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0章 夯实基础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0章 夯实基础

    作品:《官神

        忙里偷闲的一次经济会议,为夏想今后的从政之路,更加夯实了基础,不管是政治布局经济先行,还是经济布局政治先行,古往今来,政治和经济就是密不可分的手掌的正反面,缺一不可。

        非要准确地形容的话,一个国家就是一家超大型公司,当一家公司管理完善、分配合理、竞争机制良性运转,人人对公司的前景充满了希望,并且人人对公司有归属感时,公司就会强盛而稳定。

        但当一家公司分配制度不合理,管理层拿得过多而员工赚得过少,管理层不顾员工死活,只顾自己拼命捞钱,甚至还有高层或股东吃里爬外,暗中准备随时跳槽到别家公司,下面的员工怨声载道,甚至年年以跳楼和**来抗争,这家公司在表面上欣欣向荣的业绩的背后,阻挡不了逐渐走向下坡路的趋势,最终会倒闭破产。

        政治依托经济而存在,治理国家和经营公司,在本质上没有区别,管理层都是为了提高员工的收入而努力,为了提高员工的地位而掌舵。

        所以说,想要将政治和经济分别研究——别的国家因为制度的不同,或许在一些部门可以做到政治不干涉经济,但国内不同,国情需要,基本上任何经济活动都在政治的严格控制之下,即使是卖一棵白菜摆一个地摊,也要和政治打交道,城管就是政治的延伸,是国家机器的具体体现——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夏想的理想很现实,现实到他必须在步步高升的同时,还要掌握庞大的经济帝国,拥有可以呼风唤雨的经济能量,才能在以后的超级对抗之中,不至于一个回合就被对方冲击得七零八落。

        因为他以后的对手,不仅仅是权贵资本主义,不仅仅是庞大的官二代富二代,还有庞大的权势阶层。如衙内一样的人物,国内能有多少?不夸张地说,很多,多到让人不敢相信的程度!

        比起单纯的官二代或富二代,衙内才是最可怕的权势阶层,因为他们有知识,有权力,有实力,也有步步为营的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动机。他们不仅仅只是为了赚钱,而是在暗中制造一个又一个庞大的经济帝国。

        就如美国诸多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跨国集团,不但经济上,一个集团的实力可以买下一个国家,政治上,美国的无数议员甚至总统、国务卿,都是他们的代言人。很显然,衙内的理想和志向就是要建造一个足以影响国内政局的超级商业帝国,从而继续完成无法在政治上依靠世袭来完成的梦想。

        在现阶段可以依托政治上的不成熟来打造一个商业帝国,确保他以后可以利用经济来反向影响政治的远大目标。

        以夏想的设想,等他差不多进入了古秋实现在的位置之时,也就是十几年左右的时间,衙内的梦想就能得以实现。到时,国内政治气候或许已然大变,经济说不定就会成为影响政治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之一。

        夏想必须未雨绸缪,必须自己手中也同样掌握一个庞大的经济帝国,否则到时功败垂成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是大有可能。

        所以,夏想再三向李沁强调了经济班底的重要性,要把握好整体方向,一切以扩张地盘和扩充实力为第一目的。

        李沁完全理解了夏想的指示精神:“请夏书记放心,我会系统地研究国内的经济政策走向,以及各省各地市的经济亮点,尽最大可能让经济班底的每一家企业都有提高实力的机遇。同时,适当收缩房地产的投资,加大高科技高附加值的行业发展。”

        “在分散投资各自经营的同时,要成立一个联合控股公司,由各家公司出资入股,从现在起,开始有步骤有目的地收购和控股国内的优势产业,争取用十年的时间,控制的产业规模达到2000亿以上,怎么样李沁,有没有信心?”夏想为李沁画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空中楼阁。

        当然,如果李沁有能力实现的话,空中楼阁最终也会成为摩天大楼。

        “有!”李沁在商业上的激情总是很容易就被夏想点燃,她的最大的梦想就是建造一个令人高不可攀的商业帝国,可以在经济领域拥有和庞大的跨国集团直接对撞的实力!

        夏想笑了,见哦呢陈和杨威目光之中充满了激情,李沁更是满脸绯红,而齐亚南也是颇有兴奋之意,他就知道,今天的会议,开得非常成功。

        在他面临着是去是留的重大抉择之时,还能忙里偷闲召开一次成功的经济会议,也让夏想信心大增,对于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更是坚定了信念。

        晚上,肖佳大宴宾朋,夏想的部分经济班底以及卫辛、丛枫儿等人,都会聚一堂,在京城东来顺要了一个通透的大包间,几十人聚在一起,好不热闹。

        夏想当然坐在最上首了。

        夏想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热切的脸庞,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说实话,以他一路走来的经历和人脉,再以他的为人,围绕身边的班底也好,朋友也好,可以比现在要多数倍以上,即使现在,主动要求靠拢和积极争取进入他的核心圈子者,还大有人在。

        但夏想却是宁缺勿滥的原则,因为班底的素质和向心力,关系到今后大计的成功与否。尽管说人多力量大,但有时也是人多眼杂,人多事多,夏想想要的是一支纯洁的队伍,一支战斗力十分强悍的队伍,一支具有向心力和凝聚力的队伍!

        夏想举杯:“今天在京城相会一起,我很高兴,在座的各位朋友都和我认识的时间不短了,短的五六年,长的十几年,十几年来的风雨同舟,一起到今天不离不弃,就充分证明了我们之间的友情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在此,我只说一句话,今后,请让我们继续风雨同舟!”

        所有人举杯向夏想示意,都对前景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杨威自不用说,在座之中,他认识夏想最晚,但和夏想走近的速度也是最快,他一步步见证了夏想创造了奇迹,并且相信,奇迹还会在夏想的脚下延伸。

        哦呢陈感慨万千,当年在郎市时的对手,现今成为他心甘情愿一生追随的领导,对于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的他来说,夏想让他折服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人格魅力。

        一个人的职务只是外在的附加的因素,一个人不会永远坐在上位,但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却可以长存。

        一场盛会,本是一次难得的欢宴。就连卫辛也喜笑颜开,坐在座位之上,频频向丛枫儿祝福,也不时和肖佳小声说上几句什么,或许是老乡的缘故,她和肖佳之间走近的速度非常迅速。

        宴会结束的时候,夏想一行人来到停车场,却发现有人不按规矩停车,正好将夏想的车堵死。夏想还没发话,杨威发威了。

        只见杨威二话不说,开出自己的车,直接顶着对方的车,一加油门,将对方的车撞出数米远,正好让开了车道。估计也是杨威小喝了几口酒,再加上自认京城是他的地盘,动作幅度就未必大了一些。

        夏想一笑置之,对方的车是一辆宝马530,牌照也普通,层次暂且不论,至少从停车的水平上来看,素质实在不高。

        几人正要各自上车,忽然,车主不知怎么就出现了,一见汽车被人撞了,顿时大怒,叫嚷着就冲了过来。

        车主年纪不大,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短发,眼镜,象个学生。从穿着上看,很有钱,从面相上看,并不怎么凶恶,但却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向前一把抓住了卫辛的头发,大叫一声:“谁动了我的车,我要动了他的女人!”

        卫辛喜欢走在人后,静默而安静,不料却成了学生车主欺负的对象,她冷不防被人抓住头发,疼得叫出声来。

        夏想本来已经打开了车门,准备上车,猛然听到卫辛的惊呼,蓦然回身,一脸怒容,大喝一声:“打了!”

        一声怒吼,震惊的不仅是学生车主,更是在场的所有人。因为在夏想步入副省级高位之后,很少再有激情冲动的时候,今天的表现,大大出人意料,就让许多人想通了一个事实——卫辛是夏想的逆鳞。

        夏想话声一落,就立刻有人出手了,不是杨威,杨威离得远,也不是齐亚南,齐亚南站在夏想身后,正为夏想打开车门,而是……哦呢陈。

        一头花白头的哦呢陈不怒自威,向前一步,冷哼一声:“放手!”

        只说了一句话,然后站在学生车主面前,也不动手,只是一副傲然的模样,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令人不敢逼视。到底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哦呢陈不用动手,就立刻震慑了对方。

        学生车主吓傻了,一下松了手,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你们赔我车,我爸是……”

        话未说完,一个耳光就打在了脸上,哦呢陈冷笑一声:“如果你有教养,就不会乱停车。如果你有家教,就不会打女人。所以根据你的表现,你爹顶多是个处级干部……”

        本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以为就此可以完事,不料哦呢陈话刚说完,就有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谁说我只是处级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