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0章 正中下怀(求点票)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0章 正中下怀(求点票)

    作品:《官神

        如果不算品都疫情,不算人大故意刁难孙习民的话,齐省现在基本上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一切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准备迎接明年的政府换届。

        在孙习民接受质询之后,人大方面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似乎暂时进入了平静期。品都方面也是如此,萧伍在打退强子的恐吓之后,所谓的幕后人物老铁没有露面,强子也没有再出来显示他的装扮,仿佛一下销声匿迹一样。

        实际上,绝非是对方退缩了,而是在酝酿下一次更大的冲击,如果夏想所料不错的话,人大的暂时消停,是程在顺被踩住了脚,知道痛了,暂时收手了,但以他对程在顺的了解,相信程在顺还会卷土重来。

        程在顺比何江海阴险多了,也比何江海在齐省的根基深厚,因为何江海没有过担任国企老总的从政经历,在商界的人脉不广。

        而且何江海毕竟为官的年头不如程在顺长,再者从性格上分析,程在顺也比何江海阴柔有余而直爽不足,就是说,何江海很容易被夏想看透,而程在顺则不容易被他看穿。

        因此,可以和何江海坐下谈谈,但和程在顺,就得刀兵相见了。程在顺的仕途之路大起大落,又是中年丧妻,人生经历丰富,因此性格之中隐忍和不确定因素也多。

        夏想坚信,他和程在顺之间的第二次交锋,会比第一次猛烈许多。

        而秦侃,在许多地方和程在顺十分相象,比如都十分隐忍,行事十分隐晦,且心机极深,不好相处。所以,在强子一击不中之后随即消失了身形,夏想可不认为是秦侃见风向不对及时调整了策略,而是在酝酿一次重大的反击,准备一击而中,要将萧伍等人彻底围剿。

        夏想就提醒了萧伍,让萧伍继续暗中调查,但更要注意安全。

        但或许是秦侃也注意到了势头有点转变,突然之间,品都的疫情就得到了有效控制,不再呈扩散的趋势。此举也进一步证明了夏想的猜测,疫情确实有人为的幕后推手。再联想到秦侃当时所说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就不排除他是混淆视听并且转移视线的故意为之。

        夏想就更坚定了要和秦侃新帐旧帐一起算清的念头,仅仅是针对孙习民或是周鸿基的一系列动作,他还可以理解,官场中人,不打压别人上台,也不正常,但拿百姓的生命当政治筹码,就太卑鄙无耻了,就完全触及了夏想的底线。

        不让秦侃知道痛,不让秦侃吸取教训,他决不收手!

        诚然,国内有部分重大事故的背后,多少也有政治较量的影子,但离夏想过于遥远,他不去理会,也管不着,秦侃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折腾,还闹腾得尘土飞扬,就迷了夏想的眼睛。

        不见黄河不死心,好,就一起去看看黄河。不见棺材不落泪,也行,就打上一口上好的棺材,看看谁敢跳到里面体验一下。

        但既然暂时都消停了,该做的事情还要继续做,该进行的工作还要继续进行,眼见要国庆了,夏想也该放松一下。

        今天是曹殊黧回来的日子,夏想驾车前往机场去接妻。

        刚从省委门口出来,就注意到了身后有尾巴——上次吴天笑和司机联合打人事件,虽然事后夏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就不好意思了一秒钟,因为他很清楚程在顺的司机是个什么东西,打得太轻了,应该直接让他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才行。

        不过总要遵循打狗还要看主人的规矩,如果他不是程在顺的司机,他一身烂事还敢主动撞到夏想的手中,夏想不直接废了他,夏想就是随波逐流的官僚了。

        当然,吴天笑和司机还是拿出应有的姿态去看望了程在顺的司机,至于在看望的过程中是否出现怒目相对或是言语冲突,夏想就不去操心了,相信吴天笑能从容应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程在顺也没有就此事再出面找他,不知是想来省委告他一状,还是想在背后黑他一手。

        从一出门身后就有尾巴来看,何江海一直没敢对他采取的恐吓手段,程在顺是要动手了。

        出了市区,后面的车还紧跟不停,车很破,牌照却很牛,显然是套牌车。夏想从后视镜中只看清司机是一名秃头男人,30岁开外,脸很圆,有点象某歌星,不过眼神很凶。

        真当他是吓大的?夏想目测对手,心想如果倒退到郎市时,他说不定也能赤手空拳将对方打倒在地,但现在毕竟是省委副书记了,估计身手也比以前差了一点,论武力恐怕解决不了身后的苍蝇。

        好在人要靠智慧生存在世界之上,而不是武力和体力。夏想不能让对方一路跟到机场,就悄然打了一个电话。

        到了一个路口,红灯,夏想在距离路口还有十几米时,缓缓踩了刹车。他正好排在第一位,正常情况下,肯定会停在路口等红灯。

        尾巴紧跟在车后,也停了下来,夏想就更能看清对方的胖脸之上,满是凶悍,心想,有你不凶的时候,想恐吓他?他虽然没有萧伍在身边,杨威也不在,但他自己对付一个小喽罗,还是不在话下。

        更何况又开着汽车,更是随时可以有办法可用。

        眼见红灯倒计时还有十秒的时候,夏想瞧准机会,一脚油门踩下,汽车轰鸣声中,猛然向前一蹿,闯了红灯,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往无前。

        后车肯定没有料到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开车,不但生猛过人,还敢冒着生命危险闯红灯——也是,当年夏想大打出手打天下的时候,其勇猛和身手,说了出去后面的人估计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他惊呆了,片刻之后,做出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举动——也是一脚油门踩下,奋起直追。

        其实他只是奉命追踪夏想一路,意在给夏想警告并且敲敲警钟,让夏大书记适当收敛几分,用不着玩命。但人往往会在紧急时刻情绪失控,谁也控制不了冲动,一见夏想要跑,明显是要甩掉他,他就急了怒了拼了,也要闯红灯紧紧追上。

        只是他忽略一个重要的问题——安全,夏想夏大书记在闯红灯之前,已经精确计算好了通过时间,并且观察了绿灯一侧的车辆,有足够让他安全通过的时间。

        能确保让他安全通过,但是否让后来者安全通过,作为好人的夏书记显然也没有充足的时间或好心替后车计算,所以当夏想的车险之又险地通过路口不到一秒钟,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撞击的巨响!

        一辆渣土车拦腰撞上了后面跟踪的车辆。

        侧面是汽车最薄弱的环节,何况对方为了掩人耳目,故意用一辆低档汽车来跟踪,结果在巨大的撞击声中,跟踪车辆差点被拦腰成两截。

        车里的人就算不死,也得吐血三升卧床三年了。

        对不起,善后事宜不在夏想的考虑之内了,既然对方是警告意味明显的跟踪,他再心慈面软,就等于纵容对方进一步行凶了。

        当然,事情发展到了车毁人亡的一步,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夏想不想,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是明目张胆地闯红灯也要跟踪的嚣张。幕后人物也没有想到,因为谁也没想到堂堂的夏大书记也敢以身试险,而且驾驶技术非常高超。

        也是有些人不长记性罢了,夏想早就说过,他是一名好司机,喜欢方向盘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

        希望经此一事,有些人能长一智,别再做无所谓地试探了。

        不过也是经此一事,夏想意识到鲁市不再是安居乐业的好地方了,就决定安排曹殊黧离开鲁市,到京城暂住一段时间。

        到了机场,接上了曹殊黧。

        一段时间未见,曹殊黧清瘦了几分,倒更显得清丽动人了,穿了一身简练而优雅的女装,是夏想没有见过的衣服,估计是在国外所买。

        夏想伸手过去——曹殊黧以为他要接行李,就将箱子递给他,不料他闪过箱子,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不由她心花怒放,嘴上却说:“都老夫老妻了,还抱个什么,真没羞。你好歹也是省委副书记了,怎么象个孩子一样?”

        夏想感慨说道:“在自己女人面前偶而象一个孩子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歪理斜说!”曹殊黧明是嗔怪,其实还是心甜如蜜,任何一个女人,不管成为妻子多久,也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始终将她捧在手心。

        在回去的路上,夏想一直微笑不语,听曹殊黧说个没完,她的美国之行丰富多彩,既是一次旅行,也和连若菡加深了友情,同时也开了眼界,可谓一举数得。

        夏想却在考虑怎么开口让曹殊黧离开鲁市,既不能让她感觉被他嫌弃,又不能说出真正的原因让她担心,倒也让人为难。

        进家之后,曹殊黧放下东西就开始收拾家,她最不能忍受家里有一点乱,但夏想一个大男人,家里不可能干净整洁了,除非家里还有二夫人。

        曹殊黧进门不到半个小时,刚刚将家收拾干净,还没有和夏想温存一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曹殊黧就很为难地向夏想提出了要离开鲁市……正中夏想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