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1章 唯夏想一人而已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1章 唯夏想一人而已

    作品:《官神

        等邱仁礼和孙习民回到省委,很少和孙习民面对面商量事情的邱仁礼主动提出,要孙习民来他的办公室谈一谈。

        孙习民也正求之不得。

        二人之间也不知谈了些什么,半个小时后,印小白通知夏想到书记办公室。

        夏想推门进去的时候,邱仁礼和孙习民都正紧锁眉头,显然事态十分严重。商议半天,应该是没有什么结果出来。

        “夏书记,事情的经过你也知道了,说说你的看法。”孙习民应该已经和邱仁礼说好了,夏想一进来,他就主动介绍了一下人大常委会召开时发生的一幕,然后将难题抛给了夏想。

        也不能算是难题,作为副书记,是省委班子三人组的成员之一,一有大事,必须要夏想参预进来。

        夏想虽然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但毕竟知道得并不详细,现在听孙习民亲自一说,也是心中一紧,知道最后的一关,着实不太好过。

        因为秦侃准备得十分充分,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诚然,单从政治手腕上讲,在人大的环节卡脖子并不见得有多高明,问题在于秦侃事先设置了许多迷阵,让所有人都认错了方向,以为秦侃挑起新能源客车、五朵金花等政绩工程问题,是想从上面入手刁难孙习民,不想以上问题不仅仅是虚晃一枪,而且还是大大的伏笔。

        孙习民一步步掉进了陷阱而不自知。

        毫无疑问,明天的质询,人大常委委员会拿两大政绩工程、两处矿难和一处疫情说事,如果说两处矿难确实不能算到孙习民身上,但两大政绩工程,孙习民确实难辞其咎,而疫情虽是突发事件,但身为省长,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人大常委会无权拿省长怎样,更没有资格任免省长,但打击孙习民威望,让孙习民下不了台,或是逼他犯错,等等,以上目的还是可以达到,尤其是齐省的政治气候特殊,本土势力庞大并且团结的优势,在人大的环节再次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即使邱仁礼身为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都无法完全控制人大的一帮老同志,更何况孙习民一个温和省长了?人大的老同志还不比何江海,至少何江海虽然是本土势力的领军人物,但还有上升的可能,所以心中就要遵循游戏规则。

        老同志已经退居二线,退无可退了,所以,连邱仁礼的面子也不卖。

        更进一步,估计他们以前连中央的面子也不卖,何况一个省委书记?反正都是根在齐省,反正都是土生土长的齐省人,反正也不打算再离开齐省了,又一把年纪了,再加上倚老卖老的话,就真成人一老则无敌了。

        “新能源客车、五朵金花以及矿难和疫情,都可以成为问责的理由,尤其是新能源客车和五朵金花的问题,比较麻烦。”现在不是遮掩的时候了,夏想也就打开了窗户说亮话,“孙省长怕是要受累了。”

        受累一说,还算委婉,其实是要受屈了。如果仅仅只是受屈还好,就怕刁难起来没完没了。

        夏想话一说完,就看了邱仁礼一眼。

        邱仁礼明白夏想的意思,无奈说道:“我和程在顺沟通过了,他摆出一大堆条条框框,就是不肯退步……”话说一半,摇头一笑。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依照宪法也好,依照人大的法规也好,人大对政府有权行使监督和质询权,邱仁礼再是人大主任,也不可能不尊重几名副主任和几十名委员的意见。

        也就是说,事态不在控制之中。

        估计也是邱仁礼在齐省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失控了。他一直将精力放在省委方面,哪里顾得上人大的具体工作,基本所有事情都由程在顺一手操办。结果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说实话,如果今天李荣升的任命出现意外的话,他更是颜面无存。

        诚然,身为人大主任,也可以强行中止表决,但如此一来就落了口实。毕竟人大是人大代表行使民主权利的机构,他再来一言堂,说不定真会酿成什么政治事件。

        现在和人大常委会一帮老同志对着干,不是明智之举,明年二三月间政府换届选举,到时万一再来一场重大的选举风波,就真成了无法收场的政治大事了。因为不但要选举人大主任,还要选举省长,万一他的人大主任和孙习民的省长,有一人落选,绝对就会轰动全国。

        齐省本土势力的庞大和团结,邱仁礼心里清楚得很,只不过他身为省委书记,既没有时间和本土势力建立良好的关系,又放不下身段去拉拢分化本土势力的阵营,因此,他对齐省本土势力的影响力实在有限。

        孙习民更是如此,毕竟他来齐省时日更短,也一直没有展开手脚。

        眼下,能和齐省本土势力说上话,并且施加一定影响力的人,整个省委,唯夏想一人而已。

        当然,秦侃也是,但秦侃不算,秦侃是如何说服了程在顺等人敢冒着政治风险刁难李荣升和孙习民,同时又不给邱仁礼面子,背后的交易不得而知,但肯定是无法见光的政治交易,每一个毛孔里流淌的都是血和肮脏的东西。

        但夏想则不同了,夏想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绝对没有交易,邱仁礼和孙习民都能看得清楚,偏偏夏想又对本土势力有一定的影响力,就是官场之上少见的出神入化的手段了。

        邱仁礼和孙习民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比如请示中央或是由别人出面化解,但都不如夏想出面更让他们放心,并且在他们看来,也只有夏想能够从容化解眼下的危机。

        还有一点,眼下的危机只是第一步,明年的政府选举才是重头戏,因此,现在必须一举解决所有的隐患,防患于未然,否则到时出了大事,谁也承担不起政治责任。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真要在人大环节出现了重大问题,邱仁礼入局的事情就有可能受到连累,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掉。

        国内的政治生活之中,如果严格按照规定来说,人大的权力要比政府大多了,完全可以决定上至政府正职下至政府副职的任免,不但可以随时任免副省长,还可以提交对省长的不信任议案。

        话又说回来了,尽管人大多半是老同志老领导,但老同志都是曾经在党委或政府工作过的老干部,思想觉悟肯定高,也都会自觉和中央保持一致,因此几十年来,几十个省份,很少出现人大代表不听话的情况。

        即使有个别人大代表对哪个副职或正职不满,提交了不信任议案,也基本上会流产,甚至不会提交到分组讨论,也不会列入议程,更不会见诸报端。

        人大代表真正行使权力罢免副省长的议案并且最终成功,国内仅有湘省一例而已。

        但齐省人大发生的事情,目前来说还不算重大事件,但也必须引起重视,因为对手是在齐省隐忍数年的秦侃。联想到在此事之前秦侃一系列的手段,就可以推断出今天的事情,恐怕只是第一波,后继动作的幅度,应该也不小。

        秦侃的野心,昭然若揭!

        而就一个多月之前,豫省人大刚刚表决通过了一项决议,是《豫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办法(草案)》,其中规定最大的亮点是:县级以上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在本级人大闭会期间,五分之一以上组成人员书面联名,就可以决定撤销本级政府个别副省长、自治区副主席、副市长、副州长、副县长、副区长的职务。

        具体到齐省,如果程在顺等人也想如法炮制酝酿一个同样的决议的话,那么人大的权力将会上升到史无前例的高度,五分之一的人大常委联名即可罢免一名副省长,在本土势力十分庞大并且团结的齐省,在省人大的老干部老同志几乎全部是齐省本地人的齐省,在政治氛围在全国独一无二的齐省,如果人大坐大,也将是国内政治生活之中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是大事,但是不是好事就得两说了。

        将种种可能面临的后果都理顺一遍,夏想才开口:“我会在合理的界限之内,尽可能做做各方面的工作。不过孙省长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恐怕必须要接受质询。”

        孙习民显然早有心理准备,点头说道:“辛苦夏书记了,邱书记和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也做好了面对一切刁难的准备。身为省长,对与错,功与过,都任由别人评说了。”

        孙习民的话格外沧桑,似乎有一种看透世事的无奈和漠然,或许此次事件又让他想起了在燕省时的黯然败走。官场上的接连霉运不断,也最是打击一个人的信心。

        三人的碰头会开完之后,基本上就确定下一步的整体走向。实际上此次事件受影响最大的是孙习民,其次邱仁礼,平心而论,对夏想几乎没有丝毫不利的影响,但夏想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管了闲事,也让他和秦侃之间最终完全针锋相对了。

        下午,秦侃的新一轮的攻势,再次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