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1章 后果很严重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1章 后果很严重

    作品:《官神

        夏想罕见的一声怒吼,不想竟然引发了一场意外的风波……哦呢陈本想吓退对方,因为不过是一个20来岁的学生,不必动粗,否则也显得他大**份。况且他又不是喜欢欺负弱小的性格。

        谁知竟然看走了眼,难道学生车主的老爸,还是厅级?

        夏想也不再上车了,而是饶有兴趣地靠在了车边,看看是何方神圣降临。

        夏想一行人虽然人数不在,不过女士挺多,还是杨威有眼色,不管对方来人是谁,他先让众多女士上车。卫辛也整理好了头发,心情也平静了许多,在丛枫儿的陪同下,也上了车。

        场中,只剩下了哦呢陈、杨威和夏想三人,齐亚南也上了车,他倒不是临阵脱逃,而是坐在车里好方便随时打出电话。

        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现身了,他虽然身材走样得严重,得却戴了一副金丝眼镜,走路的时候,也是不慌不忙地迈着方步,作派十足,仿佛是一省大员一样。

        眼镜胖男的身后,跟着三五个人,显然也是刚刚吃完饭,有点醉意了。其中两人一看就是司机和秘书,一人拿着钥匙,一人夹包,从眼镜胖男前呼后拥的作派来看,确实派头不小。

        也是,京城之地,处级干部多如牛毛,不是要害部门的处长,连辆车都配不上,所以眼镜胖男估计还是实职厅级。

        都说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现在哦呢陈知道话说错了,确实他小瞧了对方。

        眼镜胖男迈着方步来到学生车主面前,摸了摸他的头:“臭小子,老爸早就告诉过你,别乱停车,早晚被人修理,怎么样,碰到硬茬了吧?在京城,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都有一个毛病就是,狗眼看人低!”

        哦呢陈冷笑一声:“骂别人狗眼看人低,难道你不是?”

        “我可没有下一个结论说你是什么级别的干部,我还想高抬你一把,说你是部长,不过很明显你不是,你估计连级别都没有。就凭你们刚才的表现来看,你们这帮人,最大级别的干部就是科级了。”

        “就是,瞧瞧他们开的都是什么车?迈腾,奥迪A4,还有一辆宝马,不过是325,就有一个有点品味的,开一辆沃尔沃,也是最低配置,又没级别又没钱的一帮人,能有什么素质?”学生车主很是不屑地说道,“估计都连大学也没有上过。”

        眼镜胖男哈哈一笑,仿佛对自己儿子的刁钻很满意:“说得好,又没级别又没钱,就会穷横了。”

        哦呢陈不动声色,夏想没说话,杨威终于忍无可忍了,从车上下来,大步流星来到眼镜胖男面前,轻蔑地笑了:“好,我们是没级别没钱,请问阁下贵姓,是什么级别,又有多少钱?”

        眼镜胖男轻笑一声,不说话,显然是不屑于和杨威说话,旁边的秘书就及时表现了:“司主任是吉江省驻京办主任……”

        夏想迈着方步打着电话就走了过来,来到眼镜胖男面前三米远的地方站住,看了眼镜胖男一眼,问了一句:“司方正?”

        眼镜胖男被夏想一下叫出名字,不由一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夏想就一脸微笑,又对着电话说到:“宋书记,司方正你有印象?……”

        夏想其实也不是故意要告司方正一状,也是恶人自有恶报,宋一凡正好打来电话,他又正好听到司方正秘书的介绍,就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里就传来了宋一凡的嚷嚷声:“爸,爸,司方正肯定惹了夏哥哥了,要不夏哥哥怎么会提他的名字?你一定要帮夏哥哥报仇,好好收拾他。”

        夏想笑道:“小凡,太小心眼了,怎么动不动就收拾别人。我就是想提醒宋书记一下,要注意一下驻京办人员的素质,毕竟事关一省的脸面。”

        “还是夏哥哥厉害,害人都不用说一句坏话。”宋一凡也不简单,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

        宋朝度接过了电话:“司方正说来和你还有渊源,他是衙内的亲戚……”至于是什么亲戚,宋朝度没说,想必是不会太远的亲戚。

        还真是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夏想就愈加感觉他和衙内之间可能要提前上演一场角力了。

        放下电话,再看司方正,司方正已经赔着笑,换了一副亲切的表情:“原来是宋书记的朋友,失敬,失敬。请问,贵姓?”

        司方正虽然敬夏想可以直接和宋朝度通话的能量,但见夏想的年轻,怎么也不会想到夏想是什么级别的人物,所以主动伸手过去。

        夏想却没握他的手,只扔下一句:“我姓夏……”然后转身走了,他知道,司方正再是衙内的亲戚,今天被他捅到了宋朝度的耳中,司方正前景不妙。

        别人或许会照顾衙内的面子,宋朝度未必会。

        夏想一行走了许久,司方正还愣在当场,脸上的汗水刷刷直流。在他听到夏想和宋朝度直接通话时,他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宋朝度未必会拿他怎样。但当他听到夏想自报家门之后,他的心就一下跌到了谷底……惹谁不好,怎么就惹了夏……想!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之一,夏想的威名太盛,司方正也是如雷贯耳,更何况最近衙内有求于夏想,多次提到夏想如何如何,就让夏想的形象无形中在他心目中拔高了太多。

        不过是一件偶而发生的小事情小插曲,就连夏想也是事过即忘,转眼抛到了脑后,却没想到,他和司方正还真的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对了,还有司方正的儿子司南。

        第二天,夏想一早就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

        “夏想,本来我的意思是不想露面了,可是皓天不同意,他非说我和你关系好,我出面,效果会好上许多。没办法,我只能勉为其难了,你现在来南阁21号间。”

        放下电话,夏想伸了伸懒腰,摇头一笑,陈皓天还真是有恒心毅力,估计也是知道除非他点头同意,否则想要通过数道关卡成功将他从齐省调入岭南,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夏想想通此节,不由又笑了,原来不知不觉间,他还真的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决定自身走向的资本!

        南阁位于京城南郊,是一片郁郁葱葱的青山绿水之地,风景不错,空气也不错,夏想就发现,京城之地原来也是处处美景,只不过平常缺少发现罢了。

        再一想,也不是他缺少发现,而是许多美景并不对外,不为普通人所知。

        夏想还提前一路飞奔而来,要的就是不想让陈皓天和古秋实两位政治局委员等他,不料他紧赶慢赶赶到的时候,陈皓天和古秋实已经到了,就让他不免汗颜。毕竟他才是副省级,平常和古秋实来往多了,不觉得怎样,今天因为陈皓天在,他才蓦然心惊,两名政治局委员联诀等他,他的面子真是天大。

        要知道,国内的政治局委员一共20多人,都是国内最顶尖的政治家。

        还好夏想平常和吴老爷子来往,和家族势力关系密切,又刚刚和总书记见面,还几乎成了通家之好,他虽不至于傲然,却底气足了许多。

        “让两位领导等我,实在不好意思。”夏想急忙做出了谦逊的姿态,不管如何,态度表明一切。

        陈皓天比古秋实排名高,所以他先伸手和夏想握手:“夏书记,不要客气了,都不是外人。”

        位于南阁的21号间,夏想以为是一处房间,其实不是,是建造在花团锦簇的林中的一处小楼,楼不大,上下两层,就如一栋别墅的面积,但却是仿古建筑,而且全是木质材料,人走在上面,咯吱作响,却又另有一番体悟。

        今天的天气又着实不错,算是难得的一个风和日丽的国庆,夏想就和陈皓天、古秋实坐在楼上,临风把茶,倒也悠闲清心。

        只不过悠闲的是表面,清心的是清风,而不是在座的几人。

        照例由陈皓天引起话题,古秋实只在一旁附和几句,并不帮腔,也让夏想明白了一点,古秋实很是尊重他的意见,不再出面劝说他前去岭南。

        陈皓天说了一些闲话,算是开了头,才提到了正题:“听说昨天你和总书记见了一面?”

        “是的。”夏想点头承认,并不多说。

        陈皓天微笑着看了古秋实一眼,微一点头又说:“夏书记,真的不肯到岭南帮我?”

        第一次,一名政治局委员以征询的口气对一名副书记说话,确实是国内政治生活中极其难得的一幕。只是夏想在心中荣幸之余,却依然恭谨而不失笃定地答道:“就我个人而言,齐省的事情未了,我希望善始善终。就组织安排来说,我个人服从组织上的调动。”

        陈皓天直直看了夏想半天,然后一下站了起来,语气一下严厉了几分:“夏想,我几次请你,又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摆出了十足的架势,你都一点面子也不给,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怕得罪我?我可要告诉你,得罪了我陈皓天,后果也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