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1章 三弹齐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1章 三弹齐发

    作品:《官神

        夏想在主动请缨担任联合调查组组长时,就已经决定正式、全面并且强力介入到齐省局势之中了。

        以前,虽然也一直居中协调,尽力维持齐省的局势平稳有序,不至于失控,但一直在幕后,并且手法温和,没有表现出强势和强力的一面。

        但现在形势大变,已经由不得夏想再温情再协调了,而是必须直接出手制止,打破某些人精心设计的圈套,让某人的阴谋诡计落空。

        相信某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是利用杨银花拖住了周鸿基一夜,也让周鸿基在还没有解决和杨银花之间绯闻的前提之下,再次遭遇一次打击。但世事难料,周鸿基以前心理素质或许不太过关,被一场流言蜚语打击得无所适从,但此次杨银花事件,周鸿基却从废墟之中站了起来——顽强地度过了心理难关。

        至于周鸿基和杨银花之间到底是清白还是有事,夏想既不好奇也无意追究,他只需要知道的是,比起探究周鸿基是否有生活作风问题的真相,赶紧出手制止某人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才是眼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却没想到,在此紧要关头,关远曲却意外打来了电话。

        夏想和关远曲的关系,不远不近,保持了一个还算和谐并且可进可退的距离。作为下届接班人人选,关远曲的为人颇有可圈可点之处。身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却和各方关系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有舆论分析,关远曲上任之后,将会比总书记更快地掌控大局。

        最主要的是,夏想也从老古之处得到消息,关远曲在军队之上的受欢迎程度,相当出人意料。

        就连夏想也认定,关远曲明年接任之后,将会迅速打开局面。

        也是夏想最近回京的机会不多,否则,他倒愿意多和关远曲走近。

        夏想并不知道是关远曲来电,因为一般以关远曲的级别,肯定不会亲自打出电话,都是秘书先行开路,所以当他只是随口说了一声:“您好,我是夏想。”

        之后,就传来了关远曲浓浓的声音:“夏书记,我是关远曲。”

        夏想就为之一惊,差点失神片刻,好在迅速恢复了正常:“关主席,您好。”

        “希望没有影响你的工作。”关远曲很客气,也很直接,“最近齐省的问题很多,很乱,不过还好,一直保持了安定的局面,你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我很赞同。”

        “谢谢关主席。”夏想客气地说道,他清楚,关远曲肯定不会打来电话只为夸他一夸,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还和齐省的下一步局势有关。

        果然,关远曲继续说道:“中央希望齐省继续维持稳定,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任何问题都要为稳定和经济发展让路。在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立场上,夏书记,你做得很好。”

        “昨天我和吴老见面的时候还说,齐省有夏想,是中央的英明,是齐省的福气,吴老完全赞成我的看法,呵呵。在和吴老聊天的时候,还说到了秦侃。说到秦侃,我还真有几句话要说……”

        夏想的心就为之一跳,他以为关远曲只有大而空地点评一下齐省局势,没想到,竟然直截了当地就落到了秦侃身上,倒也真是出乎他的意外。想想也是,秦侃太闹腾了,中央领导之中,只要关注齐省局势的,恐怕都看出了是谁在背后继续兴风作浪。

        看了出来也未必会指出来,一是秦侃在中央肯定有后台,二是无凭无据,哪位中央领导会多管闲事?所以关远曲直接点了秦侃的名,就让夏想莫名紧张了几分。

        “说来,秦侃还是我的一个老领导的远房亲戚。老领导在世的时候,还委托我照顾秦侃,我也尽了心,没有辜负老领导的嘱托。不过自从你到了齐省之后,秦侃也就渐渐淡出了视线,也是昨天和吴老说话的时候,吴老忽然就提到了秦侃,说是秦侃是个可怜人……”

        ……在前往探望衙内的路上,夏想一直在想关远曲的电话之中隐含的深意,因为关远曲在电话之中,再三提到了吴老爷子。

        关远曲的电话,至少透露了三重含义,一,秦侃曾经是关远曲关照的人,但已经是过去式了,意思是,关远曲欠老领导的人情,到秦侃担任常务副省长为止,已经还清。

        二,吴老爷子也认识秦侃,老爷子或许和老领导也有交情,但交情不深,他对秦侃并无故交之意,仅仅是关注而已。

        三,吴老爷子特意点明秦侃是个可怜人,至于哪个方面可怜夏想没有兴趣猜测,但他很清楚老爷子的潜台词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以说,关远曲的电话含蓄地表明了一点,对于秦侃折腾事情,关远曲很是不满!

        关主席不满就对了,明年他即将上位,比起任何人,他更期望一个平和、有序的过渡期,不希望有任何人、基于任何目的地挑起事端。如果不是看在曾经的老领导的面子上,说不定他早就直接表达对秦侃的不满了。

        夏想分析得出了结论之后,心中更坚定了要一鼓作气解决最后一个难题的决心。

        到了衙内的病房——和上次住院的病房还是同一间,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就让夏想心中暗笑,有时候装病还真不是好事,看,才出院就又真受伤了。

        难道真应了一句俗话——莫装病,越装越有病?

        衙内比上次伤得还重,鼻青脸肿不说,脚上还打了石膏,包裹得严严实实,跟一个大粽子一样,脸上只露出了半张脸和一双眼睛。

        一见夏想,衙内就激动莫名,开口就说:“夏书记,你可要一定抓住真凶,替我报仇。”

        孙习民和周鸿基都在,看架势,二人肯定劝了衙内半天了,否则,衙内应该现在更激动十分。

        “我都知道了,我不傻,不会被人当了枪使,请夏书记放心。”衙内也不顾伤痛,继续说道,“刚才何江海也打来了电话,我相信了他。何江海好歹也是一个人物,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就一句话,请夏书记放心大胆地去调查,我现在就安心地养病,不折腾、不闹腾,就等夏书记的好消息了。”

        话说得轻巧,好象衙内真的通情达理一样,不过从孙习民和周鸿基无奈苦笑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恐怕在夏想到来之前,二人苦口婆心劝导了衙内半天,才说服了衙内相信不是何江海的所作所为。

        但不管怎样,衙内总算不傻,理清了其中的曲折。衙内没有上当,就又是一个有利的推动因素。应该说,衙内之所以没有火冒三丈非要找何江海拼命,认可了背后是别人的手脚,周鸿基功不可没。

        也是在此次一系列的事件之中,最让夏想大感欣慰的一点,因为周鸿基并没有如某人所想的一样暴跳如雷并且失去理智,果真如此的话,周鸿基疯狂之下失去判断力并且鼓动衙内报复的话,孙习民一人也劝不了衙内,因为衙内一直更相信周鸿基多一些。

        周鸿基意外心思大开,不再因为杨银花事件而颓废不安,竟然恢复了以往的自信和精神,恐怕也是让某人万万没有想到的失误。

        也不能说是失误,人生,总有许多事情在意料之外,不受控制。改革还是摸着石头过河,算计别人,更是不可能事事如意。如果害人都能害得事事顺利,那他就是千古奸臣了。

        既然衙内也不再发疯,不再不顾一切地报复何江海,事态就没有失控,秦侃借机再挑起反对一系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大动干戈的企图宣告全面失败。

        由此,夏想就心中大定,完全可以腾出手来,从袭击衙内的黑手入手,然后顺藤摸瓜,不信还查不出幕后人物。

        到时只要证据确凿,不需要他出手,就会有人主动拿秦侃开刀。

        告别衙内,孙习民和周鸿基同时送到门外。现在孙习民和周鸿基二人都对夏想无比感激,孙习民感激的是夏想替他两次解围,不管于公于私,都对他意义重大。

        周鸿基感谢夏想是他人生道路之上的一盏明灯,如果没有夏想,他有可能身绯闻门中无法自拔,最终做出傻事,甚至有可能葬送了政治前途。

        夏想说了两句话:“孙省长,矿难问题应该不大,可以平稳解决。周书记,经温秘书长提议,我认为杨银花同志调任五岳市委副秘书长比较合适。”

        夏想也够意思,一杆子将杨银花支到了五岳市。

        孙习民和周鸿基对视一眼,心中对夏想的敬佩,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

        回到省委,就有三件事情发生,让夏想意识到高层对齐省的局势已经有所担忧,准备出手了。

        第一件事情是从中央传来消息,齐省省委班子要提前完成换届。

        第二件事情是从中纪委内部传来消息,潘保华在交待问题时,供出了秦侃。

        第三件事情是,杨银花所说的录像事件,被人传到了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