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9章 真不应该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9章 真不应该

    作品:《官神

        对于今天和吴公子相遇的一幕,夏想不是没有猜测,也多少想到了一点——恐怕对方有故意为之的可能,估计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位置之争。

        因为许冠华下一步有望提上一提,即使不提军衔,也有可能提升职务。

        对方要的就是想故意恶心许冠华。

        既然事情上升到了针锋相对的程度,可见在换届前夕,和地方上风起云涌相同的是,军中也是潜流暗涌。虽然最近没有太明显的军中调动的报道,也没有相关军方高层密集地视察工作和到部队之中走访,但有理由相信,军中的动静,一点也不比地方上小。

        甚至有可能更加剑拔弩张。

        一个羊城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就敢当街冲撞少将许冠华的婚车车队,虽然可以以误撞来解释,但事有凑巧就不由人不多想,在事件的背后,会有多少政治挑衅的目的?

        再从吴公子不得理还不饶人,而且吴晓阳也及时出面,不但不缓和冲突,还想继续挑事的事态发展来看,对方确实是有备而来。就算不是故意算计许冠华,就是临时起意要和许冠华冲突,并且不惧怕许冠华的冲冠一怒。

        也说明了一点,对方自恃后台强硬,有意要挑战许冠华的底线!

        传递出来的政治含义就是,军中的角力,也接近了白热化的边缘。

        但刚才的试探虽然不太成功,也是因为夏想的意外出手和蒋雪松的出面震慑了吴晓阳,不管成功与否,事情应该暂时告一段落了,对方应该不会再挑事了,也该消停了,虽然今天许冠华表现得不是很强势,也是因为许冠华不想在自己的婚期大打出手。

        但夏想却没有想到,军中的较量,远比地方上更直接更激烈……许冠华郑重其事向他说出上述一番话之后,同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表示,却有一位50岁出头的首长,呵呵地笑了几声。

        笑没什么,却是冷笑,而且还有嘲讽之意,夏想就不由回头多看了一眼。

        因为对方没穿军装,看不出军衔,但能和他坐在一席,肯定是少将以上军衔。

        不过夏想涵养好,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并未理会,冷笑就冷笑好了,谁能不让人家冷笑不成?不料夏想不想闹什么不愉快,对方却又说道:“冠华,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向一个年轻人表什么忠心,传了出来,可就成了笑话。”

        同桌不少人一听此话,都怫然变色。因为许冠华说的只是以私人感情论事,他却上升到了表忠心的高度,就是故意话里挑刺了。

        许冠华也拉下了脸:“施启顺,你说话的时候,请考虑清楚再说。”

        直呼其名,连职务都不提,可见许冠华确实怒到极点了。

        按说许冠华不至于因为对方一句话就变脸,也显得他太不大度了,况且又是在他的婚礼之上,应该只当一句玩笑话就过去了,但许冠华不但脸色大变,还对施启顺怒目而视,就已经很是说明问题了。

        夏想尽管并不知道施启顺是何方神圣,但联想到刚才在路上发生的一幕,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施启顺作为客人,又在许冠华的新婚大喜之日,不说吉利话也就算了,还冷嘲热讽本来就不对了,却又冷笑一声:“冠华,你不要激动,不要喝了一点儿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结婚是人生大事,可以让一个男人更成熟,不过我看你没有成熟多少,反而昏了头一样。”

        许冠华也不怒不可遏了,反而轻蔑地一笑:“我有没有昏头,不劳你操心。你来了,就是我的客人,我管你吃好喝好。你要是觉得哪里招待不周,也可以随时走人。”

        话说到现在,已经几乎是没有退路了,施启顺“啪”的一声扔了筷子,站起身来:“我奉劝你一句话,许冠华,不要以为什么好处都得让你得了,什么便宜都要让你沾了。你的想法不会得逞!”

        “请便!”许冠华也不和施启顺逞口舌之争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夏想也看不下去了,毕竟在别人的婚礼上说难听话,是个人都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多说,只是轻轻一拉椅子,做出一个礼送的姿势,意思是,请走,请快走!

        施启顺也不知就是火暴脾气,还是喝多了酒,看谁都不顺眼,夏想拉椅子的动作也惹怒了他,他上下打量夏想几眼,似乎要将夏想吃了一样:“夏书记到底年轻,不但会文斗,还会武斗,不但打年轻人,也打老人家,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好,省得你打了我。”

        夏想就纳闷了,他既不认识施启顺,又没骗他家闺女,他怎么就看他不顺眼了?真是奇了怪了,就笑了:“老施过奖了,我这个人什么都不好,就是脾气好,既不会开车冲撞别人的婚车队伍,也不会在别人的婚宴上闹事,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敬人者,人恒敬之。”

        施启顺脸色一变:“夏书记铁嘴钢牙,我说不过你,也不和你争论,就只告诉你一件事情,司方正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吴公子的事情,还没完。”

        夏想总算明白施启顺为什么看他不顺眼了,因为对方和司方正、吴公子同时有关系,难怪,真是冤家路窄。但话又说回来,似乎两次冲突,都是对方找事在先,他都是被动应战。

        今天被施启顺当面说了狠话,夏想也不是软柿子,就当即回敬说道:“下次如果还遇到同样的事情,有些人的下场,会更惨。还有一些老人家,我倒想说一句不太中听的话,一个人可以二十岁时不英俊,三十岁时不潇洒,四十岁时不富有,但到了五十岁时,还不睿智,还没有活出尊严和人格,这一辈子真算白活了!”

        夏想的话够犀利够直接,顿时让施启顺张口结舌,脸上就如开了五颜六色的布店,颜色着实鲜艳得很。

        夏想真说对了,施启顺确实不够睿智,也不够涵养,在部队上呆久了,属于火暴脾气直来直去的性格,当即就拍了桌子:“夏想,你不要太嚣张了。你有本事动我一根手指试试,我让你出不了这个门。”

        夏想一见对方肚量太浅,都恼羞成怒了,就双手一摊:“我动你做什么?我和你既不认识,又不是上下级,要不是坐在一起,我连你是哪号人物都没听过,为什么要动你?我还不到四十,虽然也不富有,但至少有了涵养和懂得人情理法。”

        施启顺气极了,伸手就去抓夏想,他也是仗着自己年纪大,不怕夏想敢还手,反正就先打了夏想一记耳光,让他丢人了再说。

        夏想确实不能当众和一个老人家动手,他向旁边一跳,闪到一边。不料施启顺的脾气上来,竟然不依不饶,还要没完没了,又伸手去抓,手伸到半途,忽然一只拐杖平空杀出,正正打中他的手背。

        “啪”的一声,清脆作响,想必是很疼了。

        施启顺大怒:“谁他娘的打我?”多年来一直保持骂娘习惯的施启顺,认为骂娘是个性的表现,今天却骂错了对象。

        “我他娘的打你!”一个苍老苍劲的声音响起,话音未落,拐杖一转弯,又打在他的头上。

        施启顺真怒了,一回头,举在半空的拳头却又落不下去了,因为打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古。

        老古也真怒了。

        多少年轻易不动怒的老古,现在须发皆张,手持拐杖,二话不说当头又是一杖:“施启顺,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敢在冠华的婚礼上闹事,真以为天下没人治你了?我再告诉你一句话,你敢动夏想一根手指,我一把老骨子不要了,也要到中央和军委告你一状!”

        在老古同前,施启顺是真真正正的小字辈,只有挨打挨骂的份儿,别说还手了,连嘴都不敢顶。因为在他印象中,古老在军中威望极高,发脾气的时候极少,平常只要板着脸,就足以吓得不少人不敢说话了。

        今天古老怒发冲冠,显然是真的动了肝火。

        “谁惹了古老生气了?不用古老去告状,我直接转告就行了。”一个人从老古的身后闪出,伸手扶住了老古。

        一般人的面子,老古不会给,以老古现在的状态,估计除非夏想才能劝得住,就连吴老爷子现身相劝,老古也未必干脆地放下拐杖,何况扶住他的人是一个不到50岁的中年人。

        以老古的年龄,50岁也别想在他面前倚老卖老。

        不过老古回头一看,一见来人,就缓缓地放下了拐杖,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算了,我不和他一般见识了。什么东西,老了老了,却为老不尊。”又用手一指施启顺,“现在马上出去,晚一步,我还得打!”

        施启顺恨恨地看了老古一眼,却敢怒不敢言,又看了老古旁边的人一眼,目光之中又有畏惧之意,最后还是一言不发灰溜溜地走了。

        夏想的目光落在中年人身上,不由一亮,心想在换届大潮来临前夕,怎么就忘了他的存在,真不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