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5章 到底刮的是什么风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5章 到底刮的是什么风

    作品:《官神

        风驰电掣一样来了四辆车。

        四辆车上下来十个人,基本上个个膀阔腰圆,五大三粗,一看就不是齐省人,也不是燕省人,至于哪省人,还真不好说,因为对方不开口说话,只是一脸沉默,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

        萧伍一惊,因为明显对方不是杨威的人,不是杨威带来的帮手,难道说,是老铁的后备力量?现在他已经处在下风了,眼见就支撑不住了,幸亏对方有所顾忌没有下狠手,否则现在估计已经倒下了。

        不过也挨了强子一脚,好在很娘的强子力气不大,萧伍乘他不备又还了回去,一拳正中强子的肚子,估计强子半天也站不起来。

        萧伍还在苦战,在一帮人没来之前,他还想也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只要能逃跑出去,只要能带证据出去,哪怕自己一方几个都被打得吐血了,也算胜利了。

        但见到又来了十名彪形大汉之后,萧伍绝望了!

        以前和夏书记并肩作战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败过,但今天,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被打得残废了也不足惜,只可惜的是,证据被对方抢走,然后再从容销毁仓库里所有的东西,他此来品都的所有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萧伍决定拼了,拼了一死也要带出证据,他向身边的一人使了一个眼色,对方会意,猛然向前一扑,用身体挡了围攻他的两人的攻击。

        两人四拳,同时击中他的身体,他当即一口鲜血喷出,神色立时萎靡不振,却仍然死死抱住对方不放。

        萧伍悲愤地看了自己兄弟一眼,毅然决然地冲向了汽车。

        强子躺在地上,看出了萧伍的意图,大喊:“别让萧伍跑了,快截住他!”

        立刻有三人呈包围之势,将萧伍围在了中间,此时萧伍距离汽车仅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的距离就无法跨越,萧伍第一次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绝望!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另一个时空,他就曾经被人扔进了监狱,也是在生不如死中,最终悲愤死去。而此生,他在夏想的努力之下逃过一劫,但历史的惯例还在,他必然要再次体会到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

        另一世他是过失杀人,这一生他是大意失策,同样是冲动大意之下的失误,结局却不尽相同,因为他有夏想这个可以依赖并且信任的朋友,因为有夏想极为卓越并且敏锐的目光。

        其实在萧伍前来品都之时,当元明亮提出要和萧伍同行,夏想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其实夏想清楚一点,萧伍是个将才,但不是帅才,遇到复杂多变的情况之时,他就会容易判断失误。

        而元明亮虽然不如萧伍能打,也不如萧伍忠诚,但元明亮是老江湖了,他的为人处事的水平,还有许多地方值得萧伍好好学习。此去品都,有元明亮同行,萧伍至少可以有个照应。

        夏想也清楚,元明亮到了品都,不会对萧伍坐视不理,因为元明亮是聪明人,聪明人办事,许多话不用说在明处。如果萧伍和他一起去了品都,最后萧伍出了事情,而他安然无事,他能心安理得?

        元明亮既然一心靠拢,如何在背后保护萧伍,如何暗中助萧伍一臂之力,也是他品都之行必须考虑的问题之一。否则,他任由萧伍出事而自己只管自在地考察市场,就算考察出花来,也是无用,因为夏想和李丁山都视萧伍为朋友。

        省委副书记和品都市委书记的朋友出事,你袖手旁观,然后还想在品都投资赚钱,可真是好大的一场白日梦。

        所以如果夏想在场的话,他会第一时间得出判断,来人是元明亮的手笔。

        萧伍显然还差了几分眼力,还以为对方是老铁的后备人马,却没有注意到,来人和老铁的人不但打扮不同,气势也全然不同。

        就在萧伍绝望之时,无法相信的一幕发生了——车上下来的一帮大汉,个个如狼似虎地加入了战团,二话不说,冲强子一帮就是拳打脚踢。

        最可怜的是强子,倒在地上刚喊了一声,正好吸引了来人的注意,对方上前,毫不客气地就冲强子一张显然经过精心修理的脸上恶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一脚,你伤害了他。这一脚,你没有躲开。这一脚,太狠了……强子惨叫一声,满脸开花,精心打扮的油头粉面就此烟消云散,变成了有血有泥有泪的一团浆糊。

        老铁倒是脚底抹油溜得快,见势不妙,转身就想跑,和他刚才气定神闲的老大作派差距甚大,直让人大跌眼镜。可惜的是,他还是没有跑得及,被人截住,两人打一个,不一会儿,老铁就铁树开花,也被打得遍地找牙了。

        一帮人现身之后,不和萧伍打招呼,也不说话,就是不停地朝老铁一帮人身上招呼,拳拳到肉,招招狠手,不象是平常的争斗,倒象是有深仇大恨一样,就是报仇雪恨来了。

        萧伍也惊呆了,这演的是哪一出?不过随后又清醒过来,管他是哪一出,反正有利于自己一方就行,立刻招呼一声,几个人迅速上车,然后绝尘而去。

        萧伍也非常聪明地没有和对方打招呼,因为对方既然理也未理自己,不是不想理,就是有用意,不管是哪一种,反正不是对手就成。

        飞奔也似地逃离现场之后,萧伍终于恢复了镇静,虽然身上还隐隐作痛,不过也总算不辱使命,完成了任务,他也经此一事,长了一智,知道了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冒然出手的后果,说不定是无法承受之痛。

        走到高速路口的时候,接到了杨威来电,杨威已经下了高速。

        ……萧伍在品都一番血战之时,夏想在别墅之处,在古玉和严小时的陪伴下,也险些经历了一场大战。

        当然,比起萧伍的险象环生,他就悠然自在多了,但也是处处机锋,必须小心应对才能过关。

        严小时当司机,一路轻车熟路开到了一处别墅,夏想一看就惊呆了,这不是上次古玉带他来的别墅么?再看严小时一脸促狭的笑容,而古玉却是严肃有余,微笑不足,他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问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反正不会谋害亲夫。”古玉几乎一路都板着脸没有笑模样,也不说话,到了别墅,下车的时候,才终于笑了一笑。

        “真没羞,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亲夫了?”严小时抓住了古玉话中的漏洞,打趣说道。

        古玉脸一红:“咱们女人,再怎样还是逃不过男人的宿命。既然跟了他,有没有那个名分并不打紧,反正在我心中,他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了。”

        别说,这一句话说得实在,让夏想感动之余,还真有献身的冲动,不过有严小时在旁,他只好忍了,就伸手抱了抱古玉:“玉丫头,乖。”

        “乖你个头。”古玉也学会了弹夏想的脑奔,不轻不重地弹了夏想的后脑一下,“还不是被你骗了?一入夏家深似海,从此古玉是坏人。你上次精心算计,假装跌倒,然后……”

        话说一半才意识到严小时在,不方便说一些隐晦的话题,就脸一红,将行李推到夏想怀里:“你来出力。”

        严小时是何许人也,自然一下猜到了什么,来到夏想身边,咬着舌头说道:“把你和每个女人的经过都写出来,会不会是一本很畅销的书?”

        “别胡闹。”夏想怒了,伸手一捏严小时的脸蛋,“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一句话说出,严小时和古玉都咯咯地笑个不停。笑得很开心,也笑得十分意味深长,是呀,近年来网上流传的各级官员的**日记已经不少了,夏大书记多么正派的一个人,才不会乱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到了房间,夏想坐在沙发之上,享受着两家之主的待遇——严小时捏后背,古玉上茶——不过他在享受之余,也心生警惕,因为古玉还好,心思单纯,严小时可是心思细腻而多变,而且此次她和古玉不但不请自来,还打了他一个埋伏,估计会有什么捉弄他的把戏。

        喝完了茶,捏完了背,严小时就和古玉一起,挽袖子、系围裙,双双下了厨房,就让夏想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二女争艳还不够,还要争相显露厨艺,今天到底刮的是什么风?

        显然,严小时和古玉早就谋算,因为二人虽然各自忙碌,却很快就为夏想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有炖肉,有炒青菜,还有饺子。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形容就是有湘菜也有京菜,就让夏想切实享受一次高品质全方位的服务。

        既来之,则安之,不信严小时还有什么坏主意要冲他来?夏想就抱定舍生取义的决心,不管她们施展什么攻心计、美人计,他都不会屈服。

        不屈服,就得奋起反抗,就得杀出一条血路,然后义无反顾地该怎样就怎样。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在吃了严小时的湘菜和古玉手艺改进许多的饺子之后,在稍微喝了几口红酒之后,夏想刚感觉到舒适的幸福,麻烦就上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