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4章 形势……一触即发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4章 形势……一触即发

    作品:《官神

        下午,夏想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没有在省委继续停留,而是和李丁山见了一面。

        李丁山国庆期间只回了燕市两天就返回了品都,品都事情极多,又十分棘手,他可没有空闲的时间,好在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基本上各项事务也步入了正轨,多少让人安心。

        李丁山在初步了解了疫情事件背后的真相之后,做出了上任品都市委书记之后的第一件大事,也相当于是新官上任之后的第一把火——严查娱乐场合,整顿品都治安环境!

        目标直指老铁!

        国庆第一天,在市民都在庆祝节日欢庆假期之时,在李丁山的精心部署之下,在品都市公安局全力出击之下,全市出动数百名警察,一举荡平了几家娱乐场所,重创了老铁的产业,让老铁的实力一天之间损失百分之七十以上。

        李丁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毫不留情,铁腕重拳。

        一般而言,新任市委书记上任,不会立刻大张旗鼓地推进新政,更不会打黄扫黑,以整顿治安环境的名义在全市范围内掀起一轮整治行动,因为此举相当于直拉打前任的脸!

        虽说李丁山和李荣升关系一般,但也没仇,再者以李丁山的个性和为人,他和李荣升在政治上又不是敌对的阵营,因此,就完全可以排除李丁山公报私仇的用心。

        但李丁山此举,还是在齐省省委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人议论纷纷,都在暗中猜测李丁山项庄舞剑的背后,到底真正地要打黄扫黑,还是意在沛公?

        即使正值国庆假期期间,有关品都正在开展的轰轰烈烈的打黄扫黑的行动,依然成为无数人密切关注的话题,不管是放假还是值班,不管是闲谈还是公事,都不免就品都的行动说上几句。

        与众人纷纷猜测并且有所怀疑不同的是,李荣升身为前任品都市委书记,对李丁山的举动采取了沉默和回避的态度,不发表意见,不主动谈论,也会回答任何人的疑问,就更让疑心过重的少数人认为李丁山和李荣升之间肯定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并且一心认定,李丁山此举,是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是想在李荣升的脸上抹黑,并且还会继续扩大战果,将品都当成向李荣升发动挑战的战场。

        战场……夏想听到竟然有人将品都形容成战场,不由摇头笑了。

        在京城期间,他也关注了品都的形势,对李丁山的动作自然了如指掌,只不过人在京城,事情又很繁多,没有过多地留意省委对品都事件的评定,不想还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认为李丁山的动作是政治斗争的产物?

        只能说,一些人太不了解李丁山了。

        而李荣升的沉默和回避,其实是不想干涉李丁山的工作,更是默许和支持的态度,却被别人误解为是他对李丁山的迁就,也是一些人不清楚李荣升的为人和心机,更不了解李荣升转任副省长的长远用意。

        看不清楚政治形势,终将会在政治上失势,所以说,许多人一生也在官场打混,却一生多次和机遇擦肩而过,不怪别人,只怪自己悟性太差。

        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悟性才行。

        甚至不得不说,孙习民也欠缺那么一点点悟性。

        夏想和李丁山面对面坐在一处茶室之中,宽大而明亮的落地窗毫无保留地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地上,让并不宽敞的房间显得满室生亮,并且有了一种从容悠闲的味道,在夏想忙碌而紧张的官场生涯之中,有如此一刻的清闲时光,又享受如此轻松的秋日夕阳,实属难得。

        李丁山气色倒还不错,只不过头发又花白了许多,说明也是劳心劳力得很。在夏想的视线之内,李丁山完全可以担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典范,是无数官员的榜样。

        或许在夏想的视线之外,也有如李丁山一样有原则有担待真正为民请命的好官,但却不为夏想所知了,而李丁山和他亦师亦友的关系、保持了十几年的友谊,最是难能可贵的友情。

        “品都可不是什么战场……”李丁山也听到了传闻,不以为然地笑道,“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以己度人,比如酒鬼就认为世界上人人好酒,色鬼就觉得所有男人见到女人就会走不动,阴谋家见到一出碾压小孩的车祸事件,也会猜疑是不是有人为制造的可能……呵呵,随他们胡乱说去,我只求问心无愧就行了。”

        夏想点头赞成李丁山的说法:“主要也是齐省的政治气候过于复杂,再加上何江海的离去,新任政法委书记的上任,还有前一段时间的人大质询省长事件,也不由人不事事联想到政治斗争。要我说,其实品都还算风平浪静多了,鲁市,才是战场,而且还有可能是一场持久战争的战场。”

        李丁山为之一愣,愕然问道:“怎么说?”

        “我中午和孙省长、周书记刚刚见了一面,吃了一顿便饭,又听了一个故事,还听了听孙省长的心声……”夏想话说得严肃,表情却是放松,“怕是秦省长要绯闻缠身了。”

        秦侃绯闻缠身还是小事,因为在孙习民的计划之中,绯闻事件只是第一波攻击。

        紧随其后的第二波攻击,是针对秦侃的分管工作中的失误,进行正面的排挤和打压,并且要充分利用省长的权威,调配秦侃的工作,让秦侃疲于应付,无暇分心再在人大会议期间制造事端。

        所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孙习民和周鸿基约夏想见面,先是借席思思之口提出了秦侃的绯闻,随后在夏想提出程在顺在京城和衙内暗中见面的消息之后,孙习民也不再绕弯,直接提出了他的真正所想,就是想化被动为主动,决定全面反击秦侃,让秦侃一败涂地。

        不过……孙习民对于衙内和程在顺在京城见面一事,不但十分震惊,也大为不解,就连周鸿基也是无法理清其中内在的联系,以至于周鸿基当场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拨通了衙内的电话。

        结果衙内的答复是,程一阳回国了,程在顺到京城和程一阳会面,他是程一阳的老同学,当年和程一阳关系非常不错,不出面接待一下也说不过去。

        既然衙内的回答很有诚意,理由也很充足,周鸿基也不好再多问事情的背后有没有委员长的影子,只是含蓄地一提程在顺对孙习民的刁难,他原以为衙内会顺势接话,要和程在顺说道说道——此时程在顺仍在京城,还未返回鲁市——不料衙内的回答,让周鸿基十分无语。

        “鸿基兄,我毕竟不是官场中人,对于官场上的事情,还是不便多嘴了。我和程在顺见面完全是私人性质的见面,不想谈论政治。”

        完全就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让周鸿基十分不快,也让孙习民如鲠在喉,脸色极为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夏想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也更亮堂了几分。

        今天和李丁山一见面,他就将和孙习民、周鸿基之间的会面和盘托出,也是因为他有事要和李丁山相商。

        李丁山听完,微微皱眉,站起身来在房间之中来回走了几步,忽然一拳打在窗户之上,一脸怒容地说道:“都是为了个人私利,出发点都不是基于公心,过分,太过分!”

        李丁山有时圆润,有时也有激愤的一面,他的不确定性的性格,也是他让人难以琢磨的一个缺点,但对夏想来说不是问题,因为夏想甚至比李丁山更了解他自己。

        “李书记,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夏想提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李丁山坐了下来:“我在听。”

        夏想用手一指窗外:“眼见就要到年底了,年底之前,齐省肯定会有许多风雨,甚至还会有暴风雪,我希望李书记能和我一起,尽最大可能将齐省的局势引向一个平稳有序的方向。”

        李丁山轻轻一拍桌子:“没问题,正合我愿,夏书记,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换了别人,面对自己以前的秘书,恐怕很难从容面对夏想比他在省委的排名还要高上许多,但李丁山却不,他的骨子里自有一股完全大异于常人的耿直。

        夏想以茶代酒:“李书记,我敬你一杯!”

        李丁山一饮而尽:“我希望齐省早日迎来风和日丽的春天。”

        春天……夏想心中默想,有理由相信,齐省的春天,还有很长的一段道路要走。因为,从孙习民和周鸿基的联动来看,再从程在顺和秦侃到京城的频繁活动来分析,必然有一场恶战。

        夏想更清楚的是,只凭他和李丁山的联手,肯定阻止不了两方之间已经一触即发的最后一场大战,他还需要团结更多的有生力量。

        晚上,夏想没和李丁山一起共进晚餐,因为他要和温子璇、吴天笑一起吃饭,要赶在正式上班之前,抢先一步布局,也要和孙习民一样,抢占秦侃和程在顺的先机。

        除了温子璇和吴天笑之外,夏想还邀请了一个关键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