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4章 抽丝剥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4章 抽丝剥茧

    作品:《官神

        和所有人都心存疑问一样,夏想也很难理解秦侃知难而上的决心和勇气,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尽管说来秦侃几次施展不太光明正大的手段,比如借何江海之手成功打入了齐省本土势力的内部,利用何江海的关系陷害何江海,试图再次挑起本土势力和反对一系之间的战争,从而达到让他从中渔利的企图,又比如他一直暗中利用两大政绩工程,不遗余力地推动对孙习民的攻势。

        但总体来说,秦侃究竟是什么用心,又想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就连夏想也是心中没底。就如他最初对秦侃的印象一直模糊并且看不分明一样,现在的秦侃在他眼中,虽然清晰了一些,但还是远远近近,不是一目了然的洞彻。

        现在的秦侃和当初的周鸿基是何其的相象,也是同样的不知后退,非要决出胜负,更是同样的四面楚歌。所不同的是,周鸿基当时是被迫为之,甚至后来的四面楚歌也是被人陷害,而秦侃则是自作自受,是主动挑起了战火。

        一个人不可能在中纪委和中组部的两大重压之下,还依然我行我素,别说光是压力就让人喘气不了了,就是想想后果,也会让一般人望而却步。

        秦侃一个人孤独地行走,还能坚持多久?

        也得承认,秦侃是夏想从政以来所见过的最固执最执著也是最有主见的一人,至少他迎难而上的战斗精神,比起叶天南更有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毅力,夏想还真想亲眼看看,秦侃最终会怎样收场。

        夏想在官场历练多年了,第一次,他不但看不透秦侃的为人和所图,也是第一次看不清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有意思,很有意思了。

        负责处理两处矿难的副省长分别是秦侃和周于渊,秦侃还好说,毕竟是常务副省长,一直活跃,而周于渊刚刚担任副省长,就先后参预了几次重大事件的处理,显示出了深受省委省政府重视的光明前景。

        也由此说明,周于渊是齐省一系列事故的最大受益者。

        当然,人人都知道周于渊是夏书记的人,不少人都在想,不知不觉间,夏书记缓慢而坚定地打开了齐省本土势力的大门,周于渊就是先行军,而李童、夏力都是夏书记的最大助力。

        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其实在鲁市市委,夏想拉拢的齐省的本土势力也不在少数,更不用提到现在为止,何江海正在陆续向他交接一些隐瞒至深的本土势力。

        毫不夸张地说,夏想才是齐省大乱之中,最大的受益者!

        秦侃在南明处理矿难事故,一住三天,没日没夜地住在矿上,表现出了一名副省长应有的责任。应该说,秦侃的所作所为让南明市委上下,十分赞赏,也让省委对秦侃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表示认可。

        一出是一出,至少秦侃在处理事故的工作态度上,让人无可挑剔。

        而周于渊在风筝市处理矿难事故,进展也十分顺利,方方面面都照应到了,工作做得十分细致,也赢得了上下一致的赞赏。

        与两处矿难相比,李丁山在品都的工作进展缓慢,疫情暂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不但李丁山十分焦急,李荣升也是无比焦虑,请求卫生部派出专家来品都指导工作,请求国务院派出医疗指导小组,等等,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李丁山选择的是最前线最困难的工作,他亲自深入到患者中间,冒着被传染的危险,询问病情,和患者面对面谈心,身为常委副省长,其亲民的姿态,受到了包括李荣升在内的品都市委上下的一致称赞,也让李丁山在患者的心目之中,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可以说,正是李丁山的不辞辛苦,虽然没有完全控制住品都的疫情,但却起到了稳定民心的巨大作用。

        与以上三人的忙碌相比,夏想暂时又有了空闲。

        晚上下班时,孙习民和周鸿基相继来请,想请他吃饭,以示感谢之意,就连衙内也传话说要感谢他,夏想一一婉拒,不是他不想和孙习民、周鸿基一起起坐坐——衙内就算了,整个一个病号,谁愿意和他呆在一起——而是他有点小事缠身。

        小事也可缠身,证明了一点,尽管是小事,也必须由夏想亲自出面。

        因为有两个旧友来到了鲁市,虽是旧友,却也是远道而来,尽管并不能说是专程回来看他,既然人家开口相请,夏想也得露面。

        能让夏想拒绝省长和省纪委书记的邀请而前去会面的人,不是什么商业巨子,也不是什么政界新贵,而只是一双姐妹——金银茉莉。

        没错,一直在瑞士求学的金银茉莉回国了。

        本来二女在京城见到了哦呢陈,就想返回瑞士,金茉莉却提议要来鲁市和夏想见上一面。银茉莉不太情愿:“见他干什么?他哪里还记得我们姐妹?”

        金茉莉微有恼意:“说得也是,但向来是痴情女子负心汉,见他一见,也就死心了。”

        “我早就死心了。”银茉莉嘴上说得强硬,不过心思也是浮动了,“再说,我们大老远过去,他要是推脱有事不见我们,我们怎么办?”

        “不会的,夏书记不是那样的人。他这个人,有长性,有耐性,而且有品行。”金茉莉说得笃定,其实心里也没底,“不过话又说回来,夏书记也不欠我们姐妹什么,上次在酒店,他又没……”

        “哼,那是他装过头了,估计现在早就后悔当时没有动手动脚了。”银茉莉继续对夏想攻击。

        “行了,妹妹,你就别说他了,他就算做了什么,还是不欠我们的。是我们都欠他许多,好不好?”

        银茉莉终于气馁了:“为什么他只让我们欠他的,他不要回来,哪怕再多要一些,让他欠我们的,该有多好。他欠了我们的,才会一直把我们牵挂在心上。”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二女还是飞来了鲁市。落地后也没敢通知夏想来接机,而是悄悄地住下之后,才告知了夏想。

        打电话的时候,还唯恐夏想不接,又提前发了一个短信。

        在听到夏想爽快地答应之后,金银茉莉才同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顿时心花怒放。

        二女也很聪明,没有住在宾馆,而是住在了郊外一处十分安静的庄园之中。虽然离市区有点远,但胜在环境安逸而僻静,且让夏想的行踪不容易被人察觉。

        是银茉莉的主意。

        夏想一路开车,七拐八拐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来到金银茉莉的下榻之处,抬头看到庄园的名字叫莉园,不由哑然失笑,还真是巧合,似乎就是为了专门迎接金银茉莉的到来一样。

        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金银茉莉了,应该是上次在燕市召开经济班底会议之后,就再也没有和金银茉莉有过任何形式的接触,电话也没有。此次二女突然来到鲁市,多少出乎夏想的意外。

        按照时间推算,金银茉莉毕业还有一年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毕业后,她们将会回国接手哦呢陈的生意,而哦呢陈也将慢慢退休,将整个家业逐渐转移到二女手中。

        至于金银茉莉是否有经商才能,现在还说不好。但二女艳如朝霞的姿色,又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肯定也不适合经常抛头露面。

        红颜祸水,其实祸水的不是红颜,而是男人的贪婪和占有之心。

        夏想就知道,金银茉莉以后的事情,也会是他的难题之一,他不能坐视不理,更不能让肖佳的事情在她们身上重演。以她们为人处事的水平和手腕,绝对应付不了形形色色的登徒子或是梦想财色兼收的庞大的渣二代们。

        今天,就得事先为她们的以后,适当铺垫一下道路。

        金银茉莉容颜未改,姿色依然,二人还是一金一银的打扮,因为时至初秋,都穿了长裙,挽了头发,亭亭玉立,当前一站,绝对是美不胜收的花开并蒂莲。

        如果仔细一看的话,银茉莉稍微削瘦了一些。

        夏想现在其实也能分辨出来二人了,就算她们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他也能从微小的细节之下,一眼看出谁是姐姐是谁妹妹。即使不看细节,只凭二人身上稍有不同的体香也可以闻香识女人。

        到了一定境界的男人,毫不夸张地说,绝对可以以香气辨别女人的性格。

        夏想停好车,金茉莉轻巧地打开车门,一脸浅笑:“夏书记……”

        银茉莉本来认为她可以在夏想面前矜持几分,却一见夏想就有点心慌意乱,甚至还有点手足无措,原先想好的说词一下忘得干干净净,只是说了一句:“夏书记好……”

        夏想和二女一一握手,然后随二人来到早就定好了房间——当然不是入驻的房间,而是就餐的雅间。

        才坐下之后,银茉莉主自作主张地说道:“夏书记,我已经点好了饭菜,你要不要再审查一下?”

        夏想一笑,正好回答,却一下愣住了,因为他听到了外面走廊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因为都是仿古木门的原因,隔音效果不太好,主要也是外面的声音太熟悉了……“两处矿难一处疫情,动静是不小,实际上不过是虚晃一枪……”

        夏想一下屏住了呼吸——竟然是秦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