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6章 变故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6章 变故

    作品:《官神

        少将迎亲,省委副书记送亲,如此高规模的迎亲送亲队伍,放眼整个京城,敢正面拦截的人,不能说没有,也是不多。

        况且不管是许冠华还是夏想,一个是军中的少壮派,上升的势力正猛。一个是后备力量,国内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而且一身身系各方势力的支点。如此两大重量级人物,不管是长眼的不长眼的,都不会主动惹事,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况且就算不知道车里坐的是谁,就是看到浩浩荡荡的车队,而且几乎每辆车都是百万以上的豪车,也就知道是大有来历,谁也不会主动去触霉头碰晦气。

        但是……世界上似乎总有长了眼睛却将眼睛当成玻璃球的人。

        一连过了三个路口,交警都放行,并且适当照顾了一二,虽然许冠华事先也没打招呼,但有军车开道就说明了一切,但到了第四个路口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因为也有一队婚车挡住了去路。

        许冠华的婚车是自东向西行进,对方的婚车是自南向北,正好在路**错。实际上,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但问题就出在了红绿灯上面。

        许冠华的车队赶到的时候,正好是绿灯,就是说对方的车队是红灯,不料许冠华的头车通过之后,后面的车刚通过路口两三辆,对方的车队就突然杀出,闯了红灯!

        要是平常,闯个红灯也没什么,京城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别说闯红灯了,闯厕所的都有,但关键是,对方是车队,浩浩荡荡也有几十辆车,许冠华的车队,也有几十辆车,而且最气人的是,对方仗着开道的车是一辆悍马,就要硬闯,非要将许冠车的婚车队伍拦腰斩断!

        婚车的队伍,很忌讳被人从中间截断,不吉利,尤其是对方是明显的挑衅行为,许冠华的车队就非不让,何况自己一方又在理,是绿灯通行。

        更让人可气的人,明明见到车队不让,又闯红灯在先,多少要礼让三分,不料对方似乎气势很足一样,悍马一加油门,“轰”的一声就冲了过来,就要蛮横闯关。

        或许是悍马也是欺软怕硬,注意到了车队之中还有一辆不起眼的迈腾,所以油门轰鸣声中,就直直朝迈腾撞去。当然,他并不知道迈腾中坐的是何许人也,不对,是开车的司机是什么人物,似乎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30多岁的年轻人。

        悍马司机做梦也不会想到,开车的司机,实际上,前天和总书记见了一面,昨天和两名政治局委员见了一面,而昨晚,又和委员长在一起吃饭!

        不用提他本身的职务,只说他能接连和什么重量级人物见面就足以震动整个京城,别说京城市委书记蒋雪松见到他也是热情有加,就是一定级别的中央领导也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如果今天他被悍马撞伤,不用中央领导出面,蒋雪松一怒,悍马车里不管坐的是谁,也负不起如此天大的责任!

        但此时悍马的车主肯定不会想到什么严重后果,他只管硬闯,闯过去,将对方的车队拦腰斩断就是自己一方最大的胜利,因此,虽然此时车速不快,但却摆出了一幅拼命的架势,猛然朝迈腾悍然撞去。

        迈腾突然一个急刹车,然后又迅速做了一个漂亮的甩尾动作,躲过了悍马的悍然一击。迈腾是躲过了,紧跟在迈腾后面的一辆奔驰却没躲过,被悍马侧面相撞,车头顿时被撞得稀烂!

        悍马司机下车,奔驶司机也下车了。

        悍马司机是一个小平头,30左右,身材高大,膀阔腰圆,按说如此壮汉,却又偏偏戴了一副眼镜,就有了文武双全的味道。

        奔驰司机是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长得很瘦弱,是谁,夏想不认识,应该是杨威找的人。人虽然瘦弱,却理直气壮地来到悍马司机面前,大怒:“你丫的怎么开的车?没长眼还是没长脑子?闯红灯还撞人,你丫欠揍了不是?”

        “你丫才欠揍!”悍马司机果然凶悍,或许也是车也能壮人胆,他大步向前,一把拎住了奔驰司机的衣领,举起拳头就朝对方脸上来了一拳,“妈X,没看到是老子的车是悍马,不知道这是吴公子的车队?知不知道什么叫好狗不拦道?我就替你家主人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话间,悍马司机又举起了拳头,正要再次落下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住手!”

        回头一看,身后站了一人,个子不高,穿着一般,看不清脸——因为他戴了一顶大沿帽,整个脸都藏在阴影之中,又故意低下了头。

        “你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悍马司机轻蔑地笑了一声,伸手就抓对方的帽子……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在很久以后,一直定格在许冠华和军队上几名少壮派的心目之中,让他们对夏想的敬意,始终保持在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也让夏想的形象,在他们心中高大并且闪亮!

        悍马司机的手刚刚伸出,帽子先生好象表演帽子戏法一样,快如闪电出手了,一出手,就擒拿住了他的手腕,随后一翻手,一扭身,就将他的胳膊背到了背后。

        小擒拿手!

        悍马司机只疼得大叫一声,破口大骂:“你妈X,快放开老子,要不老子废了你!”

        话刚说完,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起,右臂一麻一疼,竟然被对方卸下了胳膊!

        然后又一股大力从腰间传来,悍马司机巨疼之余,收势不住,顿时摔了个狗啃屎!

        夏想一击得手,迅速回到车上,来去如风,就在众人目瞪口呆和眼花缭乱之中,悍马司机已经倒在地上,成了一匹废马,呻吟不止!

        今天送亲队伍,主要是杨威、哦呢陈和夏想一行,迎亲队伍,自然全是许冠华的安排,多半是军人,其中也不乏和许冠华关系密切的少将和大校,最少也要中校以上,才够级别出现在迎亲队伍之中。

        悍马司机的嚣张举动,当时就惹怒了众人,都是军人,火气更大,怒气更盛,当时就有一名少将和两名大校,抽身就想上前亲自出手修理对方。撞了别人的婚车是最忌讳的事情,还敢出手伤人,真是无法无天了,真当许将军好欺负?

        没想到,几名军人还没有走到场中,战斗已经结束了,夏想兔起鹘落的手段,干脆利落的身手,尤其是最后一招小擒拿卸掉对方胳膊的手法,顿时让几名军人大声叫好,甚至还有人带头鼓掌,为夏想壮行。

        虽然夏想刻意低调,戴了大沿帽,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但和许冠华关系密切的几名少将和大校,一眼就认出了夏想。其中还有几人对许冠华高抬夏想一直不太服气,认为夏想不过是一个地方上常见的官僚罢了,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许冠华对夏想的盛赞,言过其实了。

        但今天一见,都立刻对夏想的印象大为改观,才算真正见识了夏想嫉恶如仇的一面。军人,哪怕到了少将和中将,也有有血性的一面,也会对充满朝气和血性的地方官员有莫名的好感。

        只一个片断,就让夏想的形象高大了无数,让夏想在数名军中高层的心目之中,树立了可靠、可交的良好印象。

        其实夏想出手没考虑那么多,他只是气不过对方的嚣张,而且又是他难得送亲一次,对方竟然强行插队,就惹火了夏想,因为谁也不会插队别人的送亲队伍,不但不懂礼貌,还不懂人事!

        夏想才不管对方是谁,管他是什么吴公子还是什么武公子,既然如此,先打了再说,管他三七二十一。很久没有亲自动手的夏想,也终于怒而动手了。

        当然,夏想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此次动手,引发了两重严重的后果,一种是得到了许冠华一系军人的完全认可,另一种则是……出于谨慎的考虑,夏想打人的时候蒙了面,打完人后,又上了车,要的就是不想对方知道他是谁。不过他打完了人,出了气,对方却不干了。

        是,是对方有错在先,但世界上总有一种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也从来认为天下之下,他可以甲胄在身任横行,无人可拦也无人敢拦,所以悍马司机倒在地上之后,对方的车上忽哗哗下了一群人,个个趾高气扬外加耀武扬威,而且竟然也是……军人!

        许冠华身为新郎官,本不该中途下车,但见事情闹大了,就必须下车了。他一现身,迎亲队伍中的所有军人也全部下车了,跟在许冠华身后,足有几十人之多。

        几十人的军人一现身,就立刻阻塞了交通,交警早就躲到一边,不敢维持秩序了。

        见事情有闹大的趋势,夏想紧锁了眉头。

        许冠华来到场中,对方或许见事情有点不妙,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随后,让开一条路,有一人也施施然迈着方步出现,他20多岁,脸很白,人很帅,嘴角有坏笑,来到许冠华面前,主动伸出手来:“没想到是冠华兄,失礼,失礼。”

        许冠华轻笑一声:“吴公子,幸会。”

        吴公子又笑:“没想到冲撞了冠华兄的婚车,真是不好意思。呀,忘了恭喜冠华兄梅开二度了。”

        许冠华怫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