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5章 收获不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5章 收获不小

    作品:《官神

        金银茉莉察觉到了夏想的异样,金茉莉想开口,还是银茉莉机灵许多,伸手捂住了金茉莉的小嘴。

        玉手洁白,红唇诱人,又是一模一样的惊讶的表情,当真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不过夏想却无心欣赏眼前一双玉人的风姿,而是支起了耳朵,继续听门外的声音。

        不是秦侃人还在南明,什么时候返回了鲁市?

        南明的矿难还没有完全处理完善后事宜,当然,现在秦侃想返回也没有问题,但也要事先向省里打个招呼,而不是自由来去。

        虽说夏想不是省长,但如果秦侃在南明各项事务处理完毕要返回省委的话,他也会事行得知相关消息,因为南明事件是大事,不但省政府全力以赴解决,在省委也挂了号。尤其是现阶段弱势省长孙习民式微,身为三把手的夏想的权力就得以彰显,会有许多人主动来打各种大报告小报告。

        就说明了一点,秦侃是悄然返回了鲁市,不是正式地公事公办地返回。

        夏想自认行事就算不是多么光明正大,但却没有偷听别人谈话的习惯,只不过他不是有意在听,声音却还是穿透了木门木窗,很是直接并且毫不客气地飘到了耳中。

        如果说秦侃意外现身鲁市郊外的莉园让夏想十分吃惊的话,那么随后当他听到和秦侃说话的人的声音之后,就是大大地震惊了。

        因为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秦侃的同行者,竟然是……“秦省长,事情到了现在,肯定回不了头了,我也相信最后会有一个光明的结局,就是担心夏书记……”

        声音对夏想来说,不能说很熟悉,但绝对不陌生,赫然是鲁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陆家城。

        陆家城怎么和秦侃走到一起了?

        也不怪夏想惊讶,秦侃不但悄然返回了鲁市,却原来已经和陆家城关系密切到如此地步,怪不得在新能源客车项目的死者家属事件,以及衙内遇袭事件,还有华一大拳打周鸿基事件,甚至网络事件,等等一系列的事件之中,秦侃一个常务副省长如臂使指,处处安排得无懈可击,原来背后有陆家城的大力支持,怪不得!

        陆家城虽然在省委眼中,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人物,但他在鲁市政法和公安系统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尤其是操纵鲁市方方面面的关系网,谁也无法和他相比。

        本来,陆家城在赵牡丹和朱振波的问题上,还和夏想保持了高度一致,夏想也通过吴天笑和王泽人,向陆家城释放了善意。但在随后随着赵牡丹案子了结,朱振波意外自杀之后,他和陆家城之间渐行渐远。

        其实也不说是渐行渐远,因为夏想和陆家城之间,本来就是有限的暂时的同盟,甚至他和陆家城并没有面对面坐在一起谈过什么,众多事情,都是由中间人传话和暗示,也就是说他和陆家城之间,并无交往也无交情,更没有商定。

        换言之,陆家城爱和谁走近就和谁走近,是他的自由,夏想完全无权干涉。

        夏想只是吃惊的是,根据前一段时间陆家城的表现来看,充分认识到齐省局势复杂的鲁市公安局长,在因为年龄造假问题而不得不收敛几分之后,怎么就又重新走向了冒险的道路,和秦侃携手铤而走险地玩火了?

        秦侃又有什么魔力让陆家城甘愿追随?

        夏想对秦侃又多认识了一层,因为他清楚陆家城的为人,圆滑、狡诈,很难信任别人,却能任由秦侃调遣,个人缘由耐人寻味。

        不过没想到的是,无意中偷听到的谈话,还谈到了他,夏想就更不得不支起耳朵细心聆听了。

        “确实,夏书记是最大的潜在的麻烦,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了他的弱点,只要我的计划一实施,他不多管闲事还好,要是多管闲事的话,他会比周鸿基更惨……”

        声音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终于听不分明了,夏想才收回了心思,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其实他也早就想到秦侃应该不会坐视他横插一手,说不定也准备了什么大餐等他品尝,但想归想,毕竟还不真实,现在亲耳听到秦侃确实为他准备了晚餐,还是微微有点不快。

        秦侃的话说得太大了,未免太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夏想平常不怎么自恋,也很少小气,今天却不知何故,竟然被秦侃的的话,挑起了火气。

        难道是双姝在侧的缘故?夏想的目光落在大眼瞪小眼的金银茉莉身上,忽然大觉好笑,因为金银茉莉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表情,都是睁大了眼睛张圆了小嘴,惊讶莫名地直直地盯着他看,显然,是从未见过他刚才听别人说话入神的样子。

        “怎么了,很好笑?”夏想笑问。

        “是很好笑,还从来没有见过夏书记这么夸张的表情,太好玩了,太可爱了。”金茉莉差点就鼓掌叫好了,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一见银茉莉正冲她瞪眼,忙又捂住了嘴,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夏书记,我说错话了。”

        金茉莉认错的样子不可谓不诚心,但她确实生得太美了,任谁也对她严厉不起来,夏想也无法免俗,只好笑道:“在你们面前,我又不是什么省委副书记,你们就当我是你们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就行了。再说,我本来就是你们的好朋友。”

        “真的只是好朋友?”银茉莉眨动着大眼睛,疑问之中又有调皮。

        金银茉莉的惊艳不仅仅在于二人长得一模一样,是绝对少见的美艳绝伦的姐妹花,而是因为二人的眼下都大得出奇,大是大,并且水灵动人,不象某女星的一双大而无神的大眼一样,金银茉莉的双眼,就如一汪清澈见底的秋水,让人只望一眼就深陷其中。

        本来银茉莉想借机问夏想几个问题,不料金茉莉很不识趣地插了话,打断了她的好梦,因为金茉莉想起了刚才外面的人所说的关于夏想的话:“夏书记,刚才外面的人说的夏书记,是不是你?”

        银茉莉有点恼怒地瞪了金茉莉一眼,怪金茉莉不解风情,现在是良辰美景却非要问大煞风景的话。

        但金茉莉却问对了,夏想现在的心思还真的全部落在了秦侃和陆家城身上,因为直觉告诉他,今天秦侃和陆家城会面,应该不是只有两个人。

        如果有办法知道今天秦侃的秘密聚会都有谁参加的话,那么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将秦侃下一步的攻势减弱,甚至可以做到提前围堵。

        当然夏想也只是想想而已,以他的身份不可能偷偷去跟踪秦侃。

        金银茉莉是一对姐妹花,虽然不是天真的姐妹花,但最好也远离官场的丑恶,夏想就说:“谁知道说的是谁,省委机关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书记,市委也是,肯定不会我一个人姓夏。”

        金银茉莉对政治毫无兴趣,夏想只一提,她们就不问了,就说起了别的话题。

        上菜,吃饭,谈话,聊天,气氛还算不错。席间,夏想提到了金银茉莉以后的前景,接手哦呢陈的生意之后,怎样扩大经营,怎样躲在幕后,怎样找一个信得过的代言人,等等,事无巨细,夏想都一一过问,比哦呢陈想得还要周到。

        金银茉莉脸上就渐渐有了红晕,看夏想时的眼光,就有点迷离了。

        当然不是因为夏想指点江山的气概和王者之气让金银茉莉臣服,金银茉莉不是小女生了,也不是因为夏想有多英俊迷人,将二美迷得神魂颠倒,她们也不是花痴。

        而是金银茉莉多喝了红酒的原因。

        夏想没注意到谁要了红酒,一边说话,一边轻抿一口,不知不觉也喝多了。红酒后劲大,夏想平常喝得少,等他注意到金银茉莉看他眼神不对时,自己也上了头。

        饭后,看看时间也不过8点多,夏想见金银茉莉走路就微有摇晃,虽然他也有点头晕,还是不放心,就送二女回房间。

        莉园是一处建在湖边的园林式庄园,夜色如水,秋夜如梦,夏想与两美同行在仿建的乡间小路上,四周一片宁静,只有虫叫蛙鸣,再有昏黄的路灯营造出梦幻一样的光晕,他又走在两人身后,见两人身材曼妙如同一人,长裙飘飘,微风徐徐,一时……竟然又醉了。

        金银茉莉的房间是一处套间,房间很大,外间是一张足够睡下三人的大床,里间也是一张完全可以躺下两人的中床,就是说,一个套间睡下五人都没有问题,何况现在只有……三个人。

        银茉莉霞飞双颊,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上前就眼神迷离地抓住了夏想的衣领:“你今天晚上……敢不敢留下来?”

        夏想就很老实地回答:“不敢。”

        银茉莉差点没气着:“真没种。”

        夏想也不解释,劝二人早点休息,然后起身就走,唯恐再多留一时就会出多大的事情一样。见夏想有点狼狈逃离的背影,银茉莉脸上挂着胜利的笑,笑中饱含无奈的泪,她的心中已经无喜无悲了,只有一个念头——冤家,谁会缠上你不成?

        不料门又一响,才出门不到半分钟的夏想又回来了,一脸兴奋的笑容:“今晚,我还真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