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0章 相当奇怪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0章 相当奇怪

    作品:《官神

        平心而论,夏想一时还真不太理解李丁山和李荣升互换的重大调整,到底有什么政治意义,或是为了什么更长远的布局。

        毕竟夏想位置不够高,无法登临最高处而纵观天下大事。

        比起陆家城私生女事件引发的年龄问题,以及陆家城因此暂停一段工作的延伸问题,还有品都在秦侃去后不久的突发意外,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在夏想眼前都隐没不见,因为,所有问题都比不上迫在眉睫的换届大事,以及几个出人意料的人事调整的背后,到底有怎样长远的政治安排。

        总书记是怎样的想法,或是吴才洋是什么样的布局,他不能也绝对不可开口相问,不符合官场规则,也显得他露怯并且见小了。别说总书记现在和他还没有达到亲密无间的地步,就算他和总书记之间就如和宋朝度之间一样的密切,有些事情也不能开口就问。

        官场中人,必须时时警惕并且小心。

        只是更出乎夏想意外的是,谢信才私下找他谈话,竟然还带来了中组部对他下一步的安排意向——虽然只是意向,但可能性很大,因为谢信才明白无误地告诉夏想,是吴才洋的意图。

        坐在谢信才在省委招待所的临时办公室里,夏想感受到窗外徐徐吹来的秋风,心想转眼秋凉了,他来到齐省的时间还不太长,怎么真的要走了?

        才刚刚适应了齐省的气候而已。

        谢信才语重心长地说道:“吴部长对你是真关心,他不想你在齐省受到什么不利的影响。齐省换届之后,也可能还是不会太平,吴部长的意思是,希望明年大换届之前,你一直在京城部委呆着……”

        夏想明白了吴才洋的良苦用心,地方之上风急浪高,稍有闪失就容易被浪打湿了衣服,甚至打弯了腰,再沾上一身脏水的话,就更是得不偿失了,就如周鸿基和孙习民,虽然暂时度过了难关,实际上在齐省已经大大的失分了。

        等到真的到了上升的关键一步时,必定会被人拿来说事,成为被人攻击的口实。

        吴才洋显然看出了齐省的局势,依然潜流汹涌,所以才想调他回京,等明年中央换届之后,再回地方。而总书记的出手,调换了李丁山和李荣升的职务,显然也是未雨绸缪之举。

        一个秦侃,真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怎么可能!

        难道说,秦侃的背后除了在强有力的政治背景之外,他还有另外的隐性力量的支持,比如说……军方?一想到此,夏想不由暗暗一惊,联想到不久之前的老古的提醒,心中渐渐有了更清晰的思路。

        “谢谢吴部长的关心,谢谢谢部长对我的关怀,请转告吴部长,我认为齐省的局势平稳有序,不会出现什么较大的动荡,所以我希望在副书记的位置上继续干下去,愿意为齐省做出更大的贡献。当然,如果组织上有系统地统筹,我表示服从组织安排。”

        谢信才既不劝说夏想,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问道:“聂建豪同志,你是不是熟悉?”

        聂建豪是齐省军区政委,似乎和周鸿基关系不错,和夏想的关系,非常一般。夏想微一摇头:“接触不多。”心中却不明白谢信才随口一提聂建豪是何用意。

        从谢信才办公室出来,差不多是中午时分了,阳光并不强烈,夏想微微眯了眼睛,并没有急着回办公室,而是闲庭信步一样,缓步慢行,在秋日的阳光之下,享受着片刻的平静。

        齐省大局,终于完全上升到了高层博弈,由一系列的人事调整可以得出结论,秦侃的能量不但不小,而是很大,也证明了一点,秦侃先前的所作所为,既不是发疯,又不是孤注一掷,而是势在必得的出手。

        只可惜,上次在金银茉莉房间之中的迷醉一夜,他醉是醉了,偷听也偷听了,终究没有听得太分明,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周睿和陆家城是秦侃的左膀右臂。

        现在陆家城被他拿掉了,以暂时休息躲避风头的名义,让陆家城不能再直接行使市公安局长的大权,换言之,让秦侃直接残废了一条右臂。

        相比之下,虽然周睿的危害要比陆家城小,但周睿的问题却又不好解决,因为周睿是周鸿基的秘书,他和周鸿基哪怕关系再好,也不可能直言相告,说是你的秘书如何如何。

        那就低幼了。

        虽说齐省风云动荡,不见减弱,依然风起云涌,但夏想想到了陆美美事件,还是不由会心一笑,因为事情实在太有趣了,让人忍俊不禁。

        能在复杂险恶的政治局势之下,依然保持着一颗乐观向上的心,不容易,要继续保持才好。

        省委招待所离省委很近,步行就是五分钟的路程,夏想最喜欢步行的时候想事情,就边走边思索品都发生的意外。

        意外,就发生在秦侃抵达品都之后的第二天。

        秦侃一到品都,也第一时间到了现场,至少从表面上,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而且也是深入患者中间,亲切握手,嘘寒问暖,并表示省委省政府大力支持品都市委处理疫情的各项工作,要钱出钱要力出力,请品都全市人民放心,省委坚定地和品都人民站在一起。

        必须得承认,秦侃除了会做事情之外,比李丁山更会说话,一番表演之后,立刻赢得了比李丁山更好的声誉,毕竟李丁山只知道埋头实干,不知道对外宣传。

        能干能说,才是成熟的政客。

        到了晚上,在和品都市委方面召开了密集的会议之后,秦侃代表省委省政府召开了记者发布会。本来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记者发布会,秦侃肯定不会被记者投鸡蛋丢皮鞋,也不会说出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之类的名言,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只是通报了疫情处理的最新进展,无非就是安定民心、稳定市民情绪。

        但在提问环节,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说不大,确实不大,因为谁也不可能因此追究秦侃的什么责任。说不小,也不小,因为秦侃的说法,既没有和品都市委达成共识,也事先没有征求省委的同意。就是说,他自作主张,自说自话了。

        如果是说一些假大空的话也就算了——每个省委领导都有说假话套话和鬼话甚至自吹自擂的权利,省委书记也无权干涉——但秦侃的话却指向非常明确,直接为疫情事件定性,就是十分严重的政治事件了。

        秦侃的原话是:“据查,品都疫情并非是简单的由传染病引发的普通疫情事件,而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人为事件,而且有境外势力对今次事件推波助澜,导致疫情迟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不过,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品都市委市政府的妥善处置下,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以及部分境外势力人员,下一步,将会采取有效的严厉的手腕,扼杀一些人有意将事情闹大的企图。”

        秦侃此话一出,新闻发布会上一片哗然!

        因为有资格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媒体都是官方媒体,就是说,与会者都是官方记者,是真正的党的喉舌,都是十分听话的记者,才让秦侃的未经省委省政府批准的说法没有全面传播出去。

        但饶是如此,还是有个别不太听话的记者,不知怎么就将秦侃的说法透露了出去。

        虽然只是在小范围之内流传,没有形成轩然大波,但还是让李荣升十分恼火,因为秦侃此举让他十分被动!

        本该是市委书记亲口说出的结论,却由秦侃抢先说出,省委会怎么想?中央会怎么想?秦侃这么做,太不讲规矩了,简直就是乱来。而且整个疫情事件也在他的掌控之中,哪里有什么境外势力的推波助澜?秦侃一个堂堂的常务副省长,怎能信口开河?

        就算真有所谓的境外势力,他也是省委常委,而且还是品都的一把手,怎能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听到?秦侃不过是常务副省长,又不是省委书记或省长,他怎么可能知道最高机密?

        李荣升又气又恼,却又不好向省委告状,毕竟秦侃是代表省委前来,又是常务副省长,和他虽然同为省委常委,但实际上对品都也有管辖权。

        但又实在气不过被秦侃摆了一道,李荣升打了电话给夏想,暗中向夏想诉说了他对秦侃的不满。

        事情传到了省委之后,奇怪的是,邱仁礼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孙习民也保持了沉默,也让夏想微微不解,相比李荣升的义愤,邱书记和孙省长在秦侃的信口开河的事件上所采取的态度,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沉默并不一定意味着默认,但一定意味着纵容或是无言以对。

        如此大事,邱仁礼和孙习民都适时地不发表意见,难道是说其中还有什么极有为复杂的隐情?因为如果秦侃所说并不属实,孙习民完全可以拿此事大做文章,让秦侃无路可退!

        而从统领全省的高度出发,邱仁礼也应该呵斥秦侃信口开河才对,但邱仁礼也一言不发,再联想到李荣升突然之间就由品都调任到了省里,夏想脑中蓦然一闪,一个十分强烈的念头跳了出来——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