚从京城回来,其实他在国庆之前有的是时间和夏想走近,却没有,就已经说明了一点什么,不过大面上都要过得去才行,所以话都说得十分客气。

        夏想和李荣升之间的握手寒喧就简短多了,只是轻轻一握手,甚至连话都省略了,话越少,反而越显得关系近。

        夏想随后又简单地为冯仁龙、李荣升介绍了温子璇和吴天笑。

        冯仁龙和李荣升都心有灵犀,都没带秘书,到了房间之后,温子璇热情地招呼几人落座,充当了陪客的角色,而吴天笑干脆就站立一旁,也不入座,他更是只是服务员的角色。

        李荣升首先打开了话题:“我刚从京城回来,听说夏书记和冯书记都去了一趟京城?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机会在京城聚在一起坐坐。”

        基本上各省副省以上级别的领导,每逢节假日都会抽时间进京,要么跑部钱进,要么看望老领导老首长,等等,总之,各有公干,都忙碌得很,除非是退居二线没有心气了。何况如李荣升一样还大有前景的年轻副省高官,必然会将京城当成仰望之地。

        冯仁龙回京是何用意,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李荣升话音刚落,冯仁龙就接过了话头:“夏书记在京城事情太多了,就算李省长请他,他未必有空。不象我,到京城只和关主席见了一面,然后就无事一身轻地回鲁市了。”

        冯仁龙也有意思,开门见山就点明了他去京城和关远曲见了一面,估计也是有所暗指。

        李荣升笑了:“巧了,我也和关主席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

        夏想在京城期间还就没有和关远曲见面,不但没有见面,连电话也没有打一个,倒不是有意的疏忽,也不是关系疏远,而是机会不合适,在和总书记暗中见面,又受到委员长隆重招待的情形之下,关远曲自然不会再出面和夏想碰头。

        代复盛也是持同样的想法。

        其实夏想并不知道的是,不管是关远曲还是代复盛,都有想在京城和他见上一面的初衷,不过在得知他和总书记之间的私人会面之后,就都又打消了念头,尤其是在他和吴晓阳发生了冲突之后,作为下届中央领导热门的关键人物,此时不宜出面再和夏想走近,以免让外界产生误判。

        “关主席对齐省的工作一向十分关心。”夏想顺势接了一句,举杯敬冯、李二人,“我敬冯书记和李省长一杯。”

        酒过三巡,话过五味,气氛就渐渐活泼了,主要也是夏想和李荣升之间本来熟悉,而冯仁龙可能也是认为和夏想之间有天然的亲近之意,又或许是他的京城之行从关远曲之处得到了什么暗示,总之,三人之间的气氛达到饱和比想象中要来得快一些。

        也有吴天笑在一旁不时地插话几句,还有温子璇的存在也起到了极好的缓和和调节气氛的作用,毕竟她的一举一动颇为优雅并且极具女人风情,再有她也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淡而不露的妆,恰到好处的收腰上衣以及衬托出曼妙身材的长筒女裤,无一处不精致而风情万种,虽不刻意诱人,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不管是何种目的的见面,不管要谈什么大事小事,气氛是第一关键,只有气氛到了,才有了谈话的基础,说到了关远曲对齐省局势的关心,夏想就逐渐将话题落在了齐省的局势之上。

        夏想只稍微一点题,温子璇就心领神会,替夏想开了头。

        “今年的国庆过得真是热闹,秦省长人是去了京城,却在鲁市闹出了绯闻。”温子璇眼波一转,目光从冯仁龙和李荣升的脸上扫过,笑眯眯地说道,“各位领导不要见笑,女人嘛,就是爱八卦,主要也是秦省长的绯闻太有意思了。”

        夏想并不制止温子璇,冯仁龙和李荣升就知道温子璇挑起秦侃绯闻的话题,随后必有用意,也就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一脸好奇的笑容。

        吴天笑就问:“哪里有意思了?难道比周书记的绯闻还有意思?”

        温子璇说道:“你算是说对了,秦省长的绯闻还真和周书记有一点关系,因为绯闻中的女主角是同一个人……”

        吴天笑奇道:“杨银花?怎么会?”

        “怎么不会?”温子璇摆了摆手,“我一开始也不大相信,不过后来传得有鼻子有眼,就一时好奇,还特意打听了一下……”说到这里,她还故意眨了眨眼睛,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温子璇想要的效果达到了,李荣升也主动配合,说道:“秦侃的绯闻,我倒是也听说了,现在省委大院都传开了,等他回来后,可有得好受了。”

        冯仁龙一直微笑不语,等李荣升一开口谈及此事,他也终于开口了:“我一回来也听说了,杨银花一个人和两个省委领导传出绯闻,也是天下奇闻了,呵呵。”

        “如果仅仅是绯闻也就好了,怕就怕,绯闻之后,还会有更大的风波。”夏想语重心长地说道,切入了正题,“我想,不管是总书记还是关主席,都希望齐省明年的政府换届平稳有序。”

        李荣升不动声色,冯仁龙却是吃惊不小,惊问:“夏书记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夏想加重了语气,“我有一个重大的决定,需要冯书记和李省长配合我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