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2章 令人眼花缭乱的妙招(再求月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2章 令人眼花缭乱的妙招(再求月票!)

    作品:《官神

        所谓的新一轮攻势,其实还是先前几件事件的事态,死灰复燃。

        先是新能源客车又现债权纠结,这一次既不是上次的地皮债权纠纷——地皮纠纷已经完全被夏想化解,没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又不是电死学生事件的后继,电死学生的遗留问题,也在夏想巧手的拨弄之下,顺利而不留后遗症地解决了,这一次的债权纠纷,是投资商之间的债权纠纷。

        上次电死学生事件顺利解决之后,在各方压力之下,新能源客车项目暂停——实际上之前早就处于停滞状态了,因为没有了后继资金的投入,又没有贷款支持,主要是技术不过关,完全就是一个吹气球的项目。

        气球到了临界点,就会爆裂。

        暂停之后的新能源客车集团,就处在了四分五裂的边缘,之所以还没有完全散伙,主要还是认定省政府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出手挽救,最终还会通过银行贷款或是注资方式,让项目起死回生,如此,原先套牢的资金就可以回笼了。

        正是基于以上认识,股东们都在耐心等待最后的曙光。

        不料却突然有人说,省政府已经决定完全放弃新能源客车项目了,下一步的决定就是关停,直接宣布破产——是破产倒闭,甚至都不是破产重组,连重组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戏好唱?

        股东们就火烧眉毛了,开始躁动了,准备卖地的卖地,卖楼的卖楼,卖人的卖人,什么都没得卖的,就是卖脸也得上,反正各人各自表演,目的只有一个——要钱。

        新能源客车项目前后号称投入了上百亿,其实大部分是贷款,只有小部分是投资,地皮纠纷解决之后,集团所在地的地皮就成了最大的财富,于是,各人各自施展浑身解数,上下闹腾,就为了在树倒猢狲散时,多分一杯羹。

        政治上有政治流氓,商业上,也有商业混混,投资新能源客车项目的人,本质上讲就是一群商业混混,又都是本地人,他们折腾事情的本事比学生的家长强悍多了,一时间就闹得狼烟四起,尘土飞扬,惊天动地。

        与此同时,五朵金花的政绩工程也爆出严重问题……半年前,有一名女会计和一名男副总联合私自挪用1000万公款炒股,在赚了归自己赔了算公家的大无畏的指示思想的指引下,杀入了内幕重重的股市。

        应该说,初入股市时确实也赚了一点钱,虽然不多,就一百多万,毕竟是意外之财,当时收手,好歹也赚一套房子。

        但人的本事是有限的,运气是有数的,但贪心却是无限的,**也是无穷的,既得陇,则望蜀,一百万哪里够用?有一千万的本钱,都想赚一个亿。

        结果在股市一泻千里的今天,女会计和男副总的联合炒股大计的发财梦完全破灭了,最终血本无归。眼见就要事发了,男副总毅然决然地出卖了女会计,转身走人了,不知去了哪一个异国他乡。

        女会计落网了。

        落网就落网好了,哪里还没有贪财的会计公款炒股赔钱的小事发生?但问题是,女会计落网之后,交待出了公司内部的内幕,被披露之后,直接就影响了上市大计。

        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比如虚假报表,比如虚报业绩,比如为了上市而大做假帐空帐,等等,直接就将五朵金花的上市内幕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一石击起千层浪!

        其实一般而言,按照正常的控制力度,女会计的话不可能传到外面,但偏偏就不翼而飞,越过了齐省重重封锁的关卡,飞向了京城,飞向了全国,飞到了最爱发掘内部消息的新闻媒体的眼中。个中缘由,不言而喻,谁都知道有人故意散播了消息。

        ……以上两件事情几乎同一时间传播出来,就不得不佩服幕后人物的长远布局和良苦用心,还真是层出不穷的妙招,就连夏想也暗暗佩服某人虚虚实实的手法。

        一开始以为新能源客车和五朵金花两大政绩工程被人攻击是实招,后来的人大常委会议一召开,似乎是虚晃一枪的虚招,但到最后,矛头又回到了孙习民身上,随后又是两大政绩工程风雨交加,又成了拳拳到肉的实招。

        果然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妙招!

        至此,夏想已经完全断定,秦侃的匕首已见,最终目的还是要逼孙习民就范。因为孙习民不同于别的省长,他身上一直有黑锅。

        一个背负有黑锅的省长,身上一旦再有事情,很容易被媒体指责,被群众误读,被中央不喜,因为中央不喜欢一个到处出事的省长,更不喜欢一个走得哪里都引人注目的省长,更何况吸引的还是批评的目光。

        再进一步讲,省委书记也不喜欢和一个经常被人批评的省长搭班子。

        正值孙习民明天就要接受人大质询的前夕,事情集中暴发,背后人物想要架孙习民到火上烤的目的昭然若揭。

        如果仅仅是以上两件事情的突发,还能彰显秦侃的手段的话,同时本来已经解决了善后问题的两处矿难,也各有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遇难者家属又闹事了!

        闹事的理由很简单,没有拿到赔偿金!

        至于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夏想宁愿相信矿难赔偿没有到位是所有赔偿问题之中都会遇到的难题,和孙习民被人大质询事件联系在一起,纯属巧合,但却在今天突然闹大成了新闻事件,就是人为原因了。

        而最后一个事件,终于让夏想平和从容应对秦侃的心态,出现了莫名的愤怒——品都疫情,突然有了扩散的趋势!

        而此时,李丁山和李荣升刚到品都,正在交接最后的工作,疫情在李丁山刚刚上升之初突然扩散,就对李丁山的品都市委书记之路,是当头棒喝!

        新能源和五朵金花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问题,被揭露出来,也算还原了事实,夏想无话可说。矿难赔偿没有到位,被人炒作,夏想站在公正的立场之上,是赞成的态度,他也痛恨黑心矿主。

        但疫情问题,能控制就控制,说扩散就扩散,如果背后没有人为的原因,鬼都不会相信。夏想冷冷一笑,五件问题,前四个问题秦侃闹腾得再大,也算站在为民请命的立场之上,他可以中立,但最后一件事情,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当政治筹码,就太无耻太没有做人的底线了。

        夏想必诛之!

        如果说针对孙习民的人大质询问题,夏想出手相助,是出于维护齐省安定团结的大局,是对事不对人。但在品都疫情的问题之上,他也要主动出手,不请自来,暗中出手,是既对事又对人。

        如果让他查实了疫情的背后有秦侃的手脚,那么对不起,他不扳倒秦侃,他就绝不后退一步。

        下午下班后,夏想安排了一个聚会。

        在聚贤山庄——天知道聚贤山庄的老板为什么起这样一个怪名字——的一处包间之中,夏想坐在首位,周围坐了四五人,有萧伍、元明亮、哦呢陈还有温子璇、吴天笑。

        如今温子璇差不多成了夏想的核心智囊,基本上重要场合都会有她出现。

        今天的聚会,算是一次阶段性聚会,没有太重大的主题,就是为了联络感情,除此之外,夏想也有重要的指示精神。

        “萧伍,你今晚连夜去一趟品都,从暗中着手调查一下疫情的来源。有人说,品都疫情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查查是不是真这么一回事?”夏想看了几人一眼,在座都是值得信任的核心,没有必要过多的遮掩。

        温子璇一拢头发,插话说道:“夏书记,品都市委副秘书长叶晓童和我关系不错,如果萧伍有什么需要官方出面的地方,可以找她。”

        温子璇想得很周到,市委副秘书长的级别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出面应对正合适,相比之下,万一萧伍有事需要官方出面的话,李丁山出面就不合适了。

        夏想点头赞成:“子璇的建议很不错,萧伍回头和子璇碰个头。”

        元明亮也不知有何打算,或许也是心血来潮,主动提出:“夏书记,我最近正好有点空闲,想和萧伍一起到品都走一趟,萧伍完成夏书记的任务时,我可以打打下手,顺便考察一下品都的市场。”

        元明亮话说得好听,其实他的本意还是借此从民间角度和官方角度,共同考察市场,可以得出更准确的结论,萧伍此去,正是公私兼顾,他与之同行,绝对可得便利。

        夏想倒没反对:“倒没问题,就是得连夜赶路。”

        “我走夜路也走多了,没问题。”别看元明亮现在已经满头白发,身体确实硬朗得很。他的白发可不是因为年过七旬的缘故,而是操心过多导致。

        元明亮一次意外的举动,倒还暗中帮了萧伍不少忙。而萧伍的品都之行,也惹怒了秦侃,让秦侃在正面和孙习民对抗的同时,又开辟了第二战场,和夏想进行了一场直接的硬对硬的较量。

        而夏想由幕后站到台前的出手,直接推动了齐省的历史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