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7章 突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7章 突变

    作品:《官神

        从早上算起到现在,周鸿基已经消失十几个小时了,如果到明天中午之前他还没有消息的话,就得正式宣告失踪了。

        夏想现在虽然看似悠闲,其实之前也早就安排好了各项寻找工作,不止是他,邱仁礼和孙习民也都各有指示精神。

        当然,一切都在暗中进行,不能闹大,因为到现在为止,还不能正式宣布周鸿基失踪。

        以前某地也出现了类似事件,一名副省级干部突然不见了,结果闹得声势浩大,无数人出面寻找,找了半天,最后失踪干部自己回来了,还很惊讶出了什么事情。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找他,不由苦笑说道,他其实就是心烦意乱,自己找一个地方清静了半天。

        好嘛,别人好不容易想清静一次,你们也不让人清静,闹那样?

        再说,副省级干部有充分的自主权,就算自作主张不请假就不参加一次常委会,省委也不好就上纲上线,顶多是邱仁礼不轻不重地敲打几句。

        所以,该找人还得找人,该暗中要做的工作,也得做,但事情既不能公开,又不能上报中央,只能隐晦地进行。

        说来周鸿基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而不辞而别,他都做得不对,因为现在整个省委都在替他担心。再说又正值齐省风向大变之时,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值得他做出这样的傻事?

        确实,夏想很不客气地将周鸿基的所作所为形容为傻事。

        只是没想到,在所有人都没有头绪的时候,身为局外人的王蔷薇一语惊人,竟然说她知道周鸿基在哪里,就让夏想既好奇又大感有趣,笑问:“蔷薇还真是无所不知,说来听听。”

        “我哪里是什么无所不知,不过就是胡乱一猜。”王蔷薇见她成了众人的焦点,不但夏想饶有兴趣,吴天笑、哦呢陈和杨威都向她投来了关注的目光,她就大感幸福,说道,“其实想想就知道了,周书记现在最大的难题是什么?是杨银花。”

        “所以说,要是有人告诉他有可以洗清他和杨银花之间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办法,他肯定会扔下手头所有事情,立刻去照办。为了掩人耳目,关掉手机,单身上路,是每个人都会采取的防范措施。我觉得吧,暗中通知周鸿基的人不管是谁,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比如说通话纪录。”

        “还有一点呢,就是应该让人去查一查杨银花的动向,还有杨一花的丈夫也要留意一下。说不定现在周鸿基正和华一大坐在一起,商量怎么分配杨银花的作息时间问题,是一三五,还是二四六……”

        夏想直接过滤了王蔷薇最后一句话,因为王蔷薇有时说话确实随口就来,或许也是她觉得和他十分熟悉的缘故,他也不以为意。

        但夏想并不认可王蔷薇的说法,周鸿基不会傻到去和华一大谈判,如果这么做,不管他和杨银花有没有事情,也会被所有人认为有事了。

        不过……王蔷薇提出的关于周鸿基突然出走的原因,确实也有几分道理,特别是根据周鸿基的通话纪录追查的建议,非常不错。

        其实要是以前,夏想也不会疏忽以上几个常见的细节问题,但主要也是因为现在还不能将周鸿基的不见事件定性为失踪,所以,谁也无权去调查一名堂堂的省纪委书记的通话纪录。

        但从杨银花入手的办法,也不失为可以一试的方法,夏想就看了吴天笑一眼。

        吴天笑立刻会意,起身到一边去打电话。

        随后夏想又转念一想,忽然意识到其实自始至终他都疏忽了一个人,因为他一直认为那个人针对的是孙习民一人,从未将周鸿基的出事和那个人联想在一起,但王蔷薇的话,却意外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提供一个全新的思路——保不齐周鸿基突然出走的背后,是秦侃的手笔。

        一直提防秦侃针对孙习民还有什么后手,此时才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难道说秦侃在何江海辞职并且出院、孙习民难题化解等一系列的事件之中,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说不定他在背后出其不意冲周鸿基下手了。

        当然,以上只是夏想的猜想,在未经证实之前,他不会有任何指责秦侃的举动。不过想了一想,还是起身到一边,打了一个电话。

        王蔷薇以为她的提醒让夏想全部采纳了,不由喜笑颜开,伸手冲哦呢陈摆摆手:“陈总,别光坐着,陪我到水边走走。”

        哦呢陈笑了笑:“恭敬不如从命。”

        王蔷薇笑道:“陈总比以前文雅了许多,让我都不敢认识了。看来,还是跟着夏书记有前途。你瞧你,现在都脱胎换骨了。”

        哦呢陈陪王蔷薇去散步,场中就只剩下了杨威和吴天笑,二人不是很熟,正好借此机会大聊特聊了起来。

        夏想的电话,打给了李丁山。

        “李省长,有没有和秦省长在一起?”夏想也不讲究婉转了,上来就直问。

        李丁山奇道:“没有,这几天秦省长很忙,我和他只是上班的时间见上一面,一下班,就各忙各的了。夏书记,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说。”

        李丁山也知道现在省委的局势很复杂,很麻烦,夏想找他问秦侃,绝对和省委的局势有关。

        不等夏想回答,李丁山又想起了什么,忙又说道:“对了,最近几天,找秦省长汇报工作的鲁市领导多了不少,还有,昨天碰头的时候,秦省长问了我一句话……”

        夏想问道:“什么话?”

        “秦省长问我你在下马区处理**的时候,是怎么和平解决了纠纷……”

        秦侃究竟想要干什么?和李丁山的一个电话,不但让夏想没有获得想要的消息,而且更让他增加了疑问,心中更加坚定秦侃应该还是不会善罢干休。

        凡事不可越界,反正夏想打定了主意,如果秦侃敢玩得过火了,别怪他大下狠手了。他的原则就是,对事不对人,谁也别想为了一己之私,凌驾于齐省安定团结的局面之上!

        结束了聚会,夏想回到家中,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是付先先送他的超级本电脑——用了几天超极本之后,他愈加喜欢了笔记本电脑的轻薄和随心所欲的移动性能。

        抱着电脑来到沙发,半躺下之后,上了网,和曹殊黧、连若菡聊了几天,又和卫辛、宋一凡也说了几句话,还在宋一凡的强烈要求下,视频了半天。

        虽然忙虽然累,也总要有休息时间,和曹殊黧、连若菡聊天,可以解乏并且温馨。和卫辛、宋一凡聊天,可以轻松惬意,尤其是和宋一凡视频时,见她还穿了卡通图案的睡衣,又是很没形象地露出了半个肩膀,而肩膀上一根条子清晰可见,依稀还是对他毫不设防的当年的小丫头模样。

        夏想就很是开心笑了一气,想起上次去京城想和卫辛在一起时,差点被宋一凡撞破的荒唐一夜,他更是笑得十分轻松。

        也不知是宋一凡真知道什么,还是真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她冲夏想做了个鬼脸,说道:“对了夏哥哥,我听说你上次来京城了,怎么没来看我和卫姐姐?我怎么总记得好象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来偷看卫姐姐了,故意躲着我。我还记得明明睡在自己床上,等醒来的时候,却和卫姐姐睡在一起,很奇怪哟……”

        夏想被宋一凡问得无话可说,见卫辛躲在宋一凡背后,冲他做鬼脸吐舌头,明显是在嘲弄他,让他很是无语。不过又一想,一向和人不怎么合拍的卫辛,连和连若菡在一起也很少露出开心调皮的一面,现在和宋一凡在一起,终于又有了天真和活泼,就让他十分放心并且安心。

        卫辛虽然有未知的病情,但人有旦夕祸福,只要不发作,其实也没有好担心的地方,只要她平安快乐每一天就可以了。

        卫辛的生意最近进展不错,虽然也有肖佳和连若菡暗中帮助的原因,但也是卫辛自己初步摸到了门路,终于在经过几次摔打之后,她总算迈出了属于她自己的最可喜的一步。

        而宋一凡大概相当于卫辛助理的角色,虽然卫辛也让她当了副总,但显然年轻的宋副总没有全面协调的能力,也没有独当一面的魄力,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对于宋一凡的成长,夏想并不用担心,她和卫辛在一起,绝对不会走弯路,因为卫辛是细致入微的性子,最会照顾别人,而她又特别喜欢宋一凡,看得出来,她当宋一凡是亲妹妹一样疼爱。

        夏想也确实累了,聊了一会儿天,上了一会儿网,本想还和付先先也说几句,毕竟是她送的电脑,不和正主儿联系也实在说不过去,不料也是疲劳过度,竟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夏想就被电话吵醒了。醒来之后一看电脑掉在了地上,他也半个身子侧躺在沙发上,实在是不成样子,还好,地上有地毯,才没有摔坏电脑,否则,付先先非跟他急了不可。

        电脑的事情只是小事,电话的事情才是大事,夏想迷糊中接听了电话,却听到一个十分急促的声音:“夏书记,我是周鸿基,快来救我!”