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6章 谁的出手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6章 谁的出手

    作品:《官神

        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萧伍并不能深刻地理解这句话的内在含义,但他却切身体会到了言语之外的内涵。很多时候,不经历失败,永远不知道成功的宝贵。

        同样,不经历挫折,也无法体会成熟的喜悦。

        和杨威汇合后,萧伍及杨威一行一共十几人,没有停留,即刻返回了鲁市。上到高速之后,萧伍才向杨威说出了事情经历。

        此时的萧伍,很是自责,坦诚地向杨威说出了他的自私的想法:“当时我就想凭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办好夏书记交待的事情,也是觉得等你来了,两人一起的话,显不出我的能力,对不起,杨威,是我立功心切了。”

        杨威笑了,萧伍的实在让他感动,因为没有几人敢直面自己犯下的错误,更没有人会说出内心最隐蔽的想法,萧伍却说了,证明了一点,萧伍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和萧伍相处,永远不用担心他会在背后暗算朋友。

        “换了我,恐怕比你还激进。也不怪你,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杨威劝慰萧伍,“不管怎样,总是完成了任务。”

        萧伍点头:“奇怪的是,突然来了一帮人帮我解了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出的手。”

        杨威也不解:“不是夏书记的伏兵?”

        “好象不是,夏书记在品都也没有人手。品都以前是李荣升李书记在,夏书记不方便插手品都的事情。”萧伍跟了夏想久了,也会从政治角度考虑问题了。他还真说对了,夏想一直对品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对品都事务从不插手,固然是因为李荣升是品都市委书记的原因,还有一点,品都不但是副省级城市,也有东海舰队。

        所以,敬而远之是最恰当的做法。

        “那到底是谁?”杨威也不免猜测,左思右想一番,忽然想到了什么,“元明亮怎么没和你一起?”

        “元先生在第一次有人警告的时候,就和我分开了,这几天,除了电话联系过几次之外,一直没有见面。”萧伍倒没有看不起元明亮望风而走的意思,只是觉得元明亮和他不是一路人,他重情义,讲义气,元明亮一有事情就溜之大吉的做法,他嘴不说,心中却是嗤之以鼻。

        杨威并不比萧伍更了解夏想的为人,却比萧伍想事情想得更深入,因为元明亮提出要陪同萧伍一起前来品都,夏书记毫不犹豫就同意了,以夏书记的眼光,会犯低级的识人不明的错误?再说了,元明亮也不会不聪明到弃萧伍于不顾的程度。

        又一想,别看元明亮本身不会打人,但不代表他没有鼓动别人打人的本事。以元明亮多少年来在商界纵横的经历来看,他在品都遇到强子会躲藏起来不敢露面,也不是他的所为。

        “人……会不会是元明亮安排的?”杨威想通了其中的环节,问道。

        萧伍一愣:“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正在此时,元明亮的电话打了进来。

        “萧兄弟,是不是正在回鲁市?”元明亮呵呵一笑,“抱歉最近几天没有帮你什么忙,主要是谈判太耗费精力了。”

        萧伍迟疑一下,还是问道:“今天的救兵,是不是元先生的安排?”

        “谈不上安排,只能算是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了点小忙。”元明亮默认了,也说出了缘由,“对方是某北帮,本来在品都已经不成气候了,将他们凑到一起还真是有点麻烦,好在总算及时赶上了……萧兄弟,你先回鲁市,我在品都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代我向夏书记问好。”

        “谢谢元先生了。”萧伍很诚挚地说道。

        尽管元明亮说得轻描淡写,萧伍还是清楚其中的周折和麻烦,估计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先前对元明亮不够朋友的看法全部改观,觉得元明亮和他一暗一明,反倒配合得十分默契。

        再仔细一想,就更佩服夏书记的深谋远虑了。

        杨威感慨说道:“元先生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过话又说回来,最厉害的人还是夏书记,眼光真毒……”

        ……萧伍从容取证并且顺利返回鲁市的消息传到秦侃的耳中之后,秦侃终于慌了,再也没有了镇静和故作姿态的从容,急忙向京城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叶天南事后诸葛的冷嘲热讽:“秦省长,我早就说过,要适当收敛几分,你偏不听,现在怎么办才好?夏想不好惹,他就是一个妖孽……”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为了显示他的先见之明?秦侃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朝叶天南的胖脸之上狠狠打上一拳,但他现在够不着,就算面对面,他也不敢动手,毕竟他是文明人,就只能低调地说道:“其实也不能怪老铁失手,主要是半路上突然杀了一个程咬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甭管程咬金还是陈咬金,反正输了就是输了,得承认技不如人。”叶天南说道,“如果证据都指向你的话,总理也保不了你。”

        “离明年一月,只有两个多月了……”秦侃也不多解释,只是含蓄一提,言外之意就是他就算倒台,也要到明年一月政府换届之后再倒,因为他还可以拼死一搏。

        “秦省长,其实事情也不是没有缓和的余地,就拿中纪委想要调查你的事情来说,国务院有人打了招呼后,中纪委也没再坚持,压了下来。不过萧伍手中的证据如果太有力的话,问责恐怕少不了,至少你要做出姿态。”叶天南果然聪明,立刻就转了口风。

        “我明白了。”

        放下电话,打开窗户,冲出了丝丝凉风,秋深了,秦侃莫名有了悲秋的感觉。以前他总认为伤春悲秋是文人的专利,也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情,现在突然就有了感同身受的悲凉。

        万里悲秋常作客……他齐省作客多年,为什么想当一次主人就这么难?为什么夏想非要处处和他做对,让他功败垂成?夏想……一想到夏想,秦侃就恨得牙根痒痒,功亏一篑,全是拜夏想所赐,他怎能释怀?

        以后,一定要不顾一切地讨还回来!

        秦侃下定了决心,看着窗外阴云密布,应该是快要下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寒,齐省的冬天就要来临了,对他来说,他在政治上的冬天也要来临了。

        还好,冬天过后,总会有春暖花开的一天。就先让夏想得意一段时间再说,等夏想最松懈最得意的时候,他再反手一击,就能获得出其不意的胜利。

        现在忍气吞声一段时间又何妨?他在齐省隐忍多年了,再多忍几个月,又能如何?想通了之后,秦侃打出了一个电话。

        “老程,晚上一起坐坐?”

        程在顺的声音有点有气无力:“今晚?没有时间呀,有安排了。”

        “不能推了?我有点最新消息,要和你交流一下。”秦侃很诚恳。

        “……”似乎是迟疑了一下,程在顺才说,“好吧,见见面也好,是该见面了。”

        ……夏想并不知道秦侃对他恨之入骨了,不过也可以想象得到秦侃的愤怒。但如果让夏想选择,以秦侃一人的愤怒来换取齐省整体的平稳,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他都不会后悔曾经的选择。

        在接到萧伍报告的消息之后,得知元明亮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下了萧伍,夏想心中大慰。他也没有批评萧伍的冒失,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即使是他,在初入官场之时,也曾经在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之间左右摇摆过很长一段时间,被口号和表面现象蒙蔽了双眼。

        直到今天他才逐渐接触到了真相,以前不是因为他太幼稚,而是因为他层次不够,站得不高,目光不够长远。现今看清了许多,也知道不管是国企改革也好,产业结构调整也好,甚至是所谓的转型期也罢,不过是既得利益者的又一次内部分蛋糕的行为罢了。

        想让大权在握的既得利益者改革,将已经做大的国内财富的蛋糕分给普通百姓,就如让国内的富人免费派钱给穷人一样,可能吗?从国内缺少慈善家的现状就可以得出结论,国人很不喜欢将自己的东西分给别人。

        不分就不分好了,慢慢来,总有要分的一天,夏想不敢说等他可以掌握大权的时候如何如何,但至少在眼前,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不公,他都要出手阻止,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能做多少是多少。

        前提是,能保证顺利的升迁,保证他终有一日能够大权在握!

        以后是否能够大权在握,醒掌天下权,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夏想,就已经有了醉卧美人膝的幸福——他躺在严小时的腿上,感受着严小时温软可人的腿感,却要享受着古玉坐在站对面的逼视。

        古玉是性子单纯的女孩,她在夏想面前,很少有板脸的时候,即使是她最不快乐的日子,她也会将愁容藏在背后。但今天,她严肃得象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无视严小时和夏想之间过于亲昵的动作……“我就问你一件事情,请你一定要说实话!”古玉一字一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