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6章 下一盘更大的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6章 下一盘更大的棋

    作品:《官神

        银茉莉还没有有所反应,金茉莉一下羞红了脸:“啊,你,你,你真要住下?”

        “对,住一晚上,反正床够大,也不挤。”夏想脸上的笑容有点兴奋,有点神秘,又有点不可压抑的迫切。

        金茉莉更是羞不可抑:“我还没想好……”说完一扭身,跑进了里间,关紧了房门。不多时,却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原来洗澡去了。

        金茉莉平常看似羞涩并且不够直接,没想到一动真格的时候,她倒是干脆得很,竟然直接洗澡以待君尝。

        反倒是银茉莉慌了神,“啊”了一声:“你,你,你真要住下?”慌乱之下,问的话和金茉莉一模一样。只不过和金茉莉的无比娇羞相比,她的害羞之中,还有一点毅然决然的决绝,仿佛献身夏想就如一项神圣的使命一样。

        “那我先洗澡去了。”银茉莉也跑向了浴室,心中还在想夏想平常挺文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喝了点酒就变得狂野了?不但真要一举拿下她们姐妹,明显还想大被同眠。

        男人,再高高在上的男人也是一个德性,都过不了美女关,尤其是双黄蛋的美女。银茉莉心中亦喜亦伤,也不知胡思乱想了些什么,只顾低头冲向浴室,刚到门口,却没注意一下撞进了一个人的怀中。

        一个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夏想。

        别说夏想看似个子不是很高,人也不胖,但胸膛倒是宽广,银茉莉撞在夏想怀中,感受到了夏想浑身迸发的男人气息,再加上她也早就对夏想心仪已久,又喝了点酒,哪里还站得住,轻哼一声就倒在了夏想的怀中。

        按照常理推测,此时的夏想应当雄风大振,弯腰将已经浑身酥软的银茉莉抱进浴室,然后来一次人人向往的鸳鸯浴,在同浴之时,不管是禄山之手还是横刀立马,数风流人物,就只看夏想一人了。

        只不过……夏想似乎是醉了,又似乎没醉,竟然一把轻轻地推开了银茉莉,说道:“别急,我先洗。”

        夏想的力气并不大,银茉莉却以为夏想会抱她入怀,不想只轻轻一推,她就向后退了几步,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只觉天旋地转,也不知是满心期待,还是一心欢喜,反正却是意乱情迷得无法动弹了。

        夏想却顾不上再看银茉莉一眼,迫不及待地推门进了浴室。

        过了不知多久,金茉莉从里间出来,身穿浴衣,湿了头发,浴后美人的慵懒姿态一览无余,别说夏想见了会怦然心动,就连朝夕相处的银茉莉见了,也被金茉莉的美艳所惊。

        也是,就如见到另一个自己一样,爱怜之中,多少是我见犹怜之心。

        金茉莉见不见夏想,不由惊讶,银茉莉不说话,只朝浴室指了指,金茉莉就小声问道:“我都洗了一个多小时了,他洗了多久了?男人洗澡,哪里有洗超过半个小时的?”

        银茉莉笑道:“你怎么知道男人洗澡快?你又没陪男人洗过澡。”

        金茉莉大羞:“你怎么就会编排我?你忘了在京城,我们一起陪他过了一夜,他去洗澡的时候,我掐了时间,19分钟……”

        夏想要是听到,还不得羞愧满地?只可惜,他现在充耳不闻,因为他在浴室之中,根本就没有洗澡。

        外面,金茉莉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她到底比银茉莉细心一些,奇道:“怎么没有水声?”

        银茉莉此时才恍然而醒,仔细一想,真是,夏想进去之后,就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放水洗澡。

        那他到浴室干什么去了?

        二女对视一眼,同时大惊,难道夏想出了什么事情,醉倒在里面了?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二女同时冲进了浴室!

        又同时惊呆了。

        夏想夏大书记坐在马桶盖上,手里拿着手机,不知是看电子小说还是在玩游戏,反正不停地在上面指指点点,正玩得不亦乐乎,别说洗澡了,连鞋都没有脱,更没有即将大被同眠的兴奋和期待,反而就如一个偷玩贪玩的孩子一样,眼睛都陷在手机中拔不出来了。

        这……金银茉莉对视一眼,几乎都气得说不出话来。

        女人,尤其是美女,既渴望男人的欣赏和重视,又要矜持几分,在男人面前摆出拿捏的姿态,但真当她们投降并且臣服的时候,却发现男人又将她们完全无视,巨大的心理落差足以让她们抓狂。

        女人比男人心理敏感并且脆弱多了。

        所以,当一对充满渴望并且鼓起了勇气准备献身的姐妹花,万事俱备之时,却发现她们喜欢的男人,竟然傻呵呵地坐在浴室之中玩手机,就让她们无名火起,此时在她们眼中的夏想,就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和傻瓜了。

        “喂,傻瓜!”

        “哎,骗子!”

        金银茉莉几乎异口同声,要对夏想进行惨无人道的讨伐,不料话才一出口,夏想就立刻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嘘,小声点儿,隔壁有情况。”

        什么意思?此时金银茉莉已经完全失去了判断力,无法理解夏想怪异的行为到底是基于什么古怪的想法,不过她们倒也真是听话,夏想让她们闭嘴,她们立刻就不再说话,然后倾着耳朵一听……果然,仔细一听的话,就能听到从隔壁传来“嗡嗡”的说话声,虽然听不真切,但依稀能听到几个人名或是地点一类,虽然组不成句子,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如果是有心人的话,还是能从人名和地名之中,得出准确的判断。

        夏想,就是从中听到了几个关键的人名和地名!

        早在夏想走出金银茉莉房门的时候,其实他心中没有一点不安分的想法,他是男人,正常的男人,眼前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谁也会想伸手摘下。

        但很可惜的是,时机不对。因为秦侃的问题是整个齐省的大患,既然在此偶遇秦侃,夏想不深思其中的曲折,他就不是夏想了。

        再者秦侃和陆家城之间的对话,也提醒了夏想,现在可不是乱来的时候,更何况秦侃也在庄园之中,他和金银茉莉大被同眠,简直就是危机时刻。

        夏想不是不能犯错误,是绝对不能在此时此刻将错误犯在秦侃的面前。谁敢保证莉园没有秦侃的眼线?所以夏想急急出门,就是不想因为冲动而犯罪。

        对于歌星来说,冲动之后,可以唱一首冲动的惩罚来宽慰自己。对于官场中人来说,有时一次冲动就葬送了前程。

        只不过夏想刚一出门,就正好跟在两人的身后,一人是秦侃,另一人不是陆家城,竟是……周睿!

        一惊之下,夏想再加上有点酒意上涌,差点惊叫出声!

        也让他意识到了一点,以后,绝对不能多喝酒,喝酒误事。所以说,美酒和美人,一个是穿肠毒药,一个是刮骨钢刀。

        其实说来夏想对周睿并不太熟,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周鸿基的秘书,连周睿是谁他也不会认识。也正是因为他和周鸿基之间有过密切的合作,才让他对周睿有了深刻的印象,否则换了别的省委领导的秘书,单从背影去,夏想哪里认得出来谁是谁?

        周鸿基的秘书和秦侃走在一起,绝对比陆家城和秦侃在一起更让夏想震憾,因为陆家城毕竟是外人,不管陆家城倒向谁,夏想都可以接受,但周睿却是周鸿基的秘书。

        身为领导干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秘书的背叛,因为秘书是领导身边最密切的下级,几乎每个领导都对秘书不设防,就让秘书掌握了领导大量的**。

        **对于官场中人来说,就是定时炸弹。

        周鸿基身边有一个掌握着他无数**和一举一动的定时炸弹,不处处被动才怪!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周鸿基几乎被人摆布得团团转,必须得说,其中肯定有周睿的功劳。

        周鸿基怎会如此大意?身为高级领导,被谁出卖也不能被秘书和司机出卖,一个不能让秘书死心塌地地追随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幸好前面的秦侃和周睿正在商议什么,没有回头看上一眼,否则,夏想夏大书记就暴露了……眼见秦侃和周睿在走廊尽头向右一转,然后就传来了开门声,显然对方进了房间。

        夏想可是建筑专业出身,只看走廊的构造就可以得知,刚才秦侃所进的房间,和金银茉莉的房间是隔壁,再根据木质建筑隔音效果不好的基准判断,夏想当即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回金银茉莉的房间……偷听!

        夏大书记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小人,但也不是伪君子,不过秦侃既然能策反周鸿基的秘书,也能为他挖坑,他为什么就不能无意中听到对方说一些什么,好掌握主动?所以夏想就毫不犹豫地返回了房间,提出要留下过夜。

        结果没想到,引发了姐妹花的各种遐想,倒让夏想始料不及。

        不过,让夏想更始料不及的不是姐妹花的义无反顾的献身精神,而是他坐在卫生间之中,听到的秦侃和陆家城、周睿的私密谈话,虽然没有完全听个清清楚楚,但从几个人名和地名之上,却得出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憾的结论——秦侃不但没有打算收手,反而还要准备下一盘更大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