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1章 大感好奇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1章 大感好奇

    作品:《官神

        秋天的鲁市,天高气爽,如果不算上错综复杂的政治气候的话,蓝蓝的天,白白的天,再加上徐徐的清风让人神清气爽,绝对是一个适合秋游的好日子。

        假如身边再有一名美女相伴的话,相信不少人都会偷得浮生半日闲,管他洪水滔天,管他材料文案,先到郊外兜兜风再说。

        别说,夏想也真是这么想的——因为宋一凡和卫辛来到了鲁市。

        此来鲁市,当然是宋一凡的主意,她嚷嚷着要来鲁市很久了,却一直拖到现在才来,固然有方方面面的原因,也是因为宋一凡自从担任了卫辛的副总之后,一直忙得不可开交。

        尽管凡丫头的忙是忙乱,确切地讲,是忙乱得一团糟,好在卫辛有足够的细心和耐心,并且对她关照得无微不至,也让宋一凡的成长历程充满了温馨和亲情。

        其实照夏想的思路,他不赞成温情式的成长,容易让人懈怠并且成长缓慢,甚至会培养出庸才。人往往如此,没有危机感,就没有足够的警醒意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点不假。

        但对于宋一凡,他还是愿意多纵容一些,主要也是宋一凡的性子太惹人喜爱了。她既不适合从政,也不适合经商,其实以夏想的设想,宋一凡更适合安静而淡然地坐在大学里面,在一家充满书香气息的图书馆中,安静地读书或是沉思,然后时光就悄然流逝,既带不来痛苦,也不带来失望,只有犹如午后的秋日阳光一样的平静和漫长。

        也得承认,宋一凡和卫辛来得还真是时候,否则如果今天召开换届大会的话,夏想再宠爱宋一凡,也无法抽身去陪她游玩。但经过商议之后,谢信才和邱仁礼一致同意明天上午正式举行换届大会,前期的各项工作,要求今天全部完成。

        夏想做事情向来未雨绸缪,他的一摊子事情早就完成了,也就正好有了将近一天的空闲时间,所以当宋一凡提出出去游玩时,若是别人,夏想说不定还得犹豫一下,但她不是别人,是凡丫头,夏想就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当然,也有因为卫辛也在的原因。如果说对于宋一凡,夏想是宠爱,对于卫辛,他就是宽容和亲情了——是所有人包括卫辛在内都无法理解的浓浓的亲情。

        省委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秦侃和李荣升正在从品都赶来鲁市,为了召开换届大会,该通知的人都通知了,该做的工作都已经做好了,毕竟省委一大帮子人,对于布置会场、通知相关人员等驾轻就熟的事情,还是不在话下。

        秦侃的关于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的讲话,不但在省委没有激起波澜,中央也是没有就此事有任何指示精神,中央和省委不约而同的沉默就表明了一点,事情,恐怕还真是无风不起浪。

        夏想却没有过多地关注秦侃讲话事件的幕后台前的种种内幕,他只想坐等换届之后,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不信秦侃还有什么可以闹腾的动力。

        中央已经出手了,还不能一举定乾坤?

        所以,他宁愿稍微偷懒一些。

        其实也没有半分闲着,吴天笑不负重托正在着手暗中调查周睿的问题,据查,周睿可能和秦侃有经济上的往来,但只是可能,因为还没有真凭实据。

        此事,就具体由吴天笑暗中负责了,夏想才不会将目光落在一个省纪委书记的秘书身上,他的目光只能落在齐省大局以及中央的布局之上。相信吴天笑能够稳妥地办好此事,再斩落秦侃的左膀。

        中央由换届敲定大局,再由他和吴天笑联合打掉秦侃的左膀右臂,同时失去上下支撑的秦侃,还有什么能力制造事端?

        当然,以夏想的为人肯定不会因此而掉以轻心,但毕竟也是放松了不少,因为孙习民和周鸿基也没闲着,都在针对秦侃而布置下一步,也会有惊喜的礼物送给秦侃秦副省长。

        也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夏想才亲自驾车,远离了市区和闹市,也远离了省委的纷扰和喧嚣,携二美来到未名湖边的未名庄园,放飞风筝,野外烧烤,是真正的休闲一刻。

        宋一凡非要去钓鱼,想让夏想陪她,夏想却不去,只是坐在躺椅之上,享受树荫清风的宁静。宋一凡气不过,自己气呼呼去钓鱼了。

        卫辛在一旁支起了烧烤支架,准备中午的野餐。

        甩手掌柜夏想同志,戴了一顶遮阳帽,坐在一株柳树的树荫之下,微眯了双眼,望着不远处忙碌的一对玉人的曼妙多姿的身影,不由暗暗赞叹生活的美好。

        其实夏想最不喜欢的就是将女人的身材、相貌或是性格进行对比,但眼前的卫辛低眉顺眼,绝对是温婉可人的小妻子形象,而宋一凡蹦蹦跳跳,就如秋日的阳光一样明媚而干净,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妹妹形象,身为男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怎不油然而生幸福和满足之感?

        所以夏想一边怀念万恶的旧社会,一边跳跃着目光,不时在卫辛和宋一凡身上来回穿梭。

        其实只单纯地从外表和身材来判定一个女人,得出的结论将会失之偏颇而远离真相。女人是复杂的动物,永远不能从相貌来断定一个女人是否温柔优雅,是否温婉可人,是否值得一个男人拥有或是……珍藏。

        世界上漂亮的女人虽然是稀有资源,但说实话,还没有稀缺到凤毛麟角的地步,君不见电梯小姐,前台小妹,甚至从事某种在黑夜之中的体力工作者,都可见到可圈可点的中上姿色。

        漂亮的女人如果没有内涵,就是腹中空空的花瓶,因为再是国色天香的姿色,看久了,也有生腻的一天,而一个人的内涵和性格,才是最为长久的魅力。

        卫辛是不如宋一凡有青春活力,也不如宋一凡明艳照人,并且让人惊叹宋一凡的明媚和阳光,因为她就如浑然不知人间忧愁为何物的精灵,只有快乐和欢笑。

        但卫辛的温婉和温存,又让她具备了无数漂亮女人所很难具备的品质——可靠,并且贤妻良母。漂亮女人常有,漂亮女人之中的贤妻良母不常有,不但不常有,还是无比珍稀的资源。

        因此,卫辛是所有有眼光有沧桑的成熟男人最为心仪的、可以娶回家中珍藏的女人。

        而宋一凡,天真活泼,并且纯真开朗,也是所有男人都渴望的一个永远年轻并且让自己感到幸福的妹妹。

        虽然已经时至初秋,天气微凉,宋一凡和卫辛都穿了裙子,当然是夏想最喜欢的长裙。长裙飘飘,长发摇摇,夏想就微微沉醉在秋日的阳光之中。

        迷糊中,差不多要睡着了,忽然感觉鼻子发痒,用手一摸,又不痒了,然后就是耳朵发痒。夏想就一把抓住了一只捣乱的小手,笑道:“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正是宋一凡滑腻柔软的小手被他捉个正着。

        宋一凡手中拿着一根毛绒绒的小草,刚才故意在痒夏想,她以为夏想睡着了,没想到夏想睡觉也很机警,就咯咯一笑:“夏哥哥,你睡得跟小狗一样机灵……”

        “……”夏想直接无语了,拿一个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比喻成小狗,也只有宋一凡有口无心才敢说,就连古玉也不会随口乱说,让他拿她真没办法。

        倒是卫辛在一旁听了,嗔怪说道:“凡妹妹,可不要乱说,夏书记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他是有身份的人。”

        宋一凡才不怕夏想:“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又瘦又黑又小又听话,现在他是胖了一点,白了一点,但还和以前一样听话,才是我心中永远的夏哥哥。”

        一席话让夏想的思绪回到了从前,想到初见宋一凡之时,当时她才是真正的又瘦又小的小女孩形象,和他初次见面时,就指挥他穿指定的拖鞋,一转眼,多少年过去了,曾经的青涩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美不胜收的女子。

        但宋一凡在他面前,还如当年一样没有设防的意识,她弯着身子来害他,胸前的杀器就离他的鼻子不过近在咫尺,就有热力和香气不受控制地袭来,夏想又不好直接推开她,只好说道:“去帮帮卫辛,她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想吃什么,就去自己烤。”

        “我想吃玉米。”宋一凡总算跳开了,不过目光之中满是狡黠之意,看向了远处的玉米地,“夏哥哥,你陪我去偷几个玉米棒子回来烤了吃,好不好?”

        开什么天大的玩笑,省委副书记去偷玉米,传了出去,夏想就名声扫地了。再万一被几个农民伯伯抓住,他可真的成了有口难辩了。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夏想摆摆手,他可不会无条件纵容宋一凡,“你刚才不是在钓鱼?”

        “别提了,一条鱼都没钓到,后来我生气了,索性把鱼饵都扔到湖里了。”宋一凡噘着小嘴,不过她毕竟心思浅,脑子转得快,一下又想起了,“哎呀,说到钓鱼差点忘了,爸爸有话让我对你说。”

        宋朝度会让宋一凡传话?难道宋朝度会认为宋一凡传递政治信号能靠得住?夏想不由大感好奇。

        ……夏想正轻松休假时,秦侃和李丁山之间,却爆发了一次不小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