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2章 当务之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2章 当务之急

    作品:《官神

        三件事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其中都有内在的联系。

        齐省原定的换届时间是今年11月份,现在刚刚进入9月,就正式提上了日程,并且透露的风声暗示,在10月之前,齐省的新一届省委班子就会诞生。

        以夏想推测,所谓的新一届省委班子,除了敲定何江海的接任人选之外,不会有大的变动,邱仁礼和孙习民都会留任。孙习民是刚上任,而邱仁礼留任一年,是为明年的入局作铺垫。

        联想到上两任齐省省委书记,一人担任了常委,另一人担任了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市委书记,可以预见的是,邱仁礼的前景应该不错。

        前提是,齐省不出大乱。

        齐省提前换届的风声传出,是中央传递一个政治信号,就是齐省的省委班子不会大动,有想法的一些人最好断绝了念头。

        但由此引发的不好的后果也可能是让一些人更加疯狂地孤注一掷。

        如果说第一件事情还是暗示,那么第二件事情,就是直接而强有力的警告了。

        从潘保华案子入手,来拉秦侃下水,手段不可谓不高明,警告意味不可谓不强烈,但也不是没有前提,就如先前所说,中纪委想拿下谁,谁身上得真有事情才行。

        万一秦侃身上确实干净,不足以让中纪委定罪,难道中纪委会陷害秦侃?肯定不会。官场之上,还是要讲究一个必须遵循的规矩。所以相比之下,还是吴才洋的权力大。如果在考核评定的时候,中组部为秦侃打一个低分,秦侃也只能认了。

        但有一点,秦侃的年龄正是不上不下的阶段,不上不下,换言之,就是难上难下。上升一步很难,但要让他下来,也难。毕竟国内政治之中,最讲究资历和资格。

        再者说了,吴才洋犯不着替反对一系,非要拿下秦侃的官帽,谁知道秦侃的背后,还有谁的面子。

        第三件事情就很麻烦了,前两者,一是中央出于维稳的需要而出台的策略,二是反对一系的警告,而第三件事情,表明秦侃继续破釜沉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二杆子精神。

        夏想刚回省委,就被三件消息当即击中,坐下沉思了半晌才理清了思路,随后就打开了网页,看到了所谓录像门事件。

        对方很聪明,并未说明录像中的两人是谁,只说是齐省省委某高官和女下属之间苟合,被人拍下放到了网上。画面很模糊,动作很暴力,声音很下流,就整个事件来说,手法很下作。

        夏想同志是抱着批判并且发现问题的眼光来观看录像,并非出于好奇或是某方面的需求,因此当他从头看到尾之后,甚至还开了声音,吴天笑在外面听了,也没有认为夏书记是色情中人。

        夏想自己欣赏了还不算,还特意叫来了吴天笑:“天笑,你看过了没有?”

        吴天笑就有点不好意思地点头:“看了一点。”

        “什么叫看了一点?现在你就从头到尾好好看一遍,不能漏过每一个细节。”

        对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吴天笑表示不好接受:“夏书记,画面太不精细了,动作也不唯美,实在是没有欣赏的价值,作为身体动作艺术片来讲,很失败。”

        夏想笑骂:“你想哪里去了?我都想踢你了。仔细研究一下人物的动作和表情,看看男女主人公到底是谁。”

        夏想也承认,初看之下,女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杨银花,因为女的照出了正面。男的只有背影和侧面,依稀很象周鸿基。不但体形象,连声音都象。

        但也仅仅是象而已,不能就确定是周鸿基。不过话又说回来,网民是只追求形似而不追求百分之百,在网络之上,无风就起浪,何况有人煽风点火了。

        吴天笑回到座位上,仔仔细细地连看了三遍,终于看出了端倪,嬉皮笑脸地来到夏想面前:“还是领导厉害,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我还要向领导多学习。”

        夏想心情大好,说道:“所谓智者见智,色者见色,就是这个道理。”

        吴天笑还冤枉:“领导,我真没有当成AV来看,看的时候,也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夏想挥挥手:“行了,不用我多说了,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知道,知道。”吴天笑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来,“杨银花……就牺牲了?”

        夏想没说话。

        吴天笑就知道了领导的意思,转身去打电话了。

        录像门事件最早先在省委大院引起了轰动,而网络之上,并没有多少人注意,等有人想要故意引导的时候,却发现录像门事件已经变了味儿,却被另外的人刻意引向了其他方向。

        就产生了截然相反的效果,大大出乎始作俑者的意外。而录像门最终带来的影响,则更是另外一场风花雪月了。

        夏想可没有太多时间操心一场风花雪月的结局,他在初步领会了中央意图之后,开始微调了他的计划。

        两天后,录像门事件落幕,有人企图将祸水引向周鸿基的图谋完全破产,而杨银花以前的风流旧事被人全部揭穿,所谓和周鸿基身材相象的卖力的男人,据查,正是死去的牛处长。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人结局。

        周鸿基由此完全洗刷了清白,也让所有的领导干部经此一事吸取了一个经验教训,千万不要有一个和你长得很象并且喜欢玩自拍的下属!

        而杨银花名声扫地,狼狈调离出了省纪委,到五岳担任了一个边缘的副秘书长。

        更可怜的是杨银花的丈夫华一天,因为袭击省委高官,被判劳教一年。据说在劳教所里,经常被人嘲笑为绿帽子大王,绿帽子换来换去,结果最后发现,还是原来的一顶。

        真是一个拿着绿帽子到处认人的傻瓜。

        不过虽然有关周鸿基和杨银花的是是非非成了过眼云烟,但在省委内部,还在悄然流传着“杨银花单间换内衣,周鸿基上床掉井里”的动人传说。

        传说毕竟是传说,仅限内部小圈子流传,已经失去了大市场。是真是假,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无法撼动领导地位的传说都不是有用的传说。

        又一天后,在何江海的出手下,在夏力和周于渊的细心调查下,在省公安厅的仔细排查下,抓获了几名袭击衙内的凶手。

        据凶手招供,他们确实是受人指使,具体何人,他们也不清楚。反正他们只管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又两天后,再次抓获凶手的头目,案情就获得了突破性进展。

        眼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秦侃的攻势都被一一化解,并且很明显,他已经无计可施之中,又有一处火灾一处疫情,又将孙习民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同时,五朵金花的问题也再起波澜,而伴随着齐省一水一火两大空难,以及疫情迅速扩散的严重局面,有失控之势,就再次让孙习民的省长之路,坎坷遍地,荆棘丛生。

        距离南明市防备煤矿有限公司井下发生重大火灾事故仅仅三天之后,风筝市东正矿业有限公司发生井下透水事故,造成50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水火无情,水深火热,可以说一火一水两大天灾**,让孙习民焦头烂额,几乎悲伤遍地。怎么他就如此倒霉,霉运不断?以前,他并不相信官运一说,认为作为坚定的**者,他坚持唯物主义的无神论,甚至对官场之中暗中大有市场的拜神求愿看风水等等做法,嗤之以鼻。

        但现在,他虽然还是不信,却动摇了,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灾难频发。难道说,和现在娱乐圈中某个影星是票房毒药有异曲同工的是,他是官场毒药?

        如果仅仅是以上一火一水两大矿难的话,也不至于让孙习民悲痛难抑,哀伤不止,还因为品都市突发出血热疫情,200多人感染,20多人死亡,引发了社会极大恐慌。

        出血热是一种高危的传染病,流行广,病情危急,病死率高,危害极大,比起距离普通百姓生活十分遥远的矿难,出血热的疫情的发生,更容易导致社会性恐慌,甚至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因为国人被急性传染病吓怕了,曾经有前车之鉴,也曾经引发过全国性的恐慌,因此,比起两起矿难,如何严防疫情的扩展,如何尽管控制疫情,才是最让孙习民挠头的当务之急。

        两处矿难,一处疫情,都可以勉强归咎于天灾的话,那么值此风雨飘摇之时,五朵金花工程再次出现了主流经济期刊之上,矛头更是直指孙习民好大喜功,新能源客车的政绩工程害死学生,五朵金花的政绩工程害死银行……如是等等,就是真正的**了。

        孙习民面临着担任齐省省长以来,最严峻的一大关卡。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孙习民的省长地位岌岌可危。

        正在此时,中央来人了,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部门——中组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