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9章 果然好手段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9章 果然好手段

    作品:《官神

        实事求是地讲,夏想同志是一个不大相信艳遇的好同志,尽管他也清楚,他没有艳遇,不代表别人没有。他没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不表明别的男人魅力出众,可以成为少女兼少妇杀手。

        很多人都是以自身条件来推测别人,自己长得丑,不能说天下无师哥和美女,而美女爱上有钱的帅哥就一定是爱钱而不是为了爱情?

        是绝对的偏见。

        以己度人,得出的结论往往狭隘而且不正确。就是某明星的艳照门,一个男人可以摆平那么多女明星,事发之前,谁能相信一个个玉女会向同一个男人投怀送抱?怎么可能?

        对你来讲或许不可能,但对别人来讲,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所以,当夏想在飞机上发现坐在身边的美女总是有意无意挑起话题,要问他在哪里工作,姓什么叫什么,是不是可以留个电话交个朋友,等等,夏想始终不够积极热情地回应,甚至可以说,有点淡漠。

        必须承认的是,邻座的长发美女,个子高挑,眉眼精致,又只化了淡妆,而且身上淡而清香,眼睛很大,鼻梁很挺,被牛仔裤包裹的腿也很丰满而性感,其他女性的显著特征夏想并没有多加留意,但只是扫了一眼之后就断定,对方很符合他的审美。

        但也正是因为太符合他的审美了,他才不得不心生警惕,世间的事情,巧合太巧了,就有问题了。坐飞机时,邻座是美女可以接受,美女主动搭讪也没什么,但偏偏美女不论形象还是打扮,都几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就是人为的巧合了。

        因为夏想一下想起了上次在别墅之时,严小时所说的一番话。

        其实严小时和古玉前来鲁市,并非全为逼他就范而来,严小时负责的省委招待所的装修工程,还有一部分工程款没有结清,她是要钱来了。当然,先前是李丁山负责,现在归李荣升,以严小时在省委的关系,她的钱肯定不会拖欠。

        甚至不需要夏想出面打招呼。

        严小时在装修工程中赚了几百万,她现在不缺钱,就准备随手投资出去,在古玉的建议下,就看中了达才集团的地质公园项目。正好达才集团确实资金周转有点麻烦,衙内的30亿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严小时的几百万虽然不多,也比没有强。

        况且,地质公园项目也有古玉的股份在内,严小时的投资就顺利注入了地质公园项目。

        元明亮也和达才集团初步达成了协议,要投资30亿注入达才集团,具体要占多少股份,夏想没有具体过问,反正他既为达才集团解决了眼前的资金难题,又为衙内的吞并大计制造了障碍,就足够了。

        严小时在别墅的风格晚宴时,在古玉冲夏想施展爱的无理取闹时,她为了减轻来自夏想对她的压力,故意转移了话题,提到了杨银花,虽然只是随口一说,当时夏想也没有任何表态,但现在想起,却还是觉得大有可能。

        “哎,杨银花怎么就死心塌地地听秦侃的话?一个女人,死心塌地地听一个男人的指挥,只有一种情况……”

        只有一种情况?是呀,夏想忽然就想到周鸿基被杨银花诬陷的前后,如果说仅仅是诬陷似乎也有许多疑点,比如事后周鸿基一声不吭,不再追究杨银花的相关责任,在许多关键问题上也是三缄其口,似乎是很大度地放过了杨银花……诚然,严小时对杨银花和秦侃之间关系的猜测,也有几分道理,真假夏想不予评论,但由严小时一提杨银花,却引发他对杨银花和周鸿基之间关系的联想。

        如果说周鸿基没能禁受住杨银花的诱惑,被拉下了水,然后有苦难言,只能被杨银花摆上了一道,那么周鸿基在事后的表现,就合情合理了。

        为官者,不但要防止身边的亲戚拉你下水,还要防止损友、下级以及……试图以身体换取福利的女人。

        身旁的女人是何用意,夏想不会妄加猜测,反正他不会认为是因为他的帅惊动了美女主动搭讪,况且说实话,他帅是帅了点,还没有帅到让美女花痴的地步。

        当然,如果以他35岁的年纪,成熟男人的魅力再加上省委副书记的高位加在一起,足以可以直接秒杀有长远想法的许多**美女。也就是说,身边的美女之所以如此热情,恐怕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刚刚在网上暴出的玩弄女下属的厅级高官,秃头顶,戴眼镜,五十岁开外,皮肤松弛,这般形象也有女下属任其玩弄,所图的不外乎是权力和金钱。而如夏想一样,年轻、帅气,又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不敢说想要女人一呼百应,只要他有所暗示,肯定会有不少飞蛾投火。

        只不过,夏想终究不是那种人。

        更是会提防身边别有用心的女人,因为女人厉害起来,比男人可是杀伤力惊人多了。

        直到下了飞机,身边美女还不依不饶,非要问夏想住在哪里,还要夏想留一个电话。夏想实在被她烦得不行,又脸皮薄,拉不下脸来冷面相对,就说:“白洁,我给你留一个燕市的号码,我明天回燕市。”

        白洁——天知道怎么叫这么一个名字——高兴得象个小女孩一样跳了起来:“太巧了,我明天也要到燕市办事。”

        真是巧得不得了,夏想就将孙现伟的电话随口告诉了她——也是夏想同志记性好,脑中记了许多人的电话号码,张口就来,正好不让白洁怀疑。

        白洁终于高兴得走了,还伸出葱白一样的小手,挠痒痒一样冲夏想再见,再伴随着眨眼睛的表情,果然可人。

        相信会可了孙现伟的口,夏想暗笑自己是不是太坏了,等白洁远去之后,正要打个电话和孙现伟暗示一下,还真是坏人自有艳福,孙现伟的电话就及时打了进来。

        “领导,国庆了,来燕市庆祝一下?”

        “不去了,今年忙,实在抽不开身,就不回燕市了。”说完正事,然后夏想就嘿嘿一笑,“刚才在机上遇到一位美女,非要我的电话,我脑子一热,就说出了你的电话。对了,她叫白洁。”

        电话一端传来“噗”的一声,显然是孙现伟喷水了,过了半天他才忍住狂笑,说道:“谢领导恩典,请领导放心,保证超额完成任务。”

        夏想放心了,哈哈一笑,上了接他的专车。

        前来机场接他的专车,不是古秋实派来的,也不是吴家派来的,而是老古派来的专车,更准确地讲,是许冠华亲自来接。

        许冠华人逢喜事精神爽,终于要娶得美人归了,正是春风得意时,一见夏想就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夏书记,感谢,感谢。”

        夏想笑道:“不要谢我,要谢谢丛枫儿,她同意嫁给你,才是你最大的福气。”

        “是福气,天大的福气。”许冠华乐不拢嘴,几次求婚,丛枫儿才答应他国庆举行婚礼,也算是来之不易的幸福,他肯定要好好珍惜,也确实是丛枫儿各方面条件十分优秀,人漂亮又能干,在他眼中几乎没缺点。

        夏想上了车,一看许冠华没带司机,亲自开车,不由笑道:“少将当司机,我可真是幸运。”

        当然是一句玩笑话,因为他知道许冠华不带司机,肯定有要事要谈。

        “就先说说岭南的事情。”许冠华倒是直接,开门见山,“首长的意思是不想让我多说,因为我的想法和他的想法不大一样。本来我不该说话,但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还是想多说一句——岭南沿海,风急浪高,夏书记,你还是留在齐省,等明年换届之后,再考虑动地方。”

        许冠华身为少壮派的军人,对军队上的消息肯定比夏想灵通,他对地方事务也许了解不多,但出发点肯定是站在安全的角度之上。

        许冠华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就说明了一点,岭南的军中,有异动。

        “你在湘省时和军方的冲突,现在羊城军区有不少人对你非常不满,你去羊城,也许会积累政治资本,但十分凶险,说不定会有人借事生事,政治脏水、黑锅还是轻的,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后悔就来不及了。夏书记,听我劝,说什么也不能去岭南,我听到的消息说,羊城军区很多人都盼着你去,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羊城军区作为七大军区之一,作战部队数量较少,综合实力在七大军区中排名最后,但因为有防御东南亚部分国家的职责,又肩负守卫南海的重任,因此,不乏少壮派和强硬派。

        夏想没有正面回答许冠华的问题,反而问道:“到底是谁想让我去岭南?我怎么一点消息也不知情。”

        许冠华诧异地看了夏想一眼,好象对夏想的问题很不解一样:“你不知道是谁的好意?真有你的,也太没有政治敏感性了。”

        夏想嘿嘿一笑:“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

        许冠华也笑了:“其实你早就应该猜到的,不是总书记最先提出,也不是吴部长,甚至不是委员长……”

        夏想心中明白了,果然是一招投石问路的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